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03 化种术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但血刺是谁啊,从混沌开天时就诞生的混沌五宝之一灭天刺。

    阴险、腹黑、睚眦必报是它的本性,否则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其余四个混沌之宝傻乎乎的去自爆还幸灾乐祸。

    认主可以,那得是苏哲和小乔合体撕开祖源星核的封印之时,那时它就可以吞噬一部分祖源星核恢复本源了。

    想到这里,血刺的语气也柔和下来:“你的修为还不够,我现在认你为主你无法完全掌控我,等你什么时候修炼到星妖第九式,我才能正式认你为主。”

    苏哲耸了耸肩,一脸鄙夷的说:“我可没说要收你,像你这样没脑子的蠢货,谁知道哪一会儿脑子抽筋,又伤害我心爱的人。”

    “苏哲,你不要太过分了。”

    血刺差点没被气吐血,尼玛,老子可是混沌之宝,就然被这小子嫌弃了。

    “我过分?我还有你过分?你都蹬鼻子上脸敢伤害我的爱人了,现在我媳妇见了我都不带搭理我的,我有你过分吗?”

    苏哲满腔的怨气无处发泄,想起倾城对自己的态度,心脏就一抽一抽的疼。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血刺这王八蛋,不发泄完怒气,苏哲是绝不会原谅它的。

    血刺立马又蔫了:“算我错了还不行吗?你赶紧把魔天吞噬了,抓紧时间帮你媳妇恢复觉魂,那一切不就都OK了嘛。”

    “我说血刺,你一个劲儿的怂恿着我吞噬魔天,是不是你有什么企图啊?”

    苏哲狐疑的问道,总觉得魔天对血刺来说,似乎有着特殊的作用。

    血刺都快哭出来了,天地良心,本刺可是抱着大公无私的念头才迫切的渴望吞噬魔天之魂的。

    魔天之魂里拥有着凶煞之力的意志种子,对研究如何消除潜伏在苏哲体内的凶煞意志种子有着莫大的作用。

    可偏偏这样高尚的行为又不能告诉苏哲,血刺觉得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

    赌气的说:“那随便你,爱吞不吞,反正宁倾城是你媳妇又不是我媳妇,我着急了屁。”

    “我也不急,等我什么时候成圣人了,我就去混沌海里寻找混沌之灵为她重新塑魂,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用你这把凶器。”

    苏哲淡然自若的说,丝毫不给血刺面子,话语里带着浓浓的威胁。

    他敏锐的察觉血刺似乎很希望自己能够用它,虽然心里七上八下的,但嘴上却寸步不让。

    血刺懵圈了,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难道他不急着让宁倾城想起他们之间的感情吗?

    这不科学啊,可苏哲做事一向出人意料,喜欢剑走偏锋,一股子轴劲儿,若他真犯浑把自己打入冷宫,那自己就悲剧了。

    最要命的是它在见到浑天钟时,一激动从第一空间跑到第三空间来了。

    却忘记了第三空间已经成长为一个真实的空间,没有苏哲的授意任何人无法进出,它想要返回第一空间已经成为了奢望。

    这也就意味着苏哲一旦铁了心真不搭理它,开启祖源星核封印时它将失去恢复本源的机会。

    毕竟苏哲已经修炼到星妖第六式,距离第八式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了。

    这个结果是血刺万万不能接受的,所以伟大的灭天刺再一次认怂了:

    “那你说想要怎么样吧?”

    苏哲七上八跳的心立刻安宁了下来,小样,以为还真制不住你了呢。

    当即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想要让我再度使用你,只有三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必须立即认我为主。”

    “不行,绝对不行!”血刺立刻否决。

    “第二个选择,现在、立刻、马上没有任何后遗症的赔我媳妇。”苏哲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那个,就算现在吞噬了魔天之魂,我也没有把握能够立刻恢复她的觉魂,毕竟她只剩下一丁点的残魂,没有个个把两个月,根本不可能完全恢复。”

    血刺讪讪的说:“第三个选择是什么?”

    苏哲脸色木然:“第三个选择,给你两个月的时间还我媳妇,再教我怎么才能够真正的控制住天魔帅的方法,我可不想留个不安定因素在身边。”

    “为什么不杀了他?”血刺有些不解的问。

    “杀了他?飘渺仙宫九个天命高手和小龙龙围攻,再加上我偷袭才拿下他,杀了多可惜。”

    苏哲翻了个白眼,“更何况飘渺仙宫的人我不能完全相信,能够收服一个天命境的打手,对我来说生命也多一点保障。”

    “这倒是实话,人族有时候未必比魔族更可靠。”血刺很是赞赏苏哲的警惕意识。

    “别废话,赶紧的教我怎么控制天命境的强者,我还等着组成一个天命境大军,横扫魔神宫呢。”

    血刺琢磨了半天,才勉为其难的说:“我倒是会一门控制人的方法,比你那半吊子的奴役诅咒强得多,但是很凶险。”

    苏哲眼前一亮:“说说看。”

    血刺传来一股神念,苏哲很快就掌握了使用方法。

    奴役诅咒是依靠强大的意志力强行在对方体内镌刻上服从自己命令的指令,被奴役者会完全失去自我,以施咒者唯命是从,变成行尸走肉般的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血刺能一眼看出来天魔帅是假装被控制的原因。

    而血刺所教的方法叫做,和奴役诅咒截然不同,消耗一丝魂力在对方灵魂内埋下一颗忠诚于自己的种子。

    被施术者会被那颗忠诚种子影响,潜移默化的对施术者产生绝对的忠诚,这需要大概一到两个月的时间,不像奴役诅咒会立竿见影。

    而且风险也很大,一旦被施术者在种子成熟之前,察觉种子的存在,施术者就会遭受反噬,轻者灵魂受损,重者身死道消。

    特别是被施术者如果懂得魂术的话,被察觉的几率更大,所以苏哲立刻收起了拿魔天做试验的心思。

    按照血刺所说,完整的奴役诅咒也可以令被诅咒者拥有自我意识,不会轻易被人发现异常。

    只可惜苏哲的星璇还不足以推衍出完整的奴役诅咒,就现在用的简易版奴役诅咒还是从范逃逃身上推衍出来的。

    天魔帅虽然精神力强大,但明显对魂术并不精通,所以苏哲决定冒险一试。

    只是血刺的下一句话却让苏哲浑身发冷:“你已经被人种下了种子。”

    “怎么可能?是谁?”苏哲顿时毛骨悚然。

    “和忠诚种子不同,却又异曲同工之妙,种下的是情种!”

    血刺言简意赅,让苏哲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情种又是什么玩意儿。”

    “让你爱上她并且爱的死心塌地的种子,一旦种子成熟,你会对她朝思暮想,逐渐忘记其他女人,虽然这个成熟期很长,需要大概十年的时间,但它不会因为被发现而反噬。”

    血刺带着一股幸灾乐祸的意味。

    “是谁这么狠?”

    虽然觉得有人这么爱恋自己,苏哲觉得很有成就感。

    但一想到自己的大小老婆们都将因此被自己遗忘,顿时不寒而栗。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乔,其次是霓裳仙子。

    如果是霓裳仙子倒也罢了,大不了自己和她拼了,但万一是小乔因为自己沾花惹草而惩罚自己,自己该怎么办?

    “你想想最近你最常想起的女人是谁?”

    见到苏哲脸色阴晴不定,血刺心情大畅,可算让他求着自己一回了。

    “倾城?不,不可能是她。”

    苏哲下意识的就喊出倾城的名字,但很快就否决了。

    血刺闭上了嘴,老神在在的等着苏哲求他。

    苏哲眉头拧成了一个大疙瘩,他最近想念频率最高的就是花念语了。

    但他实在不愿意相信那个用命来救自己的女人会害自己。

    见苏哲迟迟不语,血刺沉不住气了,意味深长的说:“你记住,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

    想起和花念语在一起的一幕幕,苏哲眸子里泛起一抹难过,艰难的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以为她是因为爱你?”

    血刺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嘲弄意味:“别自恋了,你还没帅到让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她可没怀好意。”

    苏哲也没心情和它斗嘴,眼底闪过一抹浓浓的悲哀:“一日夫妻百日恩,尽管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但其实在我心里,我始终把她当做我的女人看待,她想要什么都可以告诉我,我会给她的,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因为人性是贪婪的,她想要的更多!”血刺意有所指的的说道。

    苏哲目中露出茫然:“我有什么是她想要的。”

    “很多,包括你的机缘!”

    “那我可以都给她,只要是她想要的!”苏哲带着淡淡的悲伤,斩钉截铁的说道。

    血刺沉默,主动道:“我可以帮你解开情种!”

    “需要什么条件?”苏哲条件反射的问。

    血刺:“……”

    “需要什么条件?”苏哲继续问。

    血刺心里有些堵得慌,闷闷的说:“没条件!”

    苏哲警惕:“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血刺气结,怒吼道:“别把老子当做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老子堂堂灭……需要打你的主意吗?”

    苏哲顿时眉开眼笑:“早说啊,就知道你最好了,赶紧的吧,别磨蹭了。”

    血刺想吐血,这家伙真够无耻的。

    交易达成,血刺也不再废话,跟劳改释放似的钻了出来,利索的把苏哲体内的情种摘除,若有所思的说:

    “你可以把情种放在空间里,等你见到她时,把情种反种回她体内,那效果可有反过来。”

    苏哲摇了摇头,笑容有些苦涩:“那样还有什么意思?”

    血刺见他不肯也不勉强,把情种收起来后,刺进魔天体内,魔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萎靡干瘪。

    苏哲皱了皱眉:“你不是要吞噬他的灵魂吗?怎么连血肉精华也吞噬?”

    “我也需要血肉精华。”血刺没好气的说。

    苏哲老长时间不用它,好久都没有吞噬过血肉精华了,它也需要补补。

    苏哲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总感觉血刺有着太多的秘密隐瞒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