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0 苏康的秘密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只是那老东西实在太过嚣张,似乎把踩自己当成了一种乐趣,这让内心倔强高傲的他极为不爽。

    苏海贝心中一阵烦躁,苏海辛啊苏海辛,你从来就没有试着去了解我,总以为我想要夺权。

    哼,老子还不是被你逼的,最讨厌看你那张得意的脸。

    “爷爷,我看苏凝香那贱货和那个苏楠的儿子眉来眼去的,恐怕他们之间有奸情,要是被我大哥知道了,他一定饶不了她。”

    苏天蚕有些幸灾乐祸的说。

    “混账,他们是姑表兄妹,能有什么奸情?”

    苏海贝勃然大怒,厉声呵斥道。

    苏天蚕被吓了一跳,不服气的嘟囔着:“就算亲兄妹还有通奸的,何况是表兄妹。”

    “闭嘴,年纪不大整天一脑子里龌蹉东西,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混蛋孙子。”

    苏海贝眼神中全是失望。

    “爸,你吓着天蚕了,他又没说错什么,我看苏凝香和那两个小畜生之间的关系就不简单。”

    淑梅见儿子被呵斥,如同护犊子的老母鸡般护住苏天蚕。

    “滚出去,慈母多败儿,看你教出来什么孩子。”

    苏海贝厌恶的看了这个儿媳妇一眼。

    这个泼妇般的女人仗着自己是龙家人,嫁到苏家后整天作威作福,把儿子折腾的唯唯诺诺的,孙子也被她惯的无法无天。

    “出去就出去,凶什么凶,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怎么嫁给你这样的窝囊废。”

    龙淑梅不敢对苏海贝撒泼,把一肚子气都撒在了苏康的身上,狠狠的踢了他一脚,拉着苏天蚕走了出去。

    苏康畏畏缩缩的刚想要跟着离开,却被苏海贝喊住,“你留下,我有话跟你说。”

    “爸,什么事?”苏康见龙淑梅母子走后,才小心翼翼的问。

    “康儿,天蚕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

    苏海贝终于问出了埋藏在心里二十多年的疑虑。

    当初苏康娶龙淑梅过门,结婚才七个月就生下了苏天蚕,这让他一直怀疑儿子被戴了绿帽子。

    特别是苏天蚕长的尖嘴猴腮,和苏康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这让他更加的怀疑。

    “爸,你说什么呢?天蚕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儿子。”苏康一脸的气急败坏。

    苏海贝冷哼一声:“那为什么天蚕和你长的一点都不像,为什么他连最稀薄的家族血脉都无法觉醒?”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我肯定天蚕是我的儿子。”

    苏康的眼神有些闪烁,他其实很清楚,龙淑梅嫁给他时就已经怀孕了,苏天蚕并不是他的种。

    但是他有着自己的苦衷,年轻时纵欲过度,导致他早就失去了男性功能。

    当年的苏海贝和苏海辛竞争家主之位,如果知道自己没有生育能力,自己休想得到家主的继承权。

    所以他明知道龙淑梅生性yin荡怀着孩子,但她毕竟是龙家人,会为自己竞争家主增添助力,才和她结为夫妻。

    有了龙家的支持,再有了孩子就会在父亲的心里增加一些筹码。

    可没有想到苏海贝竞争家主失败,自己白白的帮别人养了二十多年的孩子。

    在父亲的支持下,自己也开始竞争家主,但还是输给了苏黙。

    这让他内心极为的憋屈,所以在苏天蚕结交了魔神太子后,他才全力拉拢,想要借助他的力量谋取家主之位。

    对龙淑梅他也忍耐到了极点,恨不得宰了这个从来不给他留面子的泼妇。

    但他的小辫子被她攥在手里,他也只能忍气吞声,虚以委蛇。

    苏海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疲倦的摆了摆手:“你去吧,但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苏康背后都被汗水湿透了,跟逃命似的落荒而逃。

    苏海贝看着他的背影,眼中全是失望,知子莫若父,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货色他比谁都清楚。

    要不是杀了龙淑梅不好跟龙家交待,要不是不知道儿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早就宰了这个让苏家蒙羞的贱货了。

    苏家上下谁不知道,这个龙淑梅就是个骚 货,整天和一些年轻力壮的下人鬼混,偏偏苏康却装聋作哑百般容忍。

    他很想问问苏康,你头上的绿帽子都快能铺满苏家庄园了,你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出了房间的苏康紧紧的攥紧拳头,他知道父亲肯定知道了什么,但是他不能放弃,这个时候他绝不能放弃。

    他相信父亲会支持他,有了龙家的支持,再加上魔神太子的允诺,他一定可以成为苏家的家主。

    爸,相信我,再忍忍吧,等我当上了家主,我会让您刮目相看的。

    我一定会让龙淑梅和那个小杂种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的。

    苏康低声的喃喃自语,眼睛里充满着对权利的渴望。

    血脉剥夺,既然爷爷曾经打过这个主意,那么他的住处一定会有关于嫁接血脉的方法。

    地武境,当苏家家主确实差了点资格啊。

    苏康唯唯诺诺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但愿这一次虎啸谷的开启,会有更好的血脉觉醒吧。

    夜色降临,苏家庄园东南角的一个小院子,已经破败了二十多年,院子里的荒草都长到了齐膝高。

    这里曾是苏家上一代太上大长老苏有道的住处,自从他死后,这里很少有人会来。

    可就在今晚,两道黑影一前一后的进入了这里。

    苏天蚕一身黑衣蒙着脸,心跳兴奋的加速,对于自己的身世他并不知道。

    但作为苏家人竟然觉醒不了最稀薄的白虎血脉,这让他在苏家被冠以废物的称号。

    这让他心里充满了不甘,和苏康同样的想法,他也把主意打到了嫁接血脉的上面。

    可他没有想到,正在他翻箱倒柜的寻找嫁接血脉的秘法时,他的身后正有一个黑衣蒙面人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吕洪亮酒量不行,喝了几杯就头昏脑涨的上床休息了。

    苏哲和苏黙父子在院子里喝着酒聊着天,苏凝香在旁时不时的插嘴说上几句,倒也其乐融融。

    或许是因为苏家面临着危机,苏哲的精神力地图下意识的释放出去,想要查看一下苏康一家子有什么阴谋。

    可在苏康的住处却没有发现苏康父子的踪迹。

    反倒是发现二婶龙淑梅一脸潮红,正骑在一个俊俏的年轻人身上忘情的驰骋着,嘴里还发出让人血脉贲张的呻吟。

    苏哲眉头一皱,这龙淑梅还真是不要脸,竟然在苏康的房间里就和人苟合,难道就不怕苏康发现吗?

    “表哥,那个龙淑梅平时作风怎么样?”

    苏哲试探着问,龙淑梅如此大胆,他相信不可能没有什么闲言闲语。

    苏天澜面色有些尴尬,嘴唇嗫喏着不知道如何回答。

    苏凝香一撇嘴:“虽然我不喜欢说脏话,但还是想说一声,她就是个不要脸的贱货,真不知道二叔怎么能容忍得了她。”

    苏黙轻咳一声:“别背后说人是非。”

    “你以为我想说啊,要不是苏哲表哥问,我才懒得说,想起她我都嫌脏的慌。”

    苏凝香不屑的做了个呕吐的动作:“苏家上下谁不知道,那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贱人,只要苏家长的俊俏一点的后生,哪个没被她勾引过。”

    苏哲调笑道:“天澜表哥不会也被勾搭过吧。”

    苏天澜俊脸通红,连连摆手:“我怎么可能会和她有交集,我们两家可是死对头,再说她还是长辈。”

    “切,那个贱人,只要看到俊俏的年轻人,哪里会管什么辈分,想方设法的都要勾搭上手,就连下人都不放过。”

    苏凝香脸上全是厌恶之色:“我就没见过这么恶心下贱的女人。”

    苏黙无奈摇头:“有时候我都替苏康难过,怎么就找了这么个女人,不守妇道不说,还嚣张跋扈至极。”

    “还真是个奇葩,难道苏家就没人管吗?”

    苏哲暗暗惊奇,这苏康难道会不知道?

    “管?谁管啊?她是苏海贝的儿媳妇,苏康又处处护着她,也不知道那女人哪里好。”

    苏凝香一脸的鄙夷:“我听很多人议论,都说苏天蚕不是二叔的孩子,是那个龙淑梅和野男人的种。”

    苏哲眉毛一扬:“你别说,我还真觉得奇怪,苏康虽然不招人喜欢,但也浓眉大眼的,长相不差,怎么那苏天蚕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和他一点都不像。”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光看长相,再加上那龙淑梅平时的所作所为,谁不知道那苏天蚕是个野种,只是没人敢当面说而已,亏了那苏天蚕还整天以苏家子弟自居,在外面欺男霸女,惹事生非。”

    苏凝香明显有着八卦潜质,说起这些事情来那是眉飞色舞,兴趣盎然。

    苏哲微微一笑,暗中思忖,这苏康不可能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对那个龙淑梅百般隐忍?

    突然,东北角的一座小院里的二层小楼引起了他的注意,看外表那是一座荒废了很多年的院落,但此刻里面竟然隐隐有着手电筒的亮光。

    有问题,苏哲精神一振,精神力地图笼罩那座院落,发现正在谈论的主角苏天蚕正在里面翻箱倒柜,正在寻找着什么。

    而他身后的阴影里还站着一个黑衣蒙面人,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表哥,你怎么了?”沈凝香见苏哲出神,出声问道。

    “噢,没事,刚才想起了一些其他事情,来,大舅,表哥,我再敬你一杯,天色不早了,喝完该休息了。”

    苏哲连忙端起酒杯和苏黙父子喝了一杯。

    “还有我,还有我,我也要喝一杯团圆酒。”

    苏凝香笑嘻嘻的端起酒杯凑热闹,自从确认苏哲是她表哥后,她的态度变好了不少,说话也不呛人了。

    苏哲一心二用,一边密切的观察着苏天蚕和蒙面人的动静,一边应付着苏黙父子。

    “时候不早了,凝香,带你表哥去休息。”

    苏黙今天心情很好,大部分酒都进了他的肚子,微醺着被苏天澜送去房间,还不忘吩咐苏凝香招呼好苏哲。

    “好,我送表哥去房间。”

    苏凝香乖巧的要搀扶苏哲,被苏哲拒绝,“我没喝多,不用扶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