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46 嚣张的天妖阁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苏哲和鸡旦乐不可支,这是最原始的肉搏,这是最直接的暴力体现,只是毫无美感可言。

    就连一直古井不波的大祭司周身的空间波纹都为之荡漾,也看不出是喜是气。

    黄朗和臭鼬在艰难的厮杀半个小时后,两人都鼻青脸肿,气喘吁吁。

    黄朗突然以及撩阴腿,臭鼬惨叫一声,捂住裤裆蹲在地上,疼的脸色发青。

    就在黄朗得意洋洋的想要再上去踩一脚时,臭鼬周身突然弥漫青色的雾气。

    黄朗头晕眼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再也不敢隐藏实力,“噗”的一声,整个比武台被黄色的浓雾淹没。

    两人的身影都被雾气遮掩,台下众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半天后雾气逐渐稀薄,黄朗和臭鼬都躺在比武台上,不知道死活。

    裁判连忙打开禁制,进入比武台,突然一耸鼻子,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正在众人惊讶之时,突然台前有人大汉:“啊,好臭!”

    “噗通噗通”声不绝,靠近台前的观众接二连三的被熏倒了一地。

    台下一片大哗,人们纷纷后退,那台上传出的残余臭味被风一吹逐渐消散。

    “这什么味?特么的也太臭了。”

    “是不是万年的臭豆腐发酵了啊,差点没熏死老子。”

    “妈呦,这不会是腐尸的味道吧,老子头发晕,快点扶着我。”

    “呕,不行了,比我媳妇的裹脚布还臭,赶紧撤退。”

    ……观众群中呕吐声和叫骂声不绝,就连提前站的远远的苏哲和鸡旦都能闻到那种恶臭味,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好悬没吐出来。

    鸡旦神色凝重,“不应该啊,这黄朗的臭屁似乎更臭了,难道他的修为又有突破?”

    苏哲摈住呼吸摇了摇头:“我看未必,应该是两人的臭屁味混杂在一起,产生了异变。”

    鸡旦深以为然:“大哥所言甚是,黄朗刚突破不久,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再度突破,这样我就放心了。”

    苏哲很想给他一个笑脸,可那股恶臭萦绕在身侧,实在是笑不出来。

    他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奇葩的攻击方式,简直堪比倭国的生化武器。

    一想到若是在和妖族的战争之中,黄鼠狼族和臭鼬族突然放几个这样的臭屁,他就毛骨悚然。

    不行,得赶紧把防毒面具制作出来,应用在战争之中,否则人族必败无疑。

    或许大祭司之前都没有想到过这样的攻击方式,但现在既然发现了,自然不会放弃。

    苏哲偷眼看去,果然,大祭司激动的站了起来,定然是想要把这种作战方式应用在战争之中。

    黄朗和臭鼬都晕了过去,大祭司令人把他们抬了下去,这一战也没有一个结果,两人在之后的比赛中也再没有出现。

    但苏哲知道,这两人虽然不会再参加天妖阁的挑战赛,但妖族高层也不会浪费资源,必然是把两人当做秘密武器藏了起来。

    直到挑战赛预赛结束,夜色降临,人们才散去。

    苏哲没有急着离开,发现不出自己所料,臭鼬族族长和黄鼠狼族的族长被工作人员请走。

    不由暗自庆幸自己来到了妖族,发现了这种作战方式,否则大战时猝不及防,人族必然损失惨重。

    光是两人的余臭就能熏倒百十人,若是两族所有人一起放臭屁,千军万马被熏倒也不足为奇。

    这两族有多少人,他也不清楚,只能在战争爆发后,让人族小心留意,优先诛杀这两族之人。

    回到住处后,苏哲立刻把消息传递回人族那里,让他安排人抓紧制造防毒面具。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本尊来到了天妖山,所以他直接联系的是自己的分身。

    根据风信叶还能够传递消息来看,天妖山虽然是独立空间,但和武界还在同一个位面之内。

    第二天一早,苏哲和鸡旦就被服务人员叫醒,送他们来到血腥广场。

    和昨天不同,今天的血腥广场上戒备森严,非参赛人员不得入内。

    诺大的广场上只有参加挑战赛的十二个人和十几个工作人员,天妖阁的十二天妖还没有到来,显得极为空旷。

    大祭司不知道何时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评委席上,两名裁判和十几个工作人员恭敬的站立在两侧。

    大祭司稍一点头,一名裁判上前一步,一座高台凭空从地面升起。

    另一位裁判沉声道:“天妖阁挑战赛即将开始,今天,你们这十二名选手都具有一次挑战的资格,即便挑战失败也没有关系,挑战赛后,我们将对你们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特训,一个月后,你们可以再次挑战,同样的,被打败的天妖阁成员一个月后,也有一次挑战的资格,大家都清楚了吗?”

    “清楚了!”

    苏哲愕然的看向鸡旦,发现他也是一脸懵逼,其他人却都一副早就知道的模样,顿时苦笑不已。

    奶奶的,还以为只有自己不知道规则,原来这鸡旦也是个迷糊蛋,只是奇怪两个族长怎么也不说一声。

    这也不能怪,天妖阁挑战赛一直很神秘,别的种族早就有过挑战经验,知道规则不足为奇。

    而猕猴族和锦鸡族都是头一次参加,两个族长也根本不知道比赛规则。

    那名裁判继续道:“天妖阁成员入场,天妖挑战赛的规则很简单,不管使用什么手段,打败一名天妖阁成员,就算胜利。”

    随着裁判的声音,十二名天妖阁成员鱼贯而入,恭敬的冲大祭司弯腰一拜,随即脸色漠然的走上旁边的一座高台。

    众人凝神看去,这十二名天妖个个气息如渊似海,每人胸前都别着一个胸章,从一号到十二号一个不少。

    每个人的表情不一,或蔑视,或傲然,或不屑一顾,或面色冷漠,或带着蠢蠢欲动的挑衅打量着这些挑战者。

    唯有一号,表情始终漠然,连看都没有看挑战者一眼,似乎众人都是蝼蚁,根本没有任何人值得他关注。

    苏哲瞳孔微缩,视线落在了一号身上,一号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额前的发丝耷拉在眼皮上,看不清他的表情。

    整个人看起来极为瘦弱普通,也不像其他成员般有着种族特征,若不是知道他是天妖阁的天妖,苏哲都会以为他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人族。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带给苏哲极其强烈的危险感,让苏哲胸中的战意为之沸腾。

    似乎是苏哲的视线引起了他的注意,一号冷漠的瞥了他一眼,那眼中毫无感**彩的漠然让人心悸。

    只是轻轻一瞥,就移开了视线,仿佛苏哲并不值得他关注。

    那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自信和傲然,挑战者甚至包括天妖阁成员在他眼里都是土鸡瓦狗,蝼蚁一般的存在。

    苏哲嘴角微翘,有意思,把这家伙的尊严踩在脚下,那一定很有意思。

    裁判随手在十二个事先准备好的纸团中拿出一个打开,高声道:“三百四十二号挑战者第一个挑战,请选择对手,如果战胜对手,你们的胸牌互换,一个月后再次挑战,决出最后的天妖阁成员。”

    三百二十四号是一个身材魁梧的金发狮族男子,苏哲之前并没有见过,肯定也是直接入选的挑战者。

    这说明狮族男子最少具有王族血脉,他闻声跃上比武台,目光巡梭在十二名天妖成员身上,最终一指挂着七号胸牌的天妖成员,“我挑战七号。”

    这种选择无可厚非,毕竟天妖阁除了一号和二号,其他人的号牌并不是按照战力排序,实力都在伯仲之间。

    七号是一个满头黑硬短发的壮汉,**着上半身,浑身的肌肉线条十分刚硬,块垒分明,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

    只是朝天鼻出卖了他的种族,应该是和猪有着血缘关系,低声询问鸡旦后,苏哲得知七号是豪猪族。

    三百二十四号是狮族,是力量型选手,选择同样是力量型的豪猪族,应该是想来一场力量的比拼。

    在所有的战斗中,力量的比拼是最直接,最暴力,最有看头的比赛,所有人都兴奋起来,密切的关注着这场比斗。

    七号慢条斯理的走上比武台,没有多余的废话,只是伸出一根拇指缓缓向下,眼神里全是毫不掩饰的轻蔑。

    三百二十四号看着这侮辱性的手势,不由怒吼一声,整个人如同一只狂暴的狮子,一拳向七号轰去。

    就在所有人以为七号会和他硬碰硬时,他却出乎意料的一个侧身躲开了这一拳。

    脚下轻轻一勾,狮族男子措手不及,“噗通”一声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

    七号嘴角噙着狞笑,身形骤然加快,狂风骤雨般拳打脚踢,狮族男子惨嚎着抱着脑袋,浑身不断传来骨骼断裂的声音。

    直到裁判高喝一声:“七号胜!”

    七号才慢条斯理的住了手,傲慢的看了挑战者一眼,嘴里轻吐四字:“一群废物。”

    这一个地图炮顿时激起了众怒,挑战者们紧紧的攥起了拳头,愤怒的瞪着嚣张的七号骂道:“他么的,你说谁废物呢?”

    “垃圾,不敢硬碰硬,只会阴人的家伙。”

    “看你长的一身肌肉疙瘩,原来是个阴险小人,玛德,等下老子就挑战你,非得把你打成猪头跪地求饶不可。”

    ……挑战者怒骂纷纷,个个摩拳擦掌,想要挑战七号。

    “老七,你过分了啊。”

    三号不满的盯着老七,“你是想让这些废物都来挑战你吗?那我们还玩什么?”

    “就是,好不容易来了一群垃圾给我们玩玩,你自己想包圆,没门。”十二号傲慢的瞥了众人一眼,也企图勾起挑战者们的怒火。

    九号轻笑出声:“老七,你丫的就是个心机婊,虽然这些废物不堪一击,但也不能吃独食吧,总得给我们找点乐子。”

    “就是,吃独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总得让我们玩玩这些菜鸟。”六号也毫不掩饰他的轻蔑。

    四号表情严肃,干咳一声道:“好了都安静下,你们这样哗众取宠,就以为这些废物会挑战你们吗?来挑战我吧,我很弱的,菜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