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老牛吃嫩草!

目录:圣手国医| 作者:高登| 类别:都市言情

    顾倾城给秦北端来一杯鲜奶,说:“下次记得,说我要喝奶。奶不能用吃这个动词。”

    她走到床边,掀开窗帘,刺目的阳光便照射进来。

    秦北眯了眯眼睛,才算适应了强烈的光线。

    “什么时候了?”秦北问道。

    “下午两点。”顾倾城道:“你睡了将近二十个小时——是不是每一次使用这种针法,你都会倒在一个女孩子怀里?”

    秦北正色道:“错!事实是我只会晕倒在漂亮女孩子的怀里。”

    那些不足七十分的,去屎。

    杰克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款待秦北。他那漂亮的小公主在秦北的治疗下,今天早晨的时候解下了好几佗黑色的腥臭大便,左胳膊虽说暂时还看不出有什么好转的迹象,但对于秦北对病情的诊断,杰克已经相信了。

    昨晚的时候他就给远在米国的老杰克——也就是他的父亲打了电话,他对父亲说:“我恨你。我已经知道你做的事情了。”

    其实他啥也不知道,或者说他当时还不是很相信秦北对小姑娘“中毒”的诊断。

    老杰克在电话那边苦笑,“你终究会知道的,没想到你知道的这么早。你应该早些回到我身边来,你的妻子应该是珍妮弗——而不是爱丽丝那个贱女人。”

    “你跟你那堆钞票过日子去吧!”杰克摔了电话。

    “我们美丽的小天使就拜托你了。”杰克笑着对秦北说道,他现在已经彻底相信了秦北对病情的判断,也见识了秦北那神奇的医术,他觉得自己永远也忘不了看到秦北施针的时候,针灸针的尾端,居然冒气一股股的白色雾气——哦,简直跟科幻大片一样神奇。

    “我会尽力的。”秦北这倒并不是客套,每一个新的,没有绝对把握的病例,对于一个合格的医生来说,都是一场全新的挑战。

    “两位准备去哪里?我可以安排车子送一下。”饭后,约好了下次治疗的时间,杰克客气的把两位尊贵的客人送到大门外。

    “我去银行。”秦北马上说道。

    顾倾城狠狠的瞪了秦北一眼:这小财迷!她知道秦北肯定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支票上的金额变现出来。

    杰克打了一个电话,很快一辆挂着华夏国牌照的黑色房车便行驶过来,开车的司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华夏男子,也是杰克在华夏国雇佣的专职司机。

    “钱真是个好东西。”看着车子里豪华的装饰,秦北忍不住赞道。

    顾倾城不悦道:“医生不应该是救死扶伤吗?一点医德都没有,谈钱多伤感情。”

    秦北不屑道:“谈感情伤钱啊——你从不缺钱,不知道缺钱的痛苦。假设,我们打个比方哈,我现在在追求你,同样还有另外一个男子在追求你。他有钱,他每天一束玫瑰的送着,五星的宾馆住着,六星的餐厅吃着,我没钱,我连请你吃饭都只能吃盒饭……”

    “我不介意啊。”顾倾城想了想说道:“给我几个病人,给我一屋子医学书籍——吃窝头都没事。”

    “你丫的就不是正常人。”秦北怒道,你就不能配合一点?

    “你才不是正常人!有你这么说话的么?!”顾倾城气道,“我说的是事实,你要追我,就这么追,你要敢送玫瑰,我给你丢垃圾桶你信不信?”

    秦北笑道:“一会儿银行的事情办完了,我请你吃窝头。话说窝头也不便宜啊,前两天我在菜市场,馒头一块一个,窝头十块钱才给仨。”

    “好歹你现在也是百万富翁了,你就好意思请我吃窝头啊?!”顾倾城说道。

    “这不是你自己说的么,想追你,就请你吃窝头。”秦北笑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允许你追我了?!”顾倾城瞪眼道。

    “你没说过吗?”

    “没有!”顾倾城的脸嗖的就红了,貌似好像刚刚真的说过,那不作数,那是被秦北气的。

    在银行排了一会儿队,那工作人员说:“先生您好,请出示您的证件。”

    秦北摸了摸后脑勺:“她啥意思?”

    顾倾城没好气的道:“问你要身份证,白痴!”

    秦北从工作窗口闪开,示意顾倾城站到前面来。

    “我没有那玩意,用你的吧。”秦北道:“把你的佣金直接扣出来,其余的给我单独弄一张卡。”

    “怎么会呢?是个人都会有身份证,你山上来的啊?!”顾倾城奇怪的问道,还是把她的身份证递了过去。

    “对呀,你怎么知道?我之前一直在山上住着。”秦北想,这有什么问题吗?

    各种签字,各种手续,一边弄着,顾倾城给秦北解释,在大都市里生活,没有身份证寸步难行——你说你是秦北你就是秦北啦?你拿什么证明?你说你爹叫秦桧你爹就叫秦桧啦,拿什么证明?

    “你爹才叫秦桧。”秦北怒道。

    “我父亲不叫秦桧,我父亲叫顾云川——我有身份证,有户口本可以证明,你有吗?”顾倾城笑了起来,有秦北陪着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笑容莫名的都多了起来,平时笑容对她来说可是一件很吝啬的事情呢。

    “回头我就办一个!”

    顾倾城并没有按照约定收取她那三十万的佣金,而是把所有的钱都存在一张卡上交给了秦北。

    “你治疗的时候有几个穴位的选择,我没有看的太明白,这些钱就当是学费了。”顾倾城是这么说的。

    秦北很快就给她简单解释了一下。人体的穴位分为很多种,十二正经的穴位,奇经八脉的穴位。这些都是正常的穴位,可以根据体表关系,尺寸丈量很容易进行定位。

    还有一种穴位叫做阿是穴——

    “是这里疼吗?”

    “不是。”

    “这儿呢?”

    “也不是。”

    “这里呢?”

    “啊……是!”

    啊是,这就是阿是穴的由来。除了这些穴位之外,还有一种浮穴。浮穴一般人就不了解了,这是一种叫做“子午流注针法”的取穴方式,大概理论就是根据日期时辰,以及天人相应等等中医理论延展出来的一种较为深奥的针灸技艺。

    子午流注针法虽然较为深奥,但钻研过中医的老先生们能够掌握的还是有那么些人的。

    而七情针法的取穴方式,却是在子午流注针法的基础之上,除了日期时辰之外,还要加上天象,星宿,等等众多考量在内的一种加强版的取穴方式。

    也是天人相应的中医理论的加强版。

    “这么复杂?”顾倾城毕竟不是专业的中医医生,了解起来总归是有些障碍。不过没关系,能理解的现在理解,不能理解的,回头问家里的老爷子去。

    “还好吧……当年我大师兄就没有学会,大概能学会的也只有我这种天才了。”

    “切~!!”

    两人从大厅里出来,和一个女人擦肩而过。

    那女子嗖的回头,盯着顾倾城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哎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咱们的冰山美女么?”

    她酸溜溜的说道:“陪男朋友啊?啧啧,我说怎么拒绝了刘哲呢,原来是喜欢老牛吃嫩草啊!”

    顾倾城原本并不知道是在喊她,听到刘哲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愣神了一会儿才算回忆起来。转身一看,原来是曾经被自己拒绝的刘哲的母亲,拎着一个价值不菲的坤包,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样子。

    “刘阿姨。”顾倾城淡淡的说道:“你老了,年轻人的事情你不懂。”

    女人最忌讳的是什么?

    也许会有很多,但排名第一的,大概只有这一句:“你老了。”

    暴击!!

    刘阿姨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模样,“一个没人要的老姑娘,也配说别人老了?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我哪儿老了?我这皮肤每个月保养三次,都是我家刘哲给办的年卡!”

    顾倾城点头道:“等我老成你这样,我也会每个月保养三次的。”

    暴击乘以二!

    秦北在一边都看愣了,从没想过原来一直以为的,妙手仁心的顾倾城,语言居然这般犀利。

    刘阿姨无非是想证明一下她的儿子有钱。侧面证明一下不选择她的儿子,是顾倾城的损失。

    她冷哼了一声,“多亏了我儿子没看上你!这要是嫁到我们刘家,就你这说话的态度,我也得劝他赶紧把你休了!你这种品味,也只能骗骗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儿了!”

    “他比刘哲强太多。”顾倾城淡淡的说道:“我去相亲,不是因为刘哲有多好,而是因为……我想让他见到我之后知难而退。”

    刘阿姨被气个半死,转脸对秦北道:“你瞅瞅,你看上的女人就这幅德行!怎么会看上这种没素质的女人?你是不是没长眼啊?!”

    我擦……这事儿跟我有个毛线的关系啊?

    你说不过顾倾城,就把战火往我身上烧?

    秦北上前走了几步,来到刘阿姨身边,凑近了,指着眼珠子说道:“如果你长眼了,你会看到,其实我也长了。”

    “你!……奸夫**!一对儿没教养的货!怪不得你们俩会凑到一起!原来是臭味相投!”

    刘阿姨气的呼哧呼哧的,咋这个小男人说话也这么强悍啊?

    “臭味相投吗?我不觉得啊。”秦北嗅了嗅,“我身上没有臭味——应该是你身上出来的吧。”

    “怎么可能!我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味道!”刘阿姨气呼呼的说道。

    话没说完,却听到“噗……”的一声爆响。

    紧接着,又是两声:“噗……噗噗……”

    原本还有几个看热闹的,这下纷纷捂着鼻子,一脸恶心的瞅着连放了四五个响屁的刘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