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1 无名的震惊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无名啧啧称奇:“拥有了魂兵,你修炼《分魂诀》的速度将比我快千倍万倍,你无须刻意去修炼,只要是你的敌人,魂兵一出,吞噬对方的灵魂,你即可快速壮大魂魄。”

    苏哲脸色尴尬,心想你哪里知道血刺它老人家到现在也只是配合我而已,哪里认我为主了。

    不过血刺吞噬灵魂能够帮助修炼灵魂倒是真的,只是有的灵魂太过杂乱,特别是上次被血族公爵搞的差点没精神错乱,让他根本不敢胡乱吞噬灵魂。

    可无名的下一句话让他大为心动:“我看你的灵魂已经到了主魂突破的边缘,你现在可以修炼《分魂诀》第一层,分裂出第一道分魂,然后用魂兵吸收这里的幽魂转化为魂力进行补充。”

    “我的灵魂感觉就像吃撑了似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灵魂即将突破的缘故。”苏哲惊喜的问。

    无名点了点头:“正是,你只要修炼《分魂诀》第一层,就能够分裂出一道分魂,那种吃撑的感觉就会消失,但是我提前告诉你,分裂灵魂是一种极为痛苦的过程,也是磨炼意志力的过程,如果不能承受那种痛苦,即便分魂成功,你也会神经失常。”

    苏哲毫不犹豫的道:“我相信自己能够承受。”

    “那你现在就开始修炼吧,趁着我还有记忆,能够给你一些指点。”

    无名点了点头,他相信一个灵魂能够出窍的奇葩不会连第一次分魂的痛苦都承受不住。

    苏哲按照无名的指点和《分魂诀》的口诀,在魂体上撕开一道裂口,沿着裂口不断的撕开……

    疼,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栗不已,额头上青筋直跳,汗如雨下,浑身的肌肉痉挛,眼珠子都变成了血红色,忍不住发出一声嘶吼。

    整个寒潭里的幽魂被吼声吓的到处乱窜,无名浑身一颤,眼中闪过一道异芒,难道这家伙不是人族?为什么这吼声竟然蕴含着超越天道的威严。

    他若有所思,想起苏哲先前问起血脉,顿时恍然,原来他的先祖是打破了天地桎梏,超越天地的大能者。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他能够让魂兵认主了,无名自以为心中的疑惑解开,对苏哲顿时刮目相看。

    或许,跟着他混,自己这一世将活的比前世更精彩吧。

    作为一个上古大能者,无名又岂是没有心机之辈,选择苏哲一是因为他迫切的想要还阳,二就是之前他想利用苏哲的魂兵帮助自己快速修炼。

    若不是他先前从苏哲身上感到一种隐隐的危险感,再加上对血刺有所忌惮,他说不定会强行夺舍重生。

    但现在他完全打消了这个念头,一个超越天地的大能者血脉,加上一个有着灵魂的魂兵。

    他就算全盛时期,也不敢说能够夺舍成功,更别说现在这孱弱的灵魂了。

    无名是个聪明人,一旦下定了决心,立刻抛去了所有的小心思,全心全力的帮助苏哲分魂。

    “意守丹田,凝而不散,魂至天枢,痛而不觉,神聚泥丸,固本培元……”

    一段段晦涩的运转路线随着无名的吟念让苏哲在非人的疼痛中神智为之一清。

    福至心灵般灵光一闪,精神力化为一把光刀,沿着撕裂的魂体狠狠的切割下去。

    无名目中闪过骇然,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心怀侥幸对苏哲不利,这强大的精神力,不,应该称之为神识了。

    这强大的神识竟然化为实质光刀,证明苏哲即便是在分魂当中,也不是没有丝毫的反击之力。

    无名相信,那一把神识之刀,足够把自己现在孱弱的灵魂斩杀的七零八落。

    可让无名惊骇的还在后头,那把神识之刀完全可以一下把魂体割开,加快分魂的过程,以减轻苏哲的痛苦。

    可苏哲偏偏反其道而行,神识之刀化为神识之锯,以钝刀子割肉的姿态一点一点的把魂体锯开。

    那种痛苦无名只是想一想就觉得不寒而栗,可苏哲哪怕疼的脸色苍白,眼中却波澜不惊,坚决而稳定的慢腾腾的切割下去。

    无名知道苏哲是有意为之,他在借机磨炼自己的意志,光是这种心性和坚毅就让无名自叹不如。

    无名眼中闪过敬佩之色,当初自己第一次分裂魂体只用了五分钟,那种可怕的疼痛让自己根本不敢稍有怠慢。

    可看到苏哲此刻的速度,没有一个小时根本无法分裂成功。

    即便经过七次分魂,一次比一次疼痛,可无名依然替苏哲疼的慌。

    “真是个疯子,但他这样分魂所获更大,意志力将会成倍提升,同样是分魂,我之成就与其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无名感叹一声,眸中闪过羡慕之色。

    一个小时零七分钟,苏哲终于分魂成功,整个人如同刚从河里捞出来似的,浑身都汗透了,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

    但却精神奕奕,灵魂传来一阵阵的饥饿感,让他目中闪烁精芒。

    还没等无名问其感受,虚弱的分魂就手拿着血刺离体而出,冲进了寒潭中猎杀幽魂。

    没有雷电气息的分魂,幽魂可不惧怕,一拥而上扑向分魂。

    无名膛目结舌的看着分魂如同一名绝世剑客般挥舞着血刺,人山,人海两招尽出,把幽魂杀的七零八落四处逃窜。

    分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迅速和主魂成为一样大小。

    分魂归来,苏哲主魂离体,手持血刺再度开始杀戮模式。

    丝丝纯净的魂力滋补着受创的灵魂,苏哲如同大冷天泡温泉般舒服的浑身毛细血孔舒展,发出一声惬意的呻吟。

    当主魂再度有了撑着的感觉时,苏哲收回灵魂,喜滋滋的问:“我现在能不能再次分魂?我感觉又撑了。”

    无名呆若木鸡,当初自己距离第二次分魂可是足足过了一年多。

    一是当时他无法把自己的意志力快速提升,二是他潜意识里对分魂的痛苦有所畏惧,直到一年多后才强行压抑心中的畏惧二次分魂。

    无名脸色古怪的说:“不是不可以,但是分魂也是极为消耗精神力的,毕竟人首疼痛需要强大的精神,这才能淬炼你的意志。”

    “我精神很好的,没什么消耗的感觉。”

    要说苏哲的什么最强,精神力当排第一,就连天人境强者的精神力也未必比他强,这点消耗对他来说真是九牛一毛。

    “好吧,如果你觉的能撑住,随时可以。”

    无名咽了口口水,脸上波澜不惊,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尼玛,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还让人活不。

    苏哲心里却开心的要命,他已经开始憧憬着以后的幸福生活了,分身也是自己,那么多老婆终于能陪过来了。

    一个半小时后,第二个分魂被锯开,又是一轮杀戮,魂魄得到滋养,苏哲再度有了撑的感觉。

    在无名暗骂怪胎的心声中,第三具分魂在两个小时后被剥离出来,又是一轮杀戮滋补。

    然后第五具、第六具分魂被剥离,天色渐黑,寒潭中的幽魂竟然已经被吞噬一空。

    短短一天时间,苏哲修炼到了《分魂诀》第六层,具有了六具分身。

    无名已经被震撼的麻木了,心灰意冷的觉得自己前一世简直是活到狗身上了。

    直到此刻,苏哲才感觉到灵魂虽然饱满,但精神力却几近枯竭,不敢再继续分魂。

    无名这才松了口气,如果苏哲一天时间把《分魂诀》修炼到第九层,他真的要一头撞死了。

    好在苏哲现在虽然《分魂诀》修炼到了第六层,但因为没有修炼淬体功法,再加上他修为境界低下,根本无法和自己前世的战力相比,这让无名心里舒服了不少。

    可随后苏哲很无耻的放出六具魂体,连本体总共七具,摆出一个古怪的姿势,开始吸纳星光,补充精神力。

    无名整个人都不好了,尼玛,这是要明天冲击第九层的节奏啊。

    却不知苏哲心里郁闷的要死,平时怎么都消耗不光的精神力竟然关键时候掉链子,这让他心里极为不爽。

    精神力的消耗不是一时片刻就能补充回来的,不大睡三天根本不可能恢复如初。

    他贪图的是这里数量众多的幽魂,若没有这些幽魂,他根本不可能一天之内修炼到《分魂诀》的第六重。

    他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但天时地利人和,要是不能一鼓作气的冲击到第九重,他绝对不能原谅自己,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为此,他不惜吞食大量的补充精神力的丹药,让无名看的嘴角直抽搐。

    尼玛,凝神丹,蕴神丹,元神丹,补神丹……

    这些丹药就是放在上古也是有价无市的珍稀丹药,这家伙竟然跟吃糖豆似的成瓶成瓶的吃,怎么不噎死你。

    苏哲却毫不顾忌他的想法,反正这丫的很快就失忆了,就算被他知道自己的秘密也无所谓。

    于是,在无名的暗自诅咒中,某人精神奕奕的再度开始分魂。

    一夜之间冲击到了《分魂诀》第九重,九具分魂诞生的代价就是天幕上的幽魂也被一扫而空。

    整个葬魂渊里除了天幕之上的巡游魂者,再也看不到一只幽魂。

    苏哲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暗自腹诽为什么《神识九叠》不能一夜之间突破到第九重,还卡在第四重上面。

    神识九叠似乎受到了星妖九式的限制,自己修炼到星妖第四式,神识九叠就卡在了第四式。

    这让苏哲觉得《分魂诀》没有《神识九叠》高大上。

    “对了,无名前辈,我这光有分魂,没有肉身怎么办?”

    苏哲终于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无名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随便找具没腐烂的尸体,你都能附身其中。”

    苏哲心中一阵恶寒,“那多恶心人啊。”

    无名强压着心中的妒火,冷笑一声:“我附身的这具尸傀不也是尸体。”

    苏哲一想也是,头疼的挠了挠头:“那分魂附身的尸体如果只是普通人怎么办?”

    “那你不会找武者的尸体吗?尸体生前的资质越好,你的分魂附身其中才越修炼的速度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