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7 血腥报复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唐家,唐天雄悠悠醒来,见唐天荣屹立在一旁,顿时大惊失色。

    两人虽是兄弟,但唐天雄这一生最畏惧的就是这个大哥。

    “大哥,你怎么出山了?”

    唐天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让唐天雄心里一阵阵发虚,回想起之前的一切,满脸都是惭愧。

    拍了拍唐天雄的肩膀,唐天荣叹了口气:“记住,不管到了何时,我们唐家的风骨不能丢。”

    唐天雄脸色青红变幻,颓然道:“大哥,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把所有人赶了出去,兄弟两人在房间里聊了很久,到底聊了什么无人可知。

    只知道唐天荣押着唐向荣两人去了嫣儿的院子后,唐天雄立刻召开了家族会议。

    以最强硬的手段,剥夺了四位心存不轨的族老权利,让他们安心养老。

    剥夺了唐成军手中的所有权利,令其禁足反省。

    之前附和唐成军的族人全部卸下当前职务,反省以观后效。

    宣布即日起唐天雄将退出权利中枢,全力辅佐唐成营,并确定了唐英杰未来家主继承人之位。

    同时申明唐家今后对待苏哲的态度,承认其唐家女婿身份。

    一系列大动作犹如行云流水,其中有着众多不和谐的声音。

    但在唐天雄的强势下,一切不和谐的声音统统得到了镇压。

    天色渐亮,唐天荣和嫣儿姐妹望着天边的朝阳,心中升起不安之感。

    苏哲没有回来,连闻讯而去的书生也没有回来,是不是出事了?

    唐天荣当机立断,派出了唐家人赶到了废墟,发现了克里曼的尸体。

    看到这位血族公爵的尸首后,唐天荣脸色大变,匆匆和慕容将军沟通。

    慕容将军匆匆赶来重川,和唐家一起派出大量人手,搜寻苏哲的踪迹。

    三天后,东方梦茹闻讯也匆匆赶来,护航者也加入搜索的队伍。

    狩字组成员忠实的执行着苏哲的命令,负责保护嫣儿姐妹。

    狩的心中生出不安,思虑再三后,向老主人波塞冬汇报苏哲失踪一事。

    波塞冬得到消息,沉默片刻,命令狩字组继续执行苏哲的命令,然后起身赶往欧洲。

    苏东阳派人把苏东海和包子接到唐家,在接到一个电话后,委托丫头照顾包子,和苏东海匆匆赶回江州。

    纸包不住火,苏哲失踪的消息终于还是传到了江州。

    逆战成员得到消息后群雄激涌,激愤异常,纷纷摩拳擦掌,要血洗黑暗议会。

    在孔啸天主持下召开紧急会议后,首次确立了天罗的情报主官地位。

    会议之后,天罗就带着黑豹组远赴欧洲,着手打探苏哲的消息以及在欧洲建立情报网络。

    逆战成员除了山鹰组留守,其余成员也将化整为零,分批次潜伏进欧洲。

    与此同时,宁氏集团聘任了一名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以色列籍女子米露为CEO,负责打理宁氏。

    董事长宁倾城深居简出,气质愈发冰冷,即便得到苏哲失踪的消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就是一个月,却始终没有苏哲的任何消息。

    而在这一个月里,却发生了许多轰动国家佣兵界的爆炸性新闻。

    七天内,黑暗议会在亚洲或明或暗的九十六个据点和基地,被人全部拔除,无一人生还。

    三天后,意大利,黑暗议会的一个重要基地,被一名白衣男子单人单剑屠杀一空,花费上亿欧元建立的基地被一把大火付之一炬。

    与此同时,英国,黑暗议会三个小型基地,在一日内被人清扫一空,据生还者称,行凶者为一名亚裔中年白衣剑者。

    两天后,波兰黑暗议会六个小型基地被两名白衣剑者铲除,一千六百余人无一人生还。

    就在黑暗议会如临大敌般到处搜寻这两名白衣剑者时。

    法国九个基地被一名黑袍金色面具人一日间扫荡一空,三千二百余人死。

    七天后,西班牙境内黑暗议会十三个基地遭到黑袍人血腥屠杀,六千三百多人无一人生还。

    次日,芬兰七个黑暗议会基地,被白衣剑者摧毁,两千八百多人无一人生还。

    当天,德国境内黑暗议会的四个基地被血洗,死亡一千三百多人。

    三天后,保加利亚和希腊以及白俄罗斯的黑暗议会基地同时遭到血腥屠戮,死亡一万八千六百余人。

    这场血腥的杀戮起因为何,无人可知。

    但凡是被白衣剑者屠戮之地,都会用血留下一行汉字:“犯我华国者,虽远必诛!”

    相反,黑袍人所过之处却寸草不生,只有两个血色大字:“苏哲!”

    一时之间,欧洲各大势力人人自危,苏哲的名字首次响彻欧洲。

    黑暗议会惊慌失措,十三议长在奥地利召开紧急会议。

    这时才发现十三议长之一的格林斯竟然缺席,与位于匈牙利的诺菲勒家族联系,却发现失联。

    派出人手赶往匈牙利后,这才发现诺菲勒家族所在地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诺菲勒家族三名公爵不知所踪,其余族人无一人生还。

    自此,血族十三古族,素以疯狂和混乱闻名的诺菲勒家族被除名,血族仅余十二古族。

    反倒是远赴华国仓促逃回来的麦尔侯爵三人成为诺菲勒家族仅剩的生存者。

    黑暗议会为之震惊,十二议长见兹事体大,慌忙联系幕后老板请求定夺。

    可却愕然发现,在这关键时刻,却怎么也联系不上那个无所不能的神秘黑衣人。

    黑暗议会一片阴云笼罩,议长会议已经召开了三天三夜,却仍然没有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目前针对黑暗议会展开杀戮已知的是两名白衣剑者和一名黑袍人。

    黑暗议会甚至已经开始动用背后的国家力量,特工都已经出动,但三个行凶者却如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踪迹。

    倒是黑暗议会的据点和基地始终不断的遭受袭击。

    最可怕的是袭击者毫不顾虑国际影响,不但袭击不可见人的基地,就连放在明面上的正当生意也遭到经济狙击。

    黑暗议会的势力短短一个月内缩水百分之七十,十二议长都脸色阴沉,却束手无策。

    罗马尼亚假日海湾大酒店里,变幻成欧洲人模样的书生静静的站立在二十八层的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剑狂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摆弄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头也不抬的问:“下一步怎么办?”

    书生皱了皱眉头:“你说那个黑袍人是谁?为什么给我们提供黑暗议会的基地位址?还每次血洗完都留下苏哲的名字。”

    剑狂嘴角一翘:“管他呢,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没有他提供的消息,我们想找到黑暗议会的基地还要费一番功夫呢,就算他另有目的,但至少目前他和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书生扬了扬眉毛:“这我倒是不担心,我只担心他这样留下苏哲的名字,会不会给苏哲造成什么危险。”

    “应该不会,我觉得他是友非敌,这样做应该是一种警告,就是告诉黑暗议会背后的家伙,若敢动苏哲,黑暗议会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

    剑狂神色轻松的说,对于苏哲,他还是十分欣赏的,何况他本就不满黑暗议会竟然敢在华国的土地上耀武扬威。

    犯我华国者,虽远必诛,这是沸腾在华人血脉中的骄傲与尊严,无人敢践踏。

    敢在我华国的土地上嚣张,就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不把这些洋鬼子打疼打怕,还真当我华国无人?

    书生仍然愁眉不展,“就算我们能灭了黑暗议会,但依然找不到苏哲被他们关在哪里,黑暗议会背后的势力竟然做起了缩头乌龟,真是让人鄙夷。”

    剑狂安慰道:“别急,那个神秘的黑袍人应该也是奔着苏哲来的,他肯定有着自己的计划,我们静观其变就是。”

    书生眸中闪过冷芒:“看来要下一剂猛药才行,黑暗议会的背后势力不是不露头吗?那我们就把十二议长干掉。”

    “你疯了?”

    剑狂眼中闪过惊骇之色:“十二议长现在都在奥地利,不用想,那里肯定是布下了天罗地网,不说十二议长仅凭我们两是不是能对付的了,光是黑暗议会的成员以及他们背后国家派出的人手,我们要杀到什么时候去?”

    “剑乃杀人之凶兵,宁折不弯,剑者亦无畏无惧,他们绝对预料不到我们敢杀到奥地利,那些土鸡瓦狗有何可惧?难道你怕了?”

    书生转过身来,目中灼灼生辉,睥睨天下之姿一览无余。

    剑狂被激起胸中傲气,洒然一笑:“你甭用激将法激我,我剑狂这一生还没有怕过谁,纵然是去闯龙潭虎穴,又何惧之有,既然你想去,我陪你疯一次又如何,最不济,保命还是没问题的。”

    书生眸中闪过欣赏之色:“不枉我陪伴你二十余载,你入有情剑道,多了一份牵挂,少了一份锋芒,若这次你我能全身而退,相信你会再度突破。”

    “别忽悠我了,我又不是不陪你去。”

    剑狂翻了个白眼,随即散发出滔天的豪迈之情:“也该让这些蛮夷们长长脑子了,真以为我华国者泱泱古国是这么好欺负的。”

    “好,我们休整一会儿,去杀人。”

    书生盘膝打坐,和剑狂一起开始休整,修心养剑数十年,今日剑出鞘,只为杀人。

    奥地利首都维 也 纳,位于奥地利东北部阿尔卑斯山北麓维 也 纳盆地之中,三面环山,多瑙河穿城而过。

    四周环绕着著名的维 也 纳森林,是欧洲最古老和最重要的文化、艺术和旅游城市之一。

    随着奥地利加入欧盟,维 也 纳重新成为东西欧商业和经济往来的中心。

    维 也 纳的名字始终是和音乐连在一起的,拥有世界上最豪华的国家歌剧院、闻名遐迩的音乐大厅和第一流水平的交响乐团。

    汉森宫凯宾斯基酒店,素有‘维 也 纳心脏’之称,此刻的顶层大厅里,一张圆桌,围坐着十二位风格迥异的西方人。

    正是黑暗议会大名鼎鼎的十三议长,模仿曾经的圆桌会议,只是此刻少了一个‘骑士’显的有点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