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巾羌乱翻手平 第六百一十三章 从此无羌唯有汉

目录:汉末皇戚| 作者:泉释一切| 类别:历史军事

    很早以前,伏泉在见到汉代骑兵没有装备马镫、马蹄铁时,就想把这件跨时代的利器弄出来,不过最终还是制止了。

    其中原因,也很简单,时机不合适,伏泉不确定自己的未来最终能走到何方,如果因为提前鼓捣了这玩意儿,把自己给玩拖了的话,那未免就太不值得了。到了现在让马镫和马蹄铁问世,虽然还是有些早,但为了对付韩遂和他麾下的数万骑,伏泉要想胜利,只能靠着装备优势了,而以他现在的身份,如果严守秘密的话,还是可以守住几年,不被他人知道的。

    起码,现在尚在汉军控制下的凉州半部土地,基本上都是伏泉的,并且伏泉这次安排装备马镫、马蹄铁的骑兵,都是一直随他南征北战的部队,忠心程度绝对不需要多说,而只要他们平日里收起马镫保管好的话,就算有人怀疑伏泉用了什么方法提升部队战力,也很难发现其中的秘密。

    当然,至于说黄忠那不到五千骑,能不能硬拼得过韩遂的数万大军,伏泉却是不担心,毕竟,对战韩遂的还是他这一路的汉军主力,他要用这三万步骑,彻底摧毁韩遂。至于黄忠,说到底也只是偏师性质而已,伏泉可不想过早的让这支骑兵暴露在众人眼中,难保那些身经百战的汉军文武中,不会有聪明人猜得出其中关键。

    得过陇西郡故地光复的消息,汉军军中的氛围明显更好,毕竟这预示着这场战事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大军就这样一路经过勇士县。

    在勇士县城里,伏泉和守城的将领吴懿嘱托数语,让他一定要率领重新分配给他的五千步骑,守住勇士县城,保护好大军的粮道,勇士县城和平襄县城之间,是广阔的牧苑,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一支叛军偏师从汉阳郡毗邻的武威郡内杀入,在这块地点里截断汉军粮道,这也是伏泉明明在兵力不占优的情况下,还要调拨给吴懿五千步骑的原因,实在是粮道太重要了,如果粮道被断的话,汉军在金城郡内一定寸步难行,毕竟本身凉州就是苦寒之地,再加上金城郡又被叛军占据多时,汉军就算想就地征粮,金城郡的百姓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余粮可够大军征用的。

    叮嘱过后,随即伏泉便率汉军征讨主力,出了勇士县城,往毗邻勇士县的隶属于金城郡的榆中县而去,那里,将是此番征讨叛军的第一站,而与此同时,北地郡以北的塞外,关羽与皇甫坚寿等人,率领一万零五百骑攻打北地郡外的先零羌,他们的目的,却是要再断韩遂的叛军一臂。

    先零羌从凉州叛军反叛以来,便是最早加入叛军的一支羌人,甚至北宫伯玉、李文侯等人,若非本身加入过汉朝军队,学得不少兵事本领,加上他们出身湟中羌,令得羌人相信,这才会被先零羌以人数上的优势推为首领。

    否则,作为同样起事的枹罕、河关等地的汉人群盗,显然不会允许军队高层全是羌人的,这也是他们当初迫不及待的劫持俘虏韩遂、边章二人后,推举他们进入叛军高层的原因,无非是互相猜忌,害怕被当炮灰而已。

    这种利害关系下,自然也导致这些叛军的忠诚度是极其脆弱的,所以自从北宫伯玉、李文侯和边章等人,带领大军被伏泉以弱兵伏击大破后,韩遂却同样以弱兵吓退伏泉后,大部分汉羌叛军决定反叛,不惜杀了北宫伯玉等人,拥立韩遂为主的原因。

    现在,伏泉为了切断这支叛军最大羌胡的和叛军的联系,主动分兵誓要将如今不少兵力尚在金城郡的先零羌后方连根拔除,这样,无论此战汉军是胜是败,先零羌也必然要因此衰弱,甚至因为部落的灭亡,而彻底被其他部落同化。

    “昔日,北地羌胡为段太尉、伏凉州所服,未敢有异心,不想如今猖獗至此,今日,便是其等灭族之时。”塞外一处草原里,关羽侧马望着前方的羌人部落,冷冷说道,同时,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炙热,显然非常激动。

    灭国诛族,擒敌酋长于君前,都是每一个武将梦寐以求的事情,关羽自然也不会例外。现在,伏泉让他率领万骑灭羌,这等战功若成,必令他扬名,而且因为是他率领的缘故,这名声必将日后能让他在青史之中,留下更加响亮的名字,自然关羽因此非常激动。

    “将军,末将父兄子弟反叛,皆为形势所迫,妄将军手下留情。”一旁,因为熟悉地形,此番被伏泉特地调来的强良,对着关羽行礼恳求道。

    先零羌是强良的家,虽然他这数年来在伏泉麾下,早就当自己是汉人,但是现在真的让他带汉军去灭自己亲族,还是有些不太忍心。

    当然,不只是强良,即使伏泉麾下其他羌人出身的亲信,这次也被调来,作为关羽的本部骑兵,他们的内心在知道伏泉的灭族大计后,也是脸色不佳,纵然知道伏泉也给了自己族人生路,但是想到反叛的后果,他们也无法释怀。

    至于说让他们也跟着族人反叛,这也不可能,数年在汉朝的军旅时光,早就让他们不想再去选择塞外那苦寒的牧马生活。他们不少人以前在部落地位低下,是汉朝给了他们好的生活,能在这前后反差的生活里,选择因为血缘亲情而反叛汉朝的终究是少数。

    这一点,就算是汉人也是如此,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汉奸,当一方给了你比之原本来说,多了不可想象的好处和福利以外,多数人终究会选择背叛,所谓的家国、亲情、忠诚都会被他们统统舍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莫不如是!

    关羽沉思片刻,看了眼强良道:“君侯早有言语,若羌人归顺,非真心反叛,则尽数内迁凉州,穿汉服、习汉语、尊汉律、服汉官,则皆免死,不然,族灭身损,活口不留,吾若留情,尔欲令君侯治吾罪乎?”

    “……”

    眼见强良无话言语,关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若汝族人真心投汉,何有汉羌之见耶?”

    强良听后,沉思了一会,终是行礼道:“末将欲为大军先锋,愿将军准许!”

    “善!汝率本部并屠各、匈奴两千骑,直杀中军,本将率领余部,包围羌族庐落,若其等反叛,年轻妇女留命,其余之人,高于车轮者老弱青壮男丁,尽灭之!”

    “诺!”

    强良重重的点头,而后忍住心神,望着前方的先零羌族部落,狠狠策马而去,若是族人依旧反抗,那就不得不怪他心狠手辣了,纵然此番可能会令先零羌灭族,他也要去做,因为他要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保护他如今所取得的一切,族人背叛他,也就别怪他无情了。

    战前,伏泉早已通令各部,汉军对付降而复叛的羌族,此番不再接受抵抗之后的投降,一律复其昔年征讨鲜卑事。换而言之,那些反叛的羌族,但凡敢于反抗汉朝天兵的,那么就全部杀死,按照伏泉当年征战鲜卑时,所用的策略一样,其部落只留年轻妇女,而孩子则留个子低于车轮的,其他人,全部屠杀,不留活口,从根本上,将羌人的再次反叛的源头给灭绝。

    此等灭族绝户之策,伏泉麾下,像强良这样的北地先零羌出身的兵将,自然知道有多么恐怖,毕竟他们也是跟着伏泉经历过他屠鲜卑的人,想想看,现在大汉北疆,可还有人敢称鲜卑人?

    只有在北疆更北的地方,大汉触手碰触不到坚昆、丁零等势力里,有那据说是由曾经的鲜卑大人魁头、步度根、扶罗韩等人,所率领的数万鲜卑余孽,依旧称呼着自己为大鲜卑。

    他们这三个曾经的鲜卑雄主檀石槐的后人,在当初知道和连败北,鲜卑最后的大军被汉军或俘获杀,只有少数逃离后,明白了鲜卑已经没有和汉人叫板的实力,连忙收拢草原上的鲜卑败兵,一起逃窜大鲜卑山之后,带着他们早就准备好的一些部族,果断北迁,然后在坚昆、丁零等势力内,往西寻求活路。

    至于之后为何往西,那自然是因为北疆最北的地方,他们都知道是一片冰天雪地的所在,根本不是他们这些游牧民族能够生存的地方,他们只有学着曾经被汉朝打断了骨头的北匈奴一样,往西北方向寻求活路。

    当然,因为如今西域各国阻断道路,他们的实力也不如曾经的北迁的匈奴人,他们没有选择从西域迁徙的这条线,而伏泉后来在知道他逼得曾经也在历史留名的几个鲜卑枭雄逃亡的事情后,感觉好笑之于,也再想不知道这支鲜卑余孽,会不会用他们强盗式的方法在坚昆、丁零等地扩张部族,并且和那支北匈奴一样,缔造有一个令欧洲人颤抖的“上帝之鞭”呢?

    现在大汉管制下的北疆草原,经过这数年的控制和教化,已经再无一个自称鲜卑出身的人了,在屯田的军管下,大多数人都只说自己是汉人,他们说汉话,穿汉服,遵守汉官的命令屯田,妥妥的都是汉人的生活方式,也许他们有的人潜意识里还知道他们是鲜卑出身,但大多数人都已经主动忘却了自己本来的身份了。

    知道这些,明白执行伏泉命令的后果,如强良等人在将这些事情换到他们自己的亲人身上时,难免兔死狐悲,只是,就算如此,强良等人即使明知道执行这命令的后果,他们为了自己,依旧会认真的执行。

    望着强良策马离去,招呼兵卒的身影,关羽看了眼身边皇甫坚寿、戏志才等人,缓缓道:“诸位,吾等亦当备战也!皇甫将军率并州骑于左翼,戏军师率幽州骑于右翼,吾自率剩余兵马,往其后而去,大军四面合围其众,休叫羌胡走脱一人。”

    “诺!”

    皇甫坚寿和戏志才都是行礼领命道,而后各自去招呼兵马,当然,被关羽命令时,皇甫坚寿的脸色其实并不好,但为了大局着想,他还是没有发作,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两人之间的上下从属关系变了。

    本来,作为伏泉的副将,按理来说皇甫坚寿应该命令关羽才是,只是论及战功方面,皇甫坚寿比起关羽实在是差得远了,而这里他们麾下的是一万汉胡杂骑,其中不仅有大汉军功赫赫的并、幽二州的骑兵,也有那些桀骜不驯的匈奴、屠各、乌桓等族骑兵,这些兵马要想掌控,无疑要有极大的威信才可以。

    因此,考虑良久,伏泉本有意直接招呼皇甫坚寿回到身边,随他决战韩遂的,但是想到其父皇甫嵩任职北地太守时,颇为民心,有他在,这支外调而来的汉胡杂兵,如果引起北地百姓厌恶的话,还能有所调解,不至于引起什么乱子。

    事实证明伏泉的想法是对的,这支明显有着胡人的汉军骑兵,起初一开始是真的让北地百姓不满,甚至也发生了不少矛盾事情,若非皇甫坚寿出面,北地百姓念在皇甫嵩的面上,没有针对,不然说不得也是一大隐患,

    伏泉知道此时,这才亲入北地,和皇甫坚寿密谈后,依旧让他留下的。当然,留下归留下,但是此番出兵的从属关系确实变了,战功卓著的关羽成为主将,率领这汉胡杂骑,横扫北地先零羌,而皇甫坚寿,只能为副将了。

    所以,皇甫坚寿对此当然有所怨言,不过他也是明白他的战功太少,而且对于关羽的战功,他也很服气,并且为了大局着想,也一直没有闹事。

    “呜呜呜……”

    激昂的号角声响起,羌人庐落左翼,皇甫坚寿勒兵以待,看到强良真的杀入羌族庐落后,明白其众真心归汉后,也率领麾下两千并州铁骑,往羌族庐落杀去。

    此番被伏泉变成关羽副将,他虽有几分不满,但并无怨言,他明白只有靠着军功,才能证明自己,因此冲锋在前,可谓是毫不含糊。其身后并州兵,虽然有不少人因为某些缘故和伏泉不对付,但毕竟这次是对抗外敌,并且主将又如此身先士卒,所以也是战意高昂。

    庐落右翼,被伏泉任命为关羽这一部偏师的军师的戏志才,也在号角响起后,明白强良等人心意,跟着杀了进去,当然,武力稍逊的戏志才,虽然也是身先士卒,不过他的身边却是有着一队关羽专门派来的自己的亲卫部曲相随。

    后方,关羽率领剩余四千余骑赶到,在明白强良等人心意后,也跟着杀入羌人庐落,没错,即使是前面看到强良那么多的表忠心,关羽有着伏泉暗令,也不敢真的相信强良等人,只有让他们做出行动,才能相信,这也是关羽给强良的都是胡人骑兵,没有汉人骑兵的原因,为的就是一方面把胡骑当炮灰,另一方面测试强良而已。

    结果也很明显,强良等人通过考验,也就是如此,关羽才能出兵,望着前方的羌人庐落,关羽心中冷笑,此番横扫北地塞外后,世间将再无羌族,唯有汉人。

    那些羌族所剩的投降之人,即使汉军不杀,到了凉州后,也将会被伏泉按照塞北长史的模式屯田,用军事管理的方式教化,在高压之下,快速同化他们,将他们这一代用屯田榨干,直到二、三代以后,彻底变成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