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骗局!

目录:圣手国医| 作者:高登| 类别:都市言情

    又是一个叫明月的!

    秦北记得之前认识一个叫李明月的,乃是一家大型公司的老总,包养了一个小鲜肉,却被小鲜肉坑了一把,还是秦北给拆穿的呢,那位李明月大姐,是唐吟月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是唐吟月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大客户,那真是大手笔,她公司里面的所有女性员工,大手一挥就给每人办理了一张年卡——

    面前这个有些结巴的姑娘也叫明月,不过不是姓李,而是姓裘。

    貌似京华市裘是个大姓?

    秦北并不知道,但遇上好多姓裘的了,裘守藏,裘三观,裘红袍,还有裘红袍他爹,听说过没见过的商界大佬裘定岳——

    其实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一听到明月这个名字,秦北就有一种忍不住要吟诗一首的冲动。

    床前明月光——

    好吧,没上过学的秦北,其实掌握的诗词并不多,除了明月光,还有什么锄禾日当午之类的,秦北一直觉得古时候那些诗人们都老流氓了,明月,光了,当午,被锄禾日了,还有什么一个叫紫烟的姑娘最倒霉了,连带紫烟他妈赵香炉都被诗人坑了……

    “秦先生?秦先生?!”秦北正走神的时候,耳边响起马丽蓉的声音。

    “哦哦……对不起哦,有点走神了。”秦北不好意思的说道,看了看坐在面前的女孩子。

    穿的太严实了,一点也不符合诗词的意境嘛!

    面前的女孩子,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比秦北略大,小圆脸儿,长着几块不是很明显的雀斑,笑起来的时候双眼眯成一条缝,连眼睛都看不见了,但有一点必须承认,举手投足之间,分明是大家闺秀的气质,这一点绝不是模仿出来的。

    “秦先生,这就是我的朋友裘明月。”马丽蓉介绍说道,转脸,又对裘明月道:“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神医秦北秦先生,秦先生神医妙手,就不用我多做解释了,你听我现在说话就能听出来了。”

    “对,对,我,我知,知道。”裘明月磕磕巴巴的说道,“秦,秦,秦——”

    “行了我知道了。”秦北赶紧扬手打断。这万一一哆嗦秦北没喊出来喊一句禽兽出来可就麻烦了。

    裘明月向马丽蓉投射过去求助的目光,马丽蓉看了看裘明月,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侯羽倩,点点头说道:“秦先生,月月的意思是,秦先生您的女朋友长得真漂亮。”

    秦北:“……”

    唉呀妈呀,这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你是怎么弄明白的!

    难道不是应该表示一下对我秦北的崇敬之情吗?

    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成了夸奖侯羽倩长得漂亮呢!

    好吧侯羽倩确实是长的漂亮。

    侯羽倩略带羞涩的笑了笑,和裘明月打了一声招呼。

    简单的寒暄过后,马丽蓉作为半个主人,带着侯羽倩坐在一边,聊天,看电视,吃零食。

    裘明月则示意秦北随意坐。

    秦北找了个还算合适的位置坐了下来,让裘明月把手腕放在沙发的扶手上。

    裘明月把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面,顺势拽了一下衣袖,露出了一截葱白的手腕出来。

    细嫩精致,和那个圆圆的雀斑脸简直不像是一个人的。

    秦北先没有替裘明月脉诊,而是告诉她说:“我能把你的脸,调理的和你的手腕一样。”

    裘明月脸色一红,伸手捂脸,惊讶道:“真的?!”

    这两个字说的清脆无比,一点都没有结巴。

    秦北点了点头,把唐吟月的电话留给了裘明月。

    秦北觉得,但凡叫明月的女人,大概都是大款。就算不是大款,至少也是富婆。

    这从裘明月身上的装扮,以及住所的豪华程度,便可以看得出来。

    像这种级别的人物,每年花个几十万整治那张脸,简直跟玩儿的似的。

    最重要的是,这种级别的人物,她们的朋友圈,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能量。

    好比说裘明月脸上的雀斑消失了,变得跟她的手腕一样白嫩了的时候,裘明月能忍住不发一张朋友圈?断然是没有可能的,一旦发布,她的朋友们难道会看不到?看到了之后,难道不会问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化妆品?!

    高端市场,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打广告的机会。

    “我会,会试,试试的。”裘明月把秦北留下的电话,小心的收了起来。

    然后再次把手腕摆在秦北面前。

    秦北捏着裘明月的手腕,把住脉搏,闭着眼睛,耐心的体会了一会儿。

    “你有病。”某一刻,秦北忽然睁开眼睛,大声说道。

    “啊?”裘明月愣了愣,旁边一直在聊天的马丽蓉也被秦北这一声,给吸引了过来,笑着说道:“秦先生你真有趣,月月若是没有病,那请你过来做什么呢?”

    裘明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就是这个意思。

    只有侯羽倩,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秦北,揣摩着秦北这句话里面的意思。

    相比马丽蓉来说,侯羽倩对秦北的了解,总归是更多一些。

    侯羽倩知道,秦北在疾病的诊疗上面,极少会说一些废话的。

    他这句你有病,绝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就好比别人说,你丫的有毛病啊!

    大概是一个意思的!

    侯羽倩皱了皱眉眉头,她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秦北要用这么重的话,去说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

    “你有病。”秦北郑重的说道:“你的病是装出来的。”

    裘明月一脸紧张的看着马丽蓉。

    马丽蓉笑了笑,替裘明月解释说道:“来之前的路上,我不是已经给你解释过了吗?我这个闺蜜,原先最喜欢学我说话了,结果怎么着?学来学去,我的口吃好了,她却改不过来了!这本就是装出来的呗!”

    秦北摇摇头,道:“对,有一点你说对了,她的口吃是装出来的,现在还是在装,并不是改不过来,而是故意的!”

    马丽蓉笑道:“不能够,她装口吃落下病根了,怎么会在医生面前故意装作口吃呢?”

    秦北道:“那是因为你这闺蜜连你都骗了。”

    裘明月急道:“不,不是,不是这,这样的!”

    侯羽倩随口道:“你听她现在说话的语调,分明是有些口吃啊,为什么你说她是故意装出来的呢?”

    中医有云,舌为心之苗。

    但凡舌上的疾病,大多是和心脏有关。

    比如说心火旺盛之人,就会经常出现口臭,口腔溃疡一类的毛病。

    而口吃,除外那种先天性的舌线发育有问题的情况之外,大多是跟心理疾患有关。

    但话又说回来,一旦患者有了某种心理疾患的话,必将会在脉象上表现出来。

    但秦北刚刚在裘明月的脉象上,除了看出裘明月肝火有点大,基本上会导致经行腹痛之外,心脏方面,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裘明月听了秦北的诊断意见,有些不屑的撇撇嘴,道:“还以为,马丽蓉介绍的医生,会有多大的本领似的,原来,也不过如此!”

    “是吗?这么说。我诊断你是装出来的,你不承认了?”秦北淡然一笑说道。

    裘明月点了点头,道:“这个不用你诊断,马丽蓉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之前是喜欢学马丽蓉说话,才导致现在改不过来了。你大概是治不了,所以才会找这种托词吧?!”

    秦北道:“你有没有发现,当我点破你在我面前装口吃之后,你忽然变得不口吃了呢?”

    裘明月瞬间愕然。

    然后另一边的马丽蓉和侯羽倩也呆住了。

    对呀,自从秦北点出裘明月是在秦北面前装病之后,裘明月接连说了一大串的话,好像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口吃的症状!

    “那,那,我也,我也不,不知道啊。”裘明月结结巴巴的说道。

    秦北拂袖而起,脸色有些不悦。

    “倩倩,我们走。”他招呼侯羽倩说道,随即冲着马丽蓉拱了拱手,道:“你这个朋友,在医生面前故意隐瞒病情,不但准备骗我,还把你这个朋友给搭了进来,这种朋友,我看,不要也罢!”

    说完,转身就走。

    侯羽倩冲着马丽蓉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眼神,快步追上了秦北。

    “秦先生,秦先生您慢走——”马丽蓉着急的追了上来,挡在秦北面前。

    “秦先生,您听我说一句。”马丽蓉着急的说道:“我觉得月月确实是有口吃的毛病啊,最近这一段时间,她和我们说话都很少,一开口,就是结结巴巴的样子,不像是骗人的,秦先生,麻烦您在细心的给诊断一下好不好?裘家在金钱方面,是一定不会亏待秦先生的。”

    马丽蓉知道秦北的诊费有点高,但那也仅仅是相对于贫民百姓有点高而已,对于她们这个级别的人物来说,二十万一次的诊疗费用,还是负担的起的,相对于自身的疾病来说,这点钱也不算什么大事。

    秦劲眉头一皱,道:“裘家?哦哦,我倒是忘了,她叫裘明月——裘定岳是你什么人?”

    马丽蓉一脸惊呆的道:“你怎么知道裘定岳的?”

    裘明月站起身来,对秦北道:“秦先生,裘定岳是家父。”

    侯羽倩惊讶的说道:“这么说,裘红袍是你哥哥咯?”

    裘明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同父异母。”

    她走上前来,抓着马丽蓉的手,道:“对不起,是我欺骗你了。”

    马丽蓉一脸骇然的神色:“你……这话怎么说的?”

    裘明月又走到秦北身边,深鞠躬九十度,道:“秦先生,您的医术我见识到了,果真是天下无双。对,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圈套,是我设计好的想把秦先生请过来见一面——好吧,也不是我想见秦先生,而是家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