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我亦无所欢(六)

目录:不死凡人| 作者:狂歌笑| 类别:玄幻魔法

    刀剑交鸣,颤音如针,刺入毛孔,让人浑身都随之颤栗而起。滚烫的热血在奔腾,如同无数的怒龙在寻找着同一个爆发点。

    脑海中不再有任何的杂念,唯有将对手杀死这一个念头!

    仙力以一种恒定且高速的状态在经脉中运转,狂暴的杀气混入其中,从妖刀之中宣泄而出,创造出了一道道强悍无比的攻击。

    眼睛只盯着一个方向,如同一个瞎子,手中的刀却向着四面八方砍去,每一刀都精准无误。

    王石平稳地向前踏步,冷漠地出刀,丝毫不在意身上又增添了怎样的伤痕。

    坤主闲庭信步般前冲,手中的青剑干脆利落的向前刺出,将缭乱的刀线全部挑断,显得轻松无比。

    两人交错。

    刀剑相碰,彼此拉出一条火星长线。

    就在刀剑的末端刚刚分离的时候,王石跟坤主都顿了一下身形,手中的刀剑也随之旋出了一条漂亮的弧线,迅猛无比地向着对方的致命处刺去,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空气成了固态的豆腐,被轻易的割裂,出现了两条真空的通道。空气流动的速度,在两人的速度面前,犹如静止。

    妖刀比青剑更长更快,自然先一步到达坤主身上,对于这一切王石都掌控的极为精妙。

    叮!

    平湖中心落了一滴雨的声音,只是引起了两三圈涟漪,便再也没有了下文,并未对这平湖造成任何的影响。

    冷漠的目光忽然一变,王石迅疾抬起了左手,狂暴的仙力在其上凝聚,如洪水将决。

    铮!

    妖刀弯曲,弯出了一个惊人的弧度!

    几乎称得上是这个世间最锋利的兵刃,竟然没有破开坤主外层的仙力防御?

    坤主硬顶着妖刀冲了过来!

    青剑毫无意外地刺向了王石!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快的速度,除非是事先就演练过无数遍的事情,否则根本没有可能躲得过。事实上,王石也根本不可能躲得过。

    砰!

    附着了万条青龙的左手,握住了青剑。

    好似刺入到硬木中一样,虽然很难前行,但是青剑依旧在前行。

    剑尖破开最外层的仙力防护,将皮肤上浮现出来的真龙纹击碎,刺破肌肤,切断血管,向着更深层的内脏刺去。

    “平星野!”

    弯曲的妖刀陡然绷直,将坤主顶了出去!

    轰!

    半空毫无征兆地出现了巨大的星辰,将此处砸出一个深坑,不论是何种东西在其下,恐怕都会变成飞灰。

    坤主退到了星辰的边缘,横出一剑。

    如同剑尖挑起了一滴水珠,这颗蕴含着无尽仙力的巨大星辰,被轻易地挑了起来,随着坤主的挥剑,向着天际飞滚,最后只化成了一点。

    遥远的天际闪出了一点光亮,应该就是这颗星辰爆炸所产生的,只不过在这里连丁点的响声都听不到。

    血从身体的各处汇聚,成为了一串珠子,从王石的身上飞速坠落。

    已经有了一十八道伤口,可王石却并未对坤主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在对方身上留下一道擦伤都没有。

    抢占无数次先机,牢牢地抓住了对方每次出现破绽的机会,布置出各种精妙无比的死局,最后却都被坤主以绝对的力量给破除。

    坤主对于王石,拥有着完全碾压的优势!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块黄金,雕刻出再精美的图形,附带着无与伦比的艺术价值跟文化价值,依旧无法跟一座金山相比。

    穷尽所有的办法,王石也寻不找到半点机会。

    残留的剑气在伤口疯狂地破坏,如同一支支发了疯的军队,纵使王石已经参悟了“无有妙门”的最高一层,也无法立刻将伤口修复。仙力被急速地消耗,鲜血更是不可遏制的滴落着。

    冷漠的目光有了些许的改变,王石盯着不远处的坤主,脑海中浮现出了先前战斗的所有片段,思索着可能的办法。

    坤主表现的更为冷漠,她甚至都没有再去看王石一眼,便向前踏出了一步,手中的剑也斩落而下。

    “无涯!”

    天地间好似忽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深渊,开裂的越来越大,将立在另一头的王石无限制的缩小,直到从这个世间抹除才会停止。

    王石迅速地舍弃一切思绪,猛然双手握刀,阔步向前斩出!

    向死挽歌!

    原本细长的刀线变成了硕大的重锤,悍然砸落。

    天地直接出现了一道明显的分界线,无数的裂缝在这一层空间中浮现出来,破裂声如同尖锐物划过铁皮,足够让金石崩裂。

    重锤砸在深渊,纵横的两条线相撞!

    无法形容的冲击力袭来,直接将王石崩飞了出去。

    作为直接承接冲击的双手,血管的纹路立刻在上面浮现,密密麻麻,随后全部炸开。薄薄的皮肤根本绷不住如此多的鲜血,当即开裂。

    双手直接炸成了一蓬壮观的血花!

    若非真龙纹将骨骼蕴养成了这世间最坚硬的仙器,王石这双手便不可能还握着妖刀。即便如此,此时他也是用一双挂着丝丝血肉的白骨手握着妖刀。

    浩瀚的仙力涌来,迅速地将双手修复,然而修复好的左手,不可抑制地轻微颤抖起来,先前的那股冲击实在太强,根本无法立刻化解。

    “将刀当锤,力量全部集中在一点,从而凿开一条生路,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主意。”即便冷漠的坤主,也不由得出言赞叹。

    任何危局都可以保持着绝对的冷静,迅速地做出判断,从不可能中寻找可能,毫无破绽地出手。这么多年来,坤主也只见过一个人而已。

    李逸仙教出来的弟子,确实跟曾经的他一模一样。

    坤主没有停手,再度横起了手中的剑。

    三尺青锋,如同铜铸,上面没有雕饰任何花纹,只是透着一股冷,就好似深山老潭边布满了青苔的石头,乍一看觉得清幽,心生欣喜,在片刻后就会觉得那股子冷扎进了骨子里,让人遍体生寒。

    这样一把剑,不入世间十大名剑,不被人知晓,却比任何一把剑都致命。

    剑名——青越!

    面对坤主再度横剑,王石只得出刀。

    仙力之间犹如鸿沟般的差距,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王石再怎么思索,也想不出任何办法破解。

    坤主的招式并不复杂,过程中还会出现不少的破绽,可王石就是无法伤到对方。这种感觉,比面对完全碾压自己的对手更让人难受。

    更为可怕的是坤主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时间,持续不断的攻击任由谁都扛不住,迟早会被其击溃。

    “三千刀——归一!”

    从天地四周涌现出了无数的刀影,好似无数双手,将天与地拉到了一起,凝缩成了一点。

    天地成为一刀!

    坤主手中的剑微顿,没有再继续斩出原有的招式。

    突破天仙境,连带着“道名辰玄”跟“无有妙门”也随之突破到了最高的层次,随之而来的无数玄而又玄的感觉,让王石对任何的东西都有了新的感悟,燕归刀法也随之进入到了巅峰!

    面对交战以来王石的最强一刀,坤主面色也有了细微的变化,能够明显感知出她体内的仙力也涌动了起来。

    “尽意!”

    坤主好似动了,又好似没有动。她就这般站在原地,让人感觉她没有出剑,却又好似击出了千万剑。

    “剑道微易,其意无穷。”戏子不由得出声赞叹道,这个世间能够看透这一剑的人已经不剩几个了。

    抛开一切不谈,每一个能够到达这个世间巅峰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人。哪怕他伏尸百万,杀人成魔,依旧值得他人发出一声赞叹。

    无数的事情,坏就坏在必须与其他的事情联系起来,而不能单独的拿出来进行判断。

    在剑道一途上,宁负天资质有余而运气不足,离主运气有余而资质稍欠,唯有坤主才达到真正的巅峰。

    天地忽然变成漆黑之色,全部凝聚到了坤主所在的一点!

    坤主虽强,但王石丝毫不逊于她!

    戏子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度过的那短暂的刹那,只记得世界重新恢复了光亮,看到了天际上分出了胜负的两人。

    王石并没有将所有的仙力都压在那一刀上,他还有着充足的力量再战。更何况有着世间无可比拟的星空,他有底气耗死所有的人。

    然而,当王石抵挡住冲击之后,就发现自己错了。

    无数道剑意已经对准了他,并且根本未曾耽搁分毫,坤主连说一句话的时间都不肯浪费,便发动了攻击!

    嗤!嗤!嗤!

    这时候王石展现出了超乎常人的意志,他仍旧拼尽全力地斩出手中的刀,即便他无法阻挡无数道剑意对自己进行的屠杀。

    像是块被用烂的抹布,王石浑身是血的立在半空中,连提刀的力气都没有。

    然而,他最后所进行的抵抗,终究是帮他保住了一口气。

    坤主抬起了剑,准备出手了解王石的性命,淡漠地说道:“看起来你比我想象中要死的更快一些。”

    然而,就在坤主要出剑之际,戏子提着离主用过的那把剑,出现在了坤主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