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今日必杀你

目录:无上神帝| 作者:蜗牛狂奔| 类别:都市言情

    “杀!”

    而此刻,一道道排山倒海一般的呼啸声,冲击开来。

    顿时,整个大地之上,众人只感觉,天地都是颤抖起来。

    “是常山郡的常家军!”

    “还有苍州的苍山门之人!”

    “琅州的琴家也杀出来了。”

    这一瞬间,场景大乱。

    交战,避无可避,三方战士此刻围出,童家、黄家的护卫,此时彻底傻眼了。

    “统领大人,我们怎么办啊?”

    “怎么办?你他么问我,我怎么知道?”

    那家族统领此刻也是一脸茫然,道:“杀出一条血路,能跑多少跑多少吧!”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知道,跑,彻底无望了。

    这时候,大家只能各自顾及自己了。

    轰轰轰……

    厮杀声,奋战声在此刻,一浪高过一浪。

    唰……

    然而正在此刻,一道破空声突然响起,天空之上,一道身影,在此刻直接冲出。

    正是牧云!

    牧云此刻,折身而回,手中长剑消失不见,可是一颗脑袋,却是悬浮在空中。

    “童无敌人头在此,反抗者,杀无赦!”

    牧云一语喝下,顿时,整个童家和黄家的兵马,已经是彻底绝望了。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不少人都是放下自己手中刀刃,在此刻投降。

    再不投降,只怕连最终的机会都没了。

    牧云凌立在半空之中,看着三方军马。

    “极动苍,常子龙,此地交给你们了,童家和黄家完蛋,潼州和川州,你们顺势取了,这两大家族,我想必定有很多好东西!”

    “好!”

    这等捡便宜的事情,极动苍和常子龙自然乐意去做了。

    牧云看向下方,喝道:“普石,跟我走!”

    “去哪里?”

    “山阳郡,娄家!”

    牧云嘴角,一抹杀机浮现。

    普石看到牧云这等表情,哪里还不知道牧云想干嘛。

    这下,山阳郡娄家,完蛋了!

    哗啦啦的兵马在此刻如潮水一般席卷上来,失去了两大真神中期境界的强者,军心涣散,解决这一场纷争,对于极动苍和常子龙来说,不算是难事。

    牧云此刻,却是带着普石,二人速度加快,直接离开琅州,朝着南方前行。

    一路上,牧云闭口不言,眼神阴冷的可怕。

    普石知道,牧云担心叶秋和灵月玄。

    他可是亲眼看到,当初牧云在巨像内,再次见到自己徒儿叶秋那副凄惨模样,当时震怒,把灵家老老小小杀了个底朝天。

    这下,娄家,完蛋了!

    半天不到的时间,两道身影,出现在一座城池面前。

    此刻,俯身看去,那城池四周城墙上,一道道护卫,来来回回巡逻。

    只是对于牧云和普石二人来说,这些人,却是形同虚设。

    “看来云琅率领大军,还未到达山阳郡郡城,他也是投鼠忌器,担心羽东青和火玉子二人真的将自己手中的玄天鉴毁了!”

    普石看着下方还算平稳的山阳郡,点头道。

    “娄家在哪里?”

    牧云却是没有理会,直接开口道。

    “在那边!”

    普石带着牧云,落下身来。

    “咦?”

    “怎么了?”看到普石略显惊讶,牧云询问道。

    “那人似乎是娄家的娄古灵!”普石直接开口道。

    “娄古灵!”

    牧云低头看去,下方一间酒楼窗户边,两道身影缠绵在一起,打开窗户,对着街道,竟是丝毫不在意。

    那男子一身白色长衫,此刻下半身褪下,身前女子,梨花带雨,似乎颇为痛苦。

    “他就是娄古灵吗?”

    牧云身影一闪,化作一道流光,落下身来。

    直接进入酒楼,来到第二层,一脚将房门踹开。

    砰……

    看着眼前的画面,牧云当真是心中作呕。

    “谁?”

    娄古灵折身看着牧云,道:“你是谁?老子正在兴头上,滚蛋!”

    “来人,把这家伙给我乱棍打死,扔出去!”

    娄古灵身前,那少女哭哭啼啼,身上衣衫破碎,嘴角带着血迹。

    “欺霸少女?”

    看着娄古灵,牧云淡淡道:“我这人没别的,就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听到此话,娄古灵一把将身前女子甩开,穿上衣衫,坐下身来,拿起筷子,夹起鱼肉,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娄古灵嗤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不怕死的人!”

    “没错,我确实是不怕死!”

    牧云也坐下身来,自斟自饮,道:“你叫娄古灵是吗?”

    “是我,怎么?难不成小爷我欺负过你家女人?”

    “那倒不是,你若是真的欺负,恐怕是刚有念头,我便掐死你了!”

    牧云点头道:“我问你,叶秋和灵月玄去了哪里?”

    “谁?”

    娄古灵皱起眉头道:“叶秋?灵月玄?我好像听过灵月玄这个名字,但是,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咻……

    正在此刻,一道破空声响起,噗嗤一声,桌子上筷笼里,一根水晶玉石筷子直接扎到娄古灵手掌之中。

    噗嗤一声,血肉喷溅,娄古灵一声哀鸣,身体忍不住发颤。

    “仔细想想?”

    “你……”

    娄古灵手掌滴血,看着牧云,冷喝道:“你死定了,我不管你是谁,我父亲是娄家族长娄华太,我爷爷是威名鼎鼎的娄家老爷子娄西元!”

    咻……

    噗嗤一声,再次响起。

    娄古灵双手,此刻皆是被钉在桌子上。

    牧云徐徐站起身来,淡淡道:“现在,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

    “你做梦!”

    噗……

    鲜血再次流淌,娄古灵感觉到自己脚掌都是流出血来。

    “啊……你问,你问,我知道的都回答!”

    “很好!”

    牧云拍拍手,看着窗外,道:“叶秋和灵月玄,在哪里?”

    “我真不知道他们是谁啊!”

    噗……

    顿时,娄古灵只感觉自己左腿也是一股刺痛传开。

    “啊……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他们二人本是到我府上应征护卫,我看那小娘子长相美丽,不拘一格,想要收了,结果二人知道消息,提前跑了!”

    娄古灵顿时一口气说道:“我就派人追,可是最后,这两人跑到哪里,我不知道啊!”

    “真的?”

    “自然是真的!”

    “可是,我问你父亲,你父亲却不是这么说的!”

    “我父亲?”娄古灵顿时一惊:“你见过我父亲了?”

    娄古灵心中一沉。

    “我说实话,我说实话,他二人被我手下追到一处荒山内,进入到一片山林,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我守了一个月时间,也没见他们出来!”

    “在哪里?”

    “那地方是死地,名为死灵谷,谷内的鬼气常年旺盛,而且死灵谷很奇怪,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转换位置,到底在哪里,谁也不知道的。”

    “我当时就是等了一个月,眼睁睁看着死灵谷在我身前消失,才不甘心的离开!”

    听到此话,普石此刻只想一巴掌拍死娄古灵。

    这家伙,还不知道闭嘴,此刻牧云脸色已经是铁青,再说,这小子绝对死了。

    “好,好,好,死灵谷,你逼我徒儿进入到死灵谷内,今日你必死!”

    牧云连说三个好,眼中杀机已经是无法掩饰。

    “徒儿?”

    娄古灵一惊,喝道:“你……你你你……你是牧云!”

    他依稀记得,当日叶秋悲愤之下,进入到死灵谷内,结果喊了一句:今日我死,他日我师尊牧云,必然为我报仇,娄古灵,我等着你!

    这一句不痛不痒的威胁,岂知今日,居然是变成了现实!

    娄古灵脸色震撼,看着牧云喝道:“你别冲动,我是娄华太的儿子,你要多少赔偿,我都可以给你!”

    “你的命赔偿,足够!”

    “住手!”

    正在此刻,一道喝声,突然响起。

    “三叔!”

    看到房门外一道身影站定,娄古灵顿时哭了起来。

    “三叔,救救我啊,救救我!”

    来人一身蓝袍,气息强横,赫然是真神初期强者。

    “放手!”

    娄蓝宇开口喝道:“不管你是谁,现在立刻放手!”

    娄蓝宇乃是娄家老三,膝下无子,娄家三子,唯有族长娄华太生下一个儿子,可谓是一根独苗,他若是死了,娄家就断后了。

    “普石!”

    看到普石,娄蓝宇更是喝道:“你琅州不是被童家和黄家围攻,你怎么还跑到我们山阳郡来了?”

    “我……”

    普石苦涩一笑,无话可说。

    “此人是谁?为何对付我家古灵,这孩子哪里招惹他了?”

    “他是……牧云!”

    “牧云?哪个牧云?谁也不能……”

    娄蓝宇一句话没说完,突然一怔。

    “牧……云……”

    普石此刻只能摇头。

    这一家子,一个个简直是蠢货!

    “就算你是牧云,可是你也不能不问是非杀古灵!”

    “哦?”

    牧云此刻懒得解释了。

    “我想杀就杀,我爱杀就杀,你能如何?”

    “找死!”

    娄蓝宇自然是不能看着娄古灵被牧云宰了,直接出手,想要袭击牧云。

    今日今时的牧云,真神中期境界,体内神源,三大印痕灌满神力,一催动之下,神力席卷开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咧咧作响,那长筷在此刻,宛若利剑一般,破空而出。

    看到牧云手段,娄蓝宇顿时一惊,想要后退,可是根本没机会了。

    双手霹雳挥出,神力涌动,凝聚出强横的力量,顿时爆裂开来。

    砰……

    恍然间,他手掌前出现一道球形的神力波动,将他身体包裹住。但是赫然,牧云操控的那一只只筷子,在此刻却是直接扎破那球形神力,直逼娄蓝宇脑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