第一百四十三章 闯八星,谋生路

目录:一丝成神| 作者:鱼泳海| 类别:散文诗词

    一步迈入石门,陈墨便感到一股极度的寒冷骤然袭来!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晶莹剔透的冰山,他所在的这一侧,全部都是如同镜子一般平滑笔直的峭壁!

    此时,他的脑子里又传来那个熟悉的冰冷声音:“玄冰山,高三千三百丈,极寒。过关条件:爬到冰山之巅,并存活十天。”

    听见这个过关条件,陈墨不禁一呆:这可是八星关卡,就这么简单?

    虽然这里很冷,但陈墨的菌丝现在已经不怎么惧怕严寒;峭壁虽差不多高达万米左右,但却也难不倒他;至于在上面生存十天,对他来说应该也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疾走几步,陈墨来到冰山脚下,看着面前如同镜面一样笔直的冰壁,再摸了一下光滑如抹了油一般的寒冰,陈墨心中便已了然:登上峭壁对于自己来说虽然并不算困难,但对于一般的筑基期弟子来说,可以说根本无法完成!

    先不说冰壁光滑得根本无法着力,那如同镜面一样的冰壁上,也连一个或凸或凹的着力点都没有。

    而且,山脚下便已如此寒冷,将近万米之高的山顶之上,其环境之严酷可想而知!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十天,对于尚不能辟谷的筑基期弟子来说,饥饿与寒冷的双重侵袭,绝对不是那么好熬的!

    与陈墨所想略有出入的是,第一个任务,也就是爬到冰山之巅,倒是有不少人费尽千辛万苦完成了,但在完成第二个条件时,却大都死在了上面!

    开始时,这些人还都能凭借意识和灵力的消耗抵御严寒的侵袭,但大多在坚持到第五天的时候,便怪异地开始脱起衣服来,然后便渐渐地被冻僵,最后成为这冰山之巅的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像!

    这一关,死过不少人!而且都是赤条条死的!

    此关创建以来,唯一成功完成闯关的,是一名炼丹阁弟子,他也因此得到了极为丰厚的奖励。

    既然第二个条件有着时间的要求,陈墨便不再迟疑,立刻开始爬山:他心念一动,八把飞剑立刻便一同出鞘,然后,每两把为一组,分别“叮”地一声射入到光滑的冰壁上,形成了一个倾斜的“Z”字形,如此一来,便相当于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直梯。

    只见他双手各执一把飞剑,分别垂在身体两侧,双脚则交替踩在飞剑组成的直梯上,随着脚步踏过,脚下的两把飞剑便会迅速从坚冰里面抽出,然后再射入上方不远处,如此交替往复,有条不紊……

    认真地推演过后,陈墨将节奏控制的极好,每一次抬起脚来去踏向下一组飞剑时,身体都会略微倾斜,而刚刚从冰壁中抽出来的飞剑正是借这个时机,再次钉入到上方的冰壁中,若是时间上有一点偏差,那飞剑便会钉到他自己身上,他可不想自残。

    他之所以手执飞剑,其原因是冰壁附近风力很大,这两把飞剑是用来在身体控制不住平衡的时候迅速插入到冰壁里,以稳住身体。

    就这样,一路上虽然有些小插曲,但全都被他一一解决,大约过了小半天的时间,他便已经站在了冰山的最顶峰!

    看着山顶上横陈的一具具冰雕,陈墨不禁皱了皱眉:挺不过去了就催动符箓逃生,至于这么拼命吗?奖励和小命哪个更重要,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吧?

    只是,他虽然当过医生,但有一点他却并不知道:当人在受到极度寒冷的刺激时,起初会感到冰寒刺骨,此时,人体会因为“保温反应”而将外层的血管收缩,以减少热量的流失。而当体温下降到一度程度的时候,外层血管已经进入了麻痹期,大脑皮层也开始进入抑制状态,在体温中枢的调节下,皮肤血管会突然扩张,外层的血流量迅速充盈起来,温度也随之有一定的上升,如此一来,人体便会有一种反常的发热感,在这种情况下,不明就里或者头脑已经处于半麻痹状态的人,会情不自禁地脱掉衣服。

    但是,只要脱下衣服,那么温度流失的便更快,如此一来,这个人便很快就会被冻死!

    所以说,那些被冰死在山顶上的人,并不是不知道“生命诚可贵”,他们其实是在温暖中死去的,脸上还都带着舒服的微笑……

    不去理会那些死去已久的尸体,陈墨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连个御寒挡风的东西都没有,山顶上寒风呼啸,让他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他发现,那些人都死在一个不深的凹坑里,想来是他们开凿出来用以御寒的。

    “果然还是飞剑多了好啊!只能驾驭一把飞剑的他们,凿出的小坑哪够御寒的?”想到这里,陈墨将十五把飞剑同时祭出,紧接着便是一阵密集的“叮叮铛铛”之声响起,只见飞剑疾舞、冰屑纷飞,虽然这里的冰层极为坚硬,但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一个深达三米、直径两米的深坑便被他开凿了出来。

    紧接着,他又让飞剑紧挨着深坑的坑口凿下一块直径三米、厚达半米的冰盖,将其推到冰坑上方,做了这间冰屋的屋顶,在屋顶完全封闭之前,他纵身跳了进去。

    最后,他将冰盖完全封闭,并用冰剑在屋顶上钻出了数个小孔用来透气,这样一来,一个完美的冰屋宣告建造完毕!

    盘膝坐在冰屋里,终于没有了呼啸的寒风打扰,陈墨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件在前面闯关时得到的火属性法宝,将几把飞剑交叉支撑在地上后,把那件法宝放了上去,这样一来,就如同有了一个小火炉,冰屋内的温度很快便上升了不少。

    做完这一切后,陈墨又取出几条盲鱼和一枚自在地火丹,用飞剑将鱼穿上后,激发自在地火丹烤起鱼来,然后喝酒品鱼,怎一个自在可以形容……

    这十天,陈墨过得舒适惬意,不时取出一枚玉牒,认真研习其中的内容。

    而在大殿中监视着他的众人,却早已没了精神、昏昏欲睡——若一直都是在看打斗、冒险或是拼命,他们倒还不至于觉得如此,可是陈墨就这么如同静止了一般在冰屋中坐了十天,中间除了换一块玉牒之外,几乎从来没动过地方!

    这种丝毫营养也没有的镜头,谁看久了不犯困啊?!

    “成功在冰山之巅存活十天,任务完成。奖励:中阶法宝一件,中阶丹药十瓶,丹方玉牒三枚、功法……”

    随着这个熟悉的声音报出一个个奖励,陈墨不由得感叹道:“不枉是八星关卡,奖励还真是丰厚啊!”

    按照奖励的数量,陈墨从凭空出现的一大堆奖励中挑选了自己中意的一些后,便抓住在一旁悬浮已久的符箓,催动之下,便回到了关卡之外的山洞里,然后信步走出,重又回到了秘谷。

    距离试炼结束的日子还有半月有余,但已经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弟子聚集在秘谷里不再寻找关卡,他们或是已经得到了丰厚的奖励,精疲力竭之下,不想再继续闯关;或是担心一不留神错过出去的时间,从而被困死在试炼之地;又或是有着一些他们自己的原因。

    看见谷中之人越来越多,本来还打算再去闯一个七星或是八星关卡的陈墨,立刻便改了主意,谷外还有一个欲置自己于死地的老家伙,是时候该准备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