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95 强杀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可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小看了天下英雄,始终低调的书生光凭借气势就能轻易把他碾压,让他顿时收起了骄狂之心。

    书生见他不敢再张狂,杀机一放即收,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却不知他所释放的气机让曹一剑眼中战意沸腾,恨不得现在就和他一战。

    古渐离不敢再放肆,但仍然冷眼看着苏哲抛了句场面话:“希望有和你同台竞技的时候。”

    他不敢和书生对峙,但仍然有些看不起苏哲,心里暗道,等上了擂台看还有谁能护着你。

    眼眸中晦涩不明,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话不投机半句多,苏哲也懒得和他计较,不再多言,把注意力集中在擂台上。

    书生的杀气震慑了不少人,见苏哲不想多说,也都闭嘴不言。

    此刻铁铮被白羽逼的手忙脚乱,脚下连连后退,已经退到了擂台边缘。

    手中长戟抡圆了在身前挥舞出道道乌黑色戟光,勉强维持不败。

    白羽也颇有些狗咬刺猬无处下嘴的感觉,铁铮是重武器,最适合战场杀敌。

    而他用的是白云剑,只适合近战,可铁铮虽然实力比他稍弱一筹,但战斗经验十分丰富。

    从一开始就和他拉开距离,步步为营,根本不让他近身。

    他不得不耗费元力施展剑气,逼的铁铮连连后退,表面上看起来铁铮在他手上只能自保,毫无还手之力。

    但实际上他却心里暗自叫苦,施展剑气威力确实巨大,但同样的,他的元力也在疯狂消耗,一旦元力消耗过剧,他必败无疑。

    他也想近身突袭,但奈何铁铮守的滴水不漏,让他根本无法靠近。

    他几次忍不住都想用出葬戈给予他的力量,但一想到苏哲,他就强忍了下去。

    对付苏哲才是正事,哪能把那强大的力量浪费在铁铮的身上?

    但眼前的局势却对他极为不利,作为白云楼的少主,如果败在铁铮的手里,这是他根本无法承受的耻辱。

    这样下去不行,得另外想办法,心念急转间,他不由放缓了攻势,剑气也不再释放。

    铁铮压力一松,顿时精神大振,手中长戟一抖,竟然幻化出七点寒星,向白羽射去。

    白羽吓了一跳,手中白云剑急舞,在身前布下一道白云壁障,阻挡戟芒的进攻。

    铁铮脚下一蹬,高高挑起,把长戟当做巨斧一式力劈华山向白羽兜头砸下。

    白羽也不是浪得虚名,脚下一步跨出,竟然出现在铁铮身下,一式烽火燎天从下往上挑去。

    铁铮临危不乱,手中一用力,边砸为扫,长戟呼啸着兜头向白羽扫去。

    若白羽不收手,即便能够杀死铁铮,但他的脑袋也会被长戟拍成碎西瓜。

    这一式同归于尽的打法极其惨烈,让观众为之胆颤心惊,不知道白羽会如何选择。

    白羽见长戟来势惊人,心里虽然不甘,但却不得不撤剑防守。

    长戟与白云剑碰撞,发出“当啷”一声剧响。

    铁铮借力身如鹞鹰般再次冲天而起,宛如神兵天降般一戟刺下。

    白羽深呼一口气,手中剑芒再现,迎着戟尖斩去。

    铁铮福至心灵般想起鹿点点之前那一式,右手一旋戟柄,长戟宛如毒龙钻疯狂旋转。

    “铮铮……”随着剑戟相交,一阵火花四溅。

    白羽只觉一股沛然大力竟震的他右手一阵麻木,旋转的力量硬生生的把白云剑荡开,长戟穿胸而至。

    白胜伦紧张的豁然站起,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娇生惯养,根本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场厮杀,心性不足,面临危险就会自乱阵脚。

    生死存亡之际,白羽也顾不上颜面,手中白云剑被震的脱手而出,就地一个懒驴打滚,狼狈的向旁边滚去。

    铁铮的长戟早已经锁定了他,如影随形般向他胸前刺去。

    白羽脸色狰狞,再也顾不得保留力量,浑身的气势疯狂暴涨,遮天的黑雾弥漫,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

    苏哲脸色难看之极,丹田中的黑色元力发出强烈的渴望,想要吞噬那道黑雾。

    该死的白羽,竟然拥有着暗魔皇的腐蚀之力。

    可这是比武,开着禁制,外人根本无发干涉。

    铁铮脸色大变,白羽爆发出来的力量太强,强的让他感受到浓浓的死亡威胁。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一咬牙,目露决然之色,犹如飞蛾扑火般,狠狠的刺向黑雾。

    白羽在黑雾中若隐若现,整个脸疯狂的扭曲着,带着可怕的狰狞之色,狠狠的一掌拍向铁铮胸口。

    铁铮只觉恐怖的力量挤压的他大脑一片空白,仿佛整个人都被黑雾束缚,连呼吸都困难。

    就这样死了吗?他不甘心,他还没有打败妖族,还没有为死在西荒的兄弟报仇。

    “嗷”的一声,铁铮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大脑轰的一声,仿若什么破碎了一般,汹涌的元力疯狂的涌入长戟。

    长戟一抖,一道黑红的光芒闪过,带着无坚不摧的决绝之气,不闪不避的向白羽刺去。

    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之局,白羽拍中铁铮心口之时,也是长戟刺穿白羽心脏之际。

    白羽心中一颤,手中为之一缓,慌乱的向旁边闪去。

    “噗”的一声,长戟偏离了要害,只刺穿了白羽的左肩膀,而白羽的一掌也拍偏了,拍中了铁铮的肋骨。

    铁铮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倒飞而出,白羽也不好受,发出狼嚎般的疼痛惨叫。

    白胜伦脸色铁青,狠狠的盯着飞在半空中的铁铮,若不是众目睽睽之下,恨不得将其斩杀。

    白羽疼的眼泪直流,怒吼一声:“你找死,竟然敢伤我!”

    身影腾空而起,气势汹汹的向半空中已经昏迷的铁铮追去,竟然是想要将他斩杀。

    “住手!”裁判醒过神来,连忙大喊道。

    “滚开,拦我者死!”

    白羽身上还洞穿着长戟,脸色狰狞的怒吼着,竟把裁判骇的连连后退。

    苏哲怒哼一声,身如闪电般竟然冲向擂台。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那擂台上可是有着相当于天命巅峰一击强度的禁制,谁若敢强行闯入,必遭禁制攻击,苏哲是傻了吗。

    苏哲何尝不知,但他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铁铮丧命于白羽之手。

    玄武真解二重遍布全身,星璇急速排列成增幅大阵,气息疯狂暴涨,天人,天命,天玄……

    “砰”的一声脆响,擂台禁制仿佛脆弱的玻璃般一碰击碎,恐怖的威压如惶惶天威笼罩八方。

    黑虎王骇然色变,失声惊叫:“这是真仙的力量。”

    苏珊脸色震惊之余全是惊喜,骄傲的说:“这才是我外甥。”

    没有人注意,某个擂台下面的守台老者浑浊的双眼里爆射出骇人的精光,死死的盯着苏哲。

    苏哲一把抱住铁铮,向急追而来的白羽一掌拍下,在他恐惧的眼神中,身体瞬间化为了飞灰。

    没有人注意,苏哲的手一抓,一团漆黑的腐蚀之力进入他的体内。

    抱着铁铮的手泛起一层黑雾,很快消失在他肌肤表面。

    苏哲转身飞回西侧高台,一颗丹药塞进铁铮的嘴里,把他递给书生:“师父,帮我照顾他一下。”

    一张嘴鲜血狂涌,染红了他的衣襟,脸色煞白的一头倒下晕了过去。

    剑狂慌忙伸手把他搂在怀里,“苏哲,你怎么了?”

    书生连忙给他把脉,脸色瞬间变的难看无比,“他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这兔起鹘落的一幕太快,快到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此刻才引起轩然大波。

    “苏哲这算是违反了规则吗?”

    “应该不算吧,他是为了救人。”

    “为了救人也不能杀了白羽吧。”

    “那个白羽明明想要对铁铮下杀手,死有余辜,我支持苏哲。”

    “哼,你们知道什么,那苏哲早就看白羽不顺眼了。”

    “为什么?难道还有什么内幕不成?”

    “你们不知道吧,前段时间白羽去望月天宫提前,你知道提亲的对象是谁吗?”

    “谁啊?难道是望月天宫的小宫主南宫沐月?怪不得……”

    “非也,非也,白羽提亲的对象是青衿姑娘。”

    “青衿是谁?”

    “切,真是孤陋寡闻,那青衿和南宫沐月还有一个叫青颜的弟子是死亡岛少数生还的几个人,听说就是被这个苏哲所救,青衿和南宫沐月都和他私定了终身,已经是苏哲的禁脔,这白羽去向望月天宫提亲,你说苏哲能不恨他吗?”

    “那这么说苏哲是打着救铁铮的旗号,故意杀害白羽了?”

    “你门不知道,后来白羽去望月天宫迎亲,被闻讯赶到的苏哲拦住,白羽根本不知道青衿是苏哲的女人,所以知道后就二话不说的取消婚约了。”

    “那苏哲为什么还要杀他?白羽岂不是很无辜。”

    “这个……怎么说呢,苏哲现在威望那么高,谁敢说他坏话啊。”

    “哼,有什么不敢说的?我看那苏哲就是小肚鸡肠,故意置白羽与死地。”

    “这样睚眦必报的人,如何能成为我人族的联军统帅?”

    “没想到苏哲是这样的阴险小人,我看他根本就是在排除异己,故意杀死白羽。”

    ……在有心人的煽动下,越来越多的人扭曲了苏哲的形象,把他当成霸道、阴险、睚眦必报的小人。

    当然也有明白人知道是有人故意破坏苏哲的名誉,但更多的人是盲从、盲信,声讨苏哲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还有许多人是苏哲忠实的粉丝,和这些人面红耳赤的争辩起来,整个天榜广场乱成了一锅粥,还有人忍不住大打出手,现场一片混乱。

    白胜伦怒发冲冠,眼神阴毒的盯着苏哲:“苏哲无视比赛规则,竟然强行闯入战台,杀死比赛选手,我要求取消他的比赛资格,并且为无辜惨死之人偿命。”

    苏楠脸色阴沉,霍然站起看着白胜伦冷哼道:“无辜惨死?他已经取胜还要杀死铁铮,再说,我想请问你,白羽的身上为什么会有魔神宫的力量?”

    白胜伦心中一颤,难道那葬戈是魔神宫的人?但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强辩道:“胡说八道,那是我儿修炼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