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这种事男人比女人累!

目录:圣手国医| 作者:高登| 类别:都市言情

    苏琳琅坐在餐桌旁。

    她已经坐了半个小时了。加上洗澡的时间,起床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小貂坐在苏琳琅对面,小心的看着苏琳琅的脸色。

    据说女人第一次都会有些不适应,她怕大胸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出来。

    苏琳琅努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已经知道了,是她钻进了秦北的被窝,起因是秦北给小貂治疗的时候小貂睡着了,于是两人等于就换了房间。

    “就算是我钻进去你也不能这样啊?!你就不能柳下惠一回?”苏琳琅郁闷的想到,现在还觉得胸口处有点怪怪的味道。

    “大胸姐?”小貂迟疑的,小声的,喊了一声:“吃点东西吧?折腾了一晚上,很费体力的……”

    “不吃!”苏琳琅怒道,“你才折腾了一晚上!”

    小貂一脸无辜:“没有啊,姐夫的治疗很有效,我昨天晚上一次都没有折腾——一觉睡到自然醒。”

    “别叫他姐夫!我也不是你姐!”

    “大胸姐……你别太激动。女人吗,总会有这么一次的。我觉得姐夫不错啊,至少比我之前遇到的那些阿猫阿狗的负心汉强多了。”

    “我没有!”苏琳琅辩解道。只是摸了摸上面,顺便啃了两口。

    想到这儿,她的脸腾的就红了。

    “好好好,你说没有就没有,你跟我叫什么劲啊,又不是我把你第一次拿走的。”小貂道:“吃点东西吧,都凉了。”

    咕噜噜……

    苏琳琅想说不吃来着,奈何肚子不争气。昨晚就吃了两口面条,早就饿的前胸贴着后背了。

    “咬死你!咬死你!”她恨恨的捏起一个灌汤包塞进嘴里,含混不清的说:“你姐夫……不是,那货呢?”

    小貂笑道:“哪个货?”

    “他!”

    “哦,一般这种事,男人比女人累。再加上姐夫昨天晚上的时候好像就精神不太好,前后一折腾下来,……”

    “呸呸呸!简单点说!”

    “姐夫还在睡觉。”小貂笑道。

    也许是饿的狠了,也许是把包子油条什么的都当成了秦北,苏琳琅吃啊吃咬啊咬的,功夫不大,居然把小貂买回来的两人份的东西全吃了。

    “呃……”苏琳琅打了个饱嗝,看着风卷残云一般的桌面,小声道:“我今儿下午才去上班,我再睡会。你……你再给他准备些吃的……”

    小貂古怪的笑了起来。

    苏琳琅板着脸怒道:“笑什么笑?再笑搬出去住!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跟他……”

    越说声音越小。

    小貂辩驳道:“大胸姐,你一定是嫌弃我住在这里,妨碍了你们的好事儿了吧?”

    苏琳琅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把门一摔,睡觉去了。

    午后一点苏琳琅醒了过来,小貂正摆弄着一叠报纸在广告栏那边找寻着什么。

    并没有看到秦北。

    “他呢?”苏琳琅问道。

    小貂头也不抬:“你不会自己去看看啊,我忙着呢。”

    “他还在睡?”苏琳琅提高了音量,不会出什么事吧?我那一脚踹的也不是很重啊?难道又摔到脑袋了?我怎么就这么不小心,明明知道他脑震荡还没有恢复,怎么就使了那么大劲儿踹了他一脚呢?

    “嗯。”小貂道:“一直没醒。”

    苏琳琅也顾不得生气了,小心推开门,房间里秦北睡的正香,发出轻微的鼾声。

    苏琳琅又小心的把门关上。

    她想了想,给分局里打了个电话,请了半天假。

    秦北这个状态,她不是很放心。

    小貂继续摆弄她的报纸,看上面的广告。时不时的拿起电话打个电话咨询一番。

    苏琳琅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电视里演的什么片子根本就不知道。

    “他还没醒?”苏琳琅自语道。

    小貂道:“你都问了三遍了。”

    直到傍晚的时候秦北才拖着疲惫的脚步,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苏琳琅关切的迎上前去:“你没事吧?”

    “唔……好像还好。”秦北摸着屁股:“我好像睡觉的时候掉地上了?”

    苏琳琅不好意思的道:“我踹了你一脚。”

    秦北纳闷道:“你为啥踹我啊?”

    “你!”苏琳琅瞪着眼,心中告诉自己,他是个病人,他是被自己开车撞的,换了副笑脸:“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小貂在一边都看傻了,这还是熟悉的大胸姐吗?!

    早晨的时候她不是还气的恨不得杀了秦北吗?

    ——怪不得人家都说女孩子最忘不了的男人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小貂努力的回想着,自己第一次是交给了谁来着?

    好像是一根黄瓜。她有些不确定的想道。

    秦北哦了一声,“我去洗把脸。”跑进了卫生间。

    拍着自己的胸口,对着镜子笑了:“小伙子你真帅!”——小貂说的对,我不去奥斯卡,是奥斯卡的损失。

    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苏琳琅决定晚饭出去吃。

    “我请客。”苏琳琅大方的说道。“京华大酒店……”

    “哇塞,大胸姐你抢银行了?居然去京华大酒店?哇塞哇塞哇塞……大胸姐我真是太崇拜你了,京华大酒店哎,五星级的哎!”

    “我没说完呢!”苏琳琅生气的道:“京华大酒店对过,有个卖盒饭的做的不错……哎你这是什么表情?盒饭怎么了,贵的盒饭也得二三十一盒呢!”

    “大胸姐——我觉得咱们其实叫外卖也行。”

    “不吃那个,垃圾食品。——还死贵死贵的。”

    “姐夫,你也不说管管我姐,你揍她一顿,我给你打下手。”

    秦北听着她们俩吵的热闹,笑着说道:“我没关系啊,我吃什么都行。”

    “你真是亲姐夫!”小貂恨恨的说道。

    苏琳琅在那儿唱歌:“我得意个笑,我得意个笑!”

    “你也是我亲姐!”小貂被这两位的无耻震惊到了,更惊讶于他们之间配合的默契程度——姐啊,早晨的时候你不是还恨不得把姐夫弄死吗?

    三人简单收拾一下,吃盒饭的事情只是个玩笑,当然,去京华大酒店的事情同样也是一个玩笑。——虽然小貂很想后者不是玩笑。但现实这个狗币玩意就是这么的残酷,这么的不给面子。

    “那有个人。”刚出小区大门,小貂就哆嗦着说道。

    秦北道:“来来往往人多了去了,你什么时候怕见人了?”

    “他是个坏人。”小貂道:“他昨晚就等在这里!今儿又等了一天!”

    秦北和苏琳琅对视一眼,苏琳琅想了想说道:“那我去问问。”

    “哎……”小貂抓住了苏琳琅的衣袖:“也许不是坏人……”

    苏琳琅道:“是不是的,问问就知道了,我是个警员。”

    “他昨天晚上救过我一次。”小貂不好意思的说道,她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下。

    “那个男人真他喵不是东西。”苏琳琅骂道。

    “这不是重点。”秦北觉得女人关注的层面咋就这么特别呢?现在说的是这个男人的问题,不是那个男人的问题。

    “你确定你不认识他?”苏琳琅问道。

    小貂努力的想了想,道:“确定。哎哎哎,他过来了!”

    小貂连忙藏到秦北身后面去了。

    男人迈着不疾不徐的步子,走了过来。

    “咣!”他双膝一软,以额触地,咣的一声给秦北叩了一个响头!

    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上一块明显的青紫痕迹。

    看样子这一下磕了个狠的。

    “你是,侯三?”秦北不确定的问道。

    “嗯。”男人有些木讷,不大善于言辞。

    “你出院了?什么时候出的院?”秦北抓起侯三的手腕,给他把了把脉,“还好,挺正常的,恢复的不错。”

    “昨天。”侯三言简意赅的说道。他知道,那一个头磕下去,秦北会明白他的谢意。

    “你太客气了。”秦北笑着说道:“我是一个医生,治病救人是我应该做的本分。”

    “是人情。”侯三说道。

    苏琳琅插话道:“看你现在的样子,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怎么就非得去做贼呢?有手有脚的做份什么工作不比做贼强?——你小心些,下次再犯案,我还抓你!”

    “你抓不着。”侯三扫了一眼道。

    “你……你尽管试试看!”苏琳琅怒道。

    侯三难得的笑了一下,递过来一个手机:“你的。”

    苏琳琅在身上摸索了一下,登时脸色大变,恨恨的接过手机——她明明记得手机很好的放在衣兜里的!居然连怎么被侯三拿去的都不知道!

    秦北却很感兴趣,连连点头。

    “我有三不偷。”侯三道:“老师不偷。他们值得尊敬。农民不偷。他们赚俩钱儿不容易。病患家属不偷。那是一条命。”

    “说这些没用,改变不了你是一个小偷的身份。”苏琳琅道。

    “可是我需要很多钱。短时间我赚不到。”侯三道。

    “我能抓你一次,就能抓你第二次!”苏琳琅怒道。谁不缺钱啊,我也五行缺钱。

    侯三道:“这也是我来找你们的原因。”

    他说,“上次不是你抓到我,是我被人打了闷棍。我知道是谁,是青皮。”

    “哦?”苏琳琅奇道:“听同事说,在医院的时候你说你不记得了!”

    侯三道:“若说记得,会被弄死。”

    “朗朗乾坤,谁敢草菅人命?!”苏琳琅生气道。

    “青皮就敢。很多人都敢。——除了你不敢。”

    “你!你祈祷你别犯在我手里!”

    “我会的。”

    “……”

    秦北一直认真的听着。

    “青皮是吧?我知道了。”秦北眼中杀机迸现。

    苏琳琅这才听明白侯三的意思:“哦……你是说栽赃给我的人是青皮对吧?!”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