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56 七星锁魂阵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哥哥,呜呜……你怎么了?我是夭夭啊,我到处找你,你怎么不认识我啦。更新快无广告。”

    隔着几间牢房传来女孩的低微啜泣声。

    天煞心中一动,这不是那晚害的自己和白一老头同归于尽的那个小萝莉的声音吗?

    挣扎着抬起脑袋从铁栏杆向哭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几个面容呆滞的黑衣人跟孤魂野鬼似的来回巡视。

    相隔大约七八个牢房里,小萝莉也被绑的跟麻花似的,正泪眼婆娑的看着把自己带来的少年不停啜泣着。

    少年呆呆的站在小萝莉的牢房前,脸色很茫然,看着小萝莉的眼神闪烁不定,带着一抹挣扎。

    “好……好熟悉,我……我是……是你哥哥吗?我……是谁?我怎么想不起来?”

    少年似乎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了,声音干涩而结巴。

    “哥哥,你怎么什么都忘了?你是范逃逃,我是你妹妹范夭夭啊,我们都是寰琅洞天的弟子,你一声不响的离开师门,我就出来找你了,你怎么不认识夭夭了啊,呜呜呜……”

    小萝莉哽咽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少年,想要唤起他的记忆。

    “范逃逃?范夭夭?寰琅洞天?为什么感觉这么熟悉?”

    少年失神的呢喃自语,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逐渐变的清明,看向梦魇的眼神里充满了宠溺:“夭夭!”

    “哥哥,你想起来了吗?我是夭夭啊。”

    小萝莉惊喜的瞪大眼睛,急声喊道。

    “我是范逃逃,你是夭夭,我想起来了,夭夭,你怎么会在这里,哥哥这就放了你。”

    少年的脸上全是激动之色,正要打开牢房为梦魇解开绳索,突然眉心浮现一道黑线,少年惨叫一声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

    “哥哥,呜呜呜,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小萝莉惊慌失措的哭喊着,大眼睛里蕴满了泪水。

    天煞神色凝重的看着那少年,心中哀叹一声。

    本还指望这少年能恢复神智,放了那小萝莉,自己再喊一声,小萝莉一定会把自己当做苏哲救出去呢。

    可这少年明显是被人控制的,恐怕很难摆脱幕后之人的控制。

    果然,那少年抱头打滚一会儿后,再度起来时,眼神又恢复了无神呆滞,任小萝莉如何哭喊他也无动于衷。

    天煞向更远处看去,想要找到逃离的契机,可在看到几名呆滞的黑衣人扛着两个男人扔进最里面最大的那间牢房时,里面发生的一幕让他毛骨悚然,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那间牢房足有上千平米,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坑,坑里全是密密麻麻尸骨和人,确切的说,是一堆白骨上面堆满了数百个半死不活的人。

    最诡异的是,大坑的边缘种植有十三株散发着妖艳气息的红色花朵。

    红色花朵距离老远,天煞都能够感受到那浓郁的生命力。

    让他这凶煞之人都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这些红花的根茎足有小指粗细,是半透明的,钻出土壤扎到这些面容呆滞的人体内。

    这些人的生机和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顺着根茎源源不断的成为红色花朵的养料。

    汲取人的血肉精华作为养料,这是什么花?怎么会如此诡异。

    “哥哥,不要啊,那是夭夭的好朋友,你不要让他去当花肥啊,求求你了,呜呜呜!”

    耳边又传来小萝莉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天煞凝神看去,黑衣人这次从牢房里拖走的正是那晚背着小萝莉逃命的青年。

    只是青年此刻神色呆滞,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任由黑衣人扛着向花肥房走去。

    听到小萝莉的哭喊声,少年神色间有了一抹挣扎,但眉宇间的黑线一闪,他的面容再度恢复了呆滞,任由黑衣人扛着风极向花肥房走去。

    “这个该死的苏哲,到底在做什么?怎么还不来救我,否则我就要成为花费了。”

    天煞生平第一次这么想见到苏哲从天而降,因为此刻已经有黑衣人打开了他所在的牢房,像扔破麻袋似的把他扛在肩膀上,向花肥房而去。

    ……

    “奇怪,明明感应那具失控的分身就在这附近,怎么会找不到?”

    苏哲站在一条半干涸的河边,庞大的神识四散而出,却怎么也找不到天煞,不由皱着眉头疑惑的说道。

    “主人,你能感应到他,他也能感应到你,明知道你来找他了却不逃走,难道是有什么依仗?”

    莫古力有些不解的问道。

    苏哲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很有可能,他这么有恃无恐,恐怕这里有什么东西让他自信能对付我?”

    “那主人还要小心一些才是,可别阴沟里翻了船。”

    莫古力神色紧张的说道。

    “你替我护法,我来仔细查看一番。”

    苏哲见神识搜索无效,决定灵魂出窍看看,灵魂对魂力的波动极为敏感,或许能发现端倪也说不定。

    “好,主人放心,除非我死,否则休想有人伤害到主人。”

    莫古力大义凛然的说道。

    苏哲盘膝坐下,灵魂离体而出,但他也长了个心眼,留了一道分魂在体内。

    虽然莫古力看起来忠心耿耿,还有魂珠被自己掌控,但这家伙毕竟是鬼王复生,苏哲不得不对他怀有一份防备之心。

    毕竟自己灵魂离体是瞒不过鬼王的,这个时候他一旦强行占据自己的肉身,魂珠也会被他夺回。

    灵魂环绕着方圆十里绕了一圈,无论从哪个方位都确定分魂就在自己附近,但却偏偏发现不了他。

    苏哲暗自纳闷,看着水位干涸即将见底的河面,心中突然一动,难道这家伙躲在河底?

    灵魂向河里潜去,果然越接近河底,灵魂间的感应越强烈。

    确定了位置就好办了,苏哲灵魂归位,见莫古力在尽心尽责的守护着自己的肉身,心中感到很安慰,这家伙看起来还是能信任的。

    缓缓的睁开眼睛,强大的神识渗入河底,仔细的搜索着,突然丹田里的七颗不同方位的星璇一亮,对应着河底的七个方位。

    苏哲眉毛一扬,难怪自己找不到分魂,原来这家伙竟然躲在七星锁魂阵里。

    若是以往,苏哲就算能够发现这七星锁魂阵,也拿它毫无办法。

    但自从开辟出星图,拥有了一百零九个星璇后,不管遇到什么阵,只要阵眼不超过一百零九个,星图就会在丹田内自行推衍出破阵之法。

    苏哲也推衍过白虎杀戮阵,却没有想到这白虎杀戮阵竟然是一个复合阵法,有三百六十个阵眼组成。

    又分为四个杀戮小阵,每一个杀戮小阵有九十个阵眼组成,每增加一个杀戮小阵,杀戮大阵的威力就会在叠加的基础上倍翻。

    凭借他现在的能力只能布置出一个杀戮小阵,但就这一个杀戮小阵,威力都大的惊人,足以让他的战斗力再上一个台阶。

    让他很是期待有朝一日能够布置出来完整的白虎杀戮大阵又是何等的威力。

    当然,布置白虎杀戮阵的消耗也不小,每一个阵眼都需要一块儿灵石做阵基,灵石的等级也决定着阵法维持的时间。

    灵石等级越高,阵法维持的时间越长,威力越大。

    同样的道理,灵石的等级越低,阵法维持的时间越短,威力也越小。

    这让苏哲对本不在意的灵石也珍惜起来,小乔平白无故的送自己满满一空间戒指的极品灵石绝不是无的放矢。

    在虎啸谷秘境中挖掘的灵石矿虽然不少,但其中大多数是下、中、上品灵石,极品灵石只有聊聊几块儿。

    明白了这一点的苏哲才知道极品灵石是何等的难得,也让他对小乔的深情厚谊充满了感激之情。

    虽然至今还不清楚小乔的来历,但苏哲总有一种感觉,她的每一个行为似乎都有着深意。

    仿佛自己的每一步都在她的掌控当中,这种认知让他在感激之余又有着些许不舒服。

    或许,下次见到小乔该和她深谈一次了,她太神秘了,那种始终笼罩在烟云中的神秘感,让苏哲觉得很有距离感。

    希望小乔能给自己一个答案,毕竟,她是自己第一个深爱的人,他不希望这份纯粹的情感里夹杂着其他的因素。

    苏哲,从来都不是个喜欢被人掌控命运的人,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也是如此。

    他想变的强大来守护自己所爱的人,而不是被自己所爱的人庇护,这是一个男人的尊严。

    否则当年他也不会自作主张,不顾小乔的反对坚持去当兵了。

    一瞬间的思绪万千并不耽误他锁定七个阵眼,在指挥莫古力占据一个阵眼后。

    他分出五道分魂,和本尊分别站在其余六个阵眼处,同时发动了攻击。

    “轰隆隆”,一声沉闷的轰鸣声后,七星锁魂阵被破,本就半干的河道下面露出一道巨大的裂缝,地底监狱浮出水面。

    可就在此刻,苏哲莫名的感到强烈的心悸,不容多想,本能的收回五道分魂。

    无数如同魔鬼藤般的细小根茎如同群蛇乱舞般疯狂的扎向苏哲和莫古力的身体。

    “主人小心,是魔魂花的根茎,别让它近身,它能吞噬人的神魂和生机。”

    莫古力惊叫一声,向后疾退,对那魔魂花的根茎似乎极为忌惮。

    由于五道分魂瞬间收回苏哲体内,本来攻击他们的根茎失去了目标,都扑向了苏哲。

    那如同天罗地网般的根茎铺天盖地,苏哲躲无可躲,被根茎缠的密密麻麻。

    万箭齐发般根茎,尖锐的如一根根闪烁着寒光的空心钢针,以闪电般的速度扎向苏哲的皮肉。

    “这个蠢货。”地底传来天煞狠狠的痛骂声,声音来充满了绝望。

    “夫君,小心。”

    看着苏哲从天而降的小萝莉还没有来得及惊喜就发出一声惊叫,随即诧异的看了看被捆的跟粽子似的天煞。

    大眼睛里全是疑惑,怎么会有两个夫君?

    但小萝莉的思维很简单,夫君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被抓住,这被捆的家伙肯定是假冒的。

    从莫古力示警时,苏哲就完全有能力躲开这些根茎的袭击,之所以不躲,是因为他从收回分魂后,那种心悸的感觉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