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69 惊闻变故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苏哲冷哼一声,得意洋洋的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还需要偷偷摸摸的占你便宜吗?”

    在女子羞愤欲绝的目光中,大手很无耻的覆盖上她傲人的双峰……

    女子俊脸羞红,连忙推开他作怪的手,声音颤抖的说:“别乱来了,我受不了。”

    “受不了?”苏哲坏笑着伏下身子,大嘴贪恋的噙着她的唇瓣,“老实交待,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爬上我的床。”

    “唔……谁……谁爬你的床了,你真无耻,唔……”

    女子竭力挣扎,却拗不过蠢蠢欲动的苏哲,很快眼神迷离,沉醉在他的吻里。

    “不要,啊……”

    女子浑身颤栗着,雪白的肌肤上泛起一层妖异的嫣红,美眸中升腾起水意。

    “我会很温柔的,不会再让你疼。”

    苏哲翻身跃马再战,声音说不出的温柔与怜惜。

    女子逐渐安静下来,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愉悦感受让她如登天堂,原来,这种事如此美妙。

    可是他昨晚好粗鲁让人家好害怕,应该是凤血女儿红的作用吧,他其实还是很温柔的。

    女子羞羞的想着,逐渐迷失在那极致的享受当中……

    天色大亮时,苏哲心满意足的搂着小鸟依人般的女子,“还不老实交代吗?你到底是谁。”

    女子此刻也放开了,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哼,没良心的,人家大老远的把你送到这里,你还占人家便宜。”

    “你是陆小凤?”苏哲神色古怪中带着一抹惊愕:“可是我观察过你,没发现你戴人 皮面具啊。”

    “什么人 皮面具,这是人家的血脉天赋,凤鸣变。”

    陆小凤带着一丝得意道。

    “那哪个才是你的真面貌?”

    苏哲亲吻着她的额头,又有些蠢蠢欲动。

    陆小凤娇嗔的推开他:“现在这样子就是我的本来相貌。”

    苏哲疑惑的看着她:“你真是凤家的外围弟子?”

    陆小凤掩口轻笑,看着他的眼眸中带着浓浓情意:“傻子,我是凤彩潇。”、

    “你是凤彩潇?”

    苏哲神情古怪,他怎么也想不到陆小凤和凤彩潇会是一个人:“不对啊,你现在的气质和凤彩潇一点也不一样啊。”

    陆小凤愈发得意,把脑袋靠在他的胸膛上,“凤鸣变也叫作风鸣九变,能够变幻出九种不同的相貌,不同的气质,不像你的易容术虽然相貌可以转变,但气质还是一样的,所以我才能一眼认出你来。”

    苏哲迷惑的挠挠头:“好吧,彩潇,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虽然花见花开,车见车载,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但也不至于让你一见钟情,主动献身吧。”

    凤彩潇娇嗔的翻了个白眼:“难怪轻雪说你是个自恋狂,臭美,谁主动献身了。”

    “你说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凤血女儿红有问题,当晚是傻子啊,说,你为什么垂涎哥的美色,引诱哥。”

    苏哲在她咯吱窝里挠痒,让凤彩潇娇笑连连的求饶。

    “好好,我说,别挠了,痒死我了……”

    “哪痒啊?哥专业止痒!”苏哲暧昧的说。

    凤彩潇娇羞无限的翻了个大白眼,脸红的像块儿红布:“好了,别闹了,臭流氓,我跟你说正事。”

    苏哲这才放过她,但依然把她搂在怀里,一刻都不舍得松开。

    这妞,肤白貌美,胸大腰细屁股翘,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哥真有福气。

    “轻雪出事了。”凤彩潇小心翼翼的说,但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盯着苏哲。

    “什么?”苏哲如遭雷击,浑身僵硬,旖旎心情顿时一扫而空,脸色变的难看之极:“到底怎么回事?”

    凤彩潇眼底的黯然一闪而逝,终究还是比不上她在你心中的地位吗?

    但却没有犹豫,继续说道:“半年前我带轻雪回来,路上遭遇不明身份的蒙面人追杀,待我们摆脱强敌,回到凤家时,已经过了三天的期限,她心脉已断,无力回头。”

    苏哲大脑轰的一声,整个人都傻了,不敢置信的问:“你……你是说,疯丫头已经死了?”

    “你听我说完好不好。”

    凤彩潇面色变的极为古怪:“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却没有做到,这让我很歉疚,所以我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把轻雪送入梧桐木中,期待着能出现奇迹。”

    “梧桐木?”苏哲知道这是凤家的血脉觉醒之地,心乱如麻的说道:“疯丫头又不是凤凰血脉,送入梧桐木又有什么用。”

    “她是没有凤凰血脉,可是我有啊。”

    凤彩潇的脸色变的淡然:“那天你不惜以命换命,也要让轻雪活着,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想食言,我从小到大都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其实觉醒了两种血脉,一个是火凤血脉,一个是冰凤血脉,我用凤家的秘法剥离出冰凤血脉,注入在轻雪身上,让她进入梧桐木,希望能够让她涅槃重生。”

    苏哲大感疑惑:“你们凤家不是朱雀血脉吗?怎么还有什么火凤冰凤血脉?”

    凤彩潇眼底闪过一抹疑惑:“凤凰是万禽之母,朱雀只是凤凰血脉的一种,是火凤血脉,实际上凤凰血脉还有冰凤、青鸾、金凤、黑凰、孔雀、紫鸢等其他变异血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同时觉醒两种血脉。”

    苏哲大为惊讶,但他无心探究,只想知道疯丫头的现状:“那疯丫头最后怎么样了?”

    “她确实涅槃重生了。”

    凤彩潇带着一丝苦涩:“可是,梧桐木却没了。”

    “梧桐木没了?”苏哲大惊失色,这梧桐木可是凤家的根本,心中一动:“怎么会没了?难道和疯丫头有关?”

    凤彩潇脸上的表情变的很精彩:“确实如此,先祖朱雀一缕魂魄不灭,寄生在梧桐木里,轻雪涅槃重生,点燃冰凤之火,梧桐木消失,先祖之魂和轻雪却融为了一体,时而是先祖,时而是轻雪。”

    苏哲浓眉紧皱:“你是说疯丫头的魂魄和朱雀之魂共用一具肉身?”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也不难办,可以找一具肉身让其灵魂分离,但实际上在轻雪重生时,点燃的是冰凤的涅槃之火,水火不相容,冰凤的涅槃之火将先祖的灵魂之火也同时点燃,先祖为了自保,她的魂魄和轻雪已经融为了一体,现在的轻雪只有一个魂,有着自己的记忆,也有着先祖的记忆。”

    凤彩潇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慢慢的组织语言:“反正现在的轻雪有着双重性格,既是先祖,又是轻雪,修为高的吓人,我凤家之人已经将其尊为先祖的转世之身,把她供养起来,你想带走她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再说她也未必愿意跟你走,毕竟朱雀的意识占了一半的主导权。”

    苏哲脸色变幻莫测,他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匪夷所思的情况,疯丫头在他心里,是自己内定的妻子之一。

    两人除了没有突破最后那一层膜,该干的都干了,可现在的疯丫头已经不是那个曾经的疯丫头了,她的一半意识被朱雀占据,这让他心如刀绞。

    可是,又能怪谁呢?如果没有凤彩潇,疯丫头半年前就死了。

    双血脉有多强大,苏哲不知道,但肯定会比单一的朱雀血脉来的强悍。

    凤彩潇却为了不背弃对自己的承诺,强行剥离自己的血脉给了疯丫头,

    这份情,让苏哲感动不已,更无法责怪于她。

    至于凤家把疯丫头供奉起来不让她离开也无可厚非,毕竟人家家族安身立命的根本梧桐木已经没有了。

    凤彩潇见他情绪逐渐稳定,神色黯然的继续说道:“轻雪之事是我辜负了你的信任,对不起!”

    “傻丫头,你说什么呢,这跟你没关系,这是疯丫头的命,若不是有你,她半年前就死了,现在不管情况有多复杂,但毕竟还活着不是吗?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我相信一定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

    苏哲爱怜的轻抚她柔顺的长发,虽然心乱如麻,还是调笑了一句:“你不会是觉得亏欠与我,所以才主动献身吧?”

    凤彩潇俏脸飞霞,娇嗔的白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那为什么啊?你别告诉我你是对我一见钟情啊,我可不信我有这么大的魅力。”

    苏哲脸上带着笑,心里却觉得很难受,对凤彩潇的感觉很复杂,既感激,又欣赏,还有种想要占有她的强烈愿望。

    “我有我的理由,你别问了好吗?”

    凤彩潇低垂眼帘,排扇似的睫毛颤抖着,心里泛起一阵阵酸楚。

    傻子,我虽然没有对你一见钟情,可是自从轻雪涅槃醒来后,都和我待在一起。

    只要是她的意识占主导时,都会和我说起跟你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

    或许是潜移默化,或许是被你的真情打动,不知道何时起,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你的影子。

    虽然我有我的目的,但是如果我不喜欢你,又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你。

    苏哲深深的看着她,认真的说:“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不管你为什么这样做,你已经是我的女人,这是个事实,我会对你负责任的。”

    “我不需要!”凤彩潇脸色一寒,变的面无表情,心却痛如刀割。

    苏哲深情的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或许你觉得我是为了责任而接受你。”

    凤彩潇嘴角勾起一丝嘲讽,“难道不是吗?我们之间并没有感情。”

    苏哲的笑容有些自嘲,又有些真诚:“也许在你眼里,我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见一个爱一个,但不管你怎么想,我都要告诉你,我接受你不光光是因为责任,还因为我真的喜欢你,从昨天见到你化身的陆小凤时,我就喜欢上你了。”

    “那你喜欢的也是陆小凤,不是我凤彩潇!”凤彩潇心里甜甜的,嘴上却不饶人,只是眉眼里全是喜意。

    苏哲翻身压在她的身上,促狭的笑了一声:“你是在吃你自己的醋吗?陆小凤难道不是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