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29 战争的号角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紫睛豹王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语气中带着戏谑之色:“三位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好看啊。”

    绿萝垂头不语,大力金刚猿怒目而视,银狼悄悄拉了一下他,强笑一声恭敬的道:

    “我们正为久攻不下天门而心忧,现在大人们既然来了,我们也轻松了许多。”

    “是吗?”

    紫睛豹王双手背立,脸上的笑容突然一收,寒声道:“区区一个天门关却久攻不下,损耗了我大量的妖族根基,你们身为指挥官该当何罪!”

    金雕吓的浑身一哆嗦,偷偷抬眼看去,见紫睛豹王的视线落在银狼、绿萝和大力金刚猿身上,知道不是针对自己,顿时心中大喜。

    他可不是宽宏大量的君子,而是实实在在的小人,之前被迫向三妖道歉,心里早憋着一肚子火了。

    见紫睛豹王有问罪三人的意思,顿时上前一步深深弯腰,声音里带着委屈:

    “妖王大人,我们本有机会一举拿下天门关,但银狼自恃修为高强,联合绿萝和大力金刚猿,强行夺取了我和猫影的军权,这才导致战局毫无进展,损失了大量妖兽,我怀疑他们和虎王藕断丝连,和人族勾结,背叛了我妖族,故意让妖兽去送死。”

    “金雕,你特么的胡说八道,颠倒黑白,信口污蔑,我撕了你。”

    大力金刚猿看着金雕那小人得志的样子,火冒三丈,捋起袖子就要去揍金雕。

    “放肆!”豹王眼睛一翻,一掌向大力金刚猿拍去。

    金雕面露得色,冲着大力金刚猿阴森一笑:“我所言句句是实,三位大人若是不信,可以问猫影。”

    “嘭”的一声,大力金刚猿被豹王一掌拍的倒飞出去,张口狂喷鲜血,浑身的气势为之萎靡。

    大力金刚猿艰难的坐起来,胸口急剧的起伏着,一张嘴鲜血不断狂涌,眼神凶狠的盯着金雕,他恨不得把这小人碎尸万段。

    “老猿!”绿萝和银狼惊呼一声,慌忙跑到大力金刚猿身边扶起他。

    “我证明,金雕所言句句属实。”猫影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你……”大力金刚猿指着猫影,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狂涌的鲜血堵住。

    “好了,老猿,别说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还没看出来他们是想要对我们下手吗。”

    银狼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很光棍的站起来闭上眼睛:“我为鱼肉,人为刀蛆,要杀要剐来吧。”

    “大不了一死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绿萝坦然轻笑一声,闭上眼睛引颈就戮。

    大力金刚猿悲哀的叹息一声,绝望的闭上眼睛。

    “把他们拿下,金雕,你来负责审问他们,不要弄死了就行,我留着他们还有大用。”

    紫睛豹王阴森一笑吩咐道。

    银狼三妖脸色一变,立刻想到他是想利用自己等人做诱饵伏杀黑虎王。

    “你们休想!”三妖立即萌生死志,周身暴躁的妖气弥漫就想要自爆。

    “哼,想死,没门。”

    三大妖王同时出手,恐怖的天地之力强行将三妖的自爆之力挤压回体内,三妖遭到反噬,同时吐血萎顿在地。

    紫睛豹王妖瞳闪烁精芒,三道紫色光线散落在三妖身上,封死了他们的经脉:“没事了,他们现在比普通人还不如,想死也死不了。”

    金雕本见三妖自爆,吓的魂飞魄散,躲在妖王身后,此刻见他们被制服,立刻活灵活现的钻了出来。

    上前狠狠的一脚踢在银狼身上,狞笑道:“我会好好审问你们的。”

    三妖绝望的闭上眼睛,落在这等小人的手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未来的各种折磨已经显而易见。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虎王冲动之下会来救他们,那他们就万死不得赎其罪了。

    金雕唤来三名妖兵,押送着三人送往地牢,自己也告罪一声,屁颠屁颠的跟着过去,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好好收拾收拾他们了。

    “好了,内奸已除,开始发动进攻吧!”

    紫睛妖王颐指气使的下令道。

    “是,大人!”

    猫影精神一振,匆匆去传令,妖族沧茫的号角吹响,大战正式爆发。

    密密麻麻的各种妖禽升空,遮蔽了阳光。

    地面上高等妖兽仿若潮水般疯狂涌向天门关。

    天门关上,曹一剑脸色凝重,口中不断的下达指令。

    “第一领、第二领、第三领兵马在地面结成战阵,务必挡住兽潮,第四领至第六领兵马在城墙上集结,开启阵法远程击杀空中妖禽,第七、八、九三领兵马作为机动部队,等候命令,随时支援各领人马。”

    “是,将军!”

    各大统领神色凝重,轰然应诺一声领命而去。

    天门关城墙上忙而不乱的迅速集结,前三领三十万大军出城,抵御兽潮。

    第四领十万大军操控护城阵法,第五领五万兵马拉弓上弦,对准天空,五万兵马蹲在他们身后,搭弓上弦。

    第六领十万人马站在第五领身后,排列成奇怪的战阵,随时准备发动攻击,击杀箭雨下漏网的妖禽。

    第七领至第十领三十万兵马在城墙下集结,刀出鞘,枪如林,做好随时支援的准备。

    地面部队三十万大军分三道防线组成无数个圆形战阵,犹如激流中的石柱屹然不动,疯狂的杀戮着,让兽潮无法前进一步。

    只是比起之前的轻松,兽潮如同永不停歇的洪水般不断的冲撞着人族防线,人族战士很快出现了伤亡。

    但好在人心目慌乱,伤亡的战士被医护兵快速的抬回城内,后备战士迅速补位,终于稳住了阵脚。

    曹一剑面色刚毅,在漫天的妖禽进入射程时,果决的大喊一声:“放!”

    五万根箭矢齐齐发射,这是蕴含着元力的铁箭,进犯的妖禽发出凄厉的惨叫从空中掉落,瞬间清空了一批,只有数千漏网之鱼悍不畏死的向城墙飞来。

    弓箭手发射完毕,迅速下蹲,身后的五万弓箭手站起,再一次箭如雨下,却避过了那些漏网之鱼,清空后面的妖禽。

    数千妖禽精神大振,发出凶狠的嘶鸣,恶狠狠的向城墙扑来。

    “集火攻击!”

    第六领十万人马组成的奇怪战阵突然闪烁光芒,一道道元力攻击精准的轰击在这些漏网之鱼的身上,妖禽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如雨般掉落。

    一波又一波,一轮又一轮,遮天蔽日的妖禽仿佛永无止境般发动着悍不畏死的攻击。

    第五领的弓箭手有的手指都被磨的露出了白骨,但依然面色坚毅,毫不犹豫的拉弓射箭。

    “第七领弓箭手准备,第五领弓箭手撤退,第四领启动阵法攻击掩护。”

    曹一剑目不斜视,沉声下令,在这嘈杂的环境中却清晰异常。

    传令兵手中旗帜挥动,打出旗语。

    第七领兵马鱼贯而上,弓拉开,箭上弦,接替第五领弓箭手。

    第五领弓箭手个个脸色苍白,却有条不紊的有序撤退,第七领弓箭手迅速补位。

    在这交替的空隙间,遮天蔽日的妖禽大军抓住了机会,乌压压的兵临城上。

    就在作为后备役的群英馆武者大惊失色之际,第四领的兵马动了。

    城墙上突然出现一只巨大的玄武虚影,妖禽撞在玄武虚影身上,被弹的倒飞出去,妖禽大军一片混乱。

    “吼!”这还不是结束,一声巨大的虎啸声响起,一只白色斑斓巨虎虚影出现,一挥足有百丈大小的前掌。

    血花四溅,翎羽飞扬,冲在最前面的妖禽大军瞬间被清空一大片。

    白虎张开血盆大嘴,露出森森獠牙,啊呜一口,又把妖禽大军清空一大片,才逐渐黯然消失。

    前赴后继的妖禽大军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射!”

    曹一剑口中发出低沉的号令。

    “咻咻”声,箭如雨下,血染天空,前三领固守地面的战士都被天空洒落的禽血染红。

    第一领战士组成的战阵出现了短暂的混乱,一会儿功夫,就有十几个圆形战阵的百名士兵被汹涌的兽潮淹没。

    “第一领士兵撤退,第二领士兵掩护,固守第一防线!”

    曹一剑仿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及时的下达了命令。

    第二领士兵早就迫不及待了,立刻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保持战阵的阵型不乱,接替第一领士兵的防线。

    第一领士兵虽然疲惫不堪,但依然保持着阵型不乱,井井有条的进行撤退。

    第三领士兵向前挺进,驻守在第二道防线位置。

    第一领士兵退守到第三道防线,原地打坐休整,取出灵石恢复元力。

    受伤的士兵被医护兵抬着送回城接受救治。

    有着苏哲无偿提供的疗伤丹药支援,这些伤兵很快就生龙活虎的再次出现在战场上。

    西门吹雪站在城墙一角,看着战场上血流成河,人族战士在浴血奋战,无数的战士倒下,战死沙场。

    这才惊觉之前的战争规模只是小儿科而已。

    眼中不由的露出浓浓的悲悯,喃喃自语道:“为什么要有战争?大家和平相处不好吗?”

    “别想那么多,只有成为至强者震慑八方,才能让生灵不再涂炭,让战争不会发生。”

    米露拍了拍她的肩膀,感慨的说道。

    “他就是想成为这样的人吗?”西门吹雪眼睛亮亮的看着米露。

    米露眼中一阵恍惚,嘴角露出甜美的微笑:“他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但他却不得不成为那样的人。”

    西门吹雪美眸中散发着坚定的光芒:“我们都希望他成为那样的人,我们都会支持他。”

    “嗯,我们都会支持他。”米露重重的点头,和西门吹雪并肩而立,看着那如同绞肉机般的战场。

    “为什么他没有出现?是不是不在天门关了?”

    西门吹雪突然问道,她本就是个聪慧的女孩,在这个关键时刻,苏哲却没有现身,实在太过反常了。

    米露却讳莫高深的一笑:“这是一场博弈,战争才刚刚开始,还不到他现身的时候。”

    西门吹雪蹙了蹙黛眉,见米露不愿意多说,也不再多问,有时候知道的太多未必是好事。

    这场战争关系到人族的生死存亡,一个不慎,很可能就会满盘皆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