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最初不相识,最终不相认 0383 兄弟夜话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你见过宁叔叔了?”苏哲有些惊喜。

    “嗯!”

    东方梦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冰冷的脸上泛起一层绯红。

    那羞涩的样子让苏哲会心的笑了笑,他很开心未来的岳父母能够冰释前嫌。

    毕竟都是为了这个国家,两口子的保密意识还都很强,为此分离了二十年,真的让人很钦佩。

    想了想认真的说:“倾城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倒是宁叔叔的安全需要考虑。”

    东方梦茹似乎很放心倾城,点了点头:“你去见了你宁叔叔再说吧。”

    “好的,我等下就回燕京见宁叔叔。”

    苏哲脸色有些激动,“在这之前我要见一个人。”

    东方梦茹脸色恢复了平静,“早点回江州吧,我那五个兄弟已经修复了丹田,送去你的基地,成为你们逆战组织的教官。”

    “那太好了。”

    苏哲惊喜莫名,有了五个经验丰富的天武境强者指点,逆战成员的战斗力会有一个质的突破。

    “好了,我和梦魇该走了,这个尸傀你打算怎么办?”

    东方梦茹扬了扬眉毛,脸色有些凝重:“赶尸派号称专门跟死人打交道的门派,据说是上古时期傀儡门的一个分支,和苗疆蛊术配合,虽然他们修为普遍不高,但他们的手段极为诡异,炼制的尸傀很是强大,这具绿毛尸傀只算是中低等的存在。”

    “绿毛尸傀只是中低等尸傀?”

    苏哲附身其中,自然知道尸傀的坚硬程度,可就是这样可怕的尸傀,竟然只是低等级的存在,这让他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东方梦茹无奈的又开始给他扫盲,赶尸派擅于炼制尸傀,但并不能轻易驱使。

    驾驭尸傀除了赶尸派祖传的咒语,还需要海量的真气作为辅助,等级越高的尸傀消耗的真气越多。

    赶尸派因为专注于研究炼制尸傀的方法,所以往往修为都并不高,即便炼制出高等级的尸傀,也无法操控自如。

    所以绿毛尸傀已经是赶尸派能自如操控的顶级尸傀了。

    尸傀按照等级从低到高分为尸傀,白毛尸傀,绿毛僵尸,红毛尸傀,铁尸,铜尸,银尸,金尸以及传说中的旱魃。

    旱魃之所以说是传说,是因为旱魃和尸傀是靠秘法炼制而成不同,它是自然进化而来的,赶尸派只能控制,无法炼制。

    旱魃是修为高深的修炼者死后,在极为苛刻的环境下,经过最少千年的时间进化而来。

    这种怪物具有一定的本能,对水源有着强烈的渴望,它的诞生需要大量的水分,出现旱魃之地必然会出现旱灾。

    所以赶尸派往往在哪里出现大旱时,就会蜂拥而至,去寻找旱魃的踪迹用秘法加以控制。

    由于旱魃的形成条件极为苛刻,所以现代基本上已经绝迹。

    毕竟它的诞生需要的条件太过于苛刻,首先要是修为高深的修炼者尸体,死的时候还残留一缕魂魄。

    其次要埋葬在特定的风水宝地里,按照修行者的话说,就是要安葬在天然的阵法里。

    再次是对附近的水源有着要求,空气湿润度高了不行,低了也不行。

    最后就是对温度的要求几近于苛刻,要上千年的时间始终保持恒温。

    所以旱魃的形成十分困难,但一旦出世,就是刀剑难伤,水火不侵,哪怕是天人境巅峰的强者也难伤其分毫。

    在上古时期,一具天然尸傀的出世必然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傀儡门对其研究了千年,才找到炼制它的方法,让它不能为祸人间。

    除了旱魃,金尸和银尸的炼制也极为困难。

    随着地球灵气的枯竭,一些炼制尸傀的珍惜药草已经绝迹,所以赶尸派现存的最厉害尸傀就是铜尸。

    苏哲闻言暗自心惊,“若赶尸派能够炼制大量尸傀,岂不是能横扫天下了。”

    东方梦茹摇头道:“越是等级高的尸傀越是难以炼制,即便炼制出来,也难以驱动,赶尸派的那具铜尸恐怕已经沉睡了千年了,至今没有人能驱使,所以能够自保,保持门派不被灭就算好事了,要知道炼制尸傀也是需要原材料的,比如说适合炼制成尸傀的尸体。”

    苏哲恍然大悟,“你是说赶尸派其实就是个盗墓贼门派。”

    东方梦茹呵呵一笑:“和盗墓贼有区别,但区别也不大,盗墓贼在乎的是陪葬品,而赶尸派在乎的是能够炼制成尸傀的尸体。”

    苏哲咬牙切齿道:“这不是挖人祖坟?”

    “的确,所以现在都火葬了,就怕尸体成精。”

    东方梦茹难得的开了句玩笑。

    两人又聊了几句后,东方梦茹拉着恋恋不舍的小萝莉离开。

    梦魇那幽怨的小眼神,让苏哲心都快融化了,这小丫头还真是个美人胚子,可惜就是太小了。

    啊呸呸,自己想什么呢,最近怎么跟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禽兽似的,看见美女就走不动步,连小萝莉都想祸害,真是禽兽不如。

    苏哲暗骂自己一顿后,收起尸傀,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出山洞,去找吕洪亮。

    他早就发觉吕洪亮之前进入了山洞,听到他在和东方梦茹交谈后,就主动在洞口等候。

    兄弟相见分外眼红,两人早就知道彼此的存在,可当真正见面时,彼此相视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甄巧眼圈泛红,拉着不戒和尚退到远处,把这里留给二十多年没见的双胞胎兄弟。

    苏哲脸上容貌变幻回原样,两人除了衣服不同,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还是苏哲先开口笑着打破了沉默,“看到你,我就像是在照镜子。”

    吕洪亮早就从慕容将军嘴里得知两人相貌相同,可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让他震惊无语。

    苦笑着说:“我一直以为我们很相像,今天见面才知道不是相像,简直就是翻版。”

    苏哲仔细的打量着吕洪亮,微笑着说:“还是有些不同的,声音有些不同。”

    然后指了指锁骨的位置,“你这儿比我多了一颗红痣。”

    吕洪亮哈哈一笑,“有区别就好,我还担心哪天又被人认错了呢。”

    “你已经觉醒血脉了吧?”苏哲问道。

    “嗯,大哥。”吕洪亮今日终究见到了自己的同胞兄弟,心中波澜起伏,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他喜极而泣。

    “好了,我们也不知道谁打谁小,我就先占个便宜,当大哥了,等来日找到爸妈,我们再分大小。”

    苏哲亲热的搂着吕洪亮的肩膀,兄弟两人席地而坐,各自诉说成长过程。

    相较于苏哲跌宕起伏的人生,吕洪亮的人生阅历就简单了许多,也幸运了许多。

    自小被一吕姓老年夫妻收养,夫妻两都是教师,妻子没有生育能力,但丈夫始终不离不弃,两人膝下无子,把吕洪亮当做亲生儿子抚养成人。

    虽不算大富大贵,倒也生活无忧,吕洪亮从小就很懂事,也很聪明。

    从父母已经快七十的高龄就知道自己并非他们的亲生儿子。

    直到他十八岁时,老夫妻两卧病在床,时日无多,才告知他的身世。

    老母亲很惭愧,说她有私心,他的本名应该叫做苏学,就是怕被他的亲生父母找回,才改名叫做吕洪亮。

    吕洪亮早就有心理准备,并不惊讶,感念于老夫妻两的养育之恩,他始终没有改名,表示他并不介意。

    养父母的感情很好,在养母病逝后,养父也没撑多久离世,留给他一套房子和几十万的积蓄。

    吕洪亮再无亲人,就想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思来想去,或许当警察能够更加方便找到自己的亲人。

    所以毅然报考了警察学院,毕业后成为了光荣的人民警察,然后在重川当卧底,巧合下加入了异能者组织。

    整个人生很简单也很普通,和苏哲丰富多彩的人生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吕洪亮听到危险处,明知道苏哲好好的在他身前,但依然紧张的无法自拔。

    苏哲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心里泛起阵阵暖流,有亲人的感觉真好。

    “洪亮,你的本名叫做苏学,我叫苏哲,看来我还真是大哥呢。”

    苏哲含笑取出襁褓中仅存的半块手帕,上面绣着苏哲的名字和出生日期。

    吕洪亮也取出半块手帕,合并在一起,严丝合缝,纹理不乱,两人相视一笑,这就是他们身世的证明。

    “哥,三月二十七号就是养父母的忌日了,我要回一趟重川,祭拜下养父母,告诉他们我找到亲人了,然后改回我自己的本名,想必他们在九泉之下会谅解的。”

    吕洪亮有些伤感的说。

    “到时候通知我,我和你一起去祭拜,他们是你的养父母,也是我的父母。”

    苏哲用力的握紧他的肩头。

    “嗯,大哥,过年你在哪儿过?我们一起过好不好?”

    吕洪亮眼睛亮亮的看着苏哲,终于找到了亲人,他想要一起过一个团圆年。

    快过年了,苏哲眼神中一阵恍惚,从参军开始,他就没有过过年,现在找到自己的弟弟了,是该一起过个团圆年了。

    他用力的点了点头,“我在燕京还有个四合院,今年过年我们一起在燕京过。”

    “真的,太好了。”吕洪亮露出由衷的喜悦。

    苏哲促狭的说:“你一个人来过年可不行,还得带着那位巧儿姑娘。”

    吕洪亮害羞的偷瞄了甄巧一眼,见她在远处始终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局促的说:“我问问她吧。”

    苏哲认真的看着他:“喜欢人家就要告诉人家,别让人家总是等你,若有一天她等不及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哥,她比我大好几岁,你会介意吗?”

    吕洪亮有些紧张的问,看起来十分在意苏哲的意见。

    “傻子,只要你们彼此喜欢,我只有祝福,怎么会在意呢。”

    苏哲宠溺的摸了摸吕洪亮的脑袋,让他很是有些不适,但他得到苏哲的同意,明显很开心。

    苏哲伸手掏出一颗驻颜丹递给他,“别说哥不给你见面礼,拿着这颗丹药去跟巧儿姑娘求婚。”

    “这是什么?”吕洪亮好奇的看着这颗乌漆嘛黑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