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4 争执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如果真有超越天命境的强者,这就说明,武界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弱,这里是有真仙的!

    独手快剑惊疑不定的看着苏哲:“你倒底是什么人?你师父是谁?”

    在他看来能够用一缕剑意逼的自己不敢动手的必然是对方的师门长辈,这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若是对方真有着快剑门惹不起的背景,哪怕今天快剑门死了六名弟子,其中还有自己最疼爱的张明浩,也不得不放过对方。

    虽然面子很重要,但死要面子很有可能会给快剑门带来弥天大祸。

    这个道理从他自嘲的为自己起外号为独手快剑时就已经明白了。

    苏哲嘴角微翘带着一丝戏谑:“在下苏哲,家师书生,噢,三十年前江湖人称书剑双绝。”

    苏哲?全场陷入了死寂,随即变的哗然,原来他就是苏哲?

    孙飞扬的眼中爆射出精光,死死的盯着苏哲,人群中的齐芳琴愕然的瞪大了眼睛,他是苏哲?怎么变样子了。

    想要挑战苏哲的修士们沸腾了,一股股昂扬的战意弥漫天际,没在现场的人们得到消息后,以最快的速度抛下一切向这里赶来。

    无戒和尚脸色变了,这货怎么就这样公开了自己的身份,难道他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挑战他吗?

    清风道人和云枫眸子大亮,这个消息太过震撼了,震撼的都让他们忘记了去责怪无戒不够朋友了。

    一缕带着歉意的传音适时的在无戒耳边响起。

    “无戒,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我隐瞒身份,但我谢谢你的好意,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可不想再过隐姓埋名藏头露尾的日子。”

    无戒苦笑一声,暗自懊悔没有早点传音告诉他一切。

    但他从苏哲的语气中已经明白,就算早点告诉他,依着这货的性子也不可能隐瞒身份。

    无奈的叹了口气,传音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苏哲哆嗦了一下,不是吓的,而是激动的,倾城竟然来到了这里。

    他霍然抬头看向落云轩的四楼,眼神中全是难以抑制的激动,倾城,你就在那里看着我吗?

    四楼,耄耄老者咦了一声,眼中首次闪过一抹赞赏,“这小子配用剑!”

    宁倾城虽然明知道苏哲看不见自己,但美眸依然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似乎能够感受到他目光中的炙热与深情。

    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冰晶,淡然的说道:“他当然配用剑。”

    “虽然剑者宁折不弯,他还算不错,拥有着傲骨,但也仅此而已,年轻冲动,不知隐藏锋芒,恐怕他很难活着离开这云海城。”

    老者眼皮耷拉着,声音很平静,但却并不看好苏哲。

    “他一定可以!”

    宁倾城窈窕的身影静静的矗立,却带着对苏哲无以伦比坚定的信心。

    老者挑了挑白眉,突然笑了:“我知道你拉我来这里的用意,无非是想偿还他对你的情,想让他获得止戈剑的传承,好,那我跟你打个赌,如果他能活着离开云海城,我就给他一个机会。”

    “成交!”宁倾城深邃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微不可查的浅笑,美艳不可方物,手中的冰晶却握的愈发用力。

    除了她没有人知道,那颗冰晶是苏哲为她所流的泪,里面蕴含着对她所有的思念和记忆。

    苏哲这个名字对独手快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但书剑双绝这个名字彻底的刺激了他。

    他的眼睛红了,书生对他来说,就是他生平最大的耻辱。

    当年快剑门最有潜力天赋的他——路畅游,却在书生剑下连一招都没有走过,就被斩断了右臂。

    他败的很惨,却并没有自暴自弃,这些年以莫大的毅力苦修左手剑,依然成为了快剑门的中流砥柱。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亲手杀掉书生,洗刷自己的耻辱,可书生却销声匿迹三十多年,让他报仇无门。

    此刻再度听到这个如同梦魇般的名字,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状如疯魔般大吼道:“书生,你在哪?给我出来,我要挑战你。”

    “想挑战我师父,先打败我再说吧。”

    苏哲挑了挑眉毛,觉得这厮是不是疯了,怎么跟个神经病似的。

    “路前辈,不知可否把这一战交给晚辈李长歌,相信晚辈打败了他,他的师父自然会出面,到时前辈只管报仇就是。”

    一个面如冠玉一头红发的青年男子破空而来,冲路畅游拱手一拜。

    “长歌兄,你这就不合适了,让小弟来打这头阵如何。”

    还没等路畅游答应,一个沙哑的嗓音响起,身影一闪,一个肌肉虬结的大胡子壮汉出现在现场。

    “好事总不能让你们都占尽了,我也来凑凑热闹。”

    随着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一个浑身鬼气缭绕,背着一具黑色小棺材的僵尸脸青年如同鬼魅般出现。

    “咯咯,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吧,小妹在这里可是等了半天了,几位大哥刚来就要抢先手,似乎不合适吧。”

    随着香风扑鼻,一个美丽的彩衣女子带着蛊惑心神的浅笑飘然现身。

    “既然大家都露面了,我也不能装孙子吧。”

    一个手持“铁口神算”幡布条的道士晃悠悠的出现。

    ……随着一个个身影出现,周围人群传出一阵阵哗然,无戒也给苏哲传音,介绍着这些人的身份。

    李长歌是浩气门的天才弟子,名列腾渊榜第十九。

    大胡子刘凯帆是铁旗营的天才弟子,名列腾渊榜第十三位。

    身背黑棺的僵尸脸青年鬼泣是鬼王棺的天才弟子,名列腾渊榜第十七位。

    彩衣女子苗新欢是妙欲阁的掌教弟子,名列腾渊榜第十一。

    ……

    现场整整出现了十名挑战者,腾渊榜的第十一名到第二十名一个不拉的全都来了。

    路畅游再不愿意,面对十个代表着各大势力的年轻才俊,也不得不退后数步,这些势力可不是快剑门能够得罪起的。

    这十人看似客气,一上场就气机缠绕针锋相对,个个骨子里都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

    反倒把苏哲晾到了一边,仿佛苏哲就是块唐僧肉似的,随时都能被他们拿下。

    苏哲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乐的落个清闲,传音和无戒聊天:“无戒,前十都去哪去了,净来些不入流的家伙。”

    无戒一脸的生无可恋:“拜托,这可是腾渊榜的第十到第二十名啊,随便哪一个我都打不过,还不入流?”

    “我可是第一耶,前十连一个都没有出现,也太看不起我了。”

    苏哲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呃,腾渊榜前二十基本上都是天门后期巅峰的修为,实力都相差无几,拼的就是战斗技巧和经验,他们彼此之间都互不服气,觉得再比一次说不定自己就能赢了,已经占据前十的家伙自然爱惜羽毛,没有绝对把握不会轻易动手。”

    无戒给他科普常识:“这些在大比时一时不慎或者经验不足导致落败的,自然不甘心排名落后,特别是第十到第二十之间最是不甘,因为腾渊榜的排名并不仅仅只是荣耀,还牵扯到门派的资源分配。”

    “还关系到资源分配?什么资源?”苏哲奇道。

    “武界虽然地域辽阔,但修炼的资源毕竟有限,灵石矿以及拥有天材地宝的灵山、灵泉、灵园、灵谷和一些洞天福地这些都是修炼资源,已经发现的这些修炼资源都被各大势力占据,而一些新发现的资源总会引起纷争,引起各大势力混战,最后各大势力就坐下谈判,达成联盟协议,不分正邪以腾渊榜的排名来决定修炼资源的分配,所以腾渊榜在武界是最重要的一个榜单。”

    无戒耐心的解释道。

    “为什么是腾渊榜?”苏哲好奇的问道。

    “因为腾渊榜是天门境的弟子排名,天门境这个境界是各大势力的中坚力量,代表着各势力未来的希望,所以以腾渊榜排名来决定分配资源的份额,前十和前二十的资源分配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差距巨大,所以前十能够保持淡定,但前十一到前二十就没法沉住气了,只要能打败你,他们就会进入前十的资源分配那一档。”

    苏哲恍然,难怪这些家伙跟红了眼的斗鸡似的,互不相让,只是这些蠢货真当自己这个第一是白来的?

    无戒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的实力强横,但前三……呃,现在是第二到第四了,这三个家伙的战力都不可轻视,万不可大意。”

    苏哲纳闷道:“不都是天门境巅峰吗?和排名靠后的实力差距很大吗?”

    “很大,原来的前三修炼的功法和武技远超其他人,绝不是这些人能够相比的,他们就算是面对弱一点的天人境初期,说不定都能战胜,若你遇见他们一定要格外小心。”

    无戒根本不知道苏哲曾经干掉过两名天人境初期强者,所以语气极为郑重。

    苏哲哑然失笑,在进入黑雾海之前,单挑天人初期他都不落下风,更何况现在他又突破两道天门,天人巅峰他也不惧。

    但他明白无戒是好意提醒,当即点头道:“我会小心的。”

    看着那十名挑战者在那大眼瞪小眼,一副全神戒备的样子,苏哲好笑的抱着膀子看起了热闹。

    “咻咻”破空之声传来,数十道身影出现在当场,齐齐看向苏哲,那眼中森寒的杀机毫不掩饰。

    为首的薛天鹰笑吟吟的道:“各位,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各位远道而来,我天海城各大家族也算是半个主人,经我们商议过后,在云海城中搭建了一座擂台,大家可以抽签排定顺序,按顺序挑战这位腾渊榜首,你们看如何?”

    “薛家主这方法不错,我同意。”

    “我也同意。”

    “赞成!”

    “我也赞成”

    ……众人纷纷表态,否则僵持下去他们自己就要先打起来了。

    别看他们一副不把苏哲当回事,稳操胜券的样子,其实对苏哲都极为忌惮。

    他们能名列腾渊榜,自然不是狂妄无脑之辈,只是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步入前十的希望就在眼前,他们必须要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