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挑战不可能

目录:斩天宗| 作者:夕夕枫| 类别:散文诗词

    “黄叔,我是真不知道那三人,三长老还找我有事,你就让我进去吧。”

    黄叔怀疑盯着,将唐离全身都打量了一遍,一时也看不出什么,正打算把唐离放进去时,才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唐离两手是空的。

    “听说你拍下了一把名剑。”

    唐离一时没想太多,只想早些脱离这苦恼,很自然摊开手掌,将瑶离剑现出。

    黄叔惊愕,难道这小子已经竹西境了?

    不过,既然把境界压到了竹西境以下,怎么可能藏物于掌心?

    难道天族又有惊人的秘法?

    如此想来,这少年实在太可怕了。

    难道来陈族真的只是为了逛逛?

    “进去吧,既然三长老找你。”

    唐离直接拿剑便走,难得黄叔放过他,哪里还想有没有阴谋?

    黄叔遥遥看着他,目光越发复杂,随即看向东南方,那道遥不可及,甚至看不到地域,像是想起了许多往事,意味深长道,“你到底有多强?”

    ……

    唐离远离山门后,放缓了步速。

    平复心情后,他开始埋怨道,“黄叔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捉着我问话?难道他真的发现我了……”

    “不对啊,他对我态度怎这么不好?”

    “他是不是特别讨厌天族?十一年前来的人,真巧啊……”

    走了不久,终于到比武现场。

    人海般的观众挡在他面前,他抬头望着比武高台。。

    但高台上什么都没有。

    他失落道,“该不会结束了吧?真……巧啊。”

    他正想拉旁边的人问问,突然记起刚才出现在陈族人面前,那种轰动的场面,立即闭了嘴,“可惜了,应该是场很精彩的战斗,去问问三长老吧,他肯定知道。”

    才踏出一步,便看到场上的人竟是陈乐之。

    满场顿时沸腾。

    比唐离出现时的气氛更强烈,尖叫声、助威声,似乎一下子传遍整座地峰。

    唐离遥望,“陈族,这一代的天才吗?不知道这对陈恺好不好。”

    突然一位青年慢慢走到场上。

    安静了。

    只有惊疑的目光,所有声音消失。

    唐离望着那青年,比任何人都吃惊。

    此时此刻,陈恺不是该和杭泠一起吗?为什么还会上场?

    陈乐之同样惊疑,即便陈恺进步神速,难道可以逾越境界的高山?

    他望向场下,未曾找到唐离的身影,便看向陈恺,脸上的由认真变成担忧,又变回认真。

    他实在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陈恺。

    难道真要打?

    他还真没打过陈恺,甚至陈恺被欺负,也是他找人算账。

    这能打得下手吗?

    “陈,陈恺,你怎么来了?”

    陈恺没有陈乐之那般多变的情绪,脸上很平静,但手有些抖动。

    “你,你只管打,别,别留手就是了。”

    “只,只管打?你来真的?是不是……王点棠教你的?”

    “不是他教我的,反正这一战对我很重要,所,所以你真为了我好,那就全力以赴……”

    陈乐之还是不敢动手,望了望小高台那边,祈求得到答案。

    小高台上也全是茫然,尤其是陈煜哲,他至此什么都不知,那可是他儿子啊。

    还有其他人都盯着他。

    他能说什么?难不成装装面子说一句:

    不错!我陈煜哲的儿子就是好,敢越这么多境挑战?你们不欣赏我可很欣赏……

    想到这里,陈煜哲越发苦恼。

    三长老笑了笑,望着陈恺越发觉得满意,虽不知此举是杭泠,还是唐离所为,但只要此战打得好,说不定得以进杭泠法眼。

    他说道,“刚才各位刚才已同意恺儿再打一场,那么这一场有问题吗?”

    众人满脸无奈,行天境巅峰打词玉境中期,这合适吗?何况还有这么多别家势力的人,难道就让他们看看陈族三少爷完全不及?

    二长老陈品成苦笑一声,“我看此战就免了吧,乐之也打不下手。”

    众人拼命点头,就连想要陈恺的命的陈绍成也表示赞同。

    三长老瞪了他们一眼,随即起身面向场上的两位青年,声音极有力问道,“陈乐之,陈恺,你俩真想试这一场?”

    陈恺道,“是!”

    陈乐之道,“不是!”

    两人同时出口,场下的人虽听不清哪人说句,但猜也猜不到。

    陈恺后上场,说“是”的必然是他。

    陈恺与陈乐之互视,一时哑然。

    三长老道,“陈恺,你可知你俩的境界差了多少?”

    陈恺道,“不知。”

    满座哗然,甚至有些许嘲讽之意。

    不知就敢上场,难道平时的安逸少爷当太久了,没人敢惹就真的无知无畏?

    三长老怒视着那些嘲讽的人,如若不是他站在此处,还真想冲过去揍人一顿。

    但他还是忍住了。

    现在出手,陈恺只会被传得更惨。

    “陈恺,你为何要打?”

    陈恺道,“我想试一试。”

    “陈乐之呢?你为什么不想打?”

    陈乐之哑然,难道要当面说陈恺太弱?这种事他绝对做不出,难道真要答应?

    三长老看穿了陈乐之的心思,愤怒之余又有些高兴。

    他愤怒陈乐之也像其他人,觉得陈恺必定打不够,又高兴于陈乐之也是为了陈恺好。

    但既然陈恺想做的,那就做吧。

    “既然陈乐之默认,那便开始吧。”

    陈乐之微怔,但还得承认。

    场下观众虽诸多不满,最后不得不接受这事实。

    陈恺与陈乐之同时拱手一拜,一句“请赐教”后战斗当即开始。

    陈乐之先出剑,直接落在陈恺背后。

    他的身形极快,甚至没几人察觉到他出现。

    陈恺也不例外,只是法阵在“教”字刚说完,便施放在他自己身上。

    但两人的境界相差悬殊,陈恺的灵力完全不及。虽然卸去陈乐之一部分攻击,但剩下,直接将陈恺刺伤,抛离原地一丈远。

    陈恺痛苦喷出一口鲜血,半跪在地上。

    陈乐之也没打算这个时候攻击,这是他向来的比武方式,无论对方是不是陈恺。

    满场寂然。

    小高台上,陈煜哲担忧望着,看到前方的三长老时,差点大骂出口。

    场下的唐离冷静看着,他早就猜到这场面。

    突然一道声音从耳旁响起。

    “你觉得他打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