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名扬四海 第895章 太菜了!

目录:圣手国医| 作者:高登| 类别:都市言情

    虽说张家,仅仅是个中型武道世家。

    但张家这一辈儿四个兄弟,却极少有需要联手对敌的时候。

    张凌凌清楚的记得,上一次这兄弟四人联手对敌的时候,还是数年之前。

    那一年,张凌凌离开慈航静斋,大师姐追杀不成,恶向胆边生,竟然亲自出马,赶到了张家,准备把张凌凌就地格杀!

    然而可惜的是,被誉为慈航静斋,七绝师太门下第一人的大师姐,却,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张家,折戟沉沙。

    若不是她逃得快,非得死在张家不可。

    但即便,大师姐最终逃得了性命,没有死在张家。

    但,大师姐却因此身受重伤,回到慈航静斋之后,便遭遇了三师姐的伏击,最终,被三师姐等人,囚禁在慈航静斋地下水牢之中,失去了争夺慈航静斋继承人的资格,现在,也不知道是继续住在那不见天日的水牢之中,还是早已经追随七绝师太的脚步,去往了另一个全新的世界……

    大师姐会落得个什么下场,对于张凌凌来说,并算不上太过重要。

    对于张凌凌来说,更重要的是。

    曾经,那功夫高她张凌凌很多的大师姐,都倒在了张家四兄弟的联手之下。

    而,卓永丰呢,却连张凌凌都不一定打的过,更别说,是张凌凌的大师姐的对手了。

    连张凌凌的大师姐,都没有能够在张家四兄弟联手的“四象剑阵”下讨了好去,这卓永丰,今儿怕是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想到这里,张凌凌再也坐不住了。

    站在窗边张望了一阵,却,外面的事情,什么都看不到。

    隐约间,张凌凌听到一阵交手的声音。

    以及几个哥哥,连声怒斥的声响。

    但,却再也,没有听到过,卓永丰的声音!

    “不行,我必须出去看看!”张凌凌翻身而起,快步下楼。

    蹬蹬蹬!

    脚步匆匆,很快,就到了一楼客厅里面。

    正准备举步出门,却,听到一个声音,在身侧响了起来。

    “大小姐……老爷吩咐了,今儿无论如何,不能让你出去。大小姐,您别让我为难。”

    说话的,是照顾张凌凌已经二十来年的奶妈,这奶妈,身上并没有功夫,但,却是从小照顾张凌凌,甚至,和张凌凌相处的时间,比张凌凌的父母都多。

    “张妈……您别这样,今儿我非去不可!他,他又来了!今儿是我唯一的机会!如果今天,我不能离开张家,恐怕,就得按照父兄的吩咐,嫁给一个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人了!张妈,我是您从小带大的,您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牺牲后半生的幸福吧?”

    “大小姐……从我的心里说呢,这事儿吧,老爷和几位大少,做的确实是有点过分,但大小姐,您要知道,很多世家大族,其实都是这么过来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武道世家之中,还是占据了绝大多数的比例的。老爷能容忍你跟那个小子在外面胡混那么多年,说实在的,已经很照顾你的心情了!”张妈苦口婆心的说道,“其实,我还是应该劝您,我也是有私心的,老爷说了,只要我能看住您,别让大小姐您出去乱跑,便答应我,把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招募进咱们张家府上,担任三管事的一职。”

    “但,如果我放您出去了,不但我那儿子,得不到这个职位,老爷还说了,要我们全家陪葬!大小姐,我怕死,更怕搭上我那傻儿子的命啊!”

    “大小姐您从小心肠就好,跟菩萨一样一样的,您就给我这个薄面,今儿咱就不出去了成吗?我可以继续教您绣花,您不是喜欢这类的小玩意么?”

    “张妈。”张凌凌面色冰冷,寒声说道:“我知道,他们都不想让我出门。但今儿我管不了那许多了,不就是会死几个人嘛?死就死吧,人,终究是会有一死的!”张凌凌一边说着,快步冲着门口走去。、

    “大小姐!”张妈痛苦流涕:“您在考虑考虑成不成啊!这些年我照顾您的生活起居,从您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就是吃我的奶长大的……您不能这样不近人情啊大小姐!呜呜呜……”

    “我照顾你的心情,就是近人情了?这许多年了,谁想过我的心情没有?!”张凌凌怒道:“我心情什么样,从来都没有人关心,你们只关心你们自己!让开!我非要出去不可!”

    “轰!”

    张凌凌刚刚走到门口,忽然一阵剧烈的颤动骤然响起!

    张凌凌只觉得一股大力,迎面冲过来,砸中了她的胸口!

    却见那大门之上,挂着一个紫金八卦,正在那烁烁放光,那阵极大的力道,便是从紫金八卦上传出来的!

    竟然是一件法阵型的法宝!

    “我今儿非出去不可!”

    张凌凌银牙紧咬,再次冲着门外冲了过去!

    轰!

    紫金八卦上,再次光芒闪动!

    张凌凌的身躯,再次被反弹了回来!

    嘴角已经浸出鲜血!

    张妈哭的更厉害了:“大小姐,大小姐您不能这样啊……呜呜呜,您出不去的,这件法宝,乃是老爷花了大心思才寻找过来的,我这样的从不习武之人,反倒是能轻易的进出,您这精研武技之人,越是功夫修为厉害,迎来的反弹,也就越是凌厉……大小姐!您,您不能这样啊!”

    就在,张妈凄厉的呼喊的同时。

    张凌凌已经在那法宝构造的结界之上,接连撞上了三回!

    每一次,张凌凌使用的力道,都比上一次更强!

    但,带来的反弹的力道,同样也是更强!

    张凌凌额头上,胳膊上,身上,早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没有什么完好的地方了!

    但张凌凌却固执的咬了咬牙,站起身来,缓步冲着大门外走去!

    张妈扑上来,试图拽住张凌凌,却被张凌凌一个蝎子摆尾,一脚踹到了角落里!

    张凌凌的目光之中,有着极为坚决的信念!

    “哈哈哈……”张凌凌忽然惨笑了起来,那一瞬间,血迹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我明白了,张妈,谢谢你!”张凌凌惨笑说道:“越是用的力道大,反击的力道,也就越大,张妈你这种不习武的人,却毫发无损,随意出入对不对?”

    张凌凌一边反问着,却没有等待张妈的回答,而是猛然间深吸了一口气!

    “轰!”

    张凌凌穿在身上的衣服,忽然间鼓荡了起来!

    而张凌凌的脸上,却早已经扭曲的不像样子!

    似乎,在强忍着某种剧痛!

    “大小姐,不能啊!”张妈虽说不懂武道,但在张家工作多年,对于张凌凌的现在的表现,却是有几分心知肚明的!

    张凌凌这是在散功!

    她竟然想要把周身上下的功力,全都散去!

    自断经脉,宁肯让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也要从这个牢笼里面走出去!!

    张妈不停的苦苦劝说着,但,可惜的是,张凌凌虽说平日里很少说话,但却是个蔫有主意的人,张凌凌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哄!”

    “噼噼啪啪……”某一时刻,张凌凌身体之内,传来一阵爆豆一般的声响!

    伴随着这阵声响的响起,张凌凌的身躯,如同面条一般的软倒了下去!

    “大小姐!”张妈顿时痛苦流涕!冲上来,把张凌凌抢在怀里!

    “不……张妈,你放开我,我要出去!”

    “我要出去!”张凌凌不停的惨呼说道:“我要出去啊……呜呜呜!我要出去!阿丰……阿丰……你等等我,你的凌凌来找你了……”

    院子里,卓永丰忽然支起耳朵!

    阵阵剑气寒风之中,隐隐,有一阵女孩子哭泣的声音,传了过来。

    面前,是四个手持长剑的汉子。

    四象剑阵,端的是凌厉无匹!

    夹杂着阵阵风雷之声,冲着卓永丰滚滚而来!

    却在这紧要关头,那哭声,却更加的清晰了起来!

    “凌凌!”

    忽然间,卓永丰一声大吼!

    “嗷嗷嗷……”发出了一声不似人声的呐喊!

    于此同时,手中墨竹剑高高扬起!

    练气初期的灵力,瞬间贯穿在长剑之上!

    一剑,劈砍而出!

    “轰!”

    “轰轰!”

    霎时间,风雷乍起!

    一团炙热的火焰,冲进四象剑阵之中!

    “来得好!让我们哥几个看看,你小子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张家几个兄弟,登时狂笑了起来!

    四象剑阵的威能,骤然间狂飙到了百分之一百五十!

    和那火球,猛烈的撞击在了一起!

    “劈叉叉——”

    一道好似经累的巨响,骤然间在人群中爆裂开来!

    下一刻,张家四个兄弟,分别冲着四个不同的方向,骤然间倒飞而出!

    轰!

    四兄弟分别落地面,其中叫唤的最欢的张豹,霎时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噗……”张豹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老血,霎时间四散喷出!

    整个院子的空气之中,隐隐,都带着一丝血腥的味道!

    “这……这怎么可能!”

    “这,这绝无可能!”

    “我们这可是四象剑阵,难道,就被卓永丰轻轻一剑,便全都给破碎开来了吗!”

    四象剑阵,一招被秒!

    张家四兄弟,如同野狗一般,凌空飞了出去!

    “你们,太菜了,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卓永丰冷笑一声,倒提着长剑,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穿过了那小广场,径自,冲着那幢三层的小楼,走了过去!

    “你找死……噗……”

    张虎之前受伤比较轻,看到卓永丰转身便走,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冲着卓永丰扑了上来!

    然而,卓永丰看都不看,十分随意的,一剑,冲着身后的位置,劈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