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0 无花谷少谷主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这还不是让苏哲最诧异的地方,最让他震惊的是,他的星璇不知不觉的竟然变成了二百九十七个。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他之前的推断,他再度突破了两个天门,又增加了五十四个星璇。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死里逃生的苏哲美滋滋的想。

    只是到底是哪两个天门突破了,他也搞不清楚,不过他承受了万蚁噬心的奇痒,让意志变的愈发强大。

    而意志的载体来自于魂魄,所以他觉得魂天门突破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至于另一座天门是肉身还是神识突破,他心里就没有底了。

    不过他更倾向于是肉身天门的突破,毕竟神识始终被压在体内,始终没有表现的机会。

    而肉身被腐蚀了一遍,再生的肉身突破的看能性更大一些。

    就在苏哲喜气洋洋的盘点他的收获时,东南部最大的城市海天城已经人满为患。

    薛家联合各大势力向齐家施加压力,果然不出薛墨鹰的预料,齐老头承受不住各方的压力,说出了真相——杀人者苏哲!

    在东南部各方势力同仇敌忾准备联手诛杀苏哲之时,海天城内突然陆续涌入了无数天门境强者,纷纷叫嚣着挑战苏哲。

    距离薛洛天陨落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整个武界至少有一半的天门境强者齐聚海天城。

    这些强者有很多都是来自顶级的大势力,还有不少人身后都跟随着天人境的强者保护。

    这意外的来人虽然打乱了薛家的计划,但却让薛家更加兴奋。

    这下子炮灰更多了,最关键的是,苏哲和这些人对上,就算打赢了,也会得罪武界几乎一半的势力。

    东南部的各大势力没有傻子,苏哲能够斩杀薛铁鹰和薛狂鹰,说明他就算还是天门境修为,但足以斩杀天人初期的强者。

    既然有这么多傻逼来当出头鸟,他们自然乐的清闲。

    只是一个半月过去了,驻守在云海城的薛妖鹰却始终没有发现苏哲的蛛丝马迹。

    苏哲是绕路走了?还是死在黑雾海里了?这让薛家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毕竟薛洛云死在苏哲手上,这些奔着苏哲来的人自然会到薛家追问苏哲的下落。

    刚开始薛天鹰信誓旦旦的说苏哲必然会经过云海城,各大势力纷纷派出人手进入云海城,留意苏哲的行踪。

    可转眼间一个半月过去了,苏哲依然毫无踪影,这些人已经有些等不及了,一天三趟的去薛家堡询问苏哲的去向。

    薛天鹰心里恼怒之极,这些家伙虽然眼高过顶,傲慢无礼,在他眼里一文不值,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们,但他们背后所代表的势力却让他不敢造次。

    再次好言好语的打发走这批人后,薛天鹰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老二,你说这苏哲会不会死在黑雾海里了。”

    薛墨鹰不确定的说:“不能吧,黑雾海就连天人境巅峰都不敢进去,这苏哲不会傻的自寻死路吧。”

    薛天鹰突然眼前一亮:“那可说不准。”

    薛墨鹰疑惑的看了看薛天鹰,突然眼睛一亮,懊恼的说: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苏哲据说很可能不是武界中人,而是来自世俗界,他哪里知道黑雾海的可怕,说不定这傻逼还真脑子一犯抽,一头扎进去了呢。”

    薛火鹰一脸的郁愤难平:“要真是这样,便宜那小杂种了,可惜不能替老九和老十三亲手报仇。”

    薛天鹰摆了摆手:“这也只是推测而已,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样吧,立刻派出人手沿着黑雾海周围寻找,如果还找不到那小子,就说明他真的死在里面了。”

    “嗯,这样最好,那些找他挑战的人再来询问,我们也能有个说法,就说我们安排人在找了,省的他们没完没了的来我们薛家堡询问,特么的苏哲是我们薛家的仇人,不是我们的家人,总来问我们算个什么事。”

    薛墨鹰点头赞同,自去安排人手寻找苏哲。

    海天城里,一个温软如玉的英俊青年正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并肩而行,身后还跟着两名看不出修为深浅的老者。

    青年看向美貌女子,殷勤的问道:“青颜师妹,这一次是你自己来海天城的吗?沐月妹妹跟你一起来了没有?”

    青颜脸色一黯,强笑一声:“孙少谷主,这声师妹可当不起,这次青颜是跟着聆月师叔一起来的,沐月师妹并没有前来。”

    被称为孙少谷主的青年脸上流露出一抹失望,但随即又堆出笑容:

    “青颜师妹此话差矣,望月天宫和我无花谷两派交好,一向同气连枝,更何况我和沐月妹妹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青颜师姐和沐月妹妹又情同手足,我喊声师妹也是情理当中。”

    青颜脸上面无表情,微微一礼:

    “孙少谷主折煞青颜了,青颜只是望月天宫的普通弟子,自然没有沐月师妹那般出身高贵,如何担得起孙少谷主的一声师妹。”

    “这……这话从何说起?”

    孙少谷主脸色一窒,不知道青颜话语中的怨气从何而来,一时有些懵懂。

    倒是他身后的两名老者相视而笑,少谷主一颗心全系在沐月姑娘身上,哪里能读懂青颜姑娘的心意。

    青颜自从第一次见到这五花谷的少谷主孙飞扬,就一颗芳心牢系在他身上。

    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孙飞扬喜欢的是南宫沐月,对她根本毫无兴趣,这让她心里酸溜溜的,忍不住出言顶撞。

    待见到孙飞扬尴尬的表情,青颜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转移话题道:“孙少谷主也是为了挑战那苏哲而来吗?”

    孙飞扬自嘲一笑:“我才刚刚晋级天门境,哪里有资格挑战那苏哲,我就是跟着来看看热闹,长长见识。”

    青颜侧头看着他,突然露出促狭的笑意:“那孙少谷主是自愧不如那苏哲了?”

    孙飞扬傲然一笑:“苏哲能够位列腾渊榜榜首,必定修为深厚,年龄就算不到百岁,也至少有个七八十岁,我今年不到四十,虽然现在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但假以时日,却未必不是他的对手。”

    青颜看着他自信的模样,心神一阵恍惚,脑海中闪过苏哲的身影,脱口而出道:“那苏哲其实只有二十余岁。”

    “什么?那怎么可能?青颜师姐莫要开玩笑了。”

    孙飞扬含笑摇头,根本不信青颜的话。

    青颜心中一急,分辨道:“我亲眼所见,不光我见过,青衿师妹和沐月师妹也见过,不信你可以问她们。”

    “你真的见过那苏哲?”孙飞扬狐疑的看着她。

    “当然,不光见过,我们还很熟呢。”青颜在心上人面前不愿丢份,满脸自豪的说道。

    孙飞扬挑了挑眉毛,疑惑的问:“沐月妹妹和青衿师妹不是闭关了吗?怎么会和你一起认识那苏哲。”

    青颜心中一突,神色一阵迟疑,有些后悔说出这件事情。

    孙飞扬见她神色阴晴不定,突然心中生出不安,故意挥手笑道:“青颜师妹在我心里一直是个善良真诚的女子,怎么现在也会开玩笑了。”

    青颜一慌,连忙道:“我没有开玩笑,就是那次死亡岛之行认识的,我们都是被苏哲所救,两位师妹也不是在闭关,而是被宫主关了禁闭,怕她们来找苏哲。”

    孙飞扬脸上不动声色,奇怪的问道:“既然是救命恩人,望月宫主为什么不许她们见苏哲。”

    “因为……因为……”青颜心中大为懊恼,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这可是望月天宫的家丑,不许外扬的。

    “因为什么?”孙飞扬温和的问道。

    青颜看着他柔和的目光,心中一软,硬着头皮道:“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外传。”

    “我孙飞扬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放心吧,我的嘴巴严着呢。”

    孙飞扬微笑的看着她,让青颜一阵心神荡漾。

    附在孙飞扬耳边轻声说:“沐月和青衿两位师妹都和苏哲私定了终身,宫主得知后勃然大怒,这才把两位师妹关了起来,还下了封口令,你万万不可外传,否则我就要倒霉了。”

    孙飞扬脸色一沉,旋即恢复了温润如玉的君子风范:“青颜师妹多虑了,关系到望月天宫的声望,我自然不会嚼舌根。”

    青颜拍了拍胸脯,眼底的复杂之色一闪即逝,微笑着说:“我知道少谷主的为人,否则我也不会如实相告,聆月师叔还在等我,青颜先行告退。”

    “好,青颜师妹自便就是,有时间我会去客栈拜访聆月师叔的。”

    孙飞扬微笑着和青颜告别,一转身,脸色就变的狰狞无比,咬牙切齿的说:“南宫沐月,你这个贱人,竟然敢背叛于我。”

    两位老者见他从晴转阴,脸色似水,和平时温润如玉的样子大相径庭。

    却毫不见怪,无花谷的少谷主若是没有心机城府之辈,又怎么能成为无花谷这一方霸主势力的接班人呢。

    青颜心情复杂的向客栈走去,脸上流露出一抹隐隐的期待之色,心里暗自嘀咕,沐月师妹,对不起,我也是想让飞扬对你死心,你千万别怪我。

    孙飞扬脸上很快恢复了笑容,只是低声吩咐两名老者的话却恶毒无比:“两位长老,我要让那个苏哲碎尸万段。”

    “少谷主放心就是,就算那苏哲能战胜那些挑战者,我和老八不管谁出手,都能轻松将其斩杀。”

    六长老白胜俊信心满满的说道,八长老章明辉微微颔首,表示认同。

    “两位长老不可大意,虽然薛家堡极力隐瞒,但我还是听说薛家十三鹰中的老九和老十三都被那苏哲杀了。”

    孙飞扬虽然年轻,但对敌人却从不轻视。

    “无妨,薛家只是东南这偏僻之地的坐井之蛙,哪里能和我们无花谷的万年底蕴相比,我若出手,三只鹰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对手。”

    八长老章明辉虽然只是天人境初期巅峰,但语气里却带着睥睨天下的傲气。

    六长老白胜俊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区区蝼蚁罢了,老八出手一招即可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