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大闹执法堂

目录:异界最强驸马爷| 作者:戒烟大使| 类别:散文诗词

    叶川眼睛微微眯起,对于洪蒙的想法他是一清二楚。

    看来这次洪蒙是认定自己要受到严惩。

    但事实是这样吗?

    叶川目光朝着东边某个方位望去,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

    ……

    天剑宗执法堂。

    叶川跟随者洪蒙一路前来。

    此刻,执法堂内聚集了不少人。

    两边各站立八名执法弟子。

    在执法弟子前面,站着两名执事。

    那两名执事的实力,和洪蒙差不多,都是七星武帝修为。

    高堂之上,坐着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

    男子虎背熊腰,整个人看起来极具力量感。

    他的一只手掌,足有蒲扇大小。

    手掌上长满了厚厚的老茧,那是常年练剑所磨损出来的。

    他的身后背负着一柄重剑,剑身恐怕就有半丈长。

    听说他的这把重剑是用一头上古异兽的尾骨打造而成,重达八千斤重。

    仅仅剑身就有八千斤重,要是胡锵将自己的力量加持上去,随意挥动一剑,其破坏力将是非常恐怖。

    胡锵面无表情地坐在上面,眼睛随意地在叶川身上扫了一眼。

    刚好这时叶川也在观察他,两人目光在半空中相遇。

    双方就这样对视着,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两人依旧相互对视着。

    这让大堂之内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同时有些佩服起叶川的定力。

    要知道胡锵身为执法堂长老,加上他是九星巅峰武宗,地位在天剑宗中,仅次于宗主常云剑和副宗主北冥道人。

    由于北冥道人一向无欲无求,一心求道,对宗门内的权利斗争向来不参与。

    这就导致胡锵的地位甚至凌驾于北冥道人之上。

    可谓是位高权重,身上自带一股强大的上位者威严。

    在他的强大威严之下,别说是宗门弟子,就算是一些执事,都不敢与之对视。

    而现在,叶川竟然能与之对视这么久,足见叶川的定力是相当厉害。

    至少比绝大多数执事要强。

    “大胆叶川,见到执法堂胡长老,还不快跪下认罪!”

    蓦然间,洪蒙怒喝一声,对叶川命令道。

    叶川眉头一皱,斜眼看了洪蒙一眼,道:“你再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异常冰冷,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自他身上散发出来,使得整个执法堂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

    洪蒙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叶川怒斥,他的面子很是挂不住。

    正准备反驳的时候,坐在上面的胡锵终于发话。

    “叶川,你现在身为天剑宗的弟子,就要守天剑宗的规矩,洪执事怎么说都是你的师叔,你这般和他说话成何体统,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现在我命令你,速度向洪执事磕头认错,以求得洪执事的原谅。”

    胡锵不急不缓地说道,声音不算洪亮,但语气中却透着不容反驳。

    说实话,对于叶川他很不喜欢,不说叶川先前打了他的宝贝儿子,就说刚刚对方和自己对视那么久,完全是对他威严的一种藐视。

    所以在审查叶川之前,先用这件事来挫一挫对方的锐气。

    在这里,他不相信叶川敢不听从他的命令。

    “切,你以为你是谁啊,还命令我,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叶川冷笑一声,漠视了胡锵一眼,对方还真是自以为是,企图用权势来压迫他。

    想让他向洪蒙磕头道歉,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哦?你敢不听从我的命令!”

    胡锵脸色不变,但他的眼神中却泛着寒光,幽幽地盯着叶川。

    大堂中的其他弟子和执事感受到胡锵那冰冷的目光后,都变得噤若寒蝉,站在原地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

    “哼哼,叶川,你若是现在及时磕头认错,说不定我心情大好,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此原谅你。”

    洪蒙双手抱在胸前,有胡长老给自己撑腰,他对叶川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就算叶川拿出那把神秘武器,相信胡长老也有办法将其压制住。

    一时间,他看叶川的目光变得戏虐起来,脸上也尽是得意的笑容。

    大堂外,云思蕊他们见叶川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一个个拳头紧握,气得全身发抖。

    就在很多人认为叶川在胡锵的压迫下,最终会向洪蒙磕头道歉的时候,没想到叶川却做了一件令他们大跌眼镜的事情。

    轰!

    就在洪蒙得意洋洋看着叶川之际,叶川身影骤然一闪,在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已然冲杀到洪蒙的身前。

    同时深处栲栳般的手掌,迎面朝着洪蒙的脸扇去。

    洪蒙身为七星武帝强者,其反应速度是相当快的。

    在叶川欺近的时候,他已经做出反应。

    心中冷笑一声,恼怒叶川不自量力,竟敢在大堂之上公然攻击于他。

    他脚步一滑,双手迅速运力,准备给叶川一记重击。

    可是,忽然他陡然间感到自己全身像是被禁锢了一般,竟然没有如预料中的那般躲闪开来。

    接着,啪地一声,叶川的手中稳稳地扇打在他的脸上。

    叶川这一巴掌的力道非常大,直接将洪蒙的嘴巴打开花,鲜血不断从他嘴中流出。

    本来,凭叶川的实力,想要全面压制洪蒙也不是难事。

    但像这般轻松将其扇打一嘴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要怪就怪洪蒙太过大意,根本没有想到叶川会在这个地方突然对他出手,也没有想到叶川会使用能使人禁锢一刹那的法术。

    综合这两点,他才吃了这个暗亏。

    “你……你敢对我出手!”洪蒙捂着嘴巴,气急败坏地说道,在说话的时候,嘴巴里面还不断向外喷血。

    “我说过,你再敢用那种语气对我说话,我就撕烂你的嘴。我叶川行走江湖,讲的就是一个信用,说撕烂你的嘴,就一定要撕烂你的嘴。

    这一次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如果再敢冒犯于我,下次就不是撕烂嘴这么简单了。”

    叶川鄙夷地望了对方一眼,就洪蒙这种败类,是怎么混到执事一职的。

    众人听着叶川嚣张的语气,都暗暗倒抽一口凉气。

    近来叶川的风头很盛,七大宗门中有很多人都听说过叶川的事迹。

    百闻不如一见,今日见他做派,才知道叶川是真的狂啊,这不仅是再打洪蒙的脸,也是在赤果果地打胡锵的脸。

    大家偷偷地看向胡锵,想看看他的反应。

    果然,一向古井不波的胡锵,此刻脸色极其难看。

    可见胡锵是真的动怒了。

    “放肆!”

    胡锵强忍住怒火,训斥道:“叶川,你是没将本长老放在眼里咯!”

    “笑话,你算老几,我为什么要将你放在眼里。”叶川摇了摇头,仿佛听见最好笑的笑话,脸上尽是讥讽的笑容。

    “好,好得很,既然如此,那本长老就对你不客气了!”

    胡锵气急而笑,他自从执掌执法堂以来,还没有人敢这般和他说话,也没有人敢如此挑衅他。

    叶川这般言行,已彻底激怒了他。

    “对我不客气?你何时对我客气过。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这次不就是想整我,但你整错人了,我叶川又岂是容你随意欺压践踏的,你不就是想要得到我身上的ak47么,何须搞那么多阴谋诡计。”

    既然对方摆明想要整他,叶川没必要跟对方客气,直接撕破脸破倒也爽快。

    “呵呵,看来你对你的那把ak……那把武器很有自信,那我就来领教一下。”胡锵从座位上站起,缓步都在大堂上,与叶川相对而立。

    叶川耸了耸肩,道:“看吧,我就知道你的目的,现在伪装不下去,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从暗抢变成名夺了。

    恐怕现在你觉得已经吃定我了,但你别忘了一件事,在这天剑宗中,你不是宗主,还轮不到你胡作非为。”

    “哈哈,笑话,你想拿宗主来压我?恐怕你是想多了,在这执法堂,万事由我说了算,就算宗主知道,也不会插手此事,今日,你是插翅也难逃。”

    胡锵对叶川更加痛恨,只因为叶川将他一些见不得光的阴暗想法全部说出,这种人必须死。

    “是吗?”叶川嘴角噙笑,他抬头对着执法堂上空说道:“宗主、副宗主,你们来了这么久,不会真的眼睁睁看着我被某个为老不尊的人欺负吧。”

    他这话一处,满堂皆惊,大家不明所以,不知道叶川为什么由此说,难道宗主和副宗主真的在这附近?

    执法堂上空一团云彩之中,宗主常云剑和副宗主北冥道人相视一眼,两人都有些惊讶。

    这团云彩是他们幻化出来的,以此隐藏两人的气息不被外人察觉。

    没想到叶川早就知道他们的行踪。

    这叶川的警觉性未免太高了点,两人苦笑一声,只得下去了。

    飕!飕!

    下一刻,两人的身影出现在执法堂上。

    见到宗主和副宗主果然出现,在场众人都躬身迎接。

    同时都惊讶地望着叶川。

    胡锵对两人行了一礼后,眉头微微皱起。

    以他九星武宗的修为,刚才明明没有察觉到宗主和副宗主的气息,这叶川是怎么知道他们在此。

    莫非宗主是叶川的靠山?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否则凭借叶川的那点修为,又怎么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