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3 九天霓裳舞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见苏哲虽然脸色不好,但却不再冲动,无名这才放下心来,转身拿起了洗魂珠。

    一阵黝黑的光华闪烁,无名脸上露出痛苦之色,随即化为迷茫,最终变的懵懂。

    苏哲不敢直接接触洗魂珠,一道分魂离体而出接过洗魂珠进入空间。

    苏哲叹了口气,在一脸迷惘的无名脖颈后轻轻一击,将打晕的他收入空间。

    洗魂泉迅速的枯竭,整个空间开始变的虚幻,鬼王与黄泉规则争斗的声音越来越远……

    苏哲眼前一花,已经出现在葬魂渊上,红褐色的土地在逐渐的褪色,变成普通的黄土。

    巡游魂者发出无声的惨叫,化为一道道青烟消散。

    苏哲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一幕,若不是无名还在空间中昏迷,他都怀疑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放出吕洪亮和苏凝香唤醒他们,吕洪亮很快清醒过来,冲苏哲微微一笑。

    倒是苏凝香揉着太阳穴满脸的疑惑:“我是怎么了?怎么晕过去了。”

    待一看到周围的环境,又惊讶的喊了一声:“我们从葬魂渊出来了?是怎么出来的?”

    苏哲情绪不高,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被幽魂袭击,所以晕过去了,我和洪亮护着你,杀了一整天才冲出来。”

    苏凝香半信半疑的看向吕洪亮,在她印象里这个二表哥还是比较实诚的。

    吕洪亮极为配合的点了点头,让苏凝香大为懊恼:“我真没用,幸好我们出来了,不然都是被我连累的,给我说说……”

    “好了,时间只剩下两天了,我们得抓紧找虎啸谷了。”

    苏哲知道弟弟吕洪亮可不是会撒谎的主,要是被苏凝香再追问几句非得露馅不可,连忙打断了她的话,转移了话题。

    果然,苏凝香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打量一下周边环境后说:“如果这里是葬魂渊附近,那就应该向西走。”

    苏哲知道苏家历代先祖都在探索这个秘境,既然知道四大险境,那虎啸谷的大概方向应该是错不了的,更何况苏凝香曾经进来过一次。

    当即说道:“那好,我们就向西走。”

    一路上苏凝香总想追问他们是怎么从葬魂渊出来的,苏哲及时的转移话题,含糊其辞的糊弄她一番。

    苏凝香在苏哲看不到的角落里,眸子里闪过一抹黯然。

    心里暗自难过,终究是表妹,不是他的女朋友,若是他的女朋友,或许他就不会隐瞒自己了吧。

    她其实很清楚,自己是被苏哲打晕的,如果是被幽魂袭击,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

    既然不想说,她也不再多问,只是接下来的路上兴趣怏怏,很少说话。

    苏哲本身心情不佳,也变的极为沉默,三人一时之间竟然无话可说,气氛沉默压抑的只顾赶路。

    事实证明,苏哲的猜测是正确的,虽然苏家历代先祖描绘的地图并不全面,但有葬魂渊做参照物,大致方向是没错的。

    几个小时后,已经陆续看到了一些苏家子弟,这些人早就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昂,个个如同被打败了的公鸡似的垂头丧气。

    身上衣衫褴褛,极为狼狈,想必这一路来也遭遇了不少危险。

    见到苏哲三人,都警惕的防备着他们,离他们远远的。

    这让苏哲暗自感叹苏家先祖的祖训还真是坑爹,把主脉孤立起来成为众矢之的。  这样虽然能够让主脉时刻保持警惕不断强大己身,但却让家族不和,这种方式真的好吗?

    但神兽的思维不能以常理度之,苏哲也无从改变,只是有些为苏天澜担忧。

    不过仔细想来白虎的传承方式也是有迹可循,这就是**裸的丛林法则,谁最强大谁就是王。

    不光是武力超群,还要有手段震慑住那些心怀不轨的人。

    时刻让主脉警醒,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时刻不敢放松自己,这才能鞭策主脉不断的强大。

    “苏凝香,你命还真大啊,带着两个废物竟然还没死。”

    一个倨傲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苏哲的感慨。

    正是之前和苏天蚕交头接耳面色不善的苏天成,带着四五十名苏家子弟戏谑的拦住三人。

    “苏天成,好狗不挡路,滚开。”

    苏凝香心情本就不美丽,对苏天成没有一点好气。

    “哼,真是不知道死活,在这里还敢如此猖狂,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苏天成一向自傲,从来没有把苏家年轻一代放在眼里。

    在他眼里,他的对手只有苏天澜,见苏凝香竟然敢骂他,顿时怒火中烧,心中生出杀意。

    巨龙岂能在乎蝼蚁的挑衅?苏哲根本就没把这群最高才玄武境的家伙放在眼里,好笑的抱着膀子站在一旁看笑话。

    这些家伙哪里知道苏家现在年轻一代里,最强的可不是苏天澜了,而是苏凝香。

    在江州保护了倾城了几个月,苏哲又岂能亏待她,这次来苏家特意给她带来了一件星兽装。

    还给苏黙爷三个一人一颗逆质丹,苏凝香已经是地武境强者,又岂是这些不入流的家伙能够比拟的。

    苏凝香俏脸一沉,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要杀我?”

    “怎么?杀你不行吗?别忘了祖训,我们支脉可以杀死你们却不用接受任何惩罚,而你们主脉却不能杀我们,所以,乖乖的送死的。”

    苏天成满脸的戏谑,志得意满的大笑起来。

    苏哲和吕洪亮苦笑摇头,对白虎家的祖训很是不以为然。

    苏凝香黛眉一扬,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那又如何,我虽然不能杀了你们,但废掉你们这群废物还是可以的,动手吧。”

    “真特么的嚣张啊,真以为主脉了不起。”

    “干掉她,替天成哥斩断苏天澜的爪子。”

    “还废掉我们,真是大言不惭。”

    “这个臭娘们,气死我了,我要宰了她,把她大卸八块。”

    “这个贱人有什么底气,难道仗着两个小白脸就敢如此嚣张?”

    “老娘要划破这贱货的脸,看到她那张脸就生气。”

    ……一群支脉年轻人纷纷叫骂起来,苏天成得意的笑了起来。

    苏凝香越是挑起这些人的怒火他越是高兴,这在将来他和苏天澜的竞争家主中,将会成为他的助力。

    颐气所指的一挥手:“杀了她,还想觉醒血脉,想都别想。”

    一名粉色古装女子首先蹦了出来,冲着苏天成妩媚一笑,嗲嗲的说:“天成哥,我先来打头阵,将来你当上家主,可不要忘了我的功劳。”

    “放心吧媚儿,只要你杀了她,以后我当上家主,你就是首席大长老。”

    苏天成大开空头支票,刺激的这些苏家年轻人暗自懊悔为什么没有第一个冲上去表忠心。

    苏天成心中暗自冷笑,等我当上家主,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铲除这些支脉。

    卧虎之榻岂容他人安睡,我可不会像现在的主脉这样傻乎乎的遵守主训,只有把这些支脉杀的不敢起任何心思,苏家才能迅速发展壮大。

    苏凝香冷笑一声,“苏媚儿,就你那样还想杀我?跪舔苏天成不知道有什么好处?首席大长老,呵呵,做你的梦呢吧?苏天成要是真当了家主,就说明他成功的成为主脉了,那他第一个要铲除的就是你们这些支脉,别以为这家伙会安什么好心,他可不像我们这样仁慈。”

    苏哲和吕洪亮相视一笑,看来这个表妹也不是外表上看起来这么没心没肺啊。

    不止是苏媚儿,除了苏天成那一脉的子弟,其他人脸色都是一变,警惕的看着苏天成。

    他们一直众星捧月般捧着苏天成,是因为他们自知无力颠覆主脉,这才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可现在仔细想来,这苏天成还没当上家主呢,就已经飞扬跋扈,嚣张的不可一世。

    此子性情骄狂,心性狠毒,这样的人当成家主真有他们的好果子吃吗?

    他们从来没有细想过其中的道理,只是盲目的想要推翻主脉的统治,可此刻被苏凝香点醒,再与苏天澜的为人一对比。

    他们骇然发现,苏天澜性情温和,处事公道,对人谦逊有礼。

    一旦让苏天成上位,恐怕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这些人打起了退堂鼓。

    虽然还没有直接脱离阵营,但却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把苏天成这一脉的二十余人凸显了出来。

    苏媚儿脸色阴晴不定,她来打头阵可不是因为她想出风头,而是她喜欢苏天成。

    虽然同是苏家子弟,但她这一脉和苏天成那一脉早就没有了血缘关系,彼此间通婚是有可能的。

    见苏天成脸色阴沉,当即一咬银牙,冷哼一声:“贱人,不要挑拨离间,天成哥是什么人,胸怀宽广,岂是你所说的那种下作之人,受死吧。”

    话音刚落,苏媚儿就拔出短剑,冲向苏凝香,一身粉色裙装随风飘舞,如九天霓裳漫天起舞,煞是好看。

    苏哲暗自摇头,这苏媚儿虽堪堪迈进了玄武境,施展的正是苏家女子所习的武技九天霓裳舞,此武技讲究在对敌之时迷其神智,一击必杀。

    可她根本只具其形不具其神,毫无迷惑对手的效用,纯粹只是好看,毫无杀伤力可言,说白了就是花拳绣腿。

    苏凝香不屑的撇了撇嘴:“真是丢人现眼,九天霓裳舞可不是你这样用的。”

    身形蓦然而动,虽只是一身白色劲装,但她身材婀娜多姿,在原地翩翩起舞,幻化出无数道曼妙身影,轻歌曼舞,如诗如梦,美奂绝伦,让人心神为之所夺。

    又仿若进入了万花丛中,静看满园的姹紫千红争相怒放,一朵白色牡丹绽放,冠压群芳,令人迷醉其中,不可自拔。

    苏哲暗自赞叹凝香这九天霓裳舞煞是好看,心里嘀咕着什么时候让倾城、安静她们都学学,一起跳给自己看,那可是美大发了。

    苏天成等人脸露迷醉之色,就连苏媚儿也停下了动作,眼中露出痴迷之色。

    现场唯一清醒的就只有苏哲和吕洪亮了,苏哲是在琢磨着怎么诓骗苏凝香把九天霓裳舞教给自己的女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