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46 霍晓秋的小心思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女人打扮很花费时间的,即便是孕妇也不例外。

    苏哲没有催她,而是在外面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了出去。

    等霍婷婷打扮好出来时,苏哲扶着她上了从空间里取出的迈巴赫。

    毕竟是去霍家提亲,唐家人多少会有些不舒服,就不张嘴问他们借车了。

    见霍婷婷并没有提什么第一次上门要带礼物什么的,也没有任何的不悦。

    脸上始终带着小女人的幸福笑容,仿佛他能去就是最好的礼物似的,让苏哲感动不已。

    虽然霍家不差钱,但苏哲凭白无故的把人家从小养到大的闺女搞大了肚子给拐跑,怎么也要给人家一个交代不是。

    更何况苏哲还有着敲诈霍家的黑历史,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见家长的紧张。

    或许是察觉了他的紧张,霍婷婷善解人意的说:“要是觉得没准备好,就下次再说吧,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说临时有急事。”

    苏哲心里一阵感动,伸手牵着她的玉手,轻轻的摩挲着,满怀悲壮的说: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早晚都要挨这一刀,丑媳妇难免见公婆,就今天了,不改了。”

    霍婷婷“噗嗤”笑出声来,娇嗔的责怪道:“说的跟上刑场似的,我爸妈有那么可怕吗?”

    “你爸妈不可怕,我是心虚,你知道我曾经敲诈过你家。”

    任苏哲脸皮再厚,说到这个黑历史,也不由的脸上火辣辣的。

    “那有什么,我家有钱,不就区区钱吗?就当我的嫁妆了。”

    霍婷婷不愧是富豪之家,玉手一挥豪情万丈的说。

    苏哲很不要脸的自己往脸上贴金:“还是我早有先见之明,知道你肯定会成为我媳妇的,所以我提前去拿了嫁妆。”

    “你脸皮好厚啊!”霍婷婷嗔怪道,经过刚才的鱼 水 交 融,她也敢跟苏哲开玩笑了。

    “这话说的不中听,什么叫脸皮厚啊,我这是面皮坚固,耐磨经用。”

    苏哲和她调笑着,感情越来越融洽,颇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

    想着就当是陪着老婆回娘家,他的紧张心情也一扫而空。

    两人嬉闹着到了位于金色海岸8号别墅的霍家。

    车刚停稳,霍晓秋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毫不见外的搂着他的肩膀,亲热的说:“妹夫啊,你可来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苏哲虽然对这个垂涎嫣儿的家伙没什么好感,但毕竟现在也是自己的大舅子不是,咧了咧嘴道:“好久不见了啊。”

    “是啊,真是岁月催人老,一转眼都快一年不见了,你这家伙还真有本事,偷偷摸摸的就把我妹妹给搞大了肚子,真是让人钦佩啊。”

    霍晓秋一脸伤春悲秋的感慨,让苏哲一头的黑线。

    霍婷婷听的玉面飞红,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霍晓秋嘿嘿贱笑:“狗嘴里要是能吐出象牙,我啥都不用干了,光养狗就发财了。”

    见霍婷婷嘟起嘴不理他,立刻幸灾乐祸的冲苏哲挤眉弄眼的说:“妹夫,这顿饭可是鸿门宴啊,你做好准备没有?”

    “鸿门宴?什么意思?”

    霍婷婷立刻跟护犊子的老母鸡似的把苏哲拉到身后:“你跟我说清楚,不说清楚我跟苏哲转身就走。”

    霍晓秋似乎有些怕霍婷婷,立马一脸讨好的说:

    “跟咱家没关系,爸妈都喜欢妹夫,还不是三爷爷和四爷爷带着他们那两房的子孙,非打着见见霍家女婿的旗号来凑热闹,爸妈也不好意思赶人,这不都在里面等着呢嘛。”

    “三爷爷和四爷爷他们来了?我不是说了吗,就和苏哲回来吃顿饭,他们怎么会知道?”

    霍婷婷顿时神色一凝,露出担忧之色。

    霍晓秋双手一摊,“还不是昨晚妈知道妹夫要来的消息太高兴了,晚上睡不着和她的牌友们电话聊天,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去,这帮家伙就立马赶过来了,撵都撵不走,非嚷嚷的要看看妹夫是何方神圣,还说等下霍家其他族人都会来。”

    霍婷婷脸色瞬间变的极为难看,气哼哼的说:“霍志帆和霍志航就是觊觎爸的家主之位,又想来拿我和苏哲做文章,打击爸在家族的威信,他们想当霍家家主,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霍晓秋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们两个是没什么本事,但人家有两个好爸啊,三爷爷和四爷爷虽然不管家族的事,但却是硕果仅存的族老,在家族里威望很高,有这两个老东西为他们撑腰,他们就有底气跟爸叫板了。”

    苏哲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寻常,眉头一皱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两个老人家就算是族老,但霍叔叔是家主,没有犯错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有罢黜家主的权利吧?”

    霍晓秋苦笑一声:“妹夫,有句话说出来你可别生气。”

    “哥,闭嘴!”霍婷婷突然开口喝止,转而向苏哲柔声说:“苏哲,我们走吧,以后有机会再来。”

    “不行,既然来了我就不会走,大舅子,你继续说。”

    苏哲瞪了她一眼,隐隐的察觉霍家的事情或许和自己有关,他更不可能走了。

    霍婷婷温声道:“苏哲,这是我家的私事,你就别管了,今天外人太多,我们就别进去了。”

    “婷婷,我是你老公,你家的私事难道不是我不能管吗?你不告诉我,我就闯进去,总会知道真相。”

    苏哲佯装生气的看着她:“你要是拿我当外人也行,我转身就走,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好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家里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不想让你知道了糟心。”

    霍婷婷一见苏哲生气,顿时就慌了手脚,连忙结结巴巴的解释的道。

    苏哲神色一缓:“那就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霍婷婷无奈的看了哥哥一眼,美眸里带着一丝警告。

    霍晓秋挠了挠头,很实诚的说:“婷婷,我也很想说和妹夫没有一点关系,但事实是这事真的跟他有关系啊。”

    “你……”霍婷婷恼怒的瞪了霍晓秋一眼,还想要说什么。

    却被苏哲一把拉住,搂在怀里,眼睛一瞪:“我们男人说话,女人闭嘴!”

    霍婷婷委屈的瘪了瘪嘴,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负气的扭过头去不吭声了。

    霍晓秋这厮满脸钦佩的冲苏哲竖了个大拇指,然后说道:“事情还要从半年前那次事情说起,爸把所有的流动资金都给了你,手中的很多项目无法运行下去,资金链断裂,只能卖掉部分项目,但也是杯水车薪,只能想办法从银行贷款。”

    说到这里,霍晓秋小心翼翼的查看了苏哲的表情,见他没有发飙的症状,这才继续说道:  “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流向自然被始终不服我爸的霍志航和霍志帆察觉,就追问事情原因,我爸当然不买他们的账,他们找不到原因,就开始散布谣言,说我爸得罪了人,转移霍家的资产准备跑路,导致霍家人心惶惶,爸的声望也一落千丈,结果银行听到流言就找各种理由不给霍家贷款。”

    苏哲闻言一楞,在华国,一个商业家族的崛起必然不能缺少了银行的支持,但银行也不至于光是听信流言就不给霍家贷款吧,这也太不正常了,毕竟霍家虽然流动资金短缺,但将近千亿的固定资产在那放着呢。

    似乎是看出了苏哲的疑问,霍晓秋苦笑一声:“本来银行也不至于如此,但刚好那段时间我姑姑……出了点事,唐家很不高兴,在各方面打压霍家,在重川,唐家所说的话比古时候的皇帝还有用,霍家再是重川首富,也无法和唐家抗衡。”

    苏哲恍然大悟,难怪银行不愿意贷款给霍家,霍佩芝背叛了唐成军,唐家颜面全失,把怒气发泄在霍家身上也在情理当中。

    “唐家的打击让霍家雪上加霜,很多合作多年的商业伙伴纷纷毁约,霍家的资产短短几个月就缩水了一半,在重川霍家所有的生意都是不赚钱的,全靠我在山城的分公司和妹妹的化妆品公司赚点钱勉强维持。”

    霍晓秋满脸的苦涩:“霍志帆和霍志航趁机拉拢人心,说我爸不配当霍家的领头羊,企图把我爸罢黜。”

    苏哲的目中闪过寒芒,霍志帆和霍志航真是蠢货,在家族遭遇危机的时候不同心协力,反而落井下石。

    他们也不想想,就算他们扳倒了霍志林当上了家主,就能保证霍家不破产吗?一看就是不顾大局只会贪图眼前之利的庸人。

    霍家要是交给这样的人,要不了多久就会把整个霍家带到沟里去。

    事情是因自己而起,他也没想到当初只是想敲打霍家一下,却给霍家带来了这么大的灾难。

    若是没有霍婷婷,就算霍家破产他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但偏偏霍婷婷阴差阳错的成为自己的妻子,他可不会放手不管。

    特别是霍婷婷明知道原因,却怎么都不愿意说出来,就是怕自己自责,这让他心里愈发感动。

    霍晓秋见苏哲沉默不语,以为他在自责,安慰的说:“好在就在我爸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婷婷怀了你的孩子,这让唐家放弃了打击我们霍家,让霍家又有了一些起色,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风光,但也能勉强维持霍家的正常运转,让霍志航和霍志帆失去了发难的理由,就把目标转在婷婷身上,说她勾搭野男人,败坏霍家的门风,从而打击我爸重新树立起来的威信。”

    “他们不知道我是孩子的父亲?”

    苏哲的脸色阴沉似水,他能够想到霍婷婷怀孕的消息传出后,那些人编造的话得有多恶毒。

    这让他对霍婷婷更加怜惜,胸中一口郁气堵塞,对霍志帆和霍志航这两个罪魁祸首生出浓重的杀机。

    “他们那个层次哪里能知道这么高端的事情,还以为是我爸花钱摆平了唐家人,就把目标放在婷婷身上,你不知道那些人把婷婷描述的多下贱,多……”

    “好了,够了。”霍婷婷脸色难看的打断了霍晓秋的话。

    她不是傻子,知道哥哥是想利用苏哲帮他出气,虽然那些人确实可恶,但毕竟也是亲戚,再说她也不想让苏哲惹上什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