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庭院深深

目录:万界仙主| 作者:古月微凉| 类别:武侠修真

    知晓了对方手腕底蕴,楚凡便惬然轻松了许多,虽说青魔宗方圆百里都被魔煞秘术颠倒了天地之力,可对楚凡来说,无非就是冬去春来的料峭寒意,看似冷冽,实则不过镜花水月,一瞬而逝,于九冥仙碑借势天地,并无大碍。

    接连数千名赤袍修士神魂俱灭,青魔宗‘修士’依旧如一线潮水,前赴后继,不过其中真正的修士,却早已看清楚了眼前局势,那胆敢只身一人前来挑战宗门的青年修士,哪里是他们血海战术能轻易淹没的?

    凡是加入青魔宗,坠入魔道之人,除却少数心甘情愿,其实更多还是被威逼胁迫,再者,便是一些于大道无望,想着即便坠入魔道,哪怕这条道路再艰险阻塞,总归是一条登山捷径,只要小心些,想必也能避开两侧悬崖峭壁,荆棘丛生,可极少有人想到,凭借云龙道庭的地位,青魔宗的如日中天,竟会有这么一天。

    九宫幻劫境是好,可那也得有小命享受才是,这么一来,夹杂在千万赤袍‘修士’之中的真正修士,自然就学聪明了些,只是将仙元运转到极致,远远控制法宝与楚凡形成对峙之势。

    能够不死,没有人愿意去死,即便是魔道修士也一样,甚至于更加惜命。

    一名三角脸的黑袍修士皱了皱眉,上前两步,向为首黑袍沉声道:“大长老,此子修为极其诡异,本源道则不但能阻止血煞魔元侵入,实力更是让人捉摸不清,但能挡住此地的天地杀机,想必真实境界已是半只脚踏出了十绝幻劫境界。”

    被称为大长老的男子也是眉头紧皱,“不管十绝幻劫境还是道境,我只知道,此地绝不可被此人踏破,否则不要说你,便是我们所有坐镇青魔宗的人,都要跟着陪葬。”

    三角脸修士眼角微微抽搐,神色凝重,淡声道:“此人纵然再厉害,也不可能比得过道主,何况此地的焚天阵法乃是道主亲手布置,沟通了方圆数百里山河气运,就算再如何惊世骇俗的实力,这么消耗下去,也会被血魂噬天阵所吞噬,我估计不出小半天,此人也就是强弩之末了,届时不需我们出手,便能将此人镇杀。”

    大长老嗤笑一声,“此人能轻易破开两仪戮仙阵,更是能视赤龙嗜血大阵如无物,你当真区区数百里山河气运,便能镇杀此人?还是以为凭借那群血泊蝼蚁,足以将此人打磨成强弩之末?我看若不能打破此人本源领域,再多血泊蝼蚁也都是无用功。”

    三角脸修士一瞬神色阴沉,只是迅速恢复如常,点头道:“大长老所言极是,若没有人能打破此人本源法相,一锤定音,指望血煞魔气冷水硬泡,不要说小半天,便是一天时间,都未必能有所建功。”

    仙界之中,本就是弱肉强食,人心鬼蜮,情同手足转脸便可能背后插刀,见财起意,借刀杀人,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何况是一群愿意坠入魔道的修士,至于能在青魔宗混迹起来,更是没有简单的存在。

    另一名身材瘦小的黑袍修士舔了舔干瘪嘴唇,走到大长老身边,有意无意的跟那三角脸修士呈现掎角对立之势,嘿嘿笑道:“大长老,吴长老素以修炼金伐神通,杀力无双,本源道则更是金伐道韵,以锐利无匹著称,如此消耗我‘血魔池’血魔本源,并非明智之举,不如让吴长老掠阵,趁机撕裂此人本源领域,血魔煞气必能趁机长驱直入。”

    三角脸修士一瞬脸色冰寒,眯眼望向那身材瘦小的黑袍男子,沉声道:“顾长老不也是雷系灵脉?若说杀伐,可比我厉害不止一倍,莫不是顾长老有意将这个天大功劳让给我?”

    身材矮小的黑袍修士眼观鼻鼻观心,对那三角脸的冷嘲热讽置若罔闻,只是看向脸色淡漠的大长老,恭谨道:“大长老意下如何?不过之前宗主说过,他正在闭关最为关键的时候,任何人不得打扰,更不能让此人深入宗门一步。”

    一听矮小修士说道宗主,就是被称为大长老的男子,眉宇也微不可查一皱。

    青魔宗七名长老,均是九宫幻劫境,若是搁在别处,自然都是一手遮天的巅峰强者,只是在青魔宗,他们不敢有半分不敬,说的简单点,包括这位大长老,之所以能成为九宫幻劫巅峰境界的强者,完全得益于那位宗主的提拔。

    青魔宗平日里,明面上是他们七大长老掌管,但真正掌权的,只有那位宗主一人,不过就算是这七大长老,也从未见过宗主的真实面目,只是流传着‘青魔老祖’这么个称号,还有就是云龙道庭龙庭长老,当初他们尚未进入青魔宗时,亲眼见过这位宗主出手,灭杀九品仙魔,如探囊取物。

    轮回领域如烈日当空,楚凡负手而立不动如山。

    足足小半天光景,脚下山野已汇聚成一条万丈血色河流,楚凡紧皱眉宇,一手抬起平拖天地,一手竖于胸口拈花捏诀,体内仙元气机一瞬千万里,他感觉到青魔宗内,似乎有一股让人心悸的暴戾气息慢慢凝聚。

    楚凡深吸一口气,小半天时间,那叫李岇的家伙依旧没有露面,若不是自己陷入灯下黑,便是那家伙有更为重要的事情难以脱身,再这般僵持拖延,怕是永远无济于事。

    感受到楚凡就要强行动手,云梯之上,大长老双眸微眯,右脚缓缓抬起,轻轻放下,山门两侧连绵山脉,宛若被人施展神通,移山倒海,伴随一阵轰隆震响,再次合围交错而立,如两条巨龙收尾相衔,依稀可见,山峦虚空,升起丝丝缕缕淡烟雾霭般的血丝,有赤红,粉红,鲜红,艳红……恍若漫山遍野,开满大大小小血色花苞,花蕊吐雾,却不是氤氲芬芳,而是意料之中的血腥煞气。

    楚凡站在山脉中央,万千赤袍‘修士’已尽数褪去,就是那些投机取巧的修士,也抽身倒退,各自落在两侧高低山头。

    一身黑袍的中年男子自云梯飘落而下,目光死死盯在楚凡身上,声音沙哑道:“能将我青魔宗逼到如此境地,你足以自豪了!”

    看见黑袍中年男子落下,楚凡这才目光凝重落在此人身上,淡然一笑,“那不知我若能踏平你这外道魔窟,该当如何?”

    黑袍修士阴沉而笑,两侧山峦血丝若游蛇宛转匍匐游弋,竟是如蛛网交织,从四面八方向黑袍修士汇聚而来,慢慢侵入体内。与此同时,黑袍修士身后余下的另外四人,也相继飘落在地,其中那身材瘦小的修士还朝楚凡咧嘴一笑,嘿嘿道:“我若没猜错,你就是那个叫楚凡的家伙?果然了不起,难怪敢杀上青魔宗来,不过你运气很好,道主如今不在,你倒是能够临死前抖搂不小威风。”

    楚凡瞥了眼那身材矮小的修士,皱了皱眉头,没想到此人竟然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让楚凡更吃惊的是,他竟在此人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极其熟悉的道韵气机,哪怕这股气机隐匿的近乎完美,可仍是让楚凡捕风捉影窥探到了一些端倪。

    神邸之地一行,楚凡曾跟李岇有过交手,不曾占半点便宜,甚至于在那之后,流岚也曾直言此人不简单,说是有一种让他心悸的错觉,正因如此,楚凡才特意回味衍化过那一战李岇所逸散的本源道则,眼下,楚凡竟是在这矮小男子身上感受到了那种近乎不存在的神似。

    楚凡目光落在矮小男子身上,先是眯眼而看,随后挑眉一笑,“难怪你敢随意汲取天魔气运,原来早就给自己留了退路?也不对,或者说着只是用来接通此方山河气运的根邸?”

    矮小男子一怔,收敛了脸上玩味笑容,没有否认,却问了一句让另外几名青魔宗长老不明所以的话来,“你能认出我的?”

    矮小男子一眯眼睛,长呼一口气,恍然大悟道:“看来所谓的天运之子果然不简单,竟是对本源气机的感知达到了这般程度?也对,否则岂能让我知晓那些天机……”

    大长老几人都是神色凝重,一头雾水,只是他们能走到现在,自然不是愚昧之辈,相反心思灵络的很,只是只言片语,便猜测到了一些组织马迹,哪怕并不准确,也足以让他们心神惊颤,尤其先前跟矮小男子口舌相争的三角脸,背脊汗如雨下。

    楚凡见矮小男子没有否认,皱了皱眉。

    难怪半天时间下来,山脉外围已聚集了近万名修士,就是青魔宗山门都被自己踢了大半,也不见云龙道庭有人支援,原来是有李岇那家伙一道神魂坐镇天地,这也就解释通了为何自己的九冥仙碑会受到无形束缚。

    青魔宗看似才建立没多久,只是搭上了大江潮头,才一飞冲天,声名鹊起,实际上却是在云龙道庭成立之初,便已成立的一处道庭分部,更是李岇熔炼魔道,汲取天魔气运的依托所在,既然涉及李岇那家伙大道根邸,留下一缕神魂暗中坐镇此地,便再正常不过,只是让楚凡不明白的是,即便李岇要汲取天魔气运,为何要单独割据出一方魔教出来,毕竟在冥元界内,即便是九元道宗这般强大势力,都被云龙道庭磨灭吞并,那些大大小小的域外宗门,更是连舞台帷幕都不曾掀起,便被大鱼吃小鱼一样吃了个干净,难不成李岇还怕别人揭竿而起?

    ………………

    PS:二更!今天更新到这,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