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肤若凝脂,吹弹可破!

目录:圣手国医| 作者:高登| 类别:都市言情

    侯鹏手足无措的站在那,急的直跳脚,侯旦抱着肚子,疼的直打滚,脸上汗水夹杂着地上的土,成了一个小泥猴。

    “快……送医院——”侯三啪的扯了自己一个嘴巴,“那啥,秦先生,您快给看看!”

    秦北摸了摸臭蛋的肚子,梆梆硬,“不讲卫生,肚里长虫子了。”他抓着侯旦的两只脚,倒吊起来,捏着根银针在侯旦的肚子上扎了几针,侯旦一边折腾着喊疼,忽然又喊了一嗓子,我想吐!

    秦北拎着他的脚使劲儿抖了抖,侯旦哇的一声吐了一大片黑乎乎的东西出来,里面还有两个细长的足有半米左右的寄生虫。

    侯旦吐出来之后,肚子也不那么胀了,也不疼了,咧着嘴开心的笑了起来。嘴角,身上,脸上,都是那么黑乎乎的一大片。

    “嘿嘿,俺好了。”侯旦乐呵呵的说道,侯羽倩跌跌撞撞的过来,把侯旦搂在怀里,低声安慰着。

    侯三得脑疝的那次,虽说他知道自己是被秦北治好的,但毕竟那时候他处于昏迷状态,对秦北的医术究竟怎么样,并没有太直观的了解。

    这次侯旦的病情来势汹涌,虽说不是什么大病,但能像秦北一样这么迅速的确定病因,这么利落的把病状治好的医生,想来也没有几个。

    侯三看向秦北的目光便又不一样了。

    “秦先生,屋里说话。”侯三恭敬的说道,之前他对秦北也挺恭敬的,但那是对救命恩人的恭敬,和现在心里所想的大不相同:也许他真能治好倩倩的病呢?

    两个女人在外面哄着孩子们玩耍,秦北和侯三进了房间里面,在一个方桌旁边坐下。

    侯三沏了茶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什么好茶招待,几块钱的玩意,您凑合喝点儿。”

    秦北摆摆手,“知道我为什么想揍你?”

    侯三点点头,不自然的笑了笑:“知道——您稍等,我给您看点东西。”

    他在墙角的一个柜子里面翻找,搬了一大摞文档出来,

    这些都是侯羽倩的诊疗病例,以及各项检查单据。

    秦北一一翻看,侯三则讲起自己的经历来。

    侯家虽然不是什么豪门巨富,但在京华市来说,也算的上是小康之家,后来一场车祸,夺去了侯三父母双亲的生命,便剩下侯三和侯羽倩兄妹二人,相依为命,也正是那时候,侯三拜了一个老头子为师,学会了扒手的技艺。

    侯羽倩天纵英才,在音乐方面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并一举考上京华大学音乐学院,在声乐系进行系统学习。

    谁知入学的第二年,发了一夜高烧,送到医院进行治疗,退烧之后,眼睛就看不见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得知侯羽倩眼睛出了问题,京华大学音乐学院的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侯羽倩尽早退学。

    侯羽倩最大的目标就是成为一个音乐人。双重的打击,让她对未来失去了希望,百般治疗之下,眼疾非但没有好转,反而逐渐加重,原本还隐约能看到人影,现在索性全盲,什么都看不见了。

    至于那两个孩子,则是流浪的孤儿,侯三一次出门半夜回来,看见这俩娃娃蹲在垃圾堆的角落里冻的瑟瑟发抖,一时间大发善心,反正日子也就这样了,索性接到家里来,一起生活。

    家里原本在市区里是有一套房子的,为了给侯羽倩治病变卖了。

    原本侯三也找过两份比较正常的工作,只是有一次下工回来,发现侯羽倩大概是想给自己倒杯水喝,摔在地上,落了个踝骨骨折,心疼的侯三索性工作也辞了,在家专职照顾妹妹。

    但过日子没钱是不行的,侯三没辙之下,只好是重操旧业,做起了没本钱的营生。

    好在侯羽倩已经逐渐适应了眼前一片黑暗的生活,凑合着勉强能自己照顾自己。

    “我听说京都市有一家眼科医院,可以做手术换眼角膜治疗倩倩的病情,这不最近一直在攒钱。”侯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攒钱的方式,想必秦北应该能明白。

    说话间秦北已经看完了倩倩的病例,正准备说些什么,忽然院子里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

    声音娇啼婉转,如泣如诉,如琢如磨,让人仿佛置身于一片竹林之中,竹叶随风舞动,沙沙作响,端的是意境非凡。

    “是倩倩在演奏。”侯三笑着说道:“虽然眼睛不好使了,但她一直没有荒废,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瞎子阿炳还二泉映月呢, 她为什么不行?呵呵,我觉得她一定行的。”

    秦北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她一定行。而且能做得更好。她的眼睛我能治。”

    “真的吗?”侯三惊喜的说道,恨不得现在就给秦北叩个头,“真能治好倩倩,您就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

    “病呢,我能治,也可以治。但是我有两个条件。”秦北说道。

    “您说,别说两个条件了,就是二十个我也答应您,让我给您当牛做马我都愿意!”侯三大喜过望。

    “先说第一个条件。”秦北道:“治疗不是一次就能行的事情,需要很长一个过程,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两个月。但绝对不会超过三个月。”

    侯三马上道:“别说三个月了,就是半年也行啊!”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不可能每天过来给倩倩治疗,所以我得带她走,跟我住在一起,你能放心的下吗?”秦北笑呵呵的说道。

    侯三当即表示,“我没意见,只要能治好倩倩的眼睛。——但是我得问问倩倩愿意不愿意,毕竟她是个女孩子……”

    “好,你去问,之后我再说第二个条件。”秦北说道。

    “您先稍等。”侯三放下杯子,快步跑了出去。

    秦北心中有些紧张。他也不知道侯羽倩会不会愿意跟他走,并且住在一个屋檐下。

    但是这种清秀脱尘的女子,秦北是断然不愿意被别的男人捷足先登的。

    留在身边当然才是最保险的。

    感情这种东西,也是需要近水楼台的。

    当然,秦北现在并没有想那么长远的事情。七情针法需要的红尘炼情,并不能一蹴而就。

    很快侯三就跑了回来,对秦北道:“倩倩答应了。只是她希望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

    “那肯定的有自己的房间啊,你脑子里想些什么?”秦北一巴掌拍在侯三脑袋上。现在秦北已经能够融入这个社会,知道合租和同居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的。

    “那就没意见了,您说第二个条件吧。”侯三笑呵呵的说道。

    “第二个条件,你要帮我做一件事。”秦北道。

    “一件太少了,十件都不多。”侯三只剩下傻笑了。原本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听说妹妹的眼疾能够治好,当然心里高兴的很,话也明显多了起来。

    “我得先安排一番。等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我给你打电话。”秦北说道。

    “好。”

    “现在就可以开始治疗了,你可以去把倩倩喊过来。”

    “好……啊?你说的是真的吗?!”

    肝五行属木,属阴中之少阳,肝主藏血,性喜调达,开窍于目。

    七情之中,暴怒伤肝。

    侯羽倩的病情,却又有所不同。高烧的时候必然伤及身体水液,对肾脏会造成一定的影响。按照五行生克的原理,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

    虚则补其母,实则泄其子。

    换成白话:侯羽倩的肝经损伤,是由于肾经牵连所致。治疗的时候不但要调理肝经,还需要同时补益肾脉。

    当侯羽倩掀开上衣,趴在床上,露出柔软腰肢的时候,秦北差点一时没忍住喷了鼻血。

    好在他及时的把目光转移到了一边,适应了一小会儿,才算强行把这火气压制下去。

    “可以开始了吗?”侯羽倩的声音就像蚊子哼哼似的,羞涩的把脸埋进枕头里。

    秦北心想:若是换成小貂,怕是早就恨不得直接把外衣脱了,只留下个小罩罩给秦北看了。

    想到小貂,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小貂凑在侯三身边,嘀嘀咕咕的小声咬耳朵。

    侯三也一副倾听的模样,可是眼神却顺着小貂大开的衣领往里面钻了进去……

    “我去……比我还直接啊。”

    秦北顾不得去看他们两个了,捏好银针,扎在了那如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上面。

    古人形容美女,多用一些肤若羊脂,吹弹可破这类的形容词,秦北一直觉得说的有些过分夸张了。

    但今天,他见到真的了。

    银针只是在侯羽倩的肌肤上轻轻一点,一丝通红的血珠便顺着针尖,滚落出来。

    看的秦北好一阵的口干舌燥。

    原本如果给别人治疗的话,一次大概二十分钟。同时调理两条经脉,最多也不过一个小时的功夫。

    可这次,秦北足足用了两个小时,额头上鬓角上哗哗的都是汗。

    “好了。”秦北运完最后一根针,侯羽倩整理好衣服,递过来一个手帕,“擦擦汗吧,瞧你脸上都湿透了。”

    这句话直接让正在和小貂窃窃私语的侯三一下子窜了起来,冲进屋子里,扶着倩倩的肩膀:“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侯羽倩有些慌张的道:“秦北哥给我治病,累着了,脸上都是汗啊,我给他手帕……啊?!”

    侯羽倩激动的浑身发抖,用力揉了揉眼睛,面前,一个紧张万分的虚影,晃来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