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2 放过玄武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虎王突然憨厚的一笑,腼腆的摸了摸后脑勺,眼中露出一丝羞涩。

    “朱雀,如果有下辈子,我不要和你做兄弟。”

    孔啸天和青龙奇怪的看着他,就连玄武也好奇的看向他。

    唯有朱雀似乎察觉了什么,烟熏妆都遮不住她脸上泛起的一次嫣红,声音微颤着说:“虎哥,你想说什么?”

    虎王定定的看着朱雀,眸光转化为温柔:

    “有句话我憋在心里很久了,可是我却不敢说出来,我怕我说出来,我们以后连兄弟都做不成,但现在我们都要死了,我想在临死之前告诉你,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喜欢你。”

    似乎是知道必死,虎王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也放开了,眼神中带着缅怀之色:

    “我就是个粗人,不懂什么感情,以前我也有过很多女人,但那都是没有感情的,纯粹是为了发泄,但自从我发觉喜欢上你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找过任何女人,我的心里只有你,你开心我就高兴,你不开心我就难过,哪怕是你欺负我,我都觉得很幸福。”

    青龙插嘴调笑道:“我还以为你这家伙被人阉了呢,突然就转了性子,不近女色了,搞了半天是爱上朱雀妹子了,你这小子隐藏的还真深啊。”

    朱雀俏脸晕红,眸中有雾气弥漫,嘴里呢喃道:“虎哥,你真傻,虽然我整天欺负你,那是因为我喜欢欺负你啊。”

    虎王傻乎乎的摸着后脑勺,“为什么喜欢欺负我?”

    “笨蛋,朱雀也喜欢你,怎么没见她去欺负玄武和青龙呢,奶奶的,老子怎么找了这么个不开窍的兄弟,连泡个妞都不会。”

    孔啸天恨铁不成钢的笑骂着,只是眼眶却被泪水湿润:“我要是朱雀,我就不喜欢你这个笨老虎。”

    “啊……朱雀你也喜欢我啊,你早说啊,你要是早说我们早就生一窝小老虎了。”

    虎王惊喜莫名,笑的憨厚无比,那傻乎乎的样子,让大家都忍俊不禁。

    朱雀轻啐一口,烟熏妆都遮掩不住她的娇羞:“你当我是猪啊,你个大笨虎。”

    “没有没有,你才不是猪,你是我最心爱的朱雀妹妹。”

    虎王情不自禁的一把把朱雀揽在怀中,大胆的吻向朱雀抹着黑紫色的香唇。

    “呜呜……这么多人呢?你干什么啊。”

    朱雀气喘吁吁的推开虎王,嗔怒着责骂。

    虎王眼眸一黯,“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在临死前我知道了你的心意,我很开心,这就够了。”

    朱雀这才想起目前的处境,大胆的主动吻上了虎王:“那就死在一起吧,等到了下边,我再给你生小老虎……”

    “啪啪啪!”

    玄武用力的拍着巴掌,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容:“还真会感人肺腑啊,要不要我们腾个地方,让你们临死也别留下遗憾,玩一次车震好了。”

    “这个主意不错,我没意见。”

    虎王涎着脸傻笑。

    “我赞同,我没意见!”孔啸天笑呵呵的退出车子。

    “就当我兄弟和妹子的新婚洞房吧,可惜就是简陋了点,但临死前能得其所爱,值了。”

    青龙也洒脱的走下车子。

    朱雀羞的满脸通红,但也不想离开虎王,十指紧紧相扣,彪悍的瞪了玄武一眼:“你还等着留下参观是怎么滴?”

    玄武一缩头,乖乖的下了车,随后才反应过来,怒骂道:“老子现在不是你们的兄弟,凭什么要给你们腾地方,那是我的车啊。”

    “所以呢?你该死了。”

    一个淡然的声音传来,玄武瞳孔剧烈的收缩,看着凭空而来的苏哲。

    远处一辆奔驰房车疾驰而来,苏哲轻声道:“啸天,青龙,上车。”

    孔啸天和青龙毫不犹豫的蹿上了房车。

    玄武咧嘴一笑:“你以为他们上了车就能躲掉子母同命蛊了吗?真是幼稚。”

    苏哲泰然自若的道:“我赌你不会愿意跟他们一起死。”

    “那当然,我可是姬家的武学天才,岂能陪着这些蝼蚁一起去死。”

    玄武带着稳操胜券的微笑:“可一旦别人逼我,那就不好说了,虽然我觉得有些亏,但让你这个注重兄弟情义的人伤心愧疚一辈子,我觉得也很划算了。”

    “你很了解我嘛。”

    苏哲目光微不可查的向丰田汉兰达上扫了一眼,书生的身影闪过,带着甄巧掠进了奔驰房车,冲苏哲打了个OK的手势。

    “你是个能力很强的人,但可惜把感情看的太重,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

    玄武笃定的看着苏哲,似乎拿捏住了苏哲的命门。

    苏哲看到书生的手势,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我承认这是我的性格,但我从来不认为这是缺陷,人如果连兄弟感情都能够放弃,那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你也不用拐着弯骂我,我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过兄弟,在我眼里,他们只是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

    玄武傲然而立,目中闪动狂热的光芒:“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姬家养精蓄锐这么多年,也是时候一统天下了。”

    苏哲心中一凛,凝眉问道:“我真不知道姬家有什么底气这么狂妄,安知世界之大,强者能人无数,若以为凭着你姬家一家之力就能横扫一切,我只能说,姬家也不过是井底之蛙也。”

    “哈哈哈,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凭我姬家一家之力自然不行,但……反正,我姬家到底是不是井底之蛙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玄武发觉自己差点说漏了嘴,顿时悬崖勒马,但神情中的得意与向往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苏哲暗叹一声可惜,表面上却不屑一顾的说:“不就是有个青衣楼和五毒教当做联军吗?有什么好得意的,若以为凭借这点力量就想统一天下,我只能说你们想的太多了。”

    玄武脸上露出震撼之色:“你怎么知道?则不可能。”

    苏哲冷冷的看着他夸张的表情,知道这玄武心机果然深沉,竟然想借此误导自己,看来自己猜错了。

    “一个魔皇就让你们堂堂姬家俯首称臣,真是可悲可叹啊。”

    苏哲冷不丁的扔出了一句话,果然,玄武脸色变了,虽然惊骇一闪而逝,但却没有逃过苏哲的眼睛。

    果然是这样,魔皇的爪子伸的够长的,不但企图控制龙家,还企图左右姬家。

    但明显,龙家和姬家都有着自己的野心,可不是那么好操控的。

    不知道为什么,苏哲隐隐的感觉这玄武的底气绝对不是来自于魔皇宫,难道姬家还有什么杀手锏不成?

    不过这样底蕴深厚的大家族,有些超越常人想象的力量也在意料之中。

    本想杀了这玄武的,但苏哲突然改变了想法,或许,利用姬家和魔神宫之间面和心不和才是一招妙棋。

    “你怎么知道魔皇?”

    玄武脸色阴沉似水,魔皇的联盟要求姬家已经答应了下来,他们并不担心会沦为魔皇的走狗。

    姬家有着不为人知的底蕴,那底蕴深厚的让他们无惧任何人。

    “我不光知道魔皇,还知道魔皇隶属于魔神宫,魔神宫下有东、南、西、北四大魔皇,还有圣女宫,三大魔帅,十大魔将,七情魔王,具体修为我不清楚,但四大魔皇和圣女应该都是天人境的修为。”

    苏哲毫不吝啬的和他共享自己的信息。

    “你说什么?魔皇是魔神宫的手下?一共有四个魔皇?还有圣女也是天人境?那魔神又是什么修为?”

    玄武的脸色真的变了,这一刻他的信心在动摇,姬家所依仗的那一位老祖宗也不过才恢复到天人境而已。

    “如果我没有猜错,魔神应该是天命境巅峰的强者。”

    苏哲想起这魔神的可怕,心头也有些打鼓。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又为什么要告诉我?”

    玄武迅速稳定了心神,狐疑的问。

    “我怎么知道这些你就无需知道了,我只能说逆战也不是你看到的这么简单,你虽然也算是逆战的高层,但真正的核心机密只有寥寥几人知道而已,你还不够资格知道这些秘密。”

    苏哲不得不故作神秘,扯起虎皮做大旗,免得姬家总是想要打自己的主意。

    趁机震慑一下他也好,顺便挑拨一下他们和魔皇的合作,让他们狗咬狗去,给自己争取到足够成长的时间。

    “至于为什么要告诉你,不瞒你说,魔皇找的可不是你一家,龙家早就被魔皇招揽了,你真以为他们这么好心,会帮你们一统天下?他们只是需要一些马前卒而已,而你们姬家和龙家刚好成为他们的目标。”

    玄武脸色阴晴不定,他不确定苏哲的话是真是假,但这一切如果是真的,那魔神宫就太可怕了。

    他突然没有了再继续逗留的心思,拱手抱拳道:“既然如此,我可以帮孔啸天他们解开蛊毒,但你必须要放我离开。”

    “不需要,区区蛊毒还奈何不了我,我说话算数,说放你走就放你走,你走吧。”

    苏哲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他已经得到了书生的暗示,蛊毒已解,孔啸天等人无恙。

    现在这玄武活着,或许比杀死他能够起到更大的作用。

    见苏哲如此自负,玄武心中冷笑,真以为子母同命蛊是这么好解的?

    既然你如此狂妄那正好,我还不想解开他们的蛊毒呢,或许以后还能控制他们。

    “既然如此,那我告辞了。”

    玄武警惕的看着苏哲,一步步向后退去,见苏哲始终没有动手的意思,这才大跨步的走进黑暗当中。

    “老大,为什么不杀了他?”

    孔啸天从车上下来,看着玄武被黑暗淹没的身影,有些不解的问。

    “是啊,老大,这不是放虎归山吗?”青龙也颇为不解。

    白虎和朱雀生死之际表明心迹,正是郎情妾意你侬我侬之时,倒是对玄武离开没有在意。

    苏哲负手而立,幽幽长叹一声:“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但此刻玄武还不能死,有些消息需要他传递给姬家,这才让他活着,你们放心,下一次见面之时,就是他丧命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