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花你的钱,泡我的妞!

目录:圣手国医| 作者:高登| 类别:都市言情

    秦北决定先用七情针法调理曹公子的身体。

    曹公子被烈火灼伤,任凭他神经如何粗壮,惊恐肯定是免不了的,这就要调理肾经。受伤之后得知脸部疤痕太多恐怕难以恢复,忧愁肯定也是会有的,还需要一起调理肺经。

    曹公子的脉象表现也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

    这还是秦北下山之后第一次需要同时使用两次七情针法,换成他在山上的日子,就算豁出去了多晕两天,恐怕也是难以完成的。下山才不长时间,七情针法就有了突破性的进展,现在每次施展消耗的真气量,大概只需要之前的一半稍微多一点的样子。

    这就给秦北同时施展两次七情针法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寻找大师兄苏远亭的事情也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但大师兄还是一定要找到的,毕竟医学一道,学无止境,若是能再提升一下太白凝气经的修炼程度,那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相比七情针法出现了突破,太白凝气经的修炼程度这些天来几乎是丝毫未见动静。

    不过秦北也并不着急,他现在还有一样不用提升太白凝气经也能让真气充沛的宝贝。

    顾云川提供的天王补气丹。只是这天王补气丹毕竟是外来的东西,不如秦北自己修炼出来的那么好用。而且构成天王补气丹的药材成分,有几种很难获得,就连顾云川手里也没有多少,实在是不适合随意浪费。

    秦北取出银针,吩咐曹家那几位核心成员,去找一瓶纯正的蜂蜜过来。

    纯正的蜂蜜对于曹家人来说不要太容易,甚至有人还问:“需要明确是那一种蜂蜜吗?比方说,槐花蜜,枣花蜜,桃花蜜,成分略有不同。”

    秦北想了想,说道:“昙花蜜最佳。”

    昙花花期短的让人牙根子疼,甚至都不给蜜蜂采蜜的机会就谢了,除非有大片大片的昙花花海,大概才有可能。

    但这对于曹家人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问题,那人也没有多问,转到一边打电话去了,打了两三个电话的样子,回来对秦北说:“昙花蜜已经在路上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

    秦北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除了遇到美女的时候秦北会吞口水之外,这还是第一次不是因为遇到美女而吞口水。

    实在是这昙花花蜜太过难得,师傅他老人家也曾试着在山上种植一大片昙花花海,顺便驯养蜜蜂自己酿制,可惜试过几次都失败了。可见术业有专攻,老头子虽然很多方面都比较厉害,终究还不是全能的。

    秦北忍不住道:“多带几瓶来。”

    曹公子的情况,大概有一瓶就足够了。

    多带几瓶,可不就便宜了秦北么。

    “那边库存只还有五瓶,全带过来了。如果不够的话,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可能需要的时间,就会稍长一些了。”那人有些为难的说道。

    居然有五瓶!秦北眼珠子都瞪圆了,财大气粗大概就是说的这种家族吧?他说道:“五瓶也勉强够了。”

    那人立马变得不为难了,“治疗曹公子决不能勉强,我们马上就想办法!”

    说完又躲到一边打电话去了,秦北道:“其实差不多就行了。”

    另有一个人说道:“可不能差不多。宁可浪费一些,也不能随便凑合。”

    秦北想,说假话的时候大伙都信,咋说真话的时候还就没人信了呢?

    还真就没人信他了,在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摸出了电话,一个个喂喂喂的联系昙花花蜜去了。

    “我这边有三瓶。”“我联系到了两瓶。”“我这也有……”

    秦北索性不管他们了,多多益善,白给的东西,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

    他走进病房,对曹公子道:“我准备用针了。一点也不疼,你放松就好。”

    曹公子点点头,再疼,能比大火焚烧那份疼吗?

    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秦北就把肾脉的七针扎完了。额头上也仅仅是微微见汗,心里面也没觉得扑腾,手腕手指的也没有哆嗦,秦北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真气消耗了大概百分之五十多一点的样子。

    这样看来,即便是不用天王补气丹的加成,也能一次性连贯的扎完第二次了。毕竟在治疗期间,真气还会缓慢的恢复一点。

    秦北深吸了一口气,进行接下来肺经的针灸。

    这一次消耗的时间,足足是上一次的两倍,秦北稍稍的感觉有些力不从心的样子,但还不至于因此而晕过去,更不至于需要昏睡好长时间。这是一个很良好的开端。

    由此可见老头子的判断还是相当正确的,七情针法的修行,更加适合红尘炼情,而不是在山上闭门造车。

    前后大概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样子,两次的针灸全部完成了。秦北的脸色有一点苍白,脚步也显得有些虚浮了起来。

    “谢谢……你受累了。”曹公子缓缓说道。

    “还好,”秦北笑了笑,“最近有所进步,换成几天前,给你针灸之后,非得大睡几天不可。”

    “这么复杂!”曹公子道:“我对医学方面的东西不是很懂,但我知道你尽心尽力了。我还是要说一声谢谢,很是感激。”

    秦北笑了:“你有没有觉得说话的声音不大一样了?”

    曹公子感觉了一下,随即双目放光:“真是这样!现在说话也不觉得费力了,也不那么沙哑了。脸上觉得热乎乎的有点发痒。”

    “这是正在逐步恢复的征兆,好现象。一会儿我给你脸上抹药,需要把之前结痂的伤口重新挑破,会有一点疼。”

    曹公子对秦北此时信心大增,道:“你尽管放手治疗,我能忍得住。”

    秦北被人搀扶着来到外间,喝了一大杯白水,闭着眼眯了一会儿,头顶上雾气蒸腾,好像全身的水分都从头顶蒸发出来了一样,看的众人一阵心惊。

    顾云川解释了一下七情针法的妙处,众人不由得连连点头——听大概是听不懂的,总之是很神奇就是了。

    休息了十几分钟的样子,昙花蜜也送了过来。

    “找一间安静的屋子,我配药的时候不能有人打扰。另外在准备一个药杵,一个瓷碗。”

    药杵和瓷碗这家医院里就有,很快就有人送了一套新的过来。房间也有的是,秦北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把药调制好了,顺便把余下的四瓶昙花蜜收进了自己兜里。

    又让医院方面派了一个专职护士过来,秦北把曹公子脸上的疤痕一一挑破,教给小护士如何换药,小护士做这工作就比秦北专业的多了,学会了之后,操作的很是熟练。

    曹公子笑道:“这下用不到撕下你那张帅脸了,哈哈。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觉得我的脸比你帅多了。”

    秦北道:“你先别笑啊,扯着伤口,回头疤痕没了,你的脸长歪了咋办?万一有人问起,你难道说,我的脸是笑歪的。”

    曹公子强忍着没让自己笑出声来,那小护士反倒是笑的前合后仰的。

    秦北道:“你也别笑了,脸上的痘痘都快被你笑破了。”

    小护士的脸登时就绷起来了,气鼓鼓的道:“根本就没有几个痘痘。你别乱说话。”

    曹公子道:“秦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唐突佳人啊,哪有你这么说人家小姑娘的?我看也没有几个嘛!不信你数数,超过三十个我跟你姓!”

    秦北冲他挑了挑大拇指。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小护士撇着嘴都快哭了:“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人!故意气我!明明只有六七个,哪有三十多个呀!”

    秦北道:“你用心给曹公子抹药,我给你治了脸上的痘痘,还你一张洁白无瑕的小脸蛋儿,你看怎么样?”

    “真的吗?”小护士惊喜的说道,随即脸色又黯淡了下来:“可是我用过好多祛痘产品,都没有什么太好的效果呢。”

    秦北指着曹公子道:“你看曹公子。他这么帅的脸我都能让他变得更帅,几个痘痘而已,太小儿科了。”他把调制好的“昙蜜蚕沙膏”弄了拇指肚大小的一块出来,放在配药的瓷碗里,递给小护士。

    “就这么一点儿啊?”小护士觉得少了。

    “你看这一小瓶了吗?也就一百来克的样子,知道他们出了多少钱吗?”秦北伸出两根手指。

    “两千块?”小护士不确定的问道。

    秦北摇摇头:“往上猜。”

    “难道是两万?哇,不会是二十万吧?这也太贵了!”小护士惊讶的道。

    “是二百万。”秦北笑了:“你还觉得少吗?”

    小护士连忙把瓷碗捧在怀里,“不少了,不少了。这么一丁点玩意,得值个两三万块了。”

    “你不能直接这么用,药性太强。你需要用一百倍的鲜牛奶调制一下,才能往脸上抹啊。”秦北叮嘱说道。

    “嗯呢,晓得了。”小护士惊喜的说道。很快曹公子脸上抹好了药物,小护士瞅了秦北两眼,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曹公子挑起大拇指道:“老秦,你这撩妹神功可是绝了——花我的钱,泡你的妞,让我无妞可泡。”

    两人对视一眼,再次哈哈大笑,颇有几分惺惺相惜的味道。

    一辆悍马车在医院门外停下,浑身杀气的特种教官莫大,从车里窜了出来。

    “秦北就在里面。”裘三观的保镖小白,紧跟着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