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4 青柠援手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兄弟,劝你一句,青柠那姑娘当成朋友最好,千万别涉及儿女情长,那位可就这一个宝贝闺女,你要是真和她在一起了,估计你其他的红颜知己们就惨了。”

    孟三少语气变的极为认真。

    “我和她只是朋友,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苏哲没好气的打断他的话,青柠这姑娘虽然长的好,气质好,身材也好,家世更好。

    但苏哲对她还真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把她当做方雯和诺诺的闺蜜看待。

    挂了电话后,苏哲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事情真相告诉了三木浅香。

    至于拜托青柠出面,苏哲还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关系没到那一步,他也不想欠那么多人情。

    “这可怎么办?”三木浅香得知情况后纠结万分,本不想大使馆出面,但现在不得不求助大使馆。

    苏哲看着她忧虑的样子,咬了咬牙,自己的女人有困难,自己却帮不上忙,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欠人情就欠人情吧,回来帮华老治病,就当还她的人情了。

    把三木浅香抱在怀里,苏哲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切有我,别担心。”

    拿起电话打给青柠,电话想了很久还有人接听,青柠的声音迷迷糊糊的,似乎从睡梦中被吵醒。

    没有一惯的清冷,反而带着一股小女孩撒娇的意味:“苏哲,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睡?”

    “抱歉,有点急事想找你帮忙,打扰你了。”

    苏哲真心的有些抱歉,他知道青柠有着良好的家教和作息习惯,现在都快十二点了,确实是打扰了。

    “你能想到我说明事情一定很急,你说吧,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青柠似乎清醒了一点,声音里恢复了惯常的清冷。

    “是这样的……”

    苏哲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现在是特殊时期,所以尽量不想惊动大使馆,我在华海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只能跟你开口求助了。”

    “我知道了。”

    青柠说了这一句就挂断了电话,苏哲听着话筒里的忙音,一头的雾水。

    尼玛,这是个什么情况?一句你知道了就把电话挂了,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啊?

    看着三木浅香期盼的眼神,苏哲只能故作镇定,有些底气不足的说:“应该没问题。”

    “苏哲,谢谢你!”

    三木浅香美眸里柔情似水,主动的献上香吻,她很庆幸这次华国之行和苏哲重逢,否则弟弟出事,她根本没有办法处理。

    一番激情热吻还没有结束,苏哲的电话就响了,见识青柠打过来的,苏哲连忙接通电话:“喂!”

    “马上就放人,你现在去接他们吧。”

    青柠的电话言简意赅,表现出了她的雷厉风行。

    “谢谢你青柠!”

    苏哲喜出望外,真诚的道谢。

    “你能找我帮忙,说明你把我当成了朋友,朋友之间说谢谢没有那个必要吧。”

    青柠的声音虽然冷淡,但听起来情绪似乎还不错。

    “对,我们是朋友,我这两天就登门拜访华老,当面再跟你表示感谢。”

    苏哲见事情办成,立即发动车子去接人。

    “啰嗦,朋友之间客气什么,好了,我睡觉了,有事再给我打电话,多晚都行。”

    青柠语气里带着一丝超乎寻常的熟络,如果让她的追求者知道,晚上十点前必睡觉的她,竟然跟一个男人说出多晚都能打电话随时找她的话,非得发疯不可。

    “嗯,好,晚安!”

    苏哲挂了电话一踩油门,冲旁边紧张的三木浅香笑了笑:“事情办成了,马上就放人。”

    很快,两人来到黄浦区警察分局门口,牵扯到外宾,派出所不敢自作主张,把三木翔太交到了分局。

    分局长徐彪此刻满头大汗的挂掉电话,对坐在对面的一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抱歉的摇了摇头:“周少,抱歉,我必须要放人了。”

    周国威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他:“徐局长,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喽。”

    徐彪无奈的叹了口气:“周少,我们一向关系都不错,你交代的事我什么时候没帮你办过,但是这一次我真的办不了。”

    “一个倭国小子,就算在华国有投资,华国政府会对他们有政策倾斜,但也不用你这个分局局长跪舔吧?”

    周国威冷哼一声:“我还就不信了,一个倭国的狗东西,在华海也有那么大的能量,到现在为止,倭国大使馆还都没有得到消息,我只是让你多关他几天,就这么难吗?”

    徐彪被他冷嘲热讽的脸色极为难看,但又敢怒不敢言,只能迂回的对他进行讽刺:“之前,曹火舞小姐亲自来给他求情。”

    见周国威脸黑的跟碳似的,徐彪心里暗爽,尼玛,不就是仗着家势的一个二世祖嘛,跟我这个分局局长嚣张的鸡毛。

    麻痹的有种跟那位较劲去,别说你一个周家大少,就是全华海的大家族子弟,谁敢跟那位姑奶奶说个不字。

    想到那位姑奶奶竟然亲自给自己这个分局局长打电话,徐彪心里那个激动啊。

    不由暗自揣测那个倭国小子到底有着什么关系,竟然能够到那位姑奶奶。

    周国威越想越气,这次利用曹火舞事件发飙,并不是单纯的争风吃醋。

    否则以他的智商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曹火舞只是假借那倭国小子来刺激自己。

    他顺手推舟的借机发作,主要目标就是针对那倭国小子,让他声名扫地,事情当然是闹的越大越好。

    哪怕他是周家大少,面对十亿的报酬他也不得不动心。

    除了曹火舞这个女人,他想不出那个在华国毫无根基的倭国小子还能找到什么关系求助。

    想到这里,他微眯着眼睛看着徐彪,暗骂一声老狐狸。

    语带威胁的说:“徐局长,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的友谊这么不牢靠,我只能请我二叔出面,把案子移交到市局了,毕竟倭国人可是打伤了我几十名手下,其中好几个可都构成重伤害了。”

    “那正好,周少如果觉得周副局长敢接手这个案子,我求之不得。”

    如果是以往,周国威抬出他在市局当副局长的二叔,徐彪自然不敢得罪。

    但现在,那位都亲自打电话了,可见她对这件事的重视,他还真不信,谁敢忤逆那位姑奶奶的意思。

    见徐彪软硬不吃,一副稳若泰山的样子,周国威有些惊疑不定,这可不是徐彪这老狐狸一惯的左右逢迎作风。

    其中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大丈夫能去能伸,华海的这潭水太深,别一不小心把自己淹死了。

    立刻放低了姿态,语气温和的说:“徐老哥,我们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小弟一向冲动,若有得罪的地方,你可一定要见谅啊。”

    徐彪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心里却舒坦的不要不要的,麻痹的狐假虎威的感觉可真好。

    这周国威仗着周家的势力,一向嚣张跋扈,从来都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过。

    找自己办事都跟使唤下人似的,连特么的红包都没有给一个,老子欠你的啊。

    本有意要吊吊他的胃口,但一想到以后还免不了和这个小心眼的大少打交道,还是别得罪他为好。

    毕竟自己和那位姑奶奶还攀不上关系,周国威要是记恨上自己,也够自己喝一壶的。

    当下也不再卖关子,神秘兮兮的伸手指了指上面:“周少,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也不能瞒着你,这事,那位姑奶奶亲自打电话来交代放人,你说我敢不听吗?”

    周国威脸色剧变,和官场人说话是累,这些家伙说话都是含糊其辞,但他早已经习惯。

    从他用手指指上面,说那位姑奶奶时,他就知道是指谁了。

    这怎么可能?那位是什么身份,可以说她就是未来的公主,还是唯一的公主。

    她可是非常注意影响,从来不参与这样的事情的。

    是谁,能特么的请的动这尊大菩萨张嘴?还是纡尊降贵的亲自给一个小分局局长打电话。

    周国威不是没怀疑徐彪是在骗他,但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这样的事情一查就能够查到,徐彪绝对没有胆子扯那位大菩萨的虎皮。

    周国威身为周家大少,对政局自然不是毫无了解。

    周家在华海再牛叉,但和注定要踏上权力巅峰的那位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华家虽然不是战国七雄和燕京八大家之一,但却是获得大部分势力支持的人。

    他背后站着的可不是一两家势力,而是整整一个派系,是现任一号首长的接班人。

    华国政权的交迭,一向是风水轮流转,利益互换下的结果。

    可现任一号首长却强势的打破了这个惯例,以铁血强硬的手腕斩贪官、杀污吏、查贪腐,把鸽派打击的体无完肤。

    鹰派也将首次在华国上演一幕逆袭,连续两届入主中枢。

    鸽派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私下里有无数的小动作,但却不得不默认这个结局。

    随着沈家黯然退出八大家,华家这个官场新贵,将逐渐取代沈家的地位,并强势成为八大家之首。

    在这个时候,华海这些墙头草家族,哪里敢跟那位政治新星叫板?

    四十五岁的华海市委书记,在华国历史上尚属首例,他的潜力有多大不问可知,而随着他的崛起,华家成为华国第一家族只是早晚的问题。

    周国威失魂落魄的走出分局,他现在考虑的不是如何挣那十亿了,而是在考虑如何才能修补和那位姑奶奶的关系。

    毕竟,这次三木翔太被关押自己才是始作俑者,不管那位在乎不在乎,他必须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分局大门口,留着一头披肩长发,穿着皮衣皮裤,系着亮银色腰带,戴着两个大耳环的曹火舞嚼着口香糖,斜靠在那辆扎眼的大红色法拉利车前,百无聊寂的等着。

    周国威刚走出来,就被曹火舞一把揪住衣领,怒冲冲的吼着:“姓周的,你特么的敢跟老娘玩阴的,赶紧让人把老娘的男人放出来。”

    周国威看着这打扮的跟太妹似的曹火舞,嘴角露出一丝苦涩:“行了,他马上就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