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34 法相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你这是关心则乱!”金翅鹏王笑着揶揄道。

    血羽鹰王眼底闪过微不可查的寒芒,这金翅鹏王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筋了,就在那一味的调笑。

    他可是始终防备着紫睛豹王对他下手,同样身为妖王,他并不惧豹王。

    但彩鹦只是妖将,她和自己的关系暴露给豹王,万一豹王控制了彩鹦,那自己就被动了。

    所以一直以来,他和彩鹦的关系都是秘密。

    可偏偏一次无意中两人正在恩爱,却被金翅鹏王撞上。

    这货明明答应自己不会乱说,可现在他却突然告诉了豹王,到底是什么用意?

    难道,这金翅鹏王想要和豹王联手?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两人虽说一见面就掐,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解不开的恩怨。

    再说在利益面前,哪里有永恒的敌人,说不定两人早就联手了,表面装作不和就是故意装出来麻痹自己的。

    细思极恐,血羽鹰王背后竟然惊出了冷汗,看来要想个办法试探一番了。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会会人族所谓的高手。”

    紫睛豹王嘴角带着戏谑的笑容站了起来。

    金翅鹏王紧跟着站起,“是啊,我已经迫不及待见识一下人族的强者了。”

    见两人配合如此默契,血羽鹰王心中愈发惊疑不定,闷声不响的站了起来跟上去。

    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等下绝不战前两场,怎么也要排到第三场去。

    否则一旦自己受了伤,金鹏和豹王突然偷袭自己,然后跟大人说自己是被人族所杀,那可就死的太冤枉了。

    天门关和妖族驻地之间有一处平原,正处在两者的正中间,选在这里,也算是公平公正。

    为防妖族偷袭,人族只有苏哲三人来临。

    妖王自视甚高,自然更不会带人前来助威,所以现场只有三人三妖。

    好在地处平原之上,从天门关城头上也能一览无遗,只是无法听到他们说什么而已。

    紫睛豹王见三人自己都不认识,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讥诮道:“人族是没人了吗?竟然派了几个无名小卒来此。”

    “高手在民间!”苏哲淡然的说了一句,让三妖为之一怔,随即爆发出更大的笑声。

    金翅鹏王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苏哲道:“小子,有意思,等下看你如何在民间。”

    苏哲嘴角微翘,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大名鼎鼎的妖王难道只会卖嘴吗?赶紧开始吧,别在那罗里吧嗦的废话了。”

    紫睛豹王笑容一敛,做了个割喉的手势,眸光锋锐如刀:“小子,等下我会亲手拧断你的脖子。”

    “有本事就来吧。”苏哲怡然不惧,他本就打算第一个上,他预定的对手也正是紫睛豹王。

    毕竟紫睛豹王的血脉神通是瞳术,自己的苍穹之眸正好是克星。

    “这妞长的真漂亮,等下老子带回去做个侍妾也不错。”

    金翅鹏王无意中看到宁倾城的容貌,顿时眼神中带着贪婪,再也舍不得离开。

    苏哲闻言心中火起,敢觊觎我媳妇,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眼中迸射出骇人的杀机,也顾不得再对付紫睛豹王,就要出言挑战金翅鹏王。

    宁倾城却上前一步,不屑的向金翅鹏王伸出一根小指:“上来,送死!”

    金翅鹏王色眯眯的一笑:“我被美女选中了,我先去宠幸她了啊,哈哈哈……呃!”

    金翅鹏王刚走进战场,话音未落,就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瞬间变成了冰雕。

    极度的冰寒让方圆百里的土地都结成了寒冰,众人虽然早就已经寒暑不侵,但在这种温度下,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浑身发冷。

    紫睛豹王和血羽鹰王脸上首次露出凝重,谨慎的看着宁倾城。

    这女人连手都没动,就瞬间把金翅鹏王冻成了冰雕,这温度得有多恐怖。

    “哗啦”一声,金翅鹏王狼狈的破冰而出,脸上再也没有了轻浮的笑容,而是认真的盯着宁倾城。

    用尖利的嗓音喝道:“你是谁,报上名来。”

    “你还没资格知道,一只扁毛畜生而已!”

    宁倾城一身白裙飘然如仙,如云秀发如瀑,宛若九天神女下凡。

    “找死!”

    金翅鹏王怒喝一声,整个人陡然间化为一道金光直奔宁倾城扑去。

    那速度肉眼几乎无法察觉,苏哲骇然心惊,这就是大鹏急速吗?果然好快。

    宁倾城却冷哼一声,伸手一指,檀口轻启低喝一声:“冰雪国度。”

    极度冰寒仿佛冻结了空间,金翅鹏王的速度骤然变缓,竟一点点显出身形。

    而每显露一寸,就会被冻结一寸,等他完全现形时,已经再度化为了冰雕,重重的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金翅鹏王周身的寒冰随着与地面碰撞破碎,他浑身哆嗦着,头发、眉毛甚至胡子都结上了一层寒霜。

    两次被冻成冰雕,金翅鹏王大失颜面,已然怒极,怒吼一声,竟然化为足有十余丈大小的金翅大鹏鸟。

    仿佛俯瞰脚下的蝼蚁,金翅鹏王的声音冰寒刺骨:“很好,你已经成功激怒了我,等着我的血腥报复吧。”

    “血腥报复吗?我很期待。”

    宁倾城淡淡的说了一声,周身的寒气大盛,背后一道足有百丈高的虚影出现。

    那虚影和倾城长的很像,同样的倾国倾城,但却有些细微的不同,更多了一份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冷漠。

    “本命法相?这不可能,不是天玄境才会有法相吗?”

    紫睛豹王和血羽鹰王骇然失色,失声惊叫道。

    苏哲和苏铭面面相觑,对于修炼,他们两一样,都是自己摸索着来的,什么法相他们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倒是苏哲从很久以前就有过星妖虚影,也不知道和这法相有什么不同。

    可是很快他就知道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了,他的星妖虚影只在使用致命一击时才会自行攻击。

    而宁倾城的法相,却能够主动攻击,轻轻的伸手一指指向面无人色的金翅鹏王。

    金翅鹏王仿若蝼蚁般被一指洞穿,化为一坨冰雕掉落在地上。

    “哗啦”一声,冰雕破碎,金翅鹏王一个翻身,双翅一阵化为一道金光,竟然不管不顾的向远处飞遁逃跑。

    “想逃?”

    宁倾城冷哼一声,身后法相伸出纤纤玉手,伸出拇指和食指像捏小鸡似的捏住他左边翅膀。

    那片翅膀被寒意笼罩,逐渐开始变的晶莹,不同于之前的化成冰雕,而是半边翅膀冰晶化,强行改变了它的组成分子。

    金翅鹏王也是个狠角色,竟然伸出右翼狠狠的一斩,把左边翅膀齐根砍断,发出一声惨叫后,继续歪歪扭扭的飞遁。

    宁倾城恼他之前出言轻薄,一心想要斩杀于他,身后法相再度化为大手向他拍去。

    金翅鹏王心胆俱裂,张口喷出一大口精血,速度陡然间加快,在电光火石间避开了这一击继续远遁。

    宁倾城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缕鲜血,身后的法相变的虚幻,逐渐消散。

    “倾城,你怎么样?”苏哲大惊失色,一个闪身上前把她扶住。

    “我没事,就是消耗过度,休息一会儿就好。”

    倾城冲他嫣然一笑,取出一颗回元丹服下。

    苏哲检查一番,见她只是脱力,这才松了口气,看来施展那法相对她来说,也是极为勉强。

    发现了这一点,让血羽鹰王和紫睛豹王都松了口气,要是法相能够无限制的施展,光是宁倾城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灭了。

    此刻两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踌躇满志,而是互视一眼目中带着忧虑,豹王皱眉道:“第一场算我们输,下一场谁上?”

    “我来!”苏哲还没说话,苏铭就一步踏出。

    苏哲不放心倾城,也就没有和他抢。

    紫睛豹王和血羽鹰王互视一眼,鹰王 谦虚的道:“我们已经输了一场了,第二场我们必须要赢,豹王你修为深厚比较有把握,这一场你来吧。”

    紫睛豹王有些不悦,他自认是妖王之首,妖王之首自然要压轴才是,怎么能第二场就上呢。

    血羽鹰王连忙道:“豹王,这一场我们只能胜,不能败,还是你出手比较有把握。”

    紫睛豹王神色渐缓,“既如此,那就我来吧。”

    苏哲心中一凛,这下麻烦了,苏铭最强的是诡异莫测的身法和对力量的掌控。

    但紫睛豹王不但拥有着豹之极速,而且天赋神通是瞳术,再诡异的身法和速度在他的瞳术下也无所遁形,这一场恐怕要输了。

    苏铭战意沸腾,身形鬼魅般一闪,已经出现在紫睛豹王身后,一道灰芒绕着豹王脖颈一转……

    苏铭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听到苏哲传音惊叫一声,“小心!”

    心中为之一惊,灰烬斩杀的竟然是豹王的虚影,这豹王速度好快!

    心念急转间整个人幻化出数十道残影,迷惑豹王,本体则绕到豹王身后,灰烬又是一斩。

    但这次他心中有了防备,相信豹王不会被这么容易杀掉,脚下毫不停留的再次幻化出数十道幻影,再度绕到豹王身后。

    豹王嘴角带着狞笑,丝毫不搭理那些残影,眼中紫芒闪烁,紧盯着苏铭。

    身影快捷如电,苏铭刚刚落脚,他就紧随着出现,一道紫芒突然射向苏铭。

    苏铭心中一惊,竟然发现自己被紫芒锁定,逃无可逃。

    当即眼神一厉,身体诡异的一扭避开要害,手中灰烬陡然间爆射灰色剑芒,狠狠斩向紫睛豹王,竟然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紫芒蓦然洞穿苏铭右胸口,而豹王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被灰烬发出的灰色剑芒钻进身体。

    那伤口笼罩着一层灰色雾气,却诡异的没有流一滴血,灰色的剑芒在他体内乱窜,他不得不强行用元力压制。

    苏铭脸色灰败,张口吐出鲜血,一头栽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我……我赢了。”

    紫睛豹王脸色发灰,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这一场实际上是他输了,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出手之力。

    但苏铭却早他一步晕倒在地,他如果硬说是他赢了,也无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