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诛天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哦?你有多大能量?

目录:大道诛天| 作者:热乎冰棍儿| 类别:散文诗词

    眼见这一幕,不少目光全部都落在了狂玄的身上,一名长老,能够说出这样的事情来,着实是自己打脸。

    看这余寒轻松的模样,手里的两株七彩道源草绝对不是唯一。

    所以狂玄之前的说法,已经不攻自破。

    凌天渡也是微微皱眉,看着前面那个来自孽城,却偏偏游刃有余、淡然自若的年轻人。

    在这种环境的压迫之下,还能做到如此地步的,莫非是个老妖怪不成?

    他很怀疑余寒是某个老妖怪的再生转世,普通的年轻人,即便整个皇朝最为耀眼的那几个,如果处在他这样的环境之下,也绝对做不到这样。

    同时,他心里也不禁有些唏嘘。

    自古余族出豪杰,当年余族鼎盛时期,不知多少少年豪杰齐齐涌现,一直都占据着历代年轻俊彦试炼的榜首位置。

    而现在,余族被打压到了如今这样地步,他们的后人依然光芒闪烁。

    这个族群,果真如同传说中的一样,是一个永远都无法使其灭亡的族群。

    想到了适才对郡守的请示,却迟迟没有得到消息,狂玄的出现,给了他拖延的时间。

    然而余寒的轻松化解,却又再次让他陷入两难。

    不过越是这样,他越觉得余寒这个年轻人的不凡。

    狂玄满脸的涨红,眼见着余寒如此,当即咬牙道:“你即便能够通过排名也无妨,杀我元正派的弟子,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活着在世上逍遥!”

    余寒嗤之以鼻:“是吗?我听说上一次人魔大战,你们元正派险些灭门,后来也没见你们去刺杀魔族的那些强者!”

    “你——”狂玄怒火中烧。

    论到嘴皮子功夫,还真没有几个人能与余寒抗衡的,一针一针的全都扎在了痛处。

    如果不是太过忌惮南屿郡,狂玄绝对不会如此。

    凌天渡怀中的传讯玉简传来一阵温热,早已经等不及的他立刻查看其中的消息。

    “孽城罪民,不得通上,然此子太过耀眼,不免影响过大,需谨慎处理,将其淘汰,能杀则杀,不杀则废,扼杀萌芽!”

    这是来自郡守的命令,而且他相信,这不仅仅是郡守一个人能够决定的。

    一念至此,凌天渡终于深吸了一口气,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以余寒的身份,如此耀眼的成绩,皇朝绝对不允许他继续成长下去,这便是悲哀,一个人根本无法扭转的悲哀。

    所以他摇了摇头,终究还是暗中朝向其他门派下达了指令。

    同时,眉头微微一扬:“余寒,关于试炼中发生的事情,我已经请示了郡守,虽然试炼并不限制彼此之间的相互残杀,但这一次,你罪孽深重!”

    余寒眉头一挑,看向了凌天渡。

    被他目光触及,凌天渡竟然有一种心神摇曳的感觉,那是发自内心的愧疚。

    他别过头去,不再与他对视,继续说道:“七大门派,是我南屿郡的中坚力量,这一次你接连狙杀了他们两位顺位第一弟子!”

    “而且还包括诸多其他的弟子,这对于南屿郡来说,是承担不起的损失!”

    凌天渡努力调整了一下心态:“如果这一次,你能够在其他门派的围剿之中活下来,我答应你,会拼尽全力护你周全!”

    这一句话,他代表了自己,说完之后,不等余寒回答,便已经转身退到了一旁。

    狂玄哈哈大笑,另一侧,古剑平也一步踏了出来。

    不同于狂玄,他眼神阴鹜,压制许久的杀机终于都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余寒静静的站在那里,轻轻拍了拍肩膀上的小家伙。

    这一次的对手,是元正派和千机山两大势力的长老,其中修为最高的就是狂玄和古剑平,都有神劫第六难后期境界的修为。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又各自都有数名神劫第六难初期和中期的长老。

    这是他根本无法匹敌的一个局面。

    然而,就这样认输了吗?在这一场赌局中,他还是输了,输给了大夏皇朝的决心。

    同时也输给了他们的无耻,当真能够当众做出这样颠倒黑白的事情来。

    不过也无妨,今日拼尽全力,他也一定要活着离开。

    如果能够活下去,那么今日的种种,都将要一笔一笔的讨回来。

    一念至此,他缓缓抽出背后的平城剑。

    剑锋偏转,发出嗡鸣的震颤之声,与他不屈的意志完美的融合在了一处。

    “不要白费力气了,就凭你,即便当真拥有越级挑战神劫第五难境界的实力,也终究只是神劫第五难而已!”

    “我们这里随便一个人,你都不是对手,还要做无畏的困兽犹斗吗?”

    余寒飒然一笑,越是到了这种关头,他心里越发的清朗起来,思路也泉涌一般的释放出来。

    “不试一试,你又怎么会知道,我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狂玄哈哈大笑,指着余寒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绝望!”

    说完,转头朝向身后的一人说道:“邱林海,把他就交给你了!”

    然后又看向了古剑平那边:“古长老,我知道你们也很想要了这个小子的性命,但是这一次,还请给我元正派一个面子如何?”

    古剑平淡淡一笑:“我们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击杀,如果全部都出手,未免太过抬高了他,既然目标一致,我倒是无妨!”

    狂玄点了点头,朝向身后挥了挥手。

    那名叫做邱林海的长老立刻踏前了一步,他刚刚晋级神劫第六难不久,也刚刚做了没多久的长老。

    此刻虽然面对的只是一个神劫第四难的小子,却也无疑是露了一次脸,对未来的发展有着极大的好处。

    一念至此,他狞笑着看向余寒:“小子,今日你的命,便留下来吧!”

    话音落下,身形直接俯冲出去,掌心化爪,狠狠朝向余寒的头顶抓落。

    余寒双目微微眯起,平城剑锵然朝向前方刺出,平华无奇,却将全部的剑意尽数笼罩在了其中。

    这一刻,他当真是将剑术神通之中所有繁杂而又消耗真气的力量祛除。

    所有的力量全部都隐藏在了剑身当中,狠狠的刺出了这一剑。

    叮——

    无奈,两人之间的差距,还是太大了,饶是余寒避过了锋芒,想要以点破面的巧力。

    却已然不是邱林海的对手,平城剑直接被那股力量压弯,可怕的劲气透过长剑,狠狠的涌入到了他的体内,直接将他的身体震得倒飞出去。

    余寒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却催动身法,硬生生的保持了平衡,重新降落在地。

    这一幕,让周围众人忍不住纷纷惊讶,以神劫第四难后期,对抗神劫第六难初期,一招之下,却没有被瞬间秒杀,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物?

    尽管邱林海适才的那一招,并非催动了全部力量,但也绝对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一时间,余寒再次成为热议的对象,不少人纷纷都投来了震惊无比的目光。

    真气鼓荡,将那些缠绕在胸口的浊气全部驱逐了出去,余寒的目光也变得凝重起来,小家伙几次想要出手,全部都被他阻止了下来。

    对方似乎并没有想要直接将自己击杀,反而像是猫捉老鼠一样。

    他要将自己的信心全部摧毁,然后再致命一击。

    余寒深吸一口气,自己暂时还没有危险。

    况且,他想要玩死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等待着他们的漏洞?

    小家伙是最后的一支骑兵,再加上一万罗浮兵,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从这里冲出去。

    当然,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自己暴露了身份。

    可事已至此,已经无从选择,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他已经暗暗与小家伙和罗寒枪都沟通好。

    一旦发出消息,他们立刻就会发动最强的力量,辅助自己逃离此处。

    一念至此,他狠狠擦掉嘴角的血迹,看向邱林海的目光多了几分平静。

    邱林海很难想象,都到了这种地步。

    对面这个年轻人,是如何做到还有这般平静的心思。

    他深吸一口气。

    “余寒,接下来,就是你的噩梦,我倒是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他脚下狠狠一踏,身形再次冲出。

    没有施展神通,却着实没安好心。

    余寒手中的平城剑再次震荡,这一次,他终于要催动六剑合一了。

    这是之前都没有催动的一招。

    因为害怕牵连太大,所以成为最后隐藏的手段。

    不想此刻却被逼了出来。

    但也没有办法。

    他真气凝聚,便要刺出长剑。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一道流星般的火光划破天际,从高空之中俯冲下来。

    正好落在了两人交战的中心处。

    也正好撞击在了邱林海的掌风光芒之上。

    蓬!

    一声闷响传来!

    邱林海的身体狠狠的朝向后方抛飞而出。

    沿途洒下一片嫣红的血液,然后坠落在地,委顿在了那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人族,真是好大的排场!”

    就在余寒纳闷,是哪位神仙出手相助的时候,一道熟悉至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他转身,却也正好看到了那张讨厌,却有让人怀念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