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奖赏

目录:拐个冥王来试毒| 作者:霁月轻轻| 类别:都市言情

    “那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想?”云惊澜却有些气愤的打断了他的话,宁将军低头来行礼道:“公主一定觉得是微臣同夫人一起计划好来透露王家走私的事,也是夫人将那丫鬟引荐给公主的吧?”

    云惊澜冷笑了一声,“难道不是吗?宁将军所做的这一切不就是想为李家翻案吗?本宫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碰见那李魁的?”

    “公主可还记得夫人告诉公主的关于王家长子的那个故事?”

    云惊澜愣了愣,随后才想起这件事来,当时为了将那丫鬟安排入王长子身边,宁夫人亲口来同她说了这个故事,她还记得李家的那位小姐是因被其叔父要求对王长子下毒,后于心不忍才自己吞了毒药而亡的,这叔父难道是……

    “李魁是李大人唯一的弟弟,也就是婉玉的叔父,只是当时他同为微臣身处边关故而才免受其难,李魁生性豁达不远同其兄一般在朝为官,故而偷偷混入军营,下官同他也成了知己好友,后来李家遭受此变故,下官本以为他也难逃一难,为此还耿耿于怀了许久,直到后来李魁找上了微臣,那时候李姑娘刚刚下葬,李魁他心怀愧疚寻到微臣这里了讨杯酒喝,过后微臣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说道这里他顿了顿,似有哽咽。

    云惊澜却没有说话来打断他,果真在他微调整过自己的情绪后,继续述说起来。

    “至于后来夫人同公主相见,已经公主知晓王家人在做走私之事,其实一开始微臣还没有将这些事联系起来,哪怕后来公主要将驸马送入王府的时候,微臣都是不愿的,直到后来李魁再一次出现,微臣才想起这些事来,夫人她……从未想过利用公主,哪怕那丫头也是微臣故意送到夫人身边去的,公主若是要怪便怪微臣吧,夫人她……是真心想要报到公主恩情的。”

    看他诚恳的模样倒也不像是来骗人的,云惊澜点了点头,“那我便姑且相信你吧,从一开始本宫就没有隐瞒过宁夫人,我这么做的目的便是剿灭王家为我母亲报仇罢了,而宁将军却隐瞒了李魁之事,本宫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

    宁将军抱拳行了个礼,“如今托公主的福,李家的冤屈也能得意昭雪了,往后只要公主有任何需要,微臣定当万死不辞!”

    很好,她要的便是他的这句话,如今她既然已经被宁将军利用了,斥责的话说再多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想想看能借此交换些什么罢了,当初宁将军是因宠着宁夫人,虽不情不愿但也面前答应了来帮助她,如今可不一样了,是他对不起她的,来助她一臂之力也是应该的,云惊澜笑了着点了点头,“好,以后需仰仗将军的地方还很多,到时候再说吧。”

    宁将军点头道:“既然这样,微臣就下告退了。”

    目送宁将军离开后,云惊澜心情大好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告诉明妃这个好消息,不管怎么说她以后都不用再怕王皇后背后的势力了,而少了王家庇护的王皇后,好日子也没几天了,伽莲的事才是重头戏。

    而此时的御书房内,娄箫想来奖惩有度。王家人既然受罚了,接来也就是奖励的时刻了,不管怎么说沈家人还替他保住了这么多的文物和药材自然是要奖励的,况且娄箫向来是一个敢于认错的好君主,李家的事既是错判了,理应改正,虽无法让李家人死而复生,但总归是要恢复李家忠臣的名声吧。

    “这一次爱卿立了不小的功绩,朕想想……这王氏一族倒台了,礼部倒是少了个空缺,不如……”

    沈长生头皮发麻,他的才智先帝都看在眼里,早早便想过要给他封个官职的意思,太长公主也几次三番的说起,若是他当年应了,如今也是必然是是朝中重臣了,可偏生这沈长生就是不愿在朝中为官,这倒是让太长公主感到头疼不已,空有一身本事却不来报效朝廷实在浪费了。

    正因为沈长生太过聪明,才明白入朝为官是何等的疲累,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他早也有过见识,还不如做他的闲云野鹤来的舒坦,如今在这娄箫又打了这主意,他可一定要敢在他开口前阻拦下来才行,“陛下,臣自小身体便不大好,礼部尚书这样的重任,臣恐难以胜任,这两年万寿选举的人才倒是不少,陛下理应给年轻人一些机会才是。”

    娄箫无奈,他这个表弟什么都好,不过就是不肯干正经事,自小闹腾起来就说自己身体不适安静的躲到一旁起来,这么多年来他还来这一招,娄箫都忍不住有点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身体不适了,他皱起眉脸色有些难看,但他身为皇帝的,要是给人封管还被拒绝岂不是太丢脸了,幸好那话没有说话,这沈长生便来打断他了。

    看了他许久后娄箫才到,“既然你不愿意,朕也就不勉强了,只不过这次之事,你们侯府也算是立了大功一件了,朕总不能什么也不赏吧,那传出去岂不是要说朕小气了?”

    沈家儿子面面相觑,既然娄箫执意要赏,那便接下这赏赐吧,“陛下,这件事其实最大的功劳也不是臣等。”

    娄箫又不是傻的,借兵的可是云惊澜,这件事是谁做的他心里也很清楚了,不过楚慕寒现在不在他现在也不好给他赏赐啊,再者他毕竟是天月的皇子,中州的驸马,若是给他一官半职的那倒是不大合适的,顶多等楚慕寒回宫了,他再去赏赐些金银财宝的好了,同赏赐沈家的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沈长林毕竟同娄箫打交道的机会多了,大约也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于是便连忙接话道:“陛下,赏赐这种事倒是不着急的,毕竟王氏一族也不是什么普通人,想要打定王家的罪总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到时候再奖赏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