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揭穿!

目录:圣手国医| 作者:高登| 类别:都市言情

    如果得罪了秦北,那郭笑天的肾虚还没有治好,再加上之前秦北想要从他手里得到蛊王令,他已经先一步转给了裘红袍了,两件事叠加在一起,秦北能给他继续治疗才见鬼了!

    但如果得罪了裘红袍,省里面那位大佬的亲戚,现在可还在医院住院呢,对方虽然口头答应不追究了,但这对于裘红袍来说,也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万一裘红袍一个电话打过去,对方立刻变了口风,又来追究郭成龙的事情,那作为郭笑天唯一的儿子,郭成龙恐怕非得多判几年不可!

    “我……”

    郭笑天看看秦北和侯三,又看了看在一边不停冷笑的裘红袍,终于叹了一口气,说道:“裘总说的对,我确实已经把生意交给裘总代管了!”

    说完之后,就低下了头,不敢去看秦北和侯三两人的燕京。

    裘红袍闻言哈哈大笑,道:“郭总,恭喜你做出了一个明智的抉择!日后你会发现,你做出的这个决定,那是相当明智的!”

    转脸,又对侯羽倩道:“怎么样?晚上我做东,倩儿妹妹你要不要一起来啊,只要你求我一句,我立刻答应把土方生意交给侯三来办理,这生意,不管怎么说,你们都不吃亏啊!”

    侯三一时间有些尴尬了,他确实是十分想的道这笔生意的,但如果说这笔生意需要他妹妹低三下四的去求人,侯三宁愿不要。

    但不要的话,侯三又有些不死心,于是把目光投向侯羽倩,等着侯羽倩做出判断。

    侯羽倩还没有说话,秦北已经笑了一声,对郭笑天道:“郭总,你做出决定了?你肯定会因为你今天做出的决定后悔的。”

    郭笑天低着头,已经不敢去面对秦北了。

    但自己的身体,和儿子的安危相比较起来,郭笑天作为一个父亲,觉得毕竟还是儿子的事情,更加的重要一些!

    “秦先生,对不住了!”郭笑天低着头沉声说道。

    “哈哈哈哈!!”裘红袍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倩儿妹妹啊,你应该擦亮了眼睛看清楚了,你找的所谓的男朋友,不过就是个穷比吊死而已,你还是好好的琢磨琢磨清楚,感情上的事情,千万千万不能冲动啊。啊……你敢动手打人?来人啊,来人!”

    秦北本着能动手就绝不瞎比比的原则,一脚把满嘴喷粪的裘红袍踹了一个四仰八叉。

    秦北觉得自己已经忍耐裘红袍很久了,这次从苗疆回来之后,本来第一件事就应该是去找到裘红袍让后把裘红袍狠狠的痛揍一顿的,只是回来之后琐事缠身,一直没有得空而已。

    今儿正好遇上,裘红袍又有些自己找死,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给他点颜色瞧瞧!

    秦北这一脚只用了三成力,就已经把裘红袍踹的身子倒飞了出去,直接摔门口的台阶上面,裘红袍登时疼了一个闭气!

    “秦先生,冷静,请您冷静!”作为主人,郭笑天不得不站出来打圆场。

    地上的裘红袍爬了起来,冷冷一笑,无所谓的说道:“我没事,秦北啊秦北,枉你还是被侯羽倩看好的男人,原来也就是这么点手段!说不过我,处理事情的办法也比不上我,说急了,就只会动手,这和大街上好勇斗狠的小混混们有什么区别?!你有本事就再多揍我两次,但你们这笔生意还想做下去?痴心妄想!”

    侯羽倩小声对秦北道:“我知道,他这么做其实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是我耽误了你们的生意,不过没关系,我答应他晚上一起吃饭就行了,在加上还有我哥哥,我不会吃亏的。”

    秦北则直接拒绝道:“那绝对不行,生意也好,不管是其他什么别的也好,让我的女人去讨好别的男人?痴心妄想,绝对不行!”

    侯羽倩小声道:“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啦!我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感,你还不放心我吗?”

    秦北断然道:“我当然放心你,但这和我放心不放心没有关系!这是我做事的原则!没关系,你放心吧,你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逼你去做,任何人,都不可以,这次的生意,不用你出面,我们一样可以拿下,我说可以,就一定可以!”

    侯羽倩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嗯呢,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秦北于是转脸对郭笑天道:“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把柄被裘红袍捏在了手里,但这其实不重要,如果我说,我有办法帮你的儿子脱罪,你觉得,咱们的生意,还能不能好好的谈下去?”

    郭笑天霎时一愣!

    自从知道给郭成龙找一个顶缸的,已经是绝无可能了之后,郭笑天就已经对能让儿子脱罪不抱有任何的渴望了。他现在想的是,如何能让儿子少做几年牢!

    当时的连环车祸,造成的重伤人员,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只要钱赔偿到了位,一切都还好说。

    最大的困难,就是省里面那个大佬的家属,人家根本就不差钱,郭笑天又没有省里面比较硬的关系,现在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裘红袍身上,所以对裘红袍屡次的过分的要求,郭笑天也只能是捏着鼻子答应下来。

    但现在秦北说什么?

    他居然说给儿子脱罪?!这简直是不肯能完成的任务好不好?

    如果这么简单就能脱罪,还要警察干什么?!

    “脱罪?哈哈哈哈!”裘红袍忽然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以你为你是法院的大.法官吗?退一万步说,就算你是法官,你又有什么能力给郭成龙脱罪?郭成龙现在已经认罪伏法,事实也证明确实是郭成龙的错,你又凭什么给郭成龙脱罪?!”

    郭笑天脸色一黑,尼玛就算这是事实,你也不用这么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吧?你丫的还会不会聊天了?“秦先生,您真的有办法吗?”

    裘红袍冷笑道:“他能有什么办法,他不过是忽悠你罢了!郭总,你可想明白了,如果你现在做出有利于他们的选择,那就别怪我不帮你的忙了!”

    郭笑天一时间又有些犹豫了,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谁能给我拿个主意啊!!

    为什么总是让我面对这种两难的抉择?!

    这时,秦北忽然说道:“呵呵……郭总,你是不是觉得,裘红袍肯帮你的忙,他就是个好人了呢?!实际上你错了,这件事,裘红袍才是幕后黑手!”

    “什么?!”郭笑天再次被秦北震惊住了:“您什么意思?”

    裘红袍勃然大怒,伸出一跟中指冲着秦北比划了一下,怒道:“秦北!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否则今天我绝不放过你!”

    秦北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再次出现在了裘红袍身边。

    一脚,便把裘红袍踹出去了两米多远。

    “你倒是想不放过我,你拿什么不放过我?屡次三番的找我的麻烦,我一直不跟你计较,不过明显你小子不知足啊,以为我是好欺负的是不是?”

    秦北站在裘红袍面前,冷笑说道。

    裘红袍强撑着把身体支撑起来,“有种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秦北直接一脚踹在裘红袍脑袋上,裘红袍咚的一声撞在地上,鼻子差点都摔平了,霎时间鼻血长流。

    “就没有见过你这么贱格的人,竟然求着我让我打你,我怎么能不满足你的愿望呢?”秦北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你以为你做的很精明对不对?你在苗疆找了人,试图把我从京华市调走,然后你就有机会接近侯羽倩了对不对?可惜啊,你找的那些人,除了战五渣,剩下的都是屎——我不找你麻烦,是因为我懒得搭理你,但你却把这当成我怕了你了是不是?”

    “你——你等着!我,我马上报警!”裘红袍单论武力,是绝对不是秦北的对手,他的保安,又没有带在身边,现在除了报警,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

    秦北笑着点了点头:“好啊,报警吧,报警之后,看看警察来了,是抓你呢,还是抓我呢?”

    裘红袍一愣,警惕的道:“你,你什么意思?”

    秦北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我怎么可能明白!”裘红袍的眼神有些躲闪!

    “那我就免费的提醒你一句,一般人我可不告诉他哦——鬼医门,你有印象吧?”秦北笑着说道。

    裘红袍的身体猛地一震!

    脸色变得青黑一片!

    不过很快,裘红袍就反应了过来,冷笑一声道:“什么鬼啊神的,我不知道。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你会懂的。”秦北哼了一声说道,“但是郭总,你一定是越听越糊涂了是不是?不过没关系,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于是秦北不等郭笑天拒绝,直接讲了一个裘红袍约见郭成龙,而后郭成龙驾车离开,车上载着一个鬼医门的道士的故事。

    “不知所谓!”裘红袍眼神躲闪的说道。

    郭笑天也是听的如同坠入了云里雾中,不知道秦北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秦北道:“简单说,我昨天在分局里见到了郭成龙,并且,从郭成龙的颈部,取了一根鬼医门专用的牛毛细针出来。概括点说,正是这枚牛毛细针,导致了你儿子郭成龙出了车祸,并且在车祸之后,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甚至忘了当初他和裘红袍见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