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1 孙飞扬的野望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孙飞扬皱了皱眉,他可不认为能够称霸东南部的铁血十三鹰是无能之辈。更新快无广告。

    但六长老和八长老毕竟是无花谷的长老,又是为了自己办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提醒道:

    “小心行得万年船,还是小心为好,千万别阴沟里翻船才是。”

    “少谷主放心吧,我们心里有数。”

    两位长老虽然嘴上答应,但神色中却颇不以为然。

    孙飞扬暗自摇头,但也不再多说,也许是自己太过谨慎了吧。

    估计这消息也是以讹传讹,夸大了苏哲的战力,一个天门境而已,怎么可能杀得死天人境的高手,确实太过天方夜谭了。

    正自琢磨如何杀死苏哲,然后向望月天宫提亲之时,突然看见迎面走来三人。

    一名书生,一名道士打扮,一名和尚,三人走在大街上,却气度非凡,引人瞩目。

    孙飞扬惊喜的迎了上去:“云枫兄,好久不见了。”

    那书生含笑躬身:“飞扬兄,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来,我给你介绍两位朋友。”

    孙飞扬抱拳一礼:“云枫兄有劳了!”

    云枫一指那名面目清奇道士呵呵笑道:“这是逍遥道宫的清风道友。”

    又一指那和尚道:“这是浩渺山的无戒大师。”

    遂又一指孙飞扬:“这是无花谷的少谷主孙飞扬,也是我的至交好友。”

    清风微一稽首,“无量天尊,见过孙少谷主。”

    无戒双掌合十,宣了声佛号:“额弥托佛,孙少谷主有礼了。”

    孙飞扬不敢大意,逍遥道宫和浩渺山都是不弱于无花谷的大势力,慌忙还礼道:

    “飞扬见过清风道友,见过无戒大师,什么少谷主,云枫兄的朋友就是我孙飞扬的朋友,以后喊我飞扬便是。”

    清风道人含笑颔首:“既如此,清风就僭越了,飞扬兄。”

    无戒见孙飞扬风度翩翩,温润如玉,让人一见就生好感,当即含笑道:“既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孙飞扬哈哈大笑,热情的伸手道:“前面有一个聚仙楼,菜肴十分可口,特别是他们自酿的百花酿,入口辛辣,味道甘醇,却回味悠长,相请不如偶遇,今日小弟做东,云枫兄和清风道友、无戒大师,可一定要卖小弟一个薄面。”

    云枫呵呵笑道:“飞扬兄,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只是今天恐怕不行了,我们三个现在要赶往云海城,下次我来做东,我们好好痛饮一番。”

    孙飞扬奇道:“难道苏哲那厮有了消息,你们要赶往云海城作甚?”

    无戒和尚脸色一沉,苏哲是他的朋友,这孙飞扬张嘴就是这厮,让他对他的印象十分恶劣。

    云枫挠挠头讪讪的道:“那倒不是,只是听说止戈城来人了,我们去看看热闹。”

    “止戈城?东方家?”

    孙飞扬皱起了眉头:“东方家不是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吗?难道是护航者的首领东方梦茹来了?”

    云枫脸上露出不悦,“孙少谷主慎言,东方家守护华国武林,毫无私心,每一代都浴血沙场,虽然现在已经没落,但却不可对其不敬。”

    清风道人也有些不太高兴,沉声道:“莫忘了,止戈城里可不是只有一个东方家,当年东方止戈前辈战妖族,降神兽,是何等风采,十七名大能主动追随,立誓守护止戈城,虽然后来东方前辈即将逝去时被野心勃勃之辈偷袭,十七名大能在战乱之时大多陨落,但他们还有后人,一直在守护着止戈城。”

    孙飞扬见两人都面露不悦,连忙赔罪道:“东方止戈前辈的风姿小弟也一向仰慕,只是刚才小弟过于惊讶,这才失言,三位哥哥勿怪。”

    云枫没有什么心机,见他道歉便露出释然笑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东方前辈以一己之力平定武界,后辈子孙又遵从遗愿,代代喋血沙场,为我武界换来世代平安,飞扬兄还是多些敬意的好。”

    “云枫兄所言极是,是小弟失言,勿怪,勿怪!”

    孙飞扬虽然不以为然,但表面上依然表示出诚恳的歉意。

    随即好奇的问道:“我也知道止戈城有十七家族,不知道这次又为何来到云海城?难道他们也要和那苏哲一较高低?”

    “非也,非也!”

    云枫连连摇头,一脸神秘兮兮的道:“飞扬兄有所不知,东方梦茹首领在俗世中诞下一女,没想到此女血脉觉醒,修为直入天人,两月前孤身返回止戈城,竟引起冰雪之冢震动,冰雪女王的传承觉醒。”

    孙飞扬越听越迷糊:“那和止戈城的人来云海城有什么关系?”

    云枫似乎极为喜欢看到孙飞扬迷惑不解的样子,得瑟的说:“那东方家骄女在冰雪之冢前静坐一个多月,止戈城十七家忠仆正满怀期待她能得到冰雪女王的传承之时,那东方家骄女却翩然而去,直奔云海城而来,惊动了守墓人剑奴,亲自前来云海城保护她。”

    孙飞扬浑身一个激灵,震惊的瞪大眼睛:“你是说止戈城的守墓人,自称剑奴的前辈?他还活着?”

    就连他身后的两名长老也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云枫确定的点了点头,感慨的说:“正是剑奴前辈,东方止戈前辈夫妻逝去后,东方家恪守祖训,世代守护华国武林,历经沙场,人丁逐渐稀薄,东方家逐渐没落,无数年前,东方家出了一名叛逆之子,没有遵循祖训去守护华国武林,而是游历天下,精修剑道,誓要取下止戈剑,再现先祖辉煌,导致止戈城一片混乱,就连那十七家追随者后人也生出异心,打起了止戈剑的主意。”

    “止戈剑的传承哪里是那么好得的,这些年来武界各大势力谁没动过止戈剑的主意?但止戈剑就在那里,谁又能拿的走?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无戒和尚嘴角噙着讥诮,似乎话中有话。

    孙飞扬脸色变的极为难看,谁不知道无花谷的先祖曾经谋夺过止戈剑,可惜还没靠近,就被剑意所伤,最终伤重而死。

    无戒说这些话简直就是在打孙飞扬的脸,两名长老正是面沉似水,只等孙飞扬一声令下,就要斩杀了无戒和尚。

    无戒却怡然不惧嘿嘿冷笑,浩渺山可不惧他无花谷,若无花谷敢当众杀了他,那孙飞扬除非一辈子躲在无花谷里不出来,否则必死无疑。

    浩渺山虽然是佛门圣地,但修的却是怒目金刚、降魔罗汉,最是护短不过。

    清风和无戒交好,见无花谷想以大欺小,顿时上前一步和无戒并肩而立,表明了态度。

    一个浩渺山若是不够,那便再加一个逍遥道宫好了,两大势力的核心弟子,无花谷敢动吗?

    云枫见形势不妙,连忙打圆场道:“无戒就是口无遮拦,并无恶意,飞扬兄不要见怪!”

    孙飞扬心中恼怒,脸上却如沐春风,“云枫兄言重了,飞扬和无戒大师一见如故,哪里会计较这些无心之失,云枫兄请继续说吧,小弟还真不知道其中详情。”

    云枫松了口气,两边都是朋友,他夹在中间也左右为难,连忙继续说道:“那东方逆子本名为东方旭阳,但因为一心向剑,改名为东方剑,却不料那一届的护航者首领,东方剑的大哥东方旭日,死在了止戈城内乱当中,也是东方家唯一一个不是死在沙场上之人,眼看东方家就要灭绝,东方剑闻讯赶来,镇压了作乱之人,保下了他大哥的儿子,东方家得以延续,东方剑深悔自己孟浪,枉顾先祖遗命,否则东方家也不会认定稀薄。”

    云枫感叹一声:“止戈城经过内乱,东方家一蹶不振,东方剑又悔恨难当,认为是自己的任性害死了大哥,不配姓东方,于是自号剑奴,自封于冰雪之冢,守护东方家族。”

    “这我也听说过,听说那剑奴前辈的剑道修为不弱于其先祖,只是实在不能相信他竟然能活到现在,恐怕得有好几千岁了吧?那他到底是什么境界?天命境也不过只有千年寿命而已。”

    孙飞扬是真的被惊呆了,逐渐没落的东方家竟然还有这样的老古董存活,若他愿意,岂不是随时可以横扫武界。

    “剑奴前辈一出世,立刻惊动了整个武界,特别是那东方家的女子也来到云海城,据说长的倾国倾城,美若天仙,但却偏偏冷若冰霜,所有人都知道东方家要崛起了,于是各大势力纷纷派出年轻俊彦,期望能够入得了东方美女的法眼,哪怕成为她的追随者,也是莫大的荣耀。”

    云枫忍不住露出憧憬之色,看来对美女很有想法。

    孙飞扬怦然心动,心中的野望如同野草般蔓延,他对自己的样貌极为自信,相信自己出马,定然会征服那冷若冰霜的美女。

    一想起那样的天之骄女成为自己的道侣,从而使无花谷在自己手中发扬光大,他就忍不住一阵阵的激动。

    无戒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宁倾城可是自己兄弟的媳妇,两人情比金坚,怎么可能会移情别恋,看上这些俗物。

    若他知道倾城失魂,和苏哲已经形同路人,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笃定。

    “既有如此的热闹,飞扬自然也要去凑一凑趣,瞻仰一番剑奴前辈的风采。”

    孙飞扬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仰慕之情。

    云枫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清风道人和无戒和尚,毕竟这两人和孙飞扬相处的并不愉快。

    无戒和尚不置可否:“要走便早点出发吧。”

    清风道人件无戒和尚不在乎,自然也不会难为云枫。

    云枫感激的看了一眼无戒和尚,“那飞扬兄,事不宜迟,我们及早赶路吧。”

    “云枫兄请!”孙飞扬礼貌的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看起来温润如玉,仿若翩翩佳公子,让人为之心折。

    无戒和尚心中暗自冷笑,他性情豪爽豁达,最讨厌的就是这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想要追求宁倾城,看他如何在倾城面前吃瘪,之所以愿意和他同行,就是怀着看他笑话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