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名扬四海 第774章 天大的好消息!

目录:圣手国医| 作者:高登| 类别:都市言情

    秦北身上,天才地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对于姜小鱼来说,已经成为一个常识了。

    毕竟,刚刚不久前,秦北还凭借这枚芥子戒,狠狠的把见多识广的鬼鹤道长震慑了一把。

    但极道冰蚕他也有?

    这,应该不可能吧!

    极道冰蚕的饲养条件,极为苛刻,最为严重的是,这是个活物!死了就没有药用价值了!

    芥子戒,确实是一件空间法宝不假。

    但这芥子戒,所联通的外域空间,作为储藏的用处,尚且可以。

    但活物的话,绝无可能。

    芥子戒空间之中,缺乏生物存活下来的条件!

    它所起到的,不过是一个空间包裹的功能而已!

    “喏,冰蚕。”姜小鱼正这么想着,秦北已经从芥子戒中,取出了一只极道冰蚕,送到了姜小鱼的手里。

    姜小鱼浑身一颤,差点失手把极道冰蚕掉在地上。

    “真是活的?这不可能啊!”姜小鱼瞪着眼珠子,惊诧不已的说道!

    芥子戒空间之中,怎么可能养育这种活物?

    “哈哈……”秦北看出了姜小鱼心中的疑惑,说道:“你不会以为,那些鲜品的人参果什么的,是我之前采摘下来留在芥子戒空间之中的吧?”

    “难道不是吗?”姜小鱼奇怪的问道。

    “当然不是!”秦北笑道:“以往保存人参果,或者蟠桃的方式,只能是选用干品保存,作为曾经鬼医门的弟子,你不会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吧?”

    姜小鱼惊讶道:“这我当然是在知道的!”

    若非是秦北提醒,姜小鱼甚至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一层。

    现在细想起来,简直是细思恐极!

    秦北取出来的,别管是“人参果”亦或者是“蟠桃”,甚至是“聚灵果”,都是新鲜的似乎带着露珠的模样!就像是刚刚采摘下来的一样!

    “这……您这芥子戒空间之中,竟然能够允许活物的存留?”姜小鱼想到一种可能,也是唯一的一种可能!

    “必须是啊,我之前还带着人进去过呢。”秦北笑着说道。

    “带着人进去?!”姜小鱼更是吃惊不已:“能不能让我进去看看?”

    秦北道:“暂时还不能。”

    姜小鱼不乐意了:“为什么啊!师傅你厚此薄彼!”

    “现在,为师仅仅能从芥子戒空间之中,往外取一些别人吃剩下的东西……我这芥子戒空间,自己已经做不了主了哇。”

    秦北有些郁闷的说道。

    姜小鱼大吃一惊,在他看来,师傅秦北,已经和“无所不能”基本上快要画上等号了。

    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够霸占专属于秦北的芥子戒空间!

    最为严重的是,那些看起来新鲜的天地灵果,居然是“别人吃剩下的”!

    这让姜小鱼几乎三观尽毁!

    “谁,是谁这么牛掰?”姜小鱼忍不住问道。

    “大概不是人吧……”秦北也并不确定,阿怜这种存在,应该能不能算是一个人。

    毕竟,虽说这位仅仅是侍女的身份,但搁不住人家来自“修真世界”啊!

    说不准众人看到的美貌,并非本体,这阿怜,其实是个模样怪异,长着十八根触角的外星人也说不定?

    在姜小鱼的裤裤哀求之下,秦北讲述了阿怜的来历。

    想要介绍阿怜的来历,多年之前的那场惊世之战,是难以避开的一个话题。

    可惜的是,对于六十年前的那场惊世之战,秦北所知道的,也基本上都是道听途说的皮毛而已。

    就连秦北的师傅许沐池,昔年那场惊世之战的时候,也没有资格参加,即便是参加,也是一个炮灰罢了。

    目前为止,秦北所见过的修道中人之中,只有智空大师这一个,唯一的一个,是参加了惊世之战之后,又能够侥幸活下来的人。

    但智空对于昔年那场惊世之战,却又有些不愿意多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终究,秦北知道,六十年一个轮回。

    距离上次惊世之战的发生,已经过去了将近六十年。

    留给秦北他们用来应对下一次惊世之战的时间,撑死了已经不超过三年。

    但是眼下武道世界,甚至包括修道世界之中,基本上还是一片散沙的状态。

    并没有产生一个像六十年前秦帅先生那样一个惊才绝艳,让正魔两道都为之俯首称臣的人出现。

    这种情况之下,至多三年之后面临的惊世之战,赢面很小,输了的可能极大!

    只是类似这样的惊世之战,对于普通的凡人来说,根本就毫无影响,甚至对于暗劲巅峰以下的武道中人来说,基本上都没有太大的影响。

    以秦北得知的一些资料来看,那修真世界的入侵,引发惊世之战的根源,无非就是为了掠夺地球上的某些修真资源——地球进入末法时代,灵气逐渐的越发稀薄,跟千年来遭遇修真界的掠夺,息息相关。

    如果三年后的那场惊世之战失败的话,那,秦北现在居住的地球之上,再也难以产生练气期的修士,就连化劲巅峰的武道高手,都极难产生。

    从此,进入一个恶心循环,再也没有能力抵抗下一次的修真世界入侵。

    地球,彻底沦为修真世界予取予夺的一个资源生产基地。

    地球上的武道中人,最终也只能是“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

    “修真世界的人这么厉害!”姜小鱼听完,忍不住叹道:“看样子,不抓紧时间修行是不行了!师傅,我这就去炼制‘武修界限丹’!”

    “去吧,加油努力。”秦北也趁着这个机会,盘膝修行起来。

    两日后。

    鬼鹤找上门来。

    手里捧着一个小瓷瓶。

    脸色有些苍白黯淡,可见这两日,休息的并不是很好。

    “鬼鹤道长修为都已经这么精深了,怎么还折腾成了这幅样子?”秦北打趣说道。

    “这个修为有个毛的关系。”鬼鹤道:“不是休息的事儿,炼制筑基丹,对火候和时间的把握相当重要,神经无时无刻不在紧绷的状态之中……筑基丹给你了,我去休养一下。另外我必须提醒你的是,筑基丹也并非万能的,只有在你已经进入了练气巅峰的时候,才有效果,而且,也并非每一枚筑基丹,都百分之百的产生功效,如果连续服用三枚,依旧不能产生突破的话,那麻烦了,说明筑基丹对你无效,只能是采用自身修炼的方式提升了。”

    “我去……”秦北不禁讶然:“感情这玩意还不是百分百啊!您老爷子不会偷工减料,弄了几枚不合格的筑基丹出来,害怕没有效果,才故意这么说的吧?”

    鬼鹤气急败坏的吼道:“秦北!老夫是那种人么!老夫说这是炼制的上好的筑基丹,便是上好的筑基丹!别拿你那套小心思来揣摩老夫的为人!”

    秦北收好筑基丹,道:“问个问题哈,你为什么要把鬼门传承‘跗骨之蛆’传给长老段翠山?”

    鬼鹤一愣,旋即说道:“段翠山那个臭小子,处处阻挠我进行对跗骨之蛆的治疗,老夫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是以故意以鬼医门的门主之位作为诱饵,引他上当,让他也尝尝跗骨之蛆的味道!”

    “啊啊啊……”似乎是为了配合鬼鹤的说辞,在段翠山居住的某个房间之中,忽然传来一声惨呼。

    旋即段翠山跌跌撞撞的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满身浴血,看上去痛苦非常,双手使劲的抓挠着自己的头皮,眼见已经把头发抓的光秃秃的剩不下几根了。

    “不能见阳光!”鬼鹤提醒吼道。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段翠山身上,已经被太阳光照射到了。

    “呲呲呲呲……”段翠山身上被太阳光照射到的地方,呲呲的冒出阵阵白色烟雾,似乎要把段翠山整个蒸发掉了一样。

    “鬼鹤前辈救我啊……”段翠山凄厉的呼喊说道。

    “去房间吧,别见到阳光,便没事了。”鬼鹤淡然说道。

    攒翠山闻言,马上溜进了房间之中!

    “哈哈哈……”鬼鹤一阵坏笑说道:“看见没!解气!让你个狗东西,竟然敢阻止老夫治疗跗骨之蛆,现在也让你尝尝这个味道!”

    “鬼鹤道长,高兴不?”秦北问道。

    “废话,当然高兴!”鬼鹤道。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段翠山会遭遇此等折磨?”秦北再次问道。

    “那必须是啊,进行传承的时候,我也跟段翠山明说了,会有一些痛苦,他不听啊,坚持觉得他自己可以充任鬼医门的掌门啊!”鬼鹤坏笑说道。

    秦北道:“那你说明跗骨之蛆传承的时候,是不是有所保留?”

    鬼鹤瞪眼道:“废话!我要不是因为有所保留,这厮不答应接受跗骨之蛆的传承了怎么办?那我从哪儿看这个乐子去?”

    秦北于是叹了口气,道:“鬼鹤先生,您都这样了,还让我选择相信您的人品,您不觉得这对我是一种折磨么?”

    鬼鹤:“……”

    哎卧槽,感情你小子在这儿等着我呐!

    鬼鹤道:“这炼丹术上,我从不骗人!”

    “行吧,就当你说的是真的了。”秦北道。

    鬼鹤怒道:“什么话!什么叫当我说的是真的,本就是真的!别说筑基丹了,任何一种破壁丹,都有成功的可能,也都有失败的几率,失败的几率虽说不大,但撞在某个人身上,就是百分之百了!”

    正说着,另外一间房门打开,姜小鱼一脸欣喜的冲了出来。

    “师傅,好消息啊师傅!哈哈,天大的好消息!”姜小鱼兴奋不已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