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二章 宫中宫(二合一)

目录:网游大相师| 作者:我知鱼之乐| 类别:散文诗词

    从神秘地宫里面出来,赛项羽很快就和随便玩玩联系上了。

    “这……”

    听完左旸让赛项羽带过来的话,随便玩玩眉头猛然一皱,仿佛中了邪似的惊叫了一声,“他怎么知道!?”

    “教官,他知道什么?”

    赛项羽见他竟因为一句话便如此失态,也是一脸奇怪的问道。

    “我18岁入伍,20岁经过筛选进入苍龙一直待到这个年纪成了你们的教官,这一辈子我完成过的特殊任务早就已经记不清了,不过有一件事我却记得很清楚,那就是杀了多少人!”

    随便玩玩已经略微将情绪调整了过来,却蹙着眉头回忆着说道,“因为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每次杀了人,我都会在一个‘账本’上记下那人的身份、年龄、性别以及杀他的理由,以此来让自己心安一些,我记得很清楚,到目前为止,死在我手上的人不多不少刚好达到了九十九个。”

    “你说,他让你给我带这句话,难道只是巧合不成?”

    说到这里,随便玩玩的眉毛已经拧成了疙瘩,目光之中竟划过一些惊惧的神色。

    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的铁血硬汉,他不怕杀人,不惧刀枪,再危险的任务也没有退缩过,可是现在,在听到左旸带给他的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却突然涌现出一股惧意……

    之前那个曾经死在他手中的人留下的那句玄之又玄的话,随便玩玩始终没有真的当过一回事,但今天遇到了左旸之后,尤其是听了左旸这句话之后,他却开始有些信了。

    这个世界上,竟真的存在这样一种能够未卜先知的人么!?

    “这……”

    听了随便玩玩的话,赛项羽心中亦是一片骇然。

    这到底是不是巧合他也说不好,实际上他更倾向于相信这不是巧合。

    因为作为一个游戏里的玩家,随便玩玩与左旸其实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他也是,但是在刚才的交流之中,左旸切已经点到了他们的身份,就算“教官”这个称呼给了左旸提示,猜到这些不算什么,那么……

    作为仅仅只是见过两次面的人,左旸又是如何判定随便玩玩杀过人,从而让他带这句话过来的呢?

    这就说没有办法解释了。

    要知道现在可是和平年代,杀人这种事距离绝大多数的正常人都非常遥远,这种事光靠猜测、光靠巧合怕是一辈子也不可能猜得到吧?

    更何况,数字还能够猜的如此精确?

    所以,他觉得这并非巧合,就像左旸仿佛能够看透他的所有行动一般,这可能是一种能力,一种普通人没有的能力……

    “还有!”

    随便玩玩几乎并不需要赛项羽来回答他的问题,紧接着又道,“我最近几天刚刚又收到上级的秘密指示,这次要远赴海外,而且从任务的情况来看,肯定又要涉及到人命,不过这个任务也不是强制的,上级让我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认真考虑一下是否要参与,我本来已经决定要去了,结果却在这个时候遇到了这样一个人,而他还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让你带来这样的话,难道这也是巧合?”

    “这……教官,这件事吧,我个人觉得……”

    听到这里,赛项羽的心中竟也开始有些惊惧了,咽了口口水之后才继续说道,“……我个人觉得这件事和这个人都实在太玄乎了,却又让人没有办法不去相信,而你现在也快到退休年龄了,要不然这次的任务你就别参与了,也算是给咱们苍龙特训营的年轻人一个立功的机会。”

    “可是,让你们这些毛头小子自己去的话,我不放心呐。”

    随便玩玩叹了口气,依然还是有些犹豫,不过他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还没那么容易失了方寸,随即又带着一丝侥幸心理问道,“你现在能联系上这个年轻人么?我想再和他聊聊,听听他让你将这句话带给我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再做决定。”

    “呃,我一直都没加他好友,要是想找他的话,恐怕还得去找卦师算一个姻缘卦……”

    赛项羽摊着手一脸尴尬的道,但他立刻又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教官!经过刚才的事我忽然想到,这个人的名字本身就有点问题啊!‘铁口直断’,就冲这名字一听就像是算命打的广告,他不会就是个算命的吧!?”

    “而且……好像也只有那种特别神的算命先生才有这样的本事,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只有和电影里面才存在这样的人呢,难道这种本事不是杜撰出来的?现实当中就有?”

    听了赛项羽的推测。

    “……”

    随便玩玩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依然蹙着眉头一筹莫展,因为此刻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解释这件事。

    “哦对了,教官,要不咱们带上千妤一起去吧?”

    赛项羽想了想,又道。

    “为什么带她,她这丫头懂什么……”

    随便玩玩不解的问道,随即便明白了,翻了个白眼骂道,“哦你小子假公济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借这个机会在这个丫头面前多表现表现?死了这条心吧,你们从小长到大,你还不知道她?这丫头向来不吃这一套,回头被识破了肯定又不搭理你了。”

    “不是……我是担心铁口直断不愿意跟我们多说,所以才想带上千妤……”

    说到这里赛项羽已经是一脸心碎,见随便玩玩露出疑惑的目光,便继续说道,“教官,有件事我告诉你你可别出卖我,否则千妤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再搭理我了,其实千妤和这个铁口直断很早就认识,千妤喜欢他,而且是那种哪怕铁口直断根本不理她、她要纠缠的话扭头就把她给杀了她都毫无怨言的喜欢,你懂我在说什么吧?”

    “哎呦喂?真的假的?这个世界上还有能把这丫头驯服到这种程度的人?”

    随便玩玩听完就是一愣,不过他非但没有因为自己的女儿被欺负了觉得愤怒,反而非常意外的乐了起来,那表情就像是**月吃到雪糕一样精彩刺激,“这个铁口直断确实有些手段,就冲这点,我服他!不过……你怎么办?”

    “我……千妤说我要是能在游戏里打赢这个铁口直断她才会考虑我,可是你也领教过他的实力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赛项羽的脸都已经皱成了苦瓜,可怜巴巴的道。

    “那就没办法了,你这情敌太强大,这事我可帮不了你,你自己加油吧。”

    随便玩玩拍了拍赛项羽的肩膀,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带上千妤吧,顺便我也好好考察考察这个铁口直断,有必要的话,还得动用一些资源查查他的真实身份,作为父亲起码我得知道千妤喜欢的人是个什么人。”

    “教官,你就这样放弃我了……”

    赛项羽都快哭出来了。

    “怪我咯,你们从小长到大二十多年你都没追到她,所以怪我咯?”

    随便玩玩哈哈笑道。

    他真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

    因为母亲去世的比较早,父女俩相依为命,林千妤从小都很有主意,主意还特别正,不但将自己的事处理的井井有条不说,就连随便玩玩的事也处理的……怎么说呢,处理的还挺得心应手吧。

    9岁的时候,她就用她自己的方式帮随便玩玩戒了烟。

    每次他一回家拿出烟,这丫头就立刻挡着他的面把煤气阀门打开,一副要和阶级敌人同归于尽的姿态,谁他娘的敢点烟……

    12岁的时候,她又帮随便玩玩戒了酒。

    趁着有一次去医院常规检查,这丫头将医院的正规体检报告藏了起来,找外面办证的搞来一份伪造的体检报告,大概报告结果就是他已经不能再喝酒了,不然就要死,她就得变成孤儿……也是到了好几年以后,随便玩玩才知道自己当初看到的那份体检报告是伪造的。

    总之,这样的事太多了。

    随便玩玩都不知道自己隔三差五的跑出去执行任务,经常十天半个月不回家,这丫头一身的本事到底是谁教的?

    他只知道自己这么个可以说是杀人如麻的战士,真心招架不住这闺女……

    ……

    另外一边,神秘地宫内。

    “大神,这地方很邪门啊……”

    两人在地宫之中搜寻了许久,最终发现了一个宫中宫之后,空虚公子弱弱的躲到了左旸身后,战战兢兢的说道。

    之前的那些地方和前面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是成片的巨大水晶,石壁上也依然刻有各种各样让人看不懂的文字和符号,所以两人其实并没有得到什么收获,直到发现了这个藏于神秘地宫之内的宫中宫。

    这个宫中宫之内没有了那些水晶,不过上下左右依然是石壁。

    只是这些石壁上面,留下的却已经不再是那些文字和符号了,而是一道道形状、大小以及深度各不相同的划痕。

    若是仔细去分辨的话,依稀能够看得出这些划痕是何种兵器造成的,除此之外,墙上还留有许多斑驳的续集,透过宫中宫里面的阵阵凉风,左旸与空虚公子甚至闻到一丝浓郁的血腥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

    “轰!”

    一声巨响忽然自身后传来。

    “啊!什么声音!?”

    空虚公子吓的大叫了一声,左旸也不自觉的打了个激灵。

    两人立刻回头望去,却见这个宫中宫的入口已经被一块巨大的石板挡住,这样一来,他们两个的退路已经完全断绝。

    “大神,我们现在出都出不去了,怎么办啊?”

    意识到现在的处境,空虚公子有些急躁的道。

    “别慌。”

    见空虚公子额头上都已经渗出了冷汗,左旸按住他的肩膀沉着说道,“这个宫中宫里面有穿堂风吹过,说明肯定还有其他的出口,我们继续往前走就是了。”

    “可是……”

    空虚公子还想说点什么,却又听“噗”的一声轻响。

    随后昏暗的宫中宫瞬间亮堂了起来,却是安置在墙壁上的油灯同一时间被点亮了,只不过左旸与空虚公子却并没有见到有任何人在地宫中走动,这可能也是地宫中设置的机关吧。

    “大神,你快看那!”

    空虚公子紧接着又指着一个方向叫了起来。

    “?”

    左旸循着空虚公子所指的方向看去,却见那边正有一个戴着一个大斗笠、杵着一把剑靠墙而坐的人。

    剑未出鞘,那人也好似完全没有听到和看到他们一般纹丝不动。

    “这是个死人。”

    看了片刻,左旸凝神说道。

    “死人?大神你怎么知道的?”

    空虚公子奇怪的道。

    这个人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就连手上也用布条缠了起来,光凭目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判断这人到底是死是活的。

    “我们过去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线索。”

    左旸淡淡的说着话,便抬脚向这个人走了过去。

    他自然不会告诉空虚公子他有观气入微的本事,刚才看了半天,这个人胸膛甚至都没有起伏一下,不是死人又能是什么。

    “大神,你小心一点。”

    空虚公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提醒着,不过却还是快步跟了上来。

    等到走近了。

    左旸伸手将这个人头上的斗笠拿掉,两人才终于看到了这个人的样貌。

    那是一张干瘪可怖的脸,整张脸的皮肤都呈现出一种类似于中毒的黑青之色。

    同时,他的眼睛、鼻孔、嘴巴、耳朵总共七窍全部都有着明显的流血痕迹,不过应该死了有一段时间了,这些血迹已经干涸,只是尸体不知为何却没有开始腐烂,而是呈现出一种风干的状态……

    “我去,真特么吓人!”

    猛然看到这张脸,空虚公子又是吓得怪叫了一声。

    “嘘!”

    左旸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蹲下来细细的查看这具尸体随身携带的东西,希望能够从中找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结果也才多看了几眼。

    “砰!”

    一声闷响忽然传来。

    空虚公子人高马大的身体已经重重的撞在了旁边的墙上,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