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二章 来自慕容府的情书(二合一)

目录:网游大相师| 作者:我知鱼之乐| 类别:散文诗词

    左旸正笑着,只见刚才说话的那个侍女已经从脸上撕下一张皮来,顷刻间变成了佐藤和子的模样。

    好在左旸一开始就与这些侍女保持着距离,否则保不齐这个东瀛女人就会给他来上一次防不胜防的致命偷袭,毕竟,她也一点都不简单,那天晚上在花魁君笑笑的房内,活阎王一掌拍过去都没有取了她的性命。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屠百手连连谢道,作为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他自然知道这么一个女人潜伏在身边对于他而言有多危险。

    说完,他又看向了佐藤和子,沉声问道:“你究竟是谁?藏在我身边又有什么目的?”

    “呵呵呵,你还不配知道。”

    佐藤和子却只是淡然一笑,继续看着左旸说道:“你呢,确实是个难缠的家伙,我都忍不住开始有点喜欢你了……不过,就算将我找出来了又能如何?那活阎王都无法奈何我,你不会以为仅凭屠百手手底下的这些杂鱼,就能将我拿下了吧?”

    “不怕告诉你,在夜里,没有人能够抓得住我!”

    说到这句话,佐藤和子竟极为狂傲的扬起了下巴,完全没有将左旸和屠百手的那些手下放在眼里。

    不过她也确实是有这个狂傲的资本。

    通过上一次的接触,左旸就已经领教过佐藤和子的本事了,只要有影子的地方,她就能够隐匿身形,甚至之前活阎王的手下将那座秀楼团团围住,都依然没有办法留得住她,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尤其是夜里,影子到处都有,她也可以无处不在!

    而现在,正是夜晚……

    “我会尽力而为。”

    左旸也是笑了笑,不置可否的道。

    在游戏里他暂时确实没什么好办法能够克制佐藤和子的忍术,否则就一大包荧光粉伺候了,不过就算这次依然抓不住她,无法问出佐藤谦信的下落,左旸还是觉得自己赚到了,因为这个东瀛女人的存在,他即将得到一块【钢母】,这就是意外收获。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屡次三番与我过不去,究竟意欲何为?”

    佐藤和子又面露不悦之色问道。

    “我在找你的父亲,佐藤谦信。”

    左旸说道。

    “这样么?呵呵呵……”

    佐藤和子却忽然笑了起来,不屑的看着他撇嘴道,“若非身边总有一些杂鱼相助,你早就已经成了我的手下亡魂,连我都打不过,你竟还要去找我父亲?呵呵呵,真不知是谁给你的勇气,你这种行为,用你们中原人的话来说,应该是叫做‘老寿星上吊——活腻歪了’吧?”

    “我猜你是肯定不会告诉我他的下落的,对吧?”

    左旸也是笑。

    “这还用猜?”

    佐藤和子嗤之以鼻。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屠老板,刚才她侮辱于你,我看你和你的手下早就已经按捺不住,是时候动手了。”

    左旸转脸便对屠百手说道。

    他早就注意到,因为佐藤和子的那句“不配”,可不只是屠百手面色不善,他的手下,尤其是那个叫做“忠贤”的老太监早已面露狰狞之色,恨不得立刻便将这个侮辱自己主子的女人碎尸万段。

    只不过见他正与她说话,才强行忍耐着。

    此刻,一听左旸首肯。

    “忠贤!”

    屠百手沉声喝道。

    “在,主人!”

    老太监上前一步。

    “拿下!”屠百手道。

    “是!格杀勿论,杀!”

    老太监当即一声暴喝,整个人已经身先士卒,一对肉掌夹杂着破空声直朝佐藤和子胸口拍去。

    “杀!!!”

    其他打手收到命令,亦是一拥而上,下手全都是杀招,毫不留情。

    而面对这些杀招,佐藤和子却是不闪不避,神色淡然的笑了起来:“呵呵呵,我已经说过了,你们这群杂鱼是不可能将我拿下的,你们难道听不懂么?”

    下一秒。

    “梆!梆!梆!梆!……”

    诸多蕴含着危险杀招的刀剑手脚无一例外全部命中佐藤和子,左旸一下就听出来了,又是之前那个熟悉的替身术的声音。

    与此同时,他已经不动声色的靠近了屠百手一些,他有一种预感……

    果然。

    “嘭!”

    一声清响过后,佐藤和子已经变成了一截半米来长的圆木。

    “这是……!?”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屠百手、还是老太监和那些打手全都露出了诧异之色。

    他们虽然早就听过东瀛倭寇之名,但真正与东瀛倭寇交手的次数却极少,更没接触过这种程度的东瀛高手,因此对替身术一无所知。

    与此同时。

    “呼啦啦……”

    他与屠百手的背后却忽然传来一阵衣袂破空声。

    “纳命来!”

    这正是佐藤和子的声音!

    好在左旸早在偷偷靠近屠百手的时候,便已经料到这个东瀛女人可能会有此一招,因此并未措手不及,在听到衣袂破空声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唰”的一声转过了身子。

    只见此时。

    佐藤和子手中已经多了两把苦无,正自夜空中忽然出现杀将过来。

    不过她的目标却不是左旸自己,而是完全不会武功的屠百手……上一次在花魁君笑笑的房内与左旸打斗之时,她就已经发现,左旸掌握了不少招架招式,想要一击拿下他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此时的情况,也完全不适合缠斗。

    那么将完全不会武功的屠百手定位目标,无疑是此刻最为明知的选择。

    “啊!她在这里,忠贤救我,使者大人救我……”

    屠百手的反应也挺快,几乎与左旸同时转过了身子,然后就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可惜,作为一个从不习武的人,此时又如何能够躲得过佐藤和子这种高手的追杀?

    不过,左旸也是早有准备,他是不会让屠百手那么轻易就死的,否则时候【钢母】找谁要去?那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也算是他的本分了。

    说时迟,那时快。

    “锵!”

    左旸使出【花飞蝶舞(无缺)】的同时,只是快速向前一步,便挡在了屠百手勉强,成功招架住了佐藤和子手中的苦无。

    “你!八嘎!”

    眼见自己即将得手,却再一次被左旸阻挠,佐藤和子气的破口大骂。

    但见老太监和那些打手此时已经反应过来,一窝蜂的又扑了过来,她也不敢恋战,与左旸一触即开,又要远遁。

    但这一次,左旸却是突发奇想,直接拿出了另外一样东西。

    “唰!”

    来不及多想,那样东西便被他丢在了地上,随后紫色的雾气瞬间扩散开来,笼罩住了一大片区域。

    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左旸之前在移花宫的“门派刺杀”任务中用过的——【念萝绝情花】!

    这玩意儿能够持续对敌人造成少量内劲伤害,能够减慢移动速度,同时还能够令使用轻功的敌人受到反噬从空中跌落倒地……堪称升级版外带加强版的大范围【蛛游蜩化】。

    而之所以说是突发奇想。

    是因为左旸也不确定这玩意儿能不能够对佐藤和子的忍术起到克制的作用,他只是觉得这个东瀛女人既然要逃跑,可能会用的上轻功,再不济有个减速效果也能阻止她遁入黑暗的速度吧?

    这只是一次死马当活马医的尝试。

    结果。

    “唉!?”

    佐藤和子一时没有防备,下意识的一跃而起,立刻便受到了反噬,直接一头栽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东瀛女人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下一秒。

    “唰!唰!唰!……”

    老太监和醉仙楼的大手们已然一拥而上,几乎是瞬息时间就将她层层围了起来。

    “杀了她!”

    老太监也是个狠辣人物,知道这个东瀛女人不好对付,因此根本就没有留下活口的意思。

    但是,佐藤和子却并非强弩之末,她已经摸出一颗鸡蛋大小的球状物体,这玩意儿左旸见过,是一种配合遁术使用的烟雾弹。

    “小心,她要逃了!”

    左旸连忙提醒道。

    但是,他依然还是晚了一步。

    “轰!”

    一声巨响传来。

    大量白色的烟雾瞬间出现,顷刻间便将佐藤和子和她周围的老太监以及醉仙楼的打手笼罩了起来,什么都看不到了。

    “砰!”“锵!”“铛!”“叮!”……

    老太监和醉仙楼的打手们依旧奋力出招,直朝佐藤和子所在的位置打去,但传递回来的声音却怎么都不像是打在了人的身上。

    与此同时。

    烟雾之中再一次响起了佐藤和子的声音:“卑鄙的中原人,我以佐藤家的名义发誓,日后我定会亲手取你性命,后会有期!”

    ……

    片刻之后。

    待得烟雾散尽,这里早已没有了佐藤和子的踪影,她又一次在这种看似绝境的情况下逃走了,只不过这一次,让她险些吃了亏的并非活阎王,却是左旸这个怎么算起来实力都完全不在一个层次的玩家。

    不过这一次与上一次又有些不同。

    这一次她虽然已经逃了,却留下了一套衣物,就是那套之前穿在身上的侍女衣物。

    “这是怎么回事?”

    左旸心中奇怪,但很快就有了一个推测。

    大概是因为,上一次她使用相同的遁术逃跑的时候,早就已经褪去外面那套书生服饰,只穿着里面那套镶有金属圆片的贴身夜行衣,所以才什么都没有留下。

    而这一次,她还没脱衣服呢……

    这个遁术可能无法带走贴身衣物之外的衣物吧?

    “多谢使者大人方才的救命之恩。”

    直到这个时候,屠百手才终于从之前的惊吓之中略微回过一些神来,不过他的脸色依然有些发白,却不忘对左旸表示感谢。

    “无妨,不要忘了【钢母】的事情便是。”

    左旸点了点头,笑道。

    “这是自然,屠某自当双手奉上。”

    屠百手连忙拜道。

    就在这个时候

    “报,使者大人,主人!”

    老太监已经将那套侍女衣物拿了过来,同时手中还拿着一个信封,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递过来说道:“小人已命人在四周查探,找寻那东瀛妖女的下落,除此之外,这是那东瀛妖女留下的衣物,小人在旁边找到了一封信件,请使者大人与主人过目。”

    “信件?”

    左旸眼睛一亮,也不与屠百手客气,便直接将那封信拿了过来。

    信封上首先看到的是五个挺有气势的宋体繁体字——佐藤桑·亲启。

    看来是有人写给佐藤和子的信,“桑”是小姐的意思,而且是一种尊称,因此写信的这个人注定不会是佐藤谦信,因为父亲是绝对不会对女儿用这样的尊称的,这不合情理。

    再看信封的封口,完好无损!

    看样子,佐藤和子也是刚刚受到这封信不久,尚且来不及查看,就不小心遗落在了这里。

    “嘶啦——!”

    管他什么**权不**权,左旸想都没想就直接将信封撕开,取出了里面的信纸,展开细细查看。

    与信封上的字体不同,信纸上用的字体又是挺有意境的小篆,内容如下——

    【佐藤桑:

    见信如故!

    皓皓明月无暇,朗朗淳风清飒。时春临夏,暮霭霓华。惘思佳人何处,可与飞花?

    良辰美景幸临,清风玉露娉婷。飘摇缀雨,点落红绫。湘竹含烟,素衣轻裾且展形;蜃楼间雨,搔首回顾蓦神惊。却道那、落樱溅雨,可知人情?

    晨惊晨已至,黄梁残景;暮叹暮还归,意犹未尽。烟峦云树,处处山岚疑香沁;雪浪风涛,点点飞白掠倩影。谁道蒹葭白露苍苍?谁道伊人江水一方?鼻翼书香,亦也浪浪。常思量、久别未逢心惘,默然无结神伤;三更寤寐迷茫,梦中尽也彷徨,魂狂!冬蛰雷,夏飞雪,我依神往!山作砺,海扬尘,尔敢他葬!

    骎骎白驹过隙亡,一世一情长!】

    再往下看,最下面的落款是……慕容卿亲笔。

    “我靠,这是情书啊!”

    左旸对文言文也算是有一些功底,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意思,如果用“人话”去翻译的话,其实就:

    “佐藤小姐,我想你啊,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就算睡着了做梦梦到的也是你。我只想抱着你安心的睡一觉……”

    “很单纯的那种哦,绝对不放进去的,你要相信我,因为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