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59 恐怖冰寒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远远的看到属于自己的一大片别墅群,苏哲心中有些激动,终于回来了。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他都已经开始想象安静、樱雪等人见到自己时兴奋激动的模样,憧憬着晚上的性福生活了。

    咦,苏哲挠了挠头,他的神识散开,突然发现让他很头疼的一件事。

    那么多别墅竟然没有一栋是属于他的,而此刻大小老婆们没有一个睡觉的,全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在等着他。

    这本该让他惊喜的一幕,此刻却让他头皮一阵发麻。

    因为她们没有扎堆,而是各自待在自己的别墅里翘首以待。

    神识中花念语和飘渺仙宫的仙子们嘴角噙着的淡淡戏谑之色,让苏哲察觉到危险的信号。

    尼玛,这些外星人就每一个好东西,自己的女人们多么温柔贤淑善解人意啊,这会都被她们带坏了,给自己出了个难题。

    无论他先去谁的别墅,其他女人们就算嘴上不说,心里肯定都会有意见。

    奶奶的,早知道就买一栋别墅了,不知道哥有选择综合征吗?

    哼,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想让我后院失火,等着吧。

    苏哲眼珠一转,直接落到宁家别墅,然后大喊一声:“我和倾城回来了。”

    心中暗自得意,反正不管是哪个老婆,倾城大老婆的地位是大家都公认的。

    回来先到大老婆这,任谁也说不出什么,而且这些小妞还得麻溜的赶过来,否则后宫之主还不得给她们穿小鞋。

    从空间中移出倾城的冰棺,当看到她依然在沉睡时,刹那间心情再也没有一丝喜悦,充满了浓浓的悲伤。

    “倾城姐姐回来了?”

    “啊,好久没见倾城姐姐了。”

    “也不知道倾城姐姐去做什么了,都好久没见她了。”

    ……一听到倾城回来了,这些大姑娘小媳妇的再也顾不得那几个外星人的蛊惑,一溜烟的跑向宁家别墅。

    让等着看笑话的花念语等人面面相觑,她们并不知道倾城是何许人也,竟然有着如此号召力,好奇之下也纷纷赶往宁家别墅。

    “啊,倾城是怎么了?”

    萧雨彤是第一个赶到的,当看到那具冰棺时,浑身一震,眼圈当时就红了。

    这些人里,她和倾城是真正的闺蜜,也是感情最深的。

    “倾城怎么了?”

    安静距离最近,第二个赶到,看到倾城的冰棺和苏哲悲伤的模样时,心里一疼,生出了浓浓的愧疚。

    苏哲在外面九死一生才回来,倾城看样子情况也不妙。

    自己却还任性的听从那几个神神叨叨的女人出的鬼主意难为苏哲。

    虽然是带着一丝好玩的心理,但和倾城端庄大气的胸怀比起来,自己这个二老婆实在是太不合格了。

    自责加愧疚,加上倾城出事的悲伤,让安静瞬间泪眼婆娑,泣不成声。

    随后赶来的诸女不管认识不认识倾城,但都知道她是苏哲的大老婆,这一点要归功于安静始终刻意的强调。

    “倾城姐姐……”

    樱雪等人和倾城感情本来就不浅,见安静哭的柔肠寸断的,立刻就误以为倾城出事死了,悲恸的哭喊着就向冰棺扑去。

    灯光下的冰棺散发着美奂绝伦的色彩,棺中的美人如玉,栩栩如生,安静的沉睡着。

    众女悲伤之下却忽略了那冰冷的寒气,樱雪速度最快,刚靠近冰棺三米范围,就瞬间变成了冰雕。

    苏哲心中一惊,伸手划出一道无形的壁障,拦住了梦瑶等人。

    化作一道残影抱起樱雪所化的冰雕,距离冰棺远远的,嘴里大喊一声:“大家不要靠近。”

    众女瞬间停下了脚步,目露骇然的看着樱雪。

    苏哲神色间全是疑惑,自己就站在冰棺旁,却只感受到一丁点凉意,而樱雪已经是天武境修为,怎么会这点冰寒之力都无法抵抗?

    “好冷!”此刻众女才觉察到整个客厅里都冰寒刺骨,跟到了冰窟似的,浑身都哆嗦着。

    最让苏哲感到惊异的是,就连花念语和飘渺仙宫的仙子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着冰棺的眼神中带着惊骇之色。

    苏哲神色凝重起来,手放在樱雪的背上,强大的星力不断的查探着她体内的情况。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樱雪整个人从内而外都成为一块儿冰坨。

    血液被冻成了冰晶,五脏六腑都结了冰,若不是她有着天武境的修为,体内真气自发的对心脏和大脑进行了保护,恐怕这会儿已经香消玉殒了。

    “大家先出去,这寒气你们承受不住。”

    苏哲慌忙喊了一声,抱着樱雪出了大厅,调动星力进入樱雪的体内,不断的驱散她体内的寒意。

    众女闻言纷纷后退,待来到院落里,才惊觉这一会儿工夫,体内的血液都有些冻凝固了,流速都变的缓慢许多。

    相视骇然后,连忙盘膝坐下运转真气,驱散体内的寒意。

    只有凤彩潇怡然无伤,体内还有着一只雪精灵,不但没有冻伤,反而觉得那冰寒之气极为亲切。

    花念语和飘渺仙宫的仙子们自恃修为没有退出大厅,只是也不敢再靠近冰棺,看样子对这寒气极为忌惮。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苏哲才在众女殷切的眼神中放开樱雪,“好了,没事了。”

    樱雪嘤咛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神里全是迷茫:“我怎么了?”

    “怪我,我没有想到倾城的冰棺寒气这么重,冻伤了你,不过现在没事了。”

    苏哲宠溺的在樱雪脸蛋上捏了一把,心中暗自后怕,若再晚一会儿救治樱雪,恐怕她会被活活冻死。

    “樱雪,你没事吧,吓死我们了,你一靠近倾城姐姐的冰棺,就变成了冰雕。”

    “幸好老公及时拦住了我们,否则我们都要变成冰雕了。”

    “我们距离那么远,只是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血液都被冻的凝滞住了,倾城姐姐的冰棺太可怕了。”

    ……文雅几个美少女叽叽喳喳的给樱雪描述之前发生的事情,让樱雪后怕不已。

    安静脸色黯然,美眸眨也不眨的看着苏哲:“苏哲,倾城她……到底怎么了?”

    “没事,她只是累了睡着了,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苏哲眼底闪过一抹悲恸,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轻松样子。

    放出冰棺一是为了应付众女的小刁难。

    二是心里有着隐隐的期待,希望倾城能够在熟悉到环境里尽快的醒来,这样才能确认她失去的到底是哪一魂。

    嘱咐众人不得靠近冰棺五米之内,苏哲抱起冰棺上了二楼,进入倾城的房间。

    看着房间中熟悉的一切,苏哲悲从心来,嘴里低声轻喃道:

    “倾城,我们回家了,这是你的房间,在这里我们有着很多美好的回忆,你快点醒来吧。”

    把冰棺摆放在她的床上,苏哲深情的凝望着沉睡的倾城,神色中充满了坚定:

    “倾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不管多难,我一定会让你尽快恢复过来,相信我。”

    在房间四周布下一道道禁制,他发现冰棺似乎有着某种自保意识,只要不靠近三米范围之内,冰寒之力就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连花念语等人都忌惮的冰寒之力自己却免疫,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深深的看了倾城一眼,苏哲才转身离开,那些女孩们都在楼下等着,等着他说明情况。

    却没有发现,在他转身离开时,倾城又黑又长又翘的眼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一丝挣扎,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继续陷入了沉睡。

    苏哲下得楼来,一点没给花念语等人好脸色看,板着脸毫不客气的来了句:“小别胜新婚,我要和我老婆们恩爱,你们打算旁观吗?”

    仙子们脸皮再厚,听了这话也无颜再待下去,面红耳赤的告辞离开。

    花念语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幽幽离开。

    心里把飘渺仙宫的那群出馊主意的娘们恨的要死,好不容易才爬上苏哲的床,这下子好了,又得罪了他。

    霓裳仙子听着一帮师妹们纷纷的咒骂着苏哲的无耻,心里充满了无奈。

    小别胜新婚,人家夫妻久别重逢,你们偏要出馊主意,还美其名曰看苏哲第一个最想见到谁,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当然,她也知道这些师妹在打什么主意,就是想让苏哲后院失火,她们好趁虚而入,拐走苏哲的老婆回飘渺仙宫。

    这种小手段在她看来有些幼稚,所以她也没有阻拦,但刚才她却从苏哲那冰冷无情的眼神里看出了浓浓的警告意味。

    这让她心里充满了懊悔,不该由着这些师妹们胡作非为的。

    在她看到苏哲女人们的资质后,她已经确定了一点,这些女人绝对是和苏哲在一起后才变成无暇资质的。

    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巧,和苏哲有关系的女人都是无暇资质?

    这更让她坚定了要拿苏哲渡情劫的决心,至于最后是斩情成就仙道,还是堕情成为情魔,她还没有拿定主意。

    与她有同样想法的还有花念语,此刻的她一改之前和苏哲只是双修最好能怀上道胎的想法。

    她想要俘获苏哲的心,让他告诉自己如何才能变成无暇资质。

    只要拥有了无暇资质,她相信自己不需要再依靠任何人,也会成为圣王,甚至于圣帝。

    苏哲等仙子们走后,挥手布下一重重隔音禁制,这才脸色一缓,毫不隐瞒的和红颜们说起死亡岛一行的遭遇。

    众女如同在听天方夜谭,个个瞪大了美眸,微张着樱唇。

    在听到粉面罗刹为救苏哲而把全身修为都灌入他体内牺牲了自己时,众女都潸然落泪,之前对粉面罗刹的些微醋意已经不翼而飞。

    在听到苏哲识海崩碎失忆时,众女紧张的把拳头握的紧紧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苏哲,仿佛唯恐下一秒钟苏哲就不记得她们似的。

    在听到红月世界的诡异,她们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里。

    在听到望月天宫朝夕相处的师姐妹们流露出的丑恶人性,让她们义愤填膺。

    在听到青衿和南宫沐月不改初心时,她们为两个女孩高声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