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3 再见苏凝香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孔啸天微微颔首,冲有些虚弱的甄巧抱拳道:“多谢二嫂相救。”

    青龙等人也冲她抱拳一拜,声音洪亮:“多谢二嫂。”

    甄巧儿俏脸一红,有些手足无措的摆手说:“我…我…不是你们二嫂。”

    青龙挤眉弄眼的冲着吕洪亮一扬下巴说:“他是我们二哥,那二嫂谁啊。”

    “啊!”甄巧儿有点懵,吕洪亮嘿嘿傻笑。

    吕洪亮是苏哲的弟弟,在逆战成员眼里,自然是二哥了。

    苏哲笑着摇头:“辛苦你了巧儿,吃一颗培元丹试试看有没有效果。”

    培元丹能够快速的恢复真元,但对异能这种能量有没有效,苏哲也不知道。

    甄巧儿取出一颗培元丹服下,半晌后摇了摇头:“这培元丹对我好像无效。”

    苏哲也不失望,毕竟培元丹是修炼和恢复真气的,对异能无效也在情理当中。

    甄巧儿取出一个小瓶,满脸厌恶的递给苏哲:“大哥,这就是那子蛊,给你吧。”

    苏哲接过瓶子,看着里面四只奇形怪状浑身粘液的恶心虫子,打开瓶口倒了出来。

    四只虫子在地上疯狂的扭动着,想要靠近人体,苏哲取出打火机炙烤。

    虫子发出‘吱吱’的叫声,畏惧的向后缩去,可很快就在火焰里变成了焦黑的虫粉。

    “看来这蛊确实怕火,离开人体就变的很脆弱。”

    苏哲点了点头,“子蛊一死,估计这玄武也不好过,怎么也得遭受点反噬,虽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但活罪是难免的。”

    孔啸天等人听到玄武,眸中流露一抹黯然。

    苏哲猜的没错,母蛊感应到子蛊的死亡,如同发疯般在玄武体内乱蹿。

    正在黑暗中潜逃的玄武疼的在地上打滚,嘴里向外不停的喷血,连忙按照五毒教的秘法,不断的安抚暴躁的母蛊,这才逐渐让它平息下来。

    玄武骇然的看着苏哲等人的方向,眼中露出畏惧之色,苏哲说的是真的,他竟然真的能解开子母同命蛊。

    看来要通报五毒教一声了,这样能解蛊毒克制他们的家伙,想必五毒教会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

    人间仙境,苏哲等人回来后,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然后继续开会。

    好好的一个大年夜,先是炸弹威胁,紧接着又是揪出内奸,天色都已经快要大亮了。

    苏哲也不耽误时间,快速的安排下一步的工作,同时取出大量的丹药和星妖九式的简易版分给大家。

    逆质丹因为材料珍稀数量并不多,一人一颗后,基本上已经所剩无几。

    逆战成员并不懂逆质丹的珍贵,服用后见没有什么反应,还有些疑惑苏哲给他们吃这个干什么。

    但五名教官是识货的,限于资质,他们的修为很难再有进步。

    但有了逆质丹后,将会打破资质的限制,修为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过程,这让他们震惊之余感激涕零。

    五名教官郑重其事的发下誓言,为逆战鞠躬尽瘁,绝不藏私。

    书生摇头苦笑,这是逆天的丹药啊,这家伙竟然就这样跟发大白兔奶糖似的发给了大家。

    他珍而重之的服下逆质丹,心中有着莫名的激动。

    他的资质并不好,而剑道对资质的要求也不高,但能够提升资质,谁又会嫌弃呢。

    当他头顶突然升起一座巨大的龙门时,苏哲傻眼了。

    “师父,你别告诉我,你才是天武境?”

    书生满脸舒心的微笑:“我限于资质,修为一直卡在天武境,这次能够突破天门境,还要拜逆质丹所赐。”

    见大家一脸的懵逼,书生语不惊人誓不休,嘿嘿一笑:“我修炼的是剑道,对资质并没有要求,我剑道修为早就达到了剑门境,但修为始终卡在天武境,这次突破,我的战斗力将有一个质上的飞跃。”

    话音刚落,一座由剑气凝聚的剑门升上头顶,和龙门交相辉映,但明显剑门比龙门的气息要浑厚许多。

    书生洋洋得意的说:“我现在是剑、气双修了,两座龙门,足以碾压一般的天门境强者了。”

    苏哲膛目结舌:“还能凝聚两座龙门?”

    “人力有时尽,专修一门就不知道要耗尽多少精力,剑、气双修,绝对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啊。”

    五名教官羡慕的看着书生,眼睛绿油油的,恨不得那两座龙门是自己的。

    书生苦笑一声:“两座龙门的战斗力虽然强大,但也有弊端,以后想要突破天人境恐怕会很难了。”

    寒生点头赞同:“就好比盛水的容器一样,容器越大越坚固,突破就越困难,一般人突破天人就已经很困难了,书生前辈想要突破天人,要比一般人困难无数倍。”

    “确实,这不是一加一等于二,历史上也有两座龙门的先辈,但一辈子也就卡在龙门境了。”

    墨不语也说出一个残酷的现实。

    苏哲有些忐忑自责:“那我岂不是坑了师父。”

    书生傲然一笑:“我本就对境界不在意,我专心修剑,必能能依靠剑道突破。”

    “是,书生前辈要走的路和一般人不同,剑之道讲究一往无前的锐意,境界高低无所谓,只要战力无双就行。”

    血屠目露狂热,他是个战斗狂人,恨不得现在就和书生切磋一番。

    苏哲突然想到自己要是到了天门境,又会升起几座龙门?

    自己修剑、修魂、修神又炼体,不会升起四座龙门吧?

    随即自嘲自己想太多了,自己的修炼体系和其他人截然不同,连天武劫都没有,会不会有龙门显化还在两说之间呢。

    天色已亮,苏哲让众人散去,发现自己的红颜们早就各自睡去,留下李翠华在自己房内休息。

    心中不由泛起感动,这些善解人意的女人们,都主动的把自己让给了刚经历丧子之痛的李翠华。

    他看着沉睡中还在惊恐皱眉的李翠华,心中生出怜惜之意,不停的用星力为她梳理身体。

    接下来的几天,苏哲享尽了人间艳福,白天和兄弟们喝酒聊天,去看看老首长,把逆质丹送给他,晚上众美相伴好不快活。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到了初六,彼得赶制的蛟皮衣也终于完工,逆战成员领到胶皮衣时,比拿到逆质丹还要开心。

    相聚的时间是短暂的,送走彼得的团队后,天罗第一个告辞离开。

    随后大家陆续离开,红颜知己们也相继离去,毕竟各自有各自的事情要忙,也要回家陪父母两天。

    苏哲送古梦瑶、李翠华等人上了去江州的飞机后,诺大的人间仙境就只剩下了苏哲自己。

    苏哲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香槟慢慢的喝着,等待着华东泽的到来。

    到底要送这个准岳父什么?苏哲已经做好了准备。

    一件蛟皮内甲,保证他的安全,一颗驻颜丹,一颗益寿丹,总不好让宋团长和他在外貌上让人议论是老夫少妻吧。

    华东泽如约而来,收到苏哲的礼物后眉开眼笑,他可是垂涎驻颜丹好久了。

    现在在家里,就他最显老,就连华老都显得比他年轻,这让他心里极度不平衡,这下子可满意了。

    和苏哲勾肩搭背的闲聊一通后,就迫不及待的返回了华海。

    送走华东泽,苏哲等来了吕洪亮,甄巧儿没有随行,这是个懂事的姑娘,知道这兄弟两有自己的事情要办。

    “哥,你知道苏家在哪吗?”

    吕洪亮的心情有些雀跃,又有些紧张。

    苏哲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知道,但是有人接我们去。”

    贡嘎山位于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康定、九龙三县境内,被誉为“蜀山之王”。

    苏哲没有想到苏家竟然座落在这里,九龙县,苏哲兄弟见到了久违的苏凝香。

    苏凝香自从上次伤势痊愈后,接到苏哲的电话询问苏楠其人她从未听说过后,就被苏哲安排回苏家打听苏楠的一切。

    再见苏凝香,苏哲多了份源自血脉的亲情宠溺,只是苏凝香可没有他的好心情,睁着茫然的大眼睛打量着苏哲和吕洪亮。

    “你们谁是苏哲?”

    苏哲哑然失笑,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恢复了本来面貌,再加上和吕洪亮一模一样的面孔,难怪苏凝香认不出来。

    摸了摸苏凝香的脑袋:“我是苏哲。”

    苏凝香十分嫌弃的摆脱了他的手,翻了个大白眼:“我需要一个解释。”

    “事情很简单,我以前因为在执行一个任务,不能用真面目示人,所以经过了易容,这是我失散二十多年的双胞胎弟弟吕洪亮。”

    苏哲简短的介绍了一下,吕洪亮微笑着看着苏凝香:“哥,她应该是咱们的妹妹吧。”

    “等等……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苏凝香满脸鄙夷的瞪大眼睛,掐着腰凶巴巴的说:“我以为苏哲已经够不要脸的了,没想到你比他还不要脸,谁是你妹妹?别以为长得帅就能随便勾搭小姑娘。”

    吕洪亮满脸的尴尬,苏哲哈哈大笑:“凝香,你打听的怎么样了?苏家是不是有一个叫做苏楠的人。”

    苏凝香蹙了蹙眉头:“家里的老家伙都守口如瓶,我到处打听,却被狠狠的责骂一顿,我感觉苏家应该是有这么个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三缄其口,还警告我不要乱打听。”

    苏哲皱了皱眉头,母亲苏楠是苏家人绝对没错,为什么苏家却严禁提起,还真是奇怪,或许只有去苏家走一趟才能搞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能带我们去你家一趟吗?”

    苏凝香苦着脸:“行是行,但恐怕家里会不欢迎你们,我来接你们都是偷偷摸摸的溜出来的。”

    “有些事必须要去你家才能搞清楚。”

    “喂,你们找这个苏楠到底要干什么?不会想要对我苏家不利吧?”

    苏凝香瞪着滚圆的眼睛,警惕的看着他们。

    苏哲一脸的黑线:“我们就两个人,怎么对你们苏家不利?赶紧的,带我们去你家。”

    “从这里到我家还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到,我可是接了你的电话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怎么也得请我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苏凝香撅了撅小嘴,摸了摸瘪瘪的肚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