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6 虎啸谷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苏黙伤感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我嫡系这一脉始终人丁兴旺,可自从小妹和大姐、三弟失踪后,这一脉逐渐没落,要不是你们的外公还在,恐怕家主之位早就落入旁系了,但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苏康那一脉逐渐势大,隐隐有逼宫之意。”

    “大舅,外公人呢?他老人家不管吗?”吕洪亮疑惑的问道。

    苏黙满脸苦涩,“苏康的父亲是你们外公的堂兄弟,当年争夺家主之位失利,成为苏家的大长老,他一直嫉恨老爷子,闭关十多年,修为直追老爷子,成为苏家的第二人,你外公情知一旦让他超越,就是我们这一脉的死期,逼不得已老爷子闭死关冲击天人境,但却不幸冲击失败,丹田受损,修为大降,我现在只能对外宣称老爷子还未出关,否则大长老早就大动干戈了。”

    苏黙叹了口气,愁眉不展的说:“可最近,大长老已经对此产生了怀疑,已经有些忍不住想要蠢蠢欲动了。”

    苏哲和吕洪亮面面相觑,没想到苏家已经到了如此危急的时刻。

    吕洪亮皱眉问道:“都是苏家人,为什么大长老一脉会对你们痛下杀手?”

    苏黙苦笑一声:“还不是你外婆惹的祸,当年大长老和老爷子同时喜欢上你外婆,结果你外婆选择了老爷子,大长老为此颓废了许久,刚刚振作起来,又在家主竞争中失利,让他对老爷子恨之入骨,这才闭关十余载,想要一雪前耻,但刚出关挑战你外公,却被你外公击败,这才老实下来。”

    苏哲兄弟相视苦笑,这大长老简直就是人生最大的输家,处处被外公压了一头,抢女人失败,抢家主失败,论修为也不行,难怪会对老爷子恨之入骨。

    “大舅,我有个疑问,为什么苏家会禁止提起母亲。”

    苏哲详细的把两人身世说了一遍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因为你母亲失踪后,有一个神秘势力来打听你母亲的下落,那个势力很强大,为首的是一个黑衣女子,一副恨不得杀了你母亲的样子,当时你外公把她糊弄走了,随后就开启了护族大阵,封闭和外界的往来三年后才半开启,并严令不得提起你的母亲,唯恐为苏家招来杀身之祸。”

    苏黙脸色有些尴尬:“你们别怪老爷子,他首先是苏家的家主,其次才是你母亲的父亲,他要为苏家全族考虑。”

    苏哲眼中闪动寒芒:“那老爷子可曾想过母亲很有可能回过苏家,在她最需要苏家的庇护时,却被无情的拒之门外。”

    苏黙长叹一声:“我们何尝不知道,但之前黑衣女子杀了不少苏家子弟,你外公也被她打伤,迫不得已下才开启护族大阵,即便如此,苏家族人也对你母亲恨之入骨,认为是她在外面招惹了强敌,给苏家带来大祸,现在为什么这么多人支持大长老一脉,和这个未尝也没有关系。”

    苏哲抑郁难平,但也怪不得苏家,毕竟黑衣圣女的实力苏家无人可以抗衡,但母亲到底和黑衣圣女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让她如此疯狂。

    虽然有些不齿苏家老爷子的行为,但他身为家主,为全族人的安危着想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大舅,刚才那苏康说凝香被许配给人家又是怎么回事?”

    苏黙脸上流露出愤怒之色:“还不是大长老一脉搞的鬼,不知道从哪里认识了一个强者,为了拉拢他,未经过我们允许,大长老就私自做主就把凝香许配给了他。”

    苏哲脸色一凝:“那你们就同意了?”

    “当然没有,可是那个人强的离谱,大长老都没有动手,我就被他一掌震退,要不是他手下留情,我会被他一掌拍死。”

    苏黙惭愧的自嘲:“想我堂堂苏家家主,竟然在一个年轻人手里走不过一招,这些年真是修炼到狗身上去了。”

    苏哲一惊:“如果我没有看错,大舅也是天武境的修为吧,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一招就能击败你。”

    “他自称魔神太子,为人极为嚣张霸道,当时打败我后,就放出狂言,除非苏家年轻一代有人能打败他,否则凝香若不嫁他,他就灭了我这一脉,凝香为了保我们这一脉不灭,委曲求全的答应了他,但要求在虎啸谷开启血脉后才能完婚。”

    苏黙脸色颓然:“我知道凝香是想在虎啸谷觉醒血脉后,修为能够突飞猛进,打败那个魔神太子,但那谈何容易。”

    苏哲脸色一变,魔神太子?难道又是魔神宫的人?看来魔神宫是盯上了四大守护者家族啊,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吕洪亮却好奇的问道:“虎啸谷是什么?”

    苏黙恍然道:“忘了你们并不是跟着小妹长大的,难怪不知道家族的虎啸谷,我们四大守护者家族每一家都有着一个血脉觉醒之地,龙家有化龙池,凤家有凤栖木,姬家有玄武潭,而虎啸谷就是我们苏家觉醒血脉的地方,相比于其他三个守护者家族,我们苏家的血脉觉醒更加艰难,所以我们苏家的血脉血脉比较稀薄,在四大家族里位居末位。”

    “这是为何?”苏哲好奇的问道。

    苏黙摇头苦笑:“龙家的化龙池就是一个青龙的精血凝聚出的池子,凤家的凤栖木是凤凰涅槃时的梧桐树,玄武潭是玄武血脉的精血所凝的深谭,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入为家族后裔觉醒血脉,唯有我苏家的虎啸谷每年只能开启一次,一次只开启三天,里面自成一方天地,极为凶险,即便是能活着进入其中,得不到认可也只能觉醒稀薄的血脉。”

    苏哲皱眉道:“难道苏家血脉和其他三个家族有什么不同之处?”

    “确实和其他家族不同,白虎主杀伐,性孤傲,得不到它认可的后人只能觉醒普通血脉,得到认可的人才能觉醒返祖血脉,在血脉浓度上不可同日而语。”

    苏黙叹了口气:“凝香不认命,想要觉醒返祖血脉,但苏家历年来唯有你们的母亲在十六岁时觉醒了返祖血脉,这才让她很少修炼也能不停的突破境界,而在她之前的无尽岁月中,却始终无一人能够血脉返祖,凝香十六岁时已经进去过一次,觉醒的血脉一般,就算运气好二度觉醒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苏哲看了眼吕洪亮,暗自赞叹母亲竟然还是个修炼天才,好言安慰道:“大舅,车到山前必有路,放心吧,天无绝人之路。”

    “大舅,那什么魔神太子不是说苏家年轻一代有人打败他,凝香表妹就不用嫁了吗?让我哥去打败他不就行了。”

    吕洪亮对苏哲信心满满,冲苏哲眨了下眼,示意听他的安排。

    “苏哲?你什么修为?”

    苏黙闻言眼前一亮,仔细的看了看他,惊讶的说:“我竟然看不出你的修为。”

    “我修炼的功法比较特殊,应该是在天武境吧。”

    苏哲摸了摸鼻子,和神魔宫早晚要碰上,苏凝香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表妹,他不介意教训教训那个魔神太子。

    苏黙眼神黯淡下来:“那还是算了吧,我不能让你去冒险,那魔神太子可是半步天门境的修为,岁是可以踏入天门境,而且他的功法极为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修为又不能代表战力,大哥当初在倭国可是面对三个天门境的强者都能全身而退,中华战神岂是浪得虚名之人。”

    吕洪亮与有荣焉,傲娇的昂着头,让苏哲暗自好笑。

    “你是中华战神?”苏黙的眼睛又亮了,皱起眉头道:“不对啊,那个视屏我看了,那个苏哲和你长的不一样。”

    “大舅,我哥是个军人,他那是为了执行任务改变了容貌,我担保他绝对是中华战神,绝无虚假。”

    吕洪亮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我也能证明,这家伙没事就喜欢易容改变面貌,我上次见他还不是这张脸呢。”

    一直躲在旁边偷听的苏凝香拽着满脸尴尬的苏天澜走了过来。

    苏黙等人早就知道她们在一边偷听,只是懒得揭穿罢了。

    “你这丫头,苏哲和洪亮是你表哥,什么这家伙那家伙的,一点礼貌都没有。”

    苏黙得知自己的外甥竟然是中华战神,顿时心情大好,笑骂着呵斥苏凝香。

    “哼,什么表哥,骗我们的钱,还把我骗去当奴仆。”

    苏凝香撅着小嘴发脾气。

    苏哲一头黑线,讪讪的说:“哎,我可不是骗,你那是愿赌服输,再说我也没有把你当成奴仆对待过吧,你惹了事我还帮你善后呢,还不叫表哥。”

    苏凝香吐了吐香舌,展颜一笑,嗲嗲的喊了声:“表哥。”

    苏哲浑身一个哆嗦,警惕的看着她,按照他对苏凝香的了解,这丫头这么听话,总感觉有什么阴谋。

    果然苏凝香露出了狐狸尾巴,娇嗔的抱着苏黙的胳膊:“爸,后天虎啸谷开启,让表哥陪我进去呗。”

    苏黙闻言一怔,惊喜道:“对啊,我怎么忘了你表哥他们都是苏家的血脉了,你们三个一起进去,说不定有人的血脉能返祖呢。”

    “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两个表哥陪我一起进去。”

    苏凝香笑的跟一只小狐狸似的。

    苏哲有着星妖血脉,对白虎血脉觉不觉醒真的无所谓。

    但吕洪亮明显不这么认为,他主动说出苏哲的身份,就是希望他能够获得进入虎啸谷的资格,再度觉醒白虎血脉。

    苏凝香现在主动提了出来,反倒促成了这件事,再说苏哲也担心凝香会在其中遇到危险,就答应陪她走一遭。

    苏黙心事一去,心怀大畅,让人安排午宴招待苏哲兄弟。

    苏天澜趁着苏哲兄弟去洗手的功夫,担忧的对苏黙说:“爸,你今天打了那苏康一耳光,我担心大长老会借此发难。”

    “哎!”苏黙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忧虑,语气笃定的说:

    “他们不会,至少在虎啸谷开启前不会,他们想要拉拢那个魔神太子,要动手也必须要等凝香从里面出来,苏哲有把握对付那魔神太子,我只是担心那大长老会突然发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