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4 秘密会面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山中湖是富士山一侧的淡水湖,为富士五湖中最大的湖泊,也是海拔最高的一湖。

    这里以避暑胜地而闻名,小木屋及别墅鳞次栉比,在这个季节,一向是旅游淡季,人迹罕至。

    但在今晚,这里却出乎意料的人满为患,小木屋和别墅里都跟沙丁鱼罐头似的塞满了人。

    各种肤色的人种都有,还大多都是扛着长枪短炮的无冕之王。

    华国新华社驻倭国记者廖沫沙很有先见之明,在得到准备挑战地点的消息后,带领着摄像师第一时间赶到这里包下了一栋别墅。

    事实证明,他的果断是多么英明,仅仅过了半个小时,所有的别墅和木屋的价格都翻了十倍,却依然供不应求。

    甚至有很多无处可住的人上门出高价要求租个房间,但都被廖沫沙坚决的拒绝。

    开玩笑,此次挑战事件不管是谁输谁赢,但很明显,那个叫做波塞冬的神秘人是华国人的骄傲,久居热搜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迟迟不下。

    作为一名纯粹的爱国记者,怎么可能把多余的房间租给别人,要知道他选择别墅的时候,是视野最佳的一栋。

    当战斗开始的时候,每一个房间都能够多角度全方位的记录下这巅峰的一战。

    他可以预见到,这个夜晚是不可能安宁的,据国内的同行透露,华国将有一些大人物秘密来倭国观战。

    而他所租住的别墅,将成为这些大人物的落脚点。

    事实证明,他又一次猜对了,在外面的商家已经开始临时租赁野营帐篷大捞一笔时,他的电话响起。

    国际长途,是国内的新华社副社长打来的,说有几个人需要他接待,安排在他租住的别墅里。

    等他接到人时,才震撼的猜疑来人的身份,他的大老板曹社长竟然添居末位,态度恭敬的给来人带路。

    廖沫沙仔细看去,只见为首的是一名身躯挺拔、头发花白的老者,虽然已经年近古稀,但依然精神矍铄,冲他微微颔首。

    廖沫沙浑身顿时为之一震,‘慕容将军’这个传奇的名字差点脱口而出。

    但想到他是秘密来倭,连忙闭紧了嘴巴,只是内心的激动无法言喻。

    紧跟在慕容将军身旁的几位,他也大多数见过,最少都是少将军衔的军方大佬。

    最引人瞩目的就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少女,二十出头的样子,皓齿琼鼻,眉若远山,眸似点漆,充满着灵动之感。

    作为常年在各国奔波的驻外记者,廖沫沙自然也认识这个华国的音乐天才——华青柠,也是他心目中的女神。

    只是他实在不明白华青柠只是一个钢琴演奏家,为什么会和一帮军方大佬们走在一起。

    难道她被哪位大佬包养了?廖沫沙不无恶意的想着,心里却有些难受,默默的观察着,想要看看她到底成为了谁家的金丝雀。

    可惜直到在别墅客厅里落座后,他也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美味大佬对华青柠都很和蔼,但都是长辈对晚辈的宠溺之感。

    难道这华青柠也是什么大家族出身?殷勤的备好茶水后,收获了军方大佬们的赞许。

    明明一身的风尘仆仆,但却没有一个人提出要去休息,都在低声的交谈着,仿佛在等着什么人。

    难道还有什么大人物要来?廖沫沙心中顿时紧张起来,眼前这几位大佬可都是军方执牛耳者,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可是万死莫赎。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多虑了,门外影影绰绰的戒备森严,那浓郁的硝烟气息让他明白这些大佬们不可能冒冒失失的就来到这里。

    或许是在一帮糟老头子里,华青柠这个美女显得尤为显眼,廖沫沙的视线大多停留在她的身上。

    他自然不敢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着美女也会让人的心情愉悦很多。

    华青柠神态有些焦灼不安的看向大门,慕容将军似乎看出了她的紧张,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还很是为老不尊的调笑起来:

    “青柠,别急,他说来就一定会来的。”

    华青柠俏脸泛红,娇嗔着说:“慕容爷爷,我…我…才没急呢。”

    一帮大佬们都哈哈大笑,凝重的气氛也为之轻松了几分。

    华青柠这样的国民女神竟然有了男朋友,这让廖沫沙的心里有些微微泛酸。

    虽然知道自己和华青柠没有任何可能,但看到心目中的女神为别的男人牵肠挂肚的模样,他还是有些酸意。

    慕容将军悠闲的喝着茶,兴致勃勃的说:“青柠丫头,这别墅里有钢琴,要不给我们演奏一曲。”

    “我…我…现在没心情。”

    华青柠一点不给面子的直接拒绝,让廖沫沙惊出一身冷汗,唯恐慕容将军暴怒之下把她当场毙了。

    谁知慕容将军却毫无瘟色,笑呵呵的说:“你这丫头,跟你爷爷还真是一个脾气。”

    “你们都是大老粗,哪里懂得欣赏音乐,就算我给你们弹了,那也是对牛弹琴。”

    华青柠毫不留情面的抨击着老将军们的自尊。

    慕容将军哭笑不得:“看来回头我得跟苏哲谈谈,这么不尊重老人家的女孩子可不能要。”

    “不要,慕容爷爷,我给你弹还不行吗。”

    华青柠跟变脸似的,立刻露出一副娇羞委屈的样子,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廖沫沙大跌眼镜,这还是那个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音乐才女吗?

    可很快他发现了一个让他忽略的问题,慕容将军说的是苏哲?

    苏哲,难道是那个苏哲?廖沫沙顿时激动的兴奋起来。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华青柠为什么会对那个男人翘首以盼了。

    苏哲,可是比排名热搜榜第一的波塞冬还要火热的人物。

    只是在网上能够找到和苏哲有关的资料太少,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更增添了他的神秘性。

    但不可置疑的是,苏哲确实是造成目前所有争端的导 火 索。

    多少人想要一睹苏哲的真容而不可得,而自己却因为恰巧驻在倭国而有幸目睹苏哲的真容,作为一名资深的新闻工作者,他知道这是何等的幸运。

    出奇的,他之前为华青柠而生出的淡淡酸意烟消云散,虽然苏哲不显山露水,但能够让波塞冬这种狂人做出疯狂之事,必有其过人之处。

    此刻,他的目中全是期待,期待着见到那个神秘的苏哲。

    没有让他久等,苏哲就出现了,只是出现的方式让他有些匪夷所思,外围的警卫没有丝毫察觉。

    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就出现在了二楼漫步向楼下走来,一个看上去面熟的老者紧跟在他身后,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青柠自从苏哲出现就再也没有移开过视线,美目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再也容不下其他。

    自从华东泽从燕京召开会议后,回到华海就第一时间告诉她,以后她的婚姻她自己做主,他再也不会干涉。

    青柠那一刻感觉到自己全身都松松了,这就是她一直以来向往的自由。

    虽然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改变主意,但她相信一定和苏哲有关系,因为他说过,他会创造奇迹,他做到了。

    如同乳鸽投林般,青柠奋不顾身的投入了苏哲的怀抱,紧紧的抱着他再也不肯松手,似乎一松手就会失去他似的。

    苏哲已经从慕容将军那里知道了会议的内容,对一号首长的宽容和厚爱暗自感激。

    他微笑着揉了揉青柠的的脑袋,柔声说:“乖,等办完正事再和你说。”

    青柠这才醒悟还有很多人在看着,余光瞥过一帮大佬们那促狭的眼神,羞的她满脸通红,嘤咛一声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

    苏哲呵呵一笑,上前两步对慕容将军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报告首长,这位是倭国的铭仁天皇,苏哲奉命护送天皇来和您见面。”

    慕容将军严肃的站了起来,庄重的抬手还礼,“辛苦了!”

    在他身后的所有将军都站了起来,整齐的敬礼,虽然没有说话,但目中泛起的激动和波澜显示着他们内心的不平静。

    廖沫沙敏锐的发觉,这一刻苏哲的眼圈有些微微泛红,心中不由泛起惊涛骇浪。

    打破他的脑袋他都想不到,苏哲竟然会是一名华**人,卧槽,难道你不怕华国遭到国际舆论的谴责吗?

    曹社长似乎看出了他的惊愕,向他使了个眼色,低声的警告:

    “今天你看到的所有事情全部给我烂到肚子里去,永远不准外泄一个字。”

    廖沫沙重重的点了点头,作为新华社的记者,这点政治觉悟还是有的,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也不管苏哲是什么身份,他绝对不会外泄一个字。

    同时,他心中生出浓浓的感激,按照惯例,华国代表和倭国天皇进行秘密会谈这样的天大机密,他这个档次的记者是没有资格在场的。

    可是曹社长不但没有把他赶出去,反而让他留下来当助手,协助他做记录,这是对他天大的信任。

    廖沫沙并不知道,在华国政府决定和天皇进行秘密会谈前,就已经对他的祖宗十八代进行了摸底调查,他的所有资料都经过了政审。

    不是身家清白,不是政治立场坚定的话,他也不可能留在这里。

    接下来以慕容将军为代表的谈判代表团和铭仁天皇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在经济、政治、军事以及文化交流各个方面达成了共识。

    为促进两国的进一步发展,形成新的国际形势下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繁荣亚太经济作了深入探讨。

    苏哲牵着青柠的小手听的昏昏欲睡,心里却对慕容将军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丫的一套一套的,连倭语也说的麻溜的,还干什么将军,玩政治去得了。

    直到双方会谈达成一致意见,苏哲才来了精神,他知道之前的那些都是空话套话,现在才是重头戏的谈判。

    事情其实很简单,铭仁天皇年纪大了,但皇太子得仁才五十多岁,他在铭仁天皇的熏陶下,始终对华国是持友善态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