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星河风云 0728、李牧的复仇

目录:圣武星辰| 作者:乱世狂刀| 类别:散文诗词

    很多人都想要知道,李一刀的面具之下,到底是一张什么样的面孔,但是那张奇异的银色面具,实在是非常神奇,便是用一些瞳术,都看不透。

    这个问题,甚至成为了神城之中的一大谜。

    此时,李牧主动揭下了面具。

    生命的最后时刻,廖碧婷弥留恍惚中,看到了一张年轻而又英俊的男性脸庞。

    面部线条在黎明之光的衬托之下,柔和而又舒展。

    尤其是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好像是天上的星辰那么明亮有神。

    “和……和我想的……一样。”

    廖碧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凄美的笑容。

    然后,她的手垂下。

    李牧的喉咙里,发出一丝野兽一般的低吼。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这个姑娘,他颇为不耐。

    因为像是这样傲娇而又不顾他人想法的天之骄女,不管是在地球上,还是在神州大陆世界,他见的多了,也并没有什么好感。

    但是后来的再发生的事情,却让李牧对于这个姑娘,刮目相看。

    再后来,廖碧婷对于他的心意,李牧又如何不明白。

    只是……

    怀中的娇躯,逐渐冰冷下去。

    李牧心里的杀意,却像是炽烈燃烧的火焰一样,无法遏制。

    他抬头,看向青狐少主,看向风行云,看向皇甫承道,看向关震、影长老,青狐族长,敖九川,叶天邪……看向其他所有的天骄。

    那种眼神,如同一只复仇的孤狼。

    “你们,都得死。”

    李牧低吼。

    “哈哈哈哈,你说什么?哈哈哈,的确会有人死,但不是我们,而是你。”青狐少主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可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

    风行云、皇甫承道等人,看着李牧的表情,也像是在看着跳梁小丑一样。

    之前李牧拔下仿品,他们没有阻止。

    那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就算是李牧将这青色拔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在青狐神已死的情况下,就算是一个全盛状态下的李一刀,也翻不出来什么浪花。

    毕竟,有关震,影长老和青狐族长这样的王级圆满强者坐镇。

    青狐少主之所以偷袭李牧,除了上一道保险之外,免得李牧又什么底牌施展,更多的,则是出于一种个人的意愿,发泄心中之恨而已。

    现在李一刀说什么你们都必须死,简直就是疯了,驴不知脸长。

    李牧没有理会风行云皇甫承道等人。

    他转而看了看其他普通天骄,一抹怜悯一闪而逝,心中最后的犹豫消散,眼神迅速化作了坚定冷森的杀意。

    “既然你们选择留下来,那就与他们一起下地狱吧。”

    话音未落。

    李牧手中的轮回刀,突然狠狠地插向地面。

    山岭大地,以轮回刀为中心,轰隆隆地震动,然后地表裂开,一道道沟壑纵横的巨大裂缝浮现。

    “嗯?”

    其他人都不明所以。

    这个举动……什么意思?

    但很快,一种奇异的声音,从裂缝之中传出来。

    有一些天骄,因为角度的关系,看的清楚,大地石壳裂缝之下,隐隐约约,闪烁着白色的诡异光辉,那竟然是……层层叠叠的白骨?

    “死吧

    ,都在这里陪葬。”

    李牧冷笑着,催动了体内的百鬼星死气的力量。

    然后,脚边的裂缝之中,第一只白骨怨灵,冲了出来。

    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

    就像是决堤了的堤坝一样,汹涌犹如狂潮飓浪一样的怨灵之潮,从大地裂缝之中,疯狂地冲了出来,感应到了生灵血肉味道的吸引,嘶叫着,朝着所有修士冲来。

    唯有李牧,不受困扰。

    因为他运转了百鬼星世界修炼而来的死气力量。

    就连王级巅峰的高等怨灵之王,对于这种力量,都会恐惧避让,何况是其他普通怨灵?所以这些低等怨灵,本能地就像是野兽惧火一样,绕开了他。

    “啊……”

    一位负伤的天骄惨叫了起来。

    他猝不及防之下,瞬间就被千万低级怨灵围困,撕咬,缠身,拼命挣扎,用尽了各种手段,但却没有任何的意义。

    在不到三息的时间里,这位放在外面足以名躁一方的天才人物,就被啃嗜成为了一具晶莹剔透的白骨,从天空之中坠落下来。

    凄厉的惨叫之声,同一时间。

    其他十几名天骄,也被无穷无尽的怨灵之海,给彻底簇拥包围淹没了。

    尤其是那些在之前的战斗之中,负伤了的天骄,身上的鲜血味道,更像是春药一样,刺激了这些本就疯狂的怨灵。

    “那是什么东西?”

    青狐少主大声地惊呼,一种不妙的感觉,在他的心中无法遏制地升腾起来。

    半透明的各种魔怪虚影一样的生物,从大地裂缝之中疯狂地冲出来,源源不绝,像是黄泉之水泛滥一样,根本无法阻挡,瞬间就遮天蔽日。

    “不好,是绝地的白骨怨灵,快退。”

    天神族的关震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他无法理解的是,白骨怨灵明明生活在白骨堆积如山的区域,这里明明是崇山峻岭,草木丰盛之地,为何大地之下,竟然掩埋着如此之多的白骨怨灵?

    看这架势,只怕是比一般的白骨区域的怨灵,还要多,还要可怕。

    对于天狐秘境略有了解的关震,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一幕。

    但这并不妨碍他意识到处境的危险性。

    影长老也是惊声尖叫道:“不好,快跑……”

    青狐族长也是面色大变。

    白骨怨灵,在天狐秘境之中,那绝对是噩梦一样的存在。

    但哪里逃得及?

    之前为了包围青狐神和李一刀,他们靠的太近了,此时以李牧为中心,那白骨怨灵瞬间就爆发出来,速度之快,仿佛是流光一般,白色的狂潮,淹没了天地,也淹没了他们。

    “啊……”

    “不,我不想死!”

    “饶命啊。”

    “该死的怪物,杀杀杀!”

    “谁能救救我?”

    “皇甫公子,救命啊,我对你忠心耿耿!”

    “青狐公子,救我!”

    各方天骄的实力,相对较低,被白骨怨灵围困,几乎抵挡不了多久,冲出个数百米而已,就被破了防,一身血肉,最终被怨灵啃食的干干净净,化作白骨,从天空之中坠落下来。

    在外界被寄予厚望,认为是在不久的将来,可以成为主宰紫薇星域历史命运的那一批天之骄子们,在此时,像是下饺子一样,一个一个地化作白骨,从天空之中陨落坠落。

    风行云、皇甫承道、青狐少主、敖九川、叶天邪等人,自然是也遭遇到了巨大的麻烦。

    他们实力高深,比其他天骄,可以多坚持一会儿,暂时还没有被破防。

    但随着大地山岭的龟裂,被李牧一刀斩开的缝隙越来越大,无穷无尽的白骨怨灵,似是末日洪水一样汹涌,席卷天地,覆盖了方圆数千公里,一时之间,哪里逃得出去。

    “李牧,你该死……”

    皇甫承道惊恐地怒吼,拼命地挣扎。

    好在,他有关震这个王者圆满级别的护道人,暂时安全。

    其他几个巅峰天骄,也都是在护道人的保护之下,暂无性命之忧。

    不过要从这茫茫无尽的白骨怨灵之海中冲出去,何其艰难。

    就如陷入沼泽的蜗牛一样,哪怕是王者圆满境界的护道人,再带一个人,外冲的速度,也是极慢。

    李牧冷笑着。

    逃?

    逃得掉吗?

    这里可是……天柱骨山的内部区域了啊。

    方圆数万里之内,大地之下,覆盖着的,可是无穷无尽的白骨怨灵啊,甚至还有可能,存在着依旧在沉睡之中的高等级白骨怨灵之王。

    那,可是王者巅峰境界的存在啊。

    就算是王者圆满的关震、影长老等护道人,都无法与这样的白骨怨灵之王抗衡。

    所以,来到了这里,那就请做好死亡的觉悟吧。

    李牧浑身闪烁着鬼气阴气的力量光晕。

    这种神秘的力量,以李牧为中心,辐射出方圆十米左右,将已经死去的廖碧婷的身躯,还有昏迷中的应媛媛的身躯,都笼罩在内,不受白骨怨灵的侵扰。

    他撑开天眼,看着怨灵之海中,皇甫承道等人在疯狂地挣扎,使用各种手段,看着他们的脸上露出惊恐,畏惧,害怕,惶恐的神色。

    死吧。

    你们这群渣滓,都必须死。

    普通天骄们临死之前发出的惨叫,在李牧的耳边不断地响起,接着又很快戛然而止。

    李牧心中,没有丝毫的怜悯。

    已经给过他们机会了。

    现在的路,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只是……

    李牧怀中抱着已经冰凉了的廖碧婷的身躯,心中并无复仇进行中的快意。

    这片区域,是李牧心目之中的安全之地。

    他的依仗,就是这些疯狂如海无穷无极的怨灵。

    之前,他摘取,曾被怨灵之海包围,深知这些东西的可怕,也误打误撞地找到了克制怨灵的方法,所以他不会惧怕怨灵。

    而当时,在逃出去的过程中,李牧也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现象。

    这个天狐秘境最大白骨去天柱骨山发生了奇异的变化,随着白骨山巅那个‘死去的神明’的出现,这片区域,在最短的时间里,被草木覆盖,出现了流水瀑布,一片生机勃勃,繁盛的绿色,遮盖了死亡的骨白色。

    一个死亡之地,变成了生机无限的仙境。

    这种段时间之内不可思议地意外变化,让关震等护道人,也没有发现,这片区域,其实就是昔日最可怕的死亡之地。

    但李牧却知道,打破这一层隔绝了怨灵死亡之气,令怨灵们沉睡的绿色和土层,让怨灵们苏醒,会发生什么样的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只都要坚持来这里的唯一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