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五章 老淫贼,给我跪下!(二合一)

目录:网游大相师| 作者:我知鱼之乐| 类别:散文诗词

    “生死殿??”

    左旸觉得自己似乎是找到了一些有关生死殿的线索,于是便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将这本看起来很薄的线装古籍拿入手中观摩一番。

    结果手刚伸过去……

    “叮!”

    一条系统提示忽然传来:

    ——作为此次进入藏书水阁的收获?】

    “我去,居然不让先验货?”

    左旸不得不将手收回来,回过头冲门外叫道,“慕容公子,你先进来一下。”

    “前辈,有什么问题么?”

    慕容卿本来就一直竖着耳朵等在门外,听到左旸的叫声立刻便走了进来。

    “这你可曾修炼过?”

    左旸指着面前的书架笑着问道。

    “回前辈的话。”

    慕容卿顿了一下,一五一十的说道,“这门功法晚辈确实尝试修炼过,但是却始终没有练成,只得搁置一边。”

    “为什么?”

    左旸奇怪的道,天底下居然还有练不成的功法,这真是怪事。

    “前辈可知这乃是一门什么样的功法?”

    慕容卿自问自答道,“此乃一式天下第一等的暗器功法,三十年前,生死殿正是依靠,几乎控制了大半个中原武林,江湖中人无不闻风丧胆,后来我们四大世家与九大宗派联手,也是损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才终于击杀了生死殿的诸多高手,自此生死殿才隐姓埋名再不敢涉足中原武林。”

    “当年我慕容山庄亦是死伤惨重,最终两位阁主在清剿生死殿余党时,拼了性命从他们身上夺来了这,不瞒前辈说,我慕容山庄执念已久,其实暗地里已经做了靠这门功法重振族威的打算,只无奈庄内的亲信高手全都试过,皆无法修炼成功。”

    “于是,这功法便只得搁置了下来……”

    “原来如此。”

    左旸点了点头,笑着问道,“你可知道这功法无法修炼成功的原因?”

    “晚辈倒是有些猜测。”

    慕容卿回忆着翻转着眼球,若有所思的道,“这在炼制的过程中,需要将酒、水之类液体作为引子,使用真气将其凝结成为只有纸张薄厚的冰片,再利用真气驱使,将其打入敌人体内……”

    “但是驱使冰片时也有很深的学问,在这片薄冰之上,如何依附着阳刚内力,又如何依附着阴柔内力,如何附以三分阳、七分阴,或者是六分阴、四分阳,虽只阴阳二气,但先后之序既异,多寡之数又复不同,随心所欲,变化万千,正是如此,才能发挥奇效,否则,就算强行驱使,射出的也不过就是一枚普通的冰片而已,根本不具备那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奇效。”

    “我慕容山庄所藏内功心法繁多,晚辈修行的亦是不少,但是却无法从中找出任何一门内功心法能够做到如此巧妙的控制阴阳二气,因此晚辈猜测,这之所以无法练成,问题可能就是出在内功上!”

    “或许这必须要搭配生死殿的独门内功,才能够发挥其本来的作用,只可惜,自三十年前生死殿溃败之后便彻底失去了踪迹,我慕容山庄寻访多年,也始终没有再找到他们。”

    说到这里,慕容卿总算停了下来,无奈的摇了摇头。

    “哦,你的猜测很有道理。”

    对于慕容的推测,左旸点头表示认同,凝神思索了片刻之后,又问:“那么,你们慕容山庄寻访生死殿多年,是否还有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该找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始终一无所获。”

    慕容卿摇头道,“不过,最近我倒是听到了一些传闻,似乎有人在西域见到过生死殿弟子走动,但传闻始终是传闻,最近一段时间慕容山庄自顾不暇,也抽不出人手前往西域查证,最重要的是,西域地广人稀,就算生死殿真的藏身其中,想要找到他们也无异于大海捞针,希望太过渺茫。”

    “西域啊……”

    听到这两个字,左旸也是有些头疼。

    现在玩家的活动区域都是在中原武林,而且光是中原武林便已经足够大了,想要去过每一个地方估计最少也得耗费几天时间呢,就更不要说更加遥远并且广阔的西域了。

    可以说,现在的玩家对于西域,几乎一无所知。

    不过游戏官方倒是早就已经设计出了西域的地图,当然只是缩略的大地图,玩家只能通过官网对所谓西域进行一个极为粗略的了解……倒也不是没有无聊的玩家一路向西进行探索,可是最终的结果都是铩羽而归。

    因为前往西域的路上基本找不到驿站,没有驿站便不能租赁快马赶路,行进速度自然快不起来,除此之外,沿途还盘踞着大量的响马、山贼与见所未见的西域势力,玩家还与这些响马、山贼以及西域势力语言不通,基本上见了面就是一场恶战。

    偏偏这些响马、山贼以及西域势力的等级还非常高,对于现在的玩家而言基本上就是无敌的存在,左旸之前看过一些玩家的爆料,哪怕是他在面对这些“拦路虎”的时候,也只有逃跑的份……因此前往西域的路,基本等于走不通。

    综上所述。

    西域其实就是游戏官方设计出来的后续进阶地图,在玩家的平均等级达到某种程度之前,游戏官方根本就没有打算开放。

    “看样子,如果没有其他线索,生死殿当真就在西域的话,活阎王的任务短时间内是很难完成了。”

    左旸的头还没那么铁,颇有自知之明的叹道。

    “前辈,还有其他的问题么?”

    慕容卿见左旸已经不理他了,便颇为识趣的问了一句。

    “没了。”

    左旸摇头道。

    “那晚辈就先出去了,前辈请自便,有事叫我即可。”

    慕容卿拱了拱手。

    “好。”

    ……

    看着慕容卿走出门外,左旸的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来。

    他又抬脚在藏书水阁之中仔仔细细的转了一圈之后,最终驻足在了一个标注为“锦衣卫”的书架前面。

    这个书架里面总共摆放着六册功法,并且将外功与内功进行了区分。

    外功功法:、、;

    内功功法:、、。

    其他的功法左旸都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他目前所掌握的功法,要比这些功法的品阶都高出一些,实在没必要将这么一次宝贵的机会花费在这样的功法上面,这简直就是可耻的浪费。

    他现在真正关注的,是!

    记忆力不错的人应该都还记得,当初他在“杀人庄”得到了一部叫做的武学秘籍。

    这部功法的前半部便是,只有将修炼至满层才能达到修炼完整的的条件,也正是因为这部残卷的存在,左旸的心中其实是在与之间有些纠结的。

    “此乃天下第一等的暗器功法。”

    就冲慕容卿这具关于的描述,便足以令他在与之间摇摆不定了。

    乃是与同阶的七阶功法,其威力与功用自然不需要多说什么,最重要的是,如果他选择了,只需要将修炼至满层,很快就可以开始修炼。

    而呢。

    他可能还要前往西域去寻找这个生死殿,找不找得到暂且不说,就算找到了也未必能够得到与之搭配的独门内功,更加不知道那已经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一个受益就在眼前,一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受益,这才是左旸纠结的重点。

    但左旸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也只是犹豫了片刻。

    “就这么定了!”

    左旸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转身离开“锦衣卫”的书架,直奔“生死殿”的书架而去,他决定将收入囊中。

    因为他现在已经有了同阶的,而且因为修为值需求量头太大的原因,也才刚刚将提升到第二层,现在,他的修为值亏空实在是太大了,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补齐,要是再来一门同阶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满呢。

    更何况,同时拥有两门七阶功法,只能算是增加了招式的多样性,对于他实力的纵向提升,其实也是相当有限的。

    相比较而言。

    就算看起来反倒更加遥远,但是作为“天下第一等的暗器功法”,这门功法一旦成了,能够给他带来的提升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至于,自然也不会浪费了,他可以再看看有没有机会搞到功法,这玩意儿就算难搞,也不会比更加难搞,就算真的搞不到也可以转手卖给某个有缘的锦衣卫玩家,回头又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不说,说不定还能卖个大人情,从而获得一个非常得力的帮手。

    ……

    自慕容山庄出来,慕容卿提前透漏的有关林天南盟主可能会“广发英雄帖”招呼能人异士剿杀倭寇的事件还没有消息,左旸自然暂时还没有用武之地,因此便再次返回了移花宫。

    他先去见了见二宫主,得知还是没有“生死殿”的消息之后,便又移步去了“工匠大师仇玉”与蝶婆婆所在的后山。

    的事,也是时候提上日程了。

    移花宫后山的一片花田之中。

    “呵呵呵,你休要胡说,我们移花宫的无缺公子义薄云天,怎么可能是你说的那种无耻之辈?”

    蝶婆婆一边给花花草草浇着水,一边反驳着仇玉刚才所说的话,之后又告诫道,“这些话你私底下与我说说,我便当做没听见了,但若是让宫中的其他人听到,再传入公子耳中,只怕便要定你的罪了。”

    “他敢!”

    仇玉当下也是梗起了脖子,为自己辩解道,“小蝶,我所说句句属实,当初就是他使用奸计害我被官府追捕,随后又将我哄骗到移花宫来的,莫说这些话他听不到,就算他现在就在这里,我也可以与他当面对质,看他怎么说!”

    说到此处,仇玉停顿了一下,又一脸笑意的看着蝶婆婆嘿嘿笑道:“不过若我没有来到此处,也就无法遇到你了……”

    这根本就是一种隐晦的**手段,这个家伙也是闷骚的紧呢。

    “若你当真这么觉得,便不要再说公子的坏话了。”

    蝶婆婆的脸也是微微泛起一抹红晕,抬眼看了他一眼,再一次告诫道。

    “这是两码事,他本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也该早早看清他的真面目才是,免得日后上了他的当还不自知。”

    仇玉则是再一次忿忿不平的道。

    就在这个时候。

    “公子?”

    蝶婆婆的脸色忽然变了一变,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仇玉身后,噤若寒蝉的叫道。

    “什么公子,那就是个……”

    仇玉的反应明显慢了半拍,张口便又要吐槽,说了一半才忽然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连忙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左旸那张笑眯眯的脸。

    “是什么,继续说。”

    左旸眯眼笑道。

    “哼,没什么。”

    仇玉还是倔的很,冷哼了一声根本不给左旸什么好脸色。

    “呵呵。”

    左旸也不介意,只是淡然一笑,看向蝶婆婆颇为和善的说道,“蝶婆婆,能不能请你先回避一下,我有要事与仇玉大师相商。”

    “是,公子。”

    蝶婆婆本就担心之前的某些话被左旸听到,因此窘迫难当,见左旸如此说,自然是连忙应了一声,低着头拎着水壶便快步返回自己的小屋去了。

    “哼,我与你没什么好说的!”

    仇玉则是依然一副高傲的样子,甩了下衣袖冷哼道。

    “呵呵。”

    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蝶婆婆进了小屋,左旸的却是瞬间就变了脸,狠狠一脚踹在仇玉的腿弯上面,冷声喝道:“老淫贼,给我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