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2 第七百三十三章 报上名来

目录:都市之至尊修仙| 作者:独孤逝水| 类别:都市言情

    眼见原本还都蓄势待发的陆氏弟子们,此时也像晏家和薛家的弟子一样,开始吃吃喝喝了起来,其他几方,无疑都收到了这个讯号。

    “哦?陆九楚竟然不打算争了。”

    闫法贤看到这一幕,颇感意外的道。

    闫法晋闻言道:“争也难了,他一次都不出手,早就成为了众矢之,还如何来争?这样也好,我们不必被迫替上官晴做嫁衣,就各凭本事了!”

    闫法贤微微皱眉,总觉得此事有什么不对劲,又说不清到底不对劲在哪里。等他再看时却发现,竟然连上官晴的亲信们也都放松了下来,看样子,也是打算退出这次竞争。

    “奇怪!”

    这次,就连闫法随都察觉出不对,道:“上官晴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陆九楚不争,颛孙文林又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她不是有很大希望能得到最终的大罗天丹吗?”

    颛孙族到了现在,连颛孙文林都已经出手,显然是不足为惧了。而陆九楚又表示了放弃。所以,上官晴的对手,其实只有他们闫法族了而已。

    这倒不是说颛孙族的天才们不如其他两方,而是颛孙族这一代普遍年纪偏小,最天才的颛孙小夭又还没有成长起来。如果是几方势力交锋的时候,颛孙文林还有一争之力,但现在他自己都站了出来,就再也没有悬念了!

    而剩下的两方中,闫法族这三公子虽然单独拿出来不及上官晴,但阻碍她七连胜,也不算什么难事。但相应的,上官晴也不是孤身一人,至少云景和云子昂都还没有出手,但他们几人却不一定有闫法族这三公子齐心……

    缥缈峰的内部错综复杂,可不如闫法族这样的宗亲古族和谐!

    这样一来,加上各自的一众虚神境羽翼,这最后大罗天丹的争夺,还是很有看头的。但偏偏这种局势变得最明朗的时候,上官晴却跟着放弃了!

    “她搞什么?”

    闫法随有些惊喜,又有些不相信似的道。他不由自主的想,既然最有威胁的上官晴放弃了,这大罗天丹岂不是手到擒来?

    闫法贤此时却毫无喜色,反而道:“按理来说,这对我们来说算是好事,但是陆九楚跟上官晴又不是蠢货……他们这么做,是不是看出来什么?难道他们认为,自己不可能打败颛孙文林?”

    这么想到最后,反而把他自己想糊涂了。

    又纳闷的道:“颛孙文林今天也够奇怪的,他可素来都是狡猾之辈,从不打没有准备的仗,今日这是怎么了?”

    闫法晋此时却突然道:“也许问题,不是出在颛孙文林身上……大哥,我们还要再继续吗?”

    闫法贤此时反而坚定了起来,道:“当然继续。颛孙文林我了解,他不可能再有什么底牌,先让他做探路石,又有何妨?”

    这边三兄弟商议定了,那边,颛孙文林也已经站到了场上。

    这顶尖天骄的气场可就是不一样。明明都是往凌昊对面一站,其他人出现的时候,众多弟子外客们都是评头论足、指点江山,唯独颛孙文林这么一站出来,大家都变得很安静。

    只见氛围中,蓦然有种肃然般的凝重。那旁边一直注意着比斗弟子安全的虚神境长老,也是一个个神情恭敬了起来。

    这跟他们对侯阳秋形式般的恭敬,和对鱼怜雨、廖天佑后辈般的叹服比起来,更多的是一种发自灵魂的尊重。对这些虚神境长老来说,这样必成神境、又已经成长起来的天骄,地位绝不逊色于那些神境大能!

    因此,就算这些都是缥缈峰的长老,也难免会对颛孙文林心生忌惮。

    而在第一列上,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群元神境左右的颛孙族青年,却都是紧紧盯着上场的颛孙文林。

    “哈哈,没想到文林公子竟然亲自出手啊!”

    颛孙文和已经是喜上眉梢,得意的道:“本来还想让这妞自己比较一下文林公子跟那傻逼的差距,现在看来,文林公子甚至可以直接动手教训他!”

    颛孙静瑶——也就是那叫“桃子”的女修,此时咯咯笑道:“还需要教训么?我看文林公子气息一放出来,那傻子就坚持不住了吧!”

    对于颛孙文林的出手,颛孙族其他弟子都只是意外,对他们来说,那可是意外之喜。这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直接打脸凌昊——以无比残酷的正面对比!

    然而这一个角落发生的事情,仍旧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最耀眼的颛孙文林身上。

    就见颛孙文林气质卓然,站在场上,睥睨的望着凌昊,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位同修,应该早就听说过我的名字了吧?”

    他慢悠悠的问。

    跟一身族服、华贵飘逸的颛孙文林相比,凌昊此时的状态,简直已经是不堪入目。只见他衣衫已经尽数被血水湿透,裸露出来的皮肤,几乎没有一处不能见到伤口。更何况,就连他的衣服,也被折腾的只剩下布料了。

    幸亏凌昊这身是市面上专门为修者准备的,弹性极其夸张,才没有让他在用出恶魔之身后当场裸奔……

    但是面对颛孙文林,凌昊却依旧显得十分淡定。

    他闻言掏了掏耳朵,问:“这位同修很自信啊,你叫啥,报上名来。”

    “靠……”

    听到凌昊的话,因为颛孙文林出现而安静如鸡的席间宾客弟子,终于又开始了熟悉的骚动。没别的,实在是凌昊这个问法,太嚣张、太大胆,太他娘的有他之前几场的风格了!

    “我觉得他该去检查脑子。”

    有人终于无语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如果说,之前凌昊面对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或者纯粹水货的侯阳秋,或者意料之外的黑马廖天佑黑和鱼怜雨都是这么嚣张,还算是他自持实力,是自信的表现。

    那现在明明自己已经身受重伤,还故意对颛孙文林说出这样挑衅的话,就只能是脑子有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