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八章 又要见面了

目录:网游大相师| 作者:我知鱼之乐| 类别:散文诗词

    

    接下来的几天,左旸基本上就在沉迷“禁地杀手”这种玩法。收藏本站

    众所周知,以左旸目前的实力,去做“禁地杀手”确实是有些欺负人了。

    毕竟平时就算只有他一个人,几十名高手想要近他的身也难如登天,之前天下第二的二十多名顶尖高手就已经领教过更何况就算是目前开放了“禁地杀手”玩法难度最高的副本人数限制也是18人。

    于是最近几天,经常下副本的玩家们“有福”了。

    虽然因为这个游戏玩家众多,因此遭遇左旸的概率其实并不是很高,但是终归左旸一直在盯着boss招募公告刷积分,总还是会有一小部分踩了狗屎的幸运儿非常幸运的得到一览“无缺公子”风采的机会。

    而随着这部分玩家的数量逐渐增多,自然也就会有一些不甘寂寞的人跑到论坛上“炫耀”一番自己与“无缺公子”之间的亲密接触过程。

    没有错,真的有一些人被左旸杀了还在论坛上炫耀:

    “闲来无事下副本,副本深处有无缺好刺激,我喜欢!”

    “不愧是无缺公子,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许多,一招就干掉了我们12个人,直接灭队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事后屁股有点疼。”

    “虽然死了一次,但是这波不亏!”

    “无缺公子,看到帖子的话能不能把那把我掉的那把黄金品质匕首还给我,那是我攒了一个月帮会贡献值才从公会仓库里面换出来的,嘤嘤嘤”

    “老子一拳一个嘤嘤怪!”

    “出现了,嘤嘤怪!”

    “出现了,出现怪!”

    “”

    几天的时间下来,左旸便不知道第多少次又成了整个游戏论坛的中心,几乎每一个人都在热议左旸这个名至实归的“史上最强禁地杀手”,远远要比boss更加可怕的存在

    从游戏开始到现在,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先例,一个令人反感的“禁地杀手”居然能够受到这么多人的追捧,而不是唾弃。

    对此,左旸也是有些始料未及的。

    话说难道现在的广大玩家中居然隐藏了这么一大群受?又或者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除此之外,做“禁地杀手”的玩家也明显比之前更多了。

    这些家伙未必是为了能够阻挠那些下副本的玩家,拿到最终作为“禁地杀手”的奖励,更多的人其实是为了能够恰巧匹配到左旸,近距离的接触传说中的“无缺公子”。

    但是渐渐的,情况又发生了一些改变。

    一些“居心叵测”的玩家居然开始冒充左旸,其实想要模仿他也并不难:戴上蒙面巾,脱下门派特色时装露出一身的杂牌装备,顺便再摆出一个兰花指嗯,只要不是太胖太瘦太高太矮,差不多就已经很像了。

    最开始的时候,居然还真的就有一些挑战副本的玩家信以为真,有些比较单纯的人说上几句客套话就一脸满足的退出副本,让这些冒牌货轻而易举的拿到积分和奖励。

    但是这种事情很快就被杜绝了

    因为后来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某队玩家组好队进入副本,他们的运气不太好,系统提示他们这次的副本之中将有“禁地杀手”协助boss战斗。

    然后很快,他们就遇到了“无缺公子”,好绝望可是为什么旁边又出来个“无缺公子”唉唉唉唉?第三个出现了卧槽,怎么还有第四个,这游戏里到底有多少个“无缺公子”啊!?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是这么消失的。

    甚至就连左旸自己都遇到过“无缺公子”,而且这个“无缺公子”还理直气壮要求他去掉伪装,免得一会出现好几个无缺公子,被那些挑战副本的玩家看出来,露馅就不好了

    这就略微有点让人无语了。

    不过左旸并没有与他们计较,主要是伪装他的人确实有点多,实在计较不过来

    更何况,现在这招已经不好使了。

    已经有不少挑战副本的玩家在看到左旸之后,话都没说上一句就一口咬定:“假的,绝对是假的!”,然后一群人就直接冲上来要与他拼命这之后,倒在地上的他们才幡然醒悟:卧槽,这次居然是真的啊!

    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并不难,只要左旸摘掉蒙面巾公开亮个相,以后就永远都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了。

    但他并没有打算这么做。

    首先,左旸很不喜欢自己的照片出现在这种你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人是狗的网络上,不管是被人拿去辟邪还是避孕,他都不喜欢这种感觉,万一再成了什么网红,没事出门逛个街就能被人认出来骚扰一番,这种麻烦左旸哪怕只是想想就觉得头痛不已;

    其次,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这些个假冒的“无缺公子”在利用他的同时,他又何尝不是在利用这些人?满城尽是“无缺公子”,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做是他的一个“分身”,等到了关键时刻,只要利用的好必然会发挥出常人预料不到的作用。

    于是。

    除了偶尔会关注一下论坛上的动向,左旸依然按部就班的做着他的“史上最强禁地杀手”,蹂躏着许多待他如初恋的玩家。

    一周的时间说慢也慢,但是说快也快的很。

    更何况左旸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禁地杀手排行榜”就已经是刚刚刷新的第三天了,所以也就是四天之后,这个榜单即将刷新的时候,左旸在这个榜单上的排名终于稳定排在了第8名。

    并且积分与第9名、第10名已经拉开了一些差距。

    左旸的目标只是前10,因此也终于不再去做“禁地杀手”,随便在游戏里面逛一逛,安心等待榜单重置之后,“天外天”发来的邀请函。

    终于。

    晚上12点的时候,榜单锁定,系统开始统计名单。

    直到这个时候,左旸才终于打开这个“禁地杀手排行榜”看了一眼,没有任何的意外,他现在依然是榜单的第8名,相信很快就能收到邀请函。

    与此同时,排行榜上的另外一个熟悉的名字却是已经吸引到了他的注意力:

    第10名、旧人殇、积分5465

    “是她?”

    左旸略微有些惊奇。

    在这之前,他真心没想到这个姑娘也能上这个榜。

    毕竟,两者在很早的时候就一同下过副本,在他的印象之中这姑娘的游戏水平只能算作一般,而那种水平参加“禁地杀手”玩法的话,成功率应该不会太高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最近几天左旸一直在关注这个排行榜,这姑娘从来就没有登上过前10,结果没想到在榜单即将结算的最后阶段,她居然做到了看样子,很快就又要与她在天外天见面了。

    ******

    ps:谢谢大家的祝福,作者菌感激涕零。

    今天去会亲家了,就只能写出这么多来,先发了,明天回门,去了岳父岳母大人家里用笔记本继续写吧,还好岳父岳母大人很支持作者菌,应该会理解的。

    老婆也是棒棒,这样的日子也能默默的坐在旁边看作者菌码字,不吵不闹的守候,人生最幸福的事恐怕不过如此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