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装不下的秘密

目录:九龙天棺| 作者:雨沐石| 类别:散文诗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袁安似乎很认真的听我说完,然后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奇怪的话,“但愿如此,不过有的时候会身不由己啊!也许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我觉的这话有点怪,本想问问清楚,但是袁安接着说道:“刚才你问我,二十年前四大家族为什么要进入 古尔班通古特,进而前往单桓古国,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所做的事情基本和他们差不多,”说着,袁安指了指壁画上的战争场面,“永生或者也可以叫做复生,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抗拒的事情,我们也并不例外,现在想想当时也是幼稚,永生哪有那么简单,古往今来,几千年的历史,有谁真正能做到,偶尔却有人触及到了一点皮毛,但是下场又是何等凄惨,海岛古墓的萨满大巫师和单桓古国发现的欢都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人不人鬼不鬼,最终都会重新灰飞烟灭。”

    元宵开口问道:“可是那欢都和萨满大巫师,风马牛不相及,欢都窥得一线天机我能理解,但是萨满大巫师呢,一个北方游牧民族的巫师,如何得到这样的秘密!”

    这时,二叔看了看我们开口说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们说过的历史上‘匈奴南涉’的事件。”

    我脱口说道:“也就是说,在单桓古国消亡之后,得到这个秘密的竟然是匈奴?!”

    说完这句话,我顿时有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

    我记得在很久之前,大概在祁连山的那次经历之后,我就有种感觉,在那些千丝万缕的各种事件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可是我没想到事到如今,我终于看到了背后秘密一丝端倪的时候,却发现它竟然是如此巨大,大到我的脑子里似乎根本装不下!

    我揉着头,依靠在石壁上不想说话,原本我的脑子里有很多的疑问,可没想到今天突然得到了这么多的答案以及线索,多到我连之前的疑问全都忘了!我的脑子里一团乱麻,我决定回去之后抽时间总结出来梳理一下!

    我倚靠在墙上,微闭着眼睛休息,尽量放空自己的脑子,让自己得到充分的休息。在这样的地方,除了保证补养供给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休息和放松了,要注意给自己减压,否则精神一直紧绷着,一旦遇到突如其来的状况,很容易会崩溃的。

    一时间,也没有人说话了,我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刚才激动的心情也渐渐地平复。我本想小憩一下,但是却根本睡不着。

    忽然间,我听到了一种奇怪而生意,声音短促而有力,我不由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这好像是夔的声音!

    我转头看向文墨,显然他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也警惕的坐直了身子。这样看来,我听到的情况没有错,我立即开口说道:“大家小心!!那只夔跟过来了!”

    我这句话一说,所有人都紧张起来,袁安起身向着后方的黑暗看了一眼,“大家尽快离开这里,往前走,快!”

    我们仓促的背起装备,旁边袁家伙计取出来准备烧水的卡斯炉和锅已经来不及收起来,只能丢弃。田老四一边骂着,“这个时候烧个屁水啊!少喝口热水能死吗!”一边催促众人赶快向前。

    我们沿着通道一路小跑。但是很快我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通道十分的狭长,而且根本两侧都是坚实的岩石,随着身后夔的声音越来越近,我们连个可以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元宵一边跑一边埋怨,“早知道刚才就不休息了,直接跑就得了,省的现在这么狼狈!”

    田老四顿时不服气,“你少来这马后炮,刚才休息的时候,你比谁吃的都香!”

    元宵顿时有些无言以对,摆了摆手,“我看实在不行咱们就转身拼了算了!”

    不过以我对元宵的了解,十有**他还在惦记着夔的那一身皮,可是赶尽杀绝的事情又不能做,但如果是迫不得已,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个时候,后面夔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在我感觉我们似乎真的要跟夔拼斗一场的时候。在通道的前方竟然出现了一道拱门!

    这个情况让我们又看到了希望,虽然我们并不知道拱门后面是什么,但是至少带来了一丝转机。

    跑到近前,我们才明显的感受到这道拱门要比我们平时见过的要高大很多,包括刚才经过的那两道刻着阴阳耦合纹的石门,也是出奇的高大。这些似乎都是给那只夔量身打造。

    穿过拱门,我们停下脚步四下打量,却发现四面全是石壁,仍旧没有可以落脚或者躲藏的地方。

    而这时,我们已经可以更加清晰的听到夔的脚步声了,以及它的阵阵低吼。相比初见时平和,此时的夔听起来似乎有些狂躁。身后乒乒乓乓的金属撞击声响起,我知道一定是刚才我们丢下的卡斯炉和锅被夔给顶飞了!

    这让我的心里不由得一惊,不仅仅是狂躁,对于面前出现的异物,夔也表现出了更加强烈的攻击性,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温顺甚至有些可爱的夔,一进入这里竟然就发生了这样的转变,这对我们来说,恐怕是个坏消息!

    听到刚才的声音,表明我们和这只夔即将再次相遇。元宵“唰”的一下拉起枪栓,“怎么样?拼了吧!咱们一起开火,它一定顶不住!”

    事到如今,恐怕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转头看了看二叔,二叔却没有说话,仍旧一直向前跑着。袁安同样也没有表态。

    元宵急切的说道:“二叔,安叔,你们说句话啊!”

    袁安突然转头对伙计说道:“冷焰火,三个,扔到拱门外面!”

    袁家的伙计应了一声,很快三只冷焰火被打着扔了出去,突然亮起的白光,让已经适应了黑暗的我们感觉到十分的刺眼,我不禁立刻把头偏了过去。

    元宵用胳膊遮住自己的眼睛,抱怨道:“你们这是治标不治本,只是拖延一会儿时间而已!”

    二叔看了看元宵说道:“我们需要的就是时间!别废话了!快跑!”

    被几只冷焰火阻挡,使得夔变得更加愤怒。在它的怒吼声中,我们所有人全力向前跑去。

    忽然间,我们看到前方通道的出现了一个拐弯处,而在那里竟然亮起了一个手电,冲我们晃了晃。

    二叔和袁安不由得面露喜色,“所有人加快速度,只要坚持到前面拐弯就行了!”

    我一边跑着,一边看着前面的手电光发呆,看了一会儿,我喃喃的说道:“前面的人,是文墨?”

    二叔点了点头,“刚一听到夔的动静的时候,我们就先行安排文墨出发打探了。”

    “这么厉害!”我发自心底的赞叹一声。

    二叔叹了口气,说道:“怎么办呢?我和老袁两个人老胳膊老腿的是跑不了那么快了,年轻一辈里能指望上的还有谁呢?”

    “嘿!”旁边的元宵不乐意了,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我说,二叔,您,您老人家说话归说话,这老挤兑,挤兑人的毛病可不,不好!”

    二叔看了元宵一眼,“别废话了,你再不跑快点,你就等着个后面那个大家伙聊聊吧!不过,就你这体力还好意思怕挤兑?!”

    元宵气喘吁吁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摆了摆手。

    其实,我比元宵也好不到哪去,现在也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二叔回过头来看了看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咬着牙硬挺着跑到了拐角处,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气短,连日来的疲劳加上食物补给的匮乏,使得我本就偏差的体力,变得更加孱弱。

    我扶着墙绕过拐角,用手撑住膝盖大口的呼吸了几下,可当我抬头往前看的时候,顿时有些失望,前方仍旧是一条漆黑的通道。

    我转头看向文墨,“这也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啊,一会儿后面的夔追上来,恐怕还得直面相对。”

    文墨用手电指了指前面,“那边不远处,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快!”

    我点了点头,大口喘了几口气,既然文墨这么说,我觉得可信度还是很高的,于是我们继续往前又跑了一段距离,果然看到了,在石壁的两侧修建有一些类似蓄水池的东西,而且我看到这些东西并不陌生,我不由得又想起了我刚刚从地面上落下来的时候进入的那个通道,也想起了那个会动的人头。当时,我从那个通道里面逃出来的时候,就是掉进了这样一个类似蓄水池的地方。

    这样的话,我们确实可以借助这个来躲避夔。

    所有人快冲几步,各自寻找可以藏身的位置。我来到其中一个蓄水池的前面,刚想翻进去,忽然看到了水池后的石壁上,有一个人形的雕刻。其实,对于这个雕刻,我同样比较熟悉,因为我在第一次看到这种蓄水池的时候,也看到过。

    这些人形的雕刻,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我记得我当初第一次看到这种雕刻的时候就曾经感叹过它的表现形式。而这次,我只看了一眼就立刻感觉到了一丝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