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二章 你挺粗挺长的嘛(二合一)

目录:网游大相师| 作者:我知鱼之乐| 类别:散文诗词

    “阎王大人你太客气了,这如何使得?”

    左旸嘴上无比谦让,但手却无比诚实,活阎王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只觉得手上一轻,两粒骰子已经不在他手中了。

    【随机招式:

    梅花——付骰子纷纷戏选。对目标造成1次等同于外功攻击强度的伤害;可击退目标5米;当投掷点数为5的倍数时,将额外附加双倍伤害。

    长三——六双骰儿六点儿。对目标造成1次等同于外功攻击强度的伤害;当投掷点数为小时,攻击附加封招、禁轻功效果;当投掷点数为大时,攻击附加减速50%效果。

    天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对目标造成6次等同于外功攻击强度的伤害;每击附加僵直效果;每击附加溅射100%伤害效果。

    板凳——掌中犹可重,手下莫言轻。对目标造成1次等同于外功攻击强度的伤害;击破目标招架时,若投掷点数为双数,攻击附加眩晕效果,眩晕时间由投掷点数大小决定。

    地虎——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对目标造成1次等同于外功攻击强度的伤害;当投掷点数为单数时,攻击附加定身效果,持续5秒。

    。】

    “太给力了……”

    看完的描述,左旸瞬间觉得自己手中的这两粒小小的骰子重如千斤!

    真心一点都不夸张,拥有了这玩意儿,就等于他的手中多了一副不算太丰富的“万智牌”,别说是敌人,就算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两粒骰子丢出去之后会给敌人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和效果。

    运气好一点,一个出来,爆炸的6连击再加上点数投掷的高一点,溅射范围大一点,直接就是一大片人,恐怕就连左旸最近常用的都无法与之比拟!

    就算是运气不太好,出了其他的招式,又没有投出相应效果的点数,那也等同于一次实招攻击,而且是射程25米的超远距离实招攻击,也是一样的防不胜防,自己也不会因此陷入危机之中。

    更何况这其中的和还都是“无视目标招架”的实招,这和气招有什么分别?

    而若是点数和招式相匹配的话……那就厉害了!

    双倍、封招、禁轻功、减速、僵直、眩晕、定身!这么多负面状态随便出现一样,那都是足以直接扭转战局的存在,只要运气好,分分钟教对手怎么做人……

    更可怕的问题是,就算与左旸交过手的人,也永远不会知道他下一次骰子射出来要怎么去防范,因为就连左旸自己都不知道,就是这么无法捉摸。

    在面前,“同样的招式圣斗士只能用一次”根本就是句空话,咱就一招对付你用N次,你又能如何,有脾气?

    “看样子小兄弟对本王的谢礼很是满意,如此本王便放心了。”

    活阎王见左旸满脸无法自持的窃喜,微微点了点头道。

    “哪里的话,就凭阎王大人的江湖地位,无论送什么我都只会感恩戴德,回头还要好生保存起来做传家宝呢,更何况还是如此珍贵的。”

    左旸虽然平时不拍马屁,但拍起马屁来也毫不含糊。

    “哈哈哈,你这小子够机灵,将来定有一番作为!”

    活阎王果然心情大好,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这才又道,“时间不早了,本王还要去处理笑楼的后续事务,小兄弟你便早些休息吧,苏妃,好生伺候着,知道了么?”

    “是,阎王大人。”

    苏妃姑娘道了个万福。

    “阎王大人再见。”

    左旸嘿嘿笑着摆手,目送活阎王快步走出了妃坊。

    “公子请休息吧,奴家自在一旁为公子助兴。”

    苏妃姑娘很快就又回到了她那口大缸上面,抱起琵琶用灵巧的手指弹奏起来,音调轻柔确实有一些催眠作用。

    “嗯。”

    左旸应了一声,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已经快要到了晚上12点,再看好友栏,水墨画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线了,应该是去睡觉了吧。

    左旸不想放弃今晚这“一夜双修”的修为值,自然也不能去干什么,而且明天就是水墨画眉父亲做手术的时间,他肯定也会有事要做,因此便也下了线……

    ……

    从游戏仓里面出来,左旸去洗澡的时候才发现。

    水墨画眉居然就在客厅里面的沙发上睡着了,电视里面还在呜哩哇啦的播放着动画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水墨画眉有点太过不注意自我形象了。

    这姑娘应该是不久之前才洗完澡,头发还没有干透,就那么裹着一条粉色的浴巾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虽然浴巾并没有散开,但到底还是有些短小,将她那玲珑有致的锁骨暴露在了外面……还有那道深邃的令左旸心跳加速的事业线。

    还真别说,这姑娘平时看起来高高瘦瘦的,其实还挺有料,虽然无法与那些起步就得以“D”来定位的奶牛相提并论,但起码也达到了“C”。

    除此之外,下半身……

    浴巾你懂得,裹在身上也就和超短裙的长度差不多,而水墨画眉身材高挑,更是已经达到了齐B超短裙的程度,整条修长白皙的美腿自大腿根部起全部暴露在外,还非常任性的搭在茶几上!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左旸足够猥琐,略微弯一下腰,就能够知道水墨画眉此时到底有没有穿小内内了……

    “咕噜……”

    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左旸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拿过水墨画眉手中的遥控器关了电视。

    站在那里,略微犹豫了一下。

    左旸最终还是弯下腰,手臂穿过水墨画眉的腋下和腿弯,轻手轻脚的将这个姑娘抱了起来。

    哪知道这一抱不要紧。

    “沙……”

    裹在水墨画眉身上的浴巾居然直接松开,滑落在了地上。

    水墨画眉那大片白花花的身体瞬间暴露在左旸面前,全身上下除了一条蓝白条纹的小内内之外,再没有任何的遮挡。

    “轰!”

    左旸只觉得脑袋轰鸣了一声,一股气血猛然上涌,顶的鼻腔都有些发酸。

    作为一个山里来的朴素少年,他还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见到女性**,而且还是这么一具……对任何男人都充满了诱惑力的完美**,真心有点招架不住。

    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不想连累水墨画眉,如果左旸只是个普通人,如果他的心中没有其他的目标。

    这一刻,只要水墨画眉没有意见,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一定会用尽全力去占有她,去释放一个男人该有的本能……

    但左旸知道,他不能这么做,最起码现在还不是时候。

    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

    他几乎是闭着眼睛将水墨画眉抱回房间的,也几乎是用逃跑的姿态从房间里面出来的,凉水澡,必须冲一个凉水澡!

    而就在他关上房门的那一刻。

    “这个家伙……”

    水墨画眉却立刻用手臂支着脑袋侧卧了起来。

    她刚才确实是一不小心睡着了,最近父亲的事消耗着她大量的精力,再加上今天出去玩了整整一下午,一直到晚上才回来,真的很累。

    但是,在左旸抱起她,浴巾从身上掉落的那一刻,她就已经醒了。

    她的心怦怦直跳,羞的差点叫出声来,毕竟长了这么大,她也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待在一个男生面前,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继续装睡。

    因为她知道,一旦自己睁开眼睛,场面只会变得超级尴尬,就连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收场。

    然后。

    横躺在左旸的怀中,她感觉到一个忽然出现的坚硬的东西顶住了自己屁股蛋,这姑娘本来也不是省油的灯,瞬间便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水墨画眉瞬间变得更加紧张,几乎要背过气去,甚至能够感觉到全身上下都有一道电流窜过……

    这姑娘就是一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来着,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平时就是过过嘴瘾罢了。

    但现在。

    看着左旸落荒而逃的背影,再回想起刚才过程来,她的嘴角却不自觉的勾起了一道自信的弧度,忍不住的想笑。

    “咯咯,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呢。”

    “不过这也充分证明我没有看错人,就算你已经通过了我的终极考验了,这样都能控制住自己不乱来的家伙,婚后出轨的几率一定很小。”

    “接下来,就是爸妈那一关了,希望明天爸爸的手术顺顺利利……”

    ……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起床,水墨画眉照例已经不在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就摆在餐桌上,照例,还有一张字条。

    【禽兽不如的家伙:

    我先去医院了,手术时间是在下午,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回来接你,不要乱跑,不要让我找不到你。

    对了,看不出来你还挺粗挺长的嘛,本宝宝很满意,咩哈哈哈哈……

    ——某只穿蓝白条纹小内内的禽兽。】

    “挺长挺粗……卧槽!”

    左旸对这两个形容词很是敏感,瞬间便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原来昨天晚上……这姑娘真心什么都敢说,要不要这么直白!

    于是。

    再次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左旸立刻又去洗了个凉水澡冷静了一下,然后才吃了早饭,登录游戏。

    经过一晚上的“双修”。

    他的修为值果然涨了一大截,加上之前存下来的,现在已经达到了37572点,如果能够获得一门给力的功法,一下子提升好几层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公子,你醒了?”

    苏妃姑娘见他出现,只是默认他昨晚在这里休息了一夜,笑着说道。

    “嗯。”

    左旸点了点头,也不说多余的废话,直奔主题道,“苏妃姑娘,现在可以带我去你们的神秘地宫了吧?”

    “当然可以,不过……公子是否要提前做一些准备?”

    苏妃姑娘说道。

    “需要做什么准备么?”

    左旸诧异问道,看来这神秘地宫并不是个简单的地方。

    “公子有所不知,在温柔乡建成之前,这神秘地宫就已经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最开始这里面确实是安全的,但随着前往其中参悟石壁之上武学精要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已经不那么安全了,因为……”

    苏妃姑娘微微蹙起眉头,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娓娓道来,“进入其中参悟的人,有九成都留在了里面,而这九成里面,又有九成死于走火入魔或死于走火入魔之人手中,因此现在神秘地宫中便藏有一些这样的……人形怪物,他们武功怪异却很强大,行为和想法又无法以常理去度量,不可不防呢。”

    “人形怪物……”

    左旸瞬间明白了苏妃姑娘的意思,说白了,这神秘地宫的本质,其实就是一座由武林人士组成的精神病院呗?

    “公子若是有所顾虑,大可以不必去冒着险,反正奴家见公子的武功在青年才俊当中,已经是个中翘楚了……不过选择权还是在公子手中,奴家不敢左右公子的想法。”

    苏妃姑娘微笑着说道。

    “知道了,不用准备了,现在就带我去吧。”

    左旸不假思索的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作为一个虚拟游戏里的玩家还是比较容易做决定的。

    “好吧,请公子随我来。”

    苏妃姑娘做了个请的手势,便走在了前面,随口又道,“其实就在公子来之前,已经有几个人刚刚得到阎王大人的特许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