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01 被狂虐的魔天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苏哲淡然的看着他,眸中锋芒如刀:“你竟然敢用人命喂养魔魂花,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现在竟然敢抓我的女人,还打伤了我老婆,你必须要死。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你是说你要杀我?”

    魔天愕然的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脸的不敢置信。

    苏哲眼中全是凌冽的杀机,斩钉截铁:“不错!”

    “哈哈哈…你真有意思…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魔天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哈哈哈,你太逗了,我都有些不舍得杀你了,哈哈哈……”

    “很好笑吗?”苏哲浑身散发庞大的气势,如同一只狩猎的猎豹般随时准备发动进攻。

    “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魔天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擦了擦笑出来的泪花。

    “我好像看到一只小蚂蚁在对着天上的巨龙挥舞着触手,叫嚣着要干掉巨龙,哈哈,你真是太可爱了。”

    “我是蚂蚁?你是巨龙?”苏哲嘴角抽了抽,露出意味难明的笑容。

    “难道不是吗?”魔天捧腹大笑半天才止住笑容,才用带着怜悯的语气说:

    “本来吧,因为你我才脱困,我应该感谢你才是,但可惜,我看中了你身上的一样东西,所以,虽然你是个逗比,让我有些不舍得杀你,但我还是要杀了你。”

    身影一闪,苏哲率先发动了攻击,拳头带着呼啸的风声狠狠的砸向魔天的脸。

    “力量不错,但还是太弱了。”

    魔天毫不在意的随手一挥,轻而易举的挡下了这一拳。

    苏哲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一线金光鬼魅般的瞒过所有人的眼睛出现在魔天身后。

    魔天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蚂蚁永远是蚂蚁,怎么会知道巨龙的强大,真是不堪一击。”

    “是啊,一个蝼蚁怎么会知道巨龙的强大。”

    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在魔天背后响起,魔天表情一滞,一股无法抵御的大力传来,他口喷鲜血凌空飞向苏哲。

    魔天在半空中转过头去,看见龙苏化身数十丈的黄金巨龙,不由心神大骇,失声惊叫:“黄金巨龙?”

    “蝼蚁安知巨龙的强大。”龙苏人立而起,得瑟的冲魔天喷出一口龙息。

    魔天大惊失色,这口龙息蕴含着浓郁的腐蚀气息,一旦被喷中,就算他是天命境也承受不起。

    最让他惊恐的是,一个黑袍人散发着丝毫不逊色于他的天命境气息出现,和龙苏、苏哲成三足鼎立之势。

    魔天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虽然被龙苏偷袭受了重伤,但从三人形成的包围圈来看,只有苏哲这里修为最低。

    他知道今天必然讨不了好,心念一转间就下定了决心,从最弱的苏哲这里突破,身影陡然加速追向苏哲,想要挟持他离开。

    本被他震的倒飞而出的苏哲突然双脚连踩,诡异的在半空中停下脚步,六十四倍叠加力量,毫无保留的向魔天挥出。

    魔天不惊反喜,还担心再次震飞苏哲耽误自己挟持他,下意识的收了五分力量,狞笑着抓向苏哲。

    “轰”的一声剧响,魔天感觉自己如同被一列高速行驶中的火车撞中似的倒飞而回,喉头一甜张口喷出血雾。

    可这还没有结束,龙苏撅着屁股,摇晃着巨大的龙尾,跟踢足球似的狠狠的抽在失去重心的魔天身上。

    嘴里还高喊一声:“天魔帅,接球!”

    魔天肝胆俱裂,手足并用的想要稳住自己的身形。

    天魔帅阴森一笑,突然凌空而起,狠狠的一脚点射,把刚稳住重心的魔天踢向苏哲。

    魔天哇哇怪叫,嘴里鲜血狂喷,张牙舞爪的向苏哲扑去。

    苏哲嘴角露出戏谑之色:“虽然华国足球不太给力,但我的球技还是不错的。”

    身体腾空而起,凌空旋转七百二十度,大喝一声:“旋风斩!”

    狠狠的一脚把魔天踢飞,竟隐隐传来骨裂之声,魔天发出一声痛叫,知道自己的肋骨最少断裂了五六根。

    这一脚苏哲加上了在海啸漩涡中领悟的旋转之力,再加上六十四倍的叠加之力,比之前那一拳强大了不少。

    于是,可怜的魔天成为了空中飞人,苏哲三人花样百出,跟踢皮球似的把他踢来踢去,国家足球队要是看到这一幕,必然会自行惭秽。

    等着做后援的两位仙子相视苦笑,还担心这家伙逃走呢,结果,堂堂天命境强者就这样被虐成了狗。

    这让她们愈发觉得苏哲的战力深不可测。

    乌吉罕傻眼了,他逃出地狱后,虽然失去了前世的记忆,但在遇到魔天后,让他感觉很亲切,就心甘情愿的跟随魔天,种植魔魂花早日恢复实力。

    魔天虽然记忆也残缺不全,但却知道自己曾经是魔族的高层,在乌吉罕身上他嗅到了魔族魔药师的味道。

    同为魔族人,他深知魔药师的作用,所以对乌吉罕极为看重,并没有把他奴役,而是当做真正的心腹手下。

    乌吉罕虽然没有记忆,但炼制魔药的手段却仿佛与生俱来的本能,他把魔魂花炼制魔成药后,药效大大提升,终于让魔天恢复到了天命境。

    本以为从此跟着魔天就能纵横天下,可没有想到自认为已经天下无敌的魔天刚恢复修为就被踢成了皮球。

    乌吉罕眼珠一转,他能看出这一行人都是以苏哲为首,而苏哲的战斗力明显远超他表现出来的实力。

    眼前的困境只能靠着挟持人质才能解除,所以他趁着没人注意,悄无声息的向正在打坐疗伤的宁倾城扑去。

    在他看来,苏哲对宁倾城极为看重,只要挟持了宁倾城,苏哲必然会投鼠忌器,会放他和魔天离开。

    虽然魔天已经身负重伤,但他是魔药师,随便配点魔药都能够让魔天尽快恢复。

    只是可惜,凭他现在的修为还没法发现两位仙子布下的结界。

    包子和姚雨珊以及紫衣仙子早就守在宁倾城的旁边为她护法。

    眼看乌吉罕鬼头鬼脑的向宁倾城扑来,包子咧嘴一笑:“那个家伙我打不过,这个可以。”

    一个钵盂大的拳头轰然而出,乌吉罕始终在留意苏哲等人,毫无防备的被包子一拳打的倒飞出去。

    眼泪鼻涕鲜血横流,鼻梁骨断裂,惨叫着倒在地上。

    包子憨笑一声:“敢偷袭我嫂子,找死!”

    上去一顿拳打脚踢,好在他还知道分寸,在苏哲没有让他杀死乌吉罕之前,他每一拳都收着力呢,否则这倒霉孩子早就被打的脑浆迸裂了。

    乌吉罕抱头打滚一个劲儿的叫饶命,那群被奴役的黑衣人没有得到魔天的指令,跟个傻子似的站在那一动不动,让没打过瘾的包子很是觉得无趣。

    空中的魔天惨叫声和地上的乌吉罕惨叫声相映成趣,煞是热闹。

    苏哲凌空跳起,狠狠的一脚把魔天踹在地上,踩着他的脑袋冷笑道:“蝼蚁也有踩着巨龙的时候啊。”

    “老大,他也配当巨龙?只是条泥鳅罢了!”

    龙苏不愿意了,埋怨着说。

    苏哲装模作样的恍然大悟道:“原来是条泥鳅啊,我还以为真是翱翔九天的巨龙呢。”

    “你们卑鄙,有种和本邪神单挑。”

    魔天浑身骨骼断了一大半,兀自不服气的怒骂道,被人踩在脑袋上的这种耻辱让他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好啊,你想和谁单挑?我给你个机会,能打赢我就放你走。”

    苏哲用脚用力的踩着他的脑袋,这王八蛋竟然敢用人命养花,还敢打伤倾城,早就让他动了真怒,此刻只是耍他玩出口恶气而已。

    魔天闻言大喜,别看他浑身骨骼断裂,但他修为还在,龙苏和天魔帅他没有把握能打赢,但他自忖打败苏哲还是没问题的。

    “哼,有种放开我,我和你单挑。”

    苏哲嘴角露出邪魅的笑意,从他脑袋上挪开了脚:“来吧,我和你单挑。”

    魔天浑身一阵咯咯作响,断裂的骨骼复位,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那来吧!”

    “嘭”的一声,魔天脑袋一疼,龙苏一脚踢在他后脑勺上,把他踢的七荤八素,脚下一个踉跄。

    “咔擦”,天魔帅也不甘落后,一脚踹断了他的右腿。

    苏哲阴笑着上前一顿拳打脚踢,“来啊,来啊,来单挑啊!”

    “你……你耍赖,说好的单挑呢?”

    魔天哭了,这三个家伙太卑鄙无耻了。

    苏哲满脸的无辜,“是单挑啊,你单挑我们三个。”

    “你无耻!”魔天气结。

    “无耻是我的强项,谢谢夸奖!”苏哲毫不在意的笑纳。

    浑没注意不知道何时疗伤完毕的宁倾城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异彩,却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龙苏摇晃着巨大的龙尾,跟扫地似的把魔天扫过来扫过去,苏哲跟天魔帅一段暴打,把魔天全身的骨头都打碎了才停下。

    魔天跟一滩烂泥似的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的仰望天空,两滴豆大的泪珠潸然而下,那绝望的小眼神让人凭生恻隐之心。

    苏哲却对他毫无怜悯之心,这样丧尽天良的东西必须得死。

    跟拖死狗似的把魔天拖到宁倾城身边,腆着脸赔着笑:“老婆,我帮你出气了。”

    宁倾城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既然救下陆美琪和米露了,我走了。”

    “倾城,你要去哪?”苏哲心中一慌,连忙拉住她的手。

    宁倾城一句话都没说,也不挣扎,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手,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苏哲跟被蝎子蛰了似的忙不迭的把手松开,那一刻他从她的眸子里看到的是厌恶和冷漠。

    她……厌恶自己牵她的手,她对自己再也没有了爱恋,她再也不是那个对自己爱之入骨的宁倾城了。

    这种认知让苏哲心中剧疼,连呼吸都变的困难。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快速的离他远去,整个人仿佛被抽去了浑身的精气神,心里空荡荡的。

    “我走了!”宁倾城毫不留恋的向外走去。

    天魔帅身影一闪,挡在了宁倾城的身前,征询式的看向苏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