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找上门去!

目录:圣手国医| 作者:高登| 类别:都市言情

    秦北给方程打电话沟通了一下,方程说,最近一段时间,市局那边正为了这个案子忙的焦头烂额的,没想到秦北居然能提供这么有用的消息,他一定会把这个消息转告市局负责同志,旋即又嘚吧嘚的说了一些秦北就是他命中的贵人这类感谢的话,差点让秦北直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紫You阁ouGE.com

    挂了电话之后,秦北告诉老黄,方程已经决定把他提供的消息转达市局的负责同志了,相信根据老黄提供的线索,市局方面很快就能把真正的肇事者捉拿归案,至于老黄工作问题,秦北则直接把老黄介绍给了唐吟月,唐吟月那边工作越来越忙,扩大产能的同时,肯定需要招收更多的员工。

    秦北对郭笑天的儿子撞了人的事情并不是很感兴趣,让秦北感兴趣的是郭笑天这个名字!

    郭笑天,不就是大师兄苏远亭曾经说过的,数年前在京华市的一场拍卖会上,花了一千来万买下蛊王令的那个老板吗?秦北正琢磨着什么时候去见见这个郭笑天,谈谈转让他手里的蛊王令的事情呢。

    郭氏集团总部大厦里,集团总裁郭笑天正冲着几个手下大发雷霆。

    “这么点破事儿都弄不好!养着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

    也难怪郭笑天会这么生气,事情已经发生了快一周时间了,一周前,郭笑天的儿子郭成龙驱车去探望一个朋友,结果老朋友见面喝的有点多了,回来的路上一个不消息发生了车祸,当然车祸并不是最主要的,大不了多赔点钱怎么也能了结了,现在人命的价格这么便宜,赔个三五十万的对于京华市地产业的巨子郭笑天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撒。

    然而更重要的是因为郭笑天的儿子郭成龙发生了车祸之后,试图逃逸的过程中接连撞翻了两辆车子,随即引起了一连串的车祸事故,直接导致重伤住院的不下十余人,需要开颅的就有四五个的样子。郭成龙直接果断的弃车逃逸,车都不要了,从高速上窜了下去。这么严重的车祸事件,郭成龙回到家之后,还轻描淡写的跟他爹郭笑天说,他撞死人了。事情闹的一有点大。

    郭笑天不以为意的说道:“大不了赔钱就行了,不用太过在意。现在这些泥腿子,三五十万买条命跟玩儿似的。”

    然而事情刚发生了不到两个小时,郭笑天就发现事情闹大了。

    在被郭成龙引发的一系列连环车祸案中,其中一辆车里面是某省部级高官的家属。

    市里面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被要求尽快破案。

    郭笑天于是决定把儿子送出去躲几天,顺便给儿子找一个顶缸的人选,选来选去,有人推荐了集团旗下的一个货车司机老黄。

    选择老黄的理由很多,最重要的是老黄的女儿刚刚参加完高考,需要一大笔上学的费用,而老黄家一直不是很好过,至于老黄家里日子不好过的原因竟然是老黄是个热心肠,经常做一些扶着老太太过马路啊,拾金不昧啊之类的事情出来,有一次扶了一个老太太,结果送去医院之后发现这老太太竟然是个脑萎缩的患者,怎么被撞倒的事情完全想不起来了,在家属们的诱导下老太太指认是老黄把她撞倒的。

    法院的法官们判决说,按照常理推测,如果不是老黄撞倒的,老黄没有理由去扶啊,于是老黄败诉,赔了一大笔钱。

    按理说这种事情发生之后,老黄应该有所“收敛”才对,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他看到了跌倒的老人之后还是要去扶一把,甚至在集团公司的货车班组里还流传着这么一个笑话,说有个老爷子的了癌症,觉得怎么也活不长了,于是整天在街上踅摸着找个车轱辘钻一下,正好老黄打那边经过,于是有好事的就跟那老爷子说:快去,老黄来了!

    这个笑话流传很广,几乎所有碰瓷爱好者们很快便都知道了,甚至还发生过一个准备碰瓷的,雇佣了一家私家侦探,就为了打探老黄的行踪——

    郭笑天觉得这些都是扯淡,大部分是以讹传讹,但这更充分的说明了,第一老黄需要钱,第二老黄比较老实,很好坑。于是郭笑天便把老黄调进了小车班,进了小车班的第一天便让老黄给自己开车,而后故意在车上丢下了一个文件袋,再然后老黄拎着文件袋送进办公室,郭笑天便借口丢失了重要文件,怀疑老黄窃取了公司机密,给了老黄两条路选择,要么开除并且把老黄以窃取公司机密的罪名告上法庭,要么让老黄替儿子去顶缸,他负责补偿一百万。

    然而千万万算郭笑天没有算计出来,老黄的女儿竟然是个一般人比不了的奇葩,学习成绩是很好了,但她为什么学习好呢,因为她喜欢攀比,不但攀比成绩,还攀比各种吃穿用度,老黄觉得自己已经生无可恋了,有句话说的好,眼前的黑暗只是暂时的,只要你肯努力,就会知道,等过了眼前的黑暗,其实还有更黑暗在等着你……

    老黄觉得自己的人生除了黑暗就是黑暗了,于是选择了跳楼自尽,没想到却被秦北给救了,把郭笑天要找人给儿子顶缸的消息卖给了分局的局长方程,方程很快把消息反应给了正一团焦头烂额的市局负责办案的人员。

    就在刚刚,郭笑天刚把市局的办案人员送走。

    借口很简单“不知道这件事,刚刚得知,正准备详查”“好几天没见到儿子了,如果真的是他做的,一定亲自把他送去投案自首”这类的场面话,总之郭笑天作为一个集团公司的总裁,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足够应对那些前来取证的警员了,你要是换成郭笑天是个小老百姓试试看?恐怕早就批下搜查令和逮捕令了……

    送走了市局的警官们,郭笑天连忙召集了几个心腹商议此事,其中一个说道:“我听说老黄今儿在急诊处理中心跳楼了,然后被人救了,是不是老黄把我们出卖了!”

    “现在考虑这些还有什么用!”郭笑天生气的说道,“第一,找人把老黄控制起来!第二,抓紧找一个能顶缸的,这两件事要速度办好,不管花多少钱也得办好!”

    几个心腹得到老大的命令,连忙设定计划并且连夜执行了起来。

    老黄不乐意顶缸,总有乐意顶缸的,大不了钱加倍就是了。

    至于控制老黄,一个心腹表示,这种事让集团的保安去做就行了。

    秦北离开医院,去药店里找到了正在药店里忙碌的谷苗苗,准备带着谷苗苗一起去找郭笑天谈谈转让蛊王令的事情,之所以带着谷苗苗,是因为秦北从没有见过真的蛊王令长得什么样,万一费了半天劲,弄了个假的过来岂不是丢死个人了?

    秦北到了的时候,程云正在向谷苗苗汇报制定的计划,明面上的计划包括免费义诊啊,适当的调控一下药品价格啊,跟食品药品监督局弄个举报啊,跟药品市场的监管部门告诚仁堂不正当竞争啊等等这类的,暗地里的计划则是程云准备雇佣几个人去诚仁堂里闹一闹,散步一些谣言之类的,反正也不完全是谣言,总带着那么三五分的真实就是了,让对方这个在*上疯狂加价的事情做不下去,那样的话,他么再以低于进货价的价格销售常规用药,就要考量一下经常这么赔钱赔下去是不是有必要了。

    反正就是多管齐下,怎么恶心人怎么弄,就不信他们这原本就违规的作法能有多大的市场,就算有市场也得给他搅和黄了不可。

    正商议着,秦北插嘴道:“你们说的另外一个跟咱们有竞争关系的药店是叫诚仁堂吗?”

    程云笑道:“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关系,只是我和谷总看不惯他们的作法,想给他们一个教训罢了。”

    “这很简单啊,还用找人吗?我这边就有个现成的。”秦北把电话打给了老黄,问他什么时候去找诚仁堂要个说法,毕竟导致老黄的女儿从差不多已经恢复了的状态又导致昏迷的,就是诚仁堂销售的一种健字号的补脑口服液,老黄把剩下的半盒*和诚仁堂开具的小票都留着,就准备去找诚仁堂要个说法去呢。

    于是乎老黄和程云一拍即合,程云介绍了一下具体的步骤,甚至还联系了两个报社的编辑,便出门去操作这件事去了。

    这种小事当然用不着秦北出马,秦北过来找谷苗苗,是为了郭笑天的事情来的。

    “你说蛊王令真的在郭笑天手里吗?”谷苗苗有些不太放心的说道。

    秦北则觉得在不在都没有关系,找上门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谷苗苗还是有些迟疑,“直接找上门去不太好吧?”

    “我们就是过去问问,他乐意卖呢,咱就直接买下来,如果不卖呢,或者根本就不在他手里呢,咱们再想别的办法。”秦北无所谓的说道。

    谷苗苗点点头,答应了下来,两人打车到了郭氏集团的总部大厦。

    刚走到郭氏集团总部大厦的门口,两人便被门口的保安拦截了下来。

    秦北表明来意,“我们是来找郭笑天的。”

    保安直接问:“有预约吗?”最近集团公司的太子爷出了事情,连保安都被告知了,不能随便放不是本公司的员工进来。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