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9 突然多了个师父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周而复始,格林斯的血核之力在快速的消耗着。

    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在唐家大院里,这种纯力量的交锋充满着**裸的暴力美感,更容易让人热血沸腾。

    要不是每一拳下去都会引起空气的暴烈波动,散逸的力量在地面轰出深坑,引起尘土飞扬,遮蔽住大家的视线。

    都有人忍不住想要用手机拍摄下来了,这要是上传的网上,绝对的是热搜榜第一啊。

    所有人都如醉如痴的看着这一幕,就连刚刚又冒出来的一个异能者小队都忘了围杀七名血族侯爵,傻傻的看着两人战斗。

    七名血族侯爵也忘记了自己的任务,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们心目中无敌的族长竟然和人拼的旗鼓相当。

    这让他们心中升起了颓丧感,那可是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啊,和他比起来,自己这上百年简直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现场唯一没有被吸引的就是某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了。

    甄巧笑眯眯的悄悄接近一名血族侯爵,熟络的往他肩膀上一搭。

    无声无息的地上多了一滩血肉,她毫不停留的又继续靠近下一个,马上又多出了一堆血肉……

    直到麦尔心中生出警觉时,才骇然发现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又被那个始终笑眯眯的可怕女魔头干掉了四个。

    九名血族侯爵转眼间只剩下了三个,麦尔侯爵如避蛇蝎的向后疾退,还不忘大骂一声提醒同伴。

    “卑鄙,你竟然偷袭。”

    甄巧没好气的一翻白眼:“是你们这些洋鬼子闯到我们华国的领土来,还好意思说我卑鄙,难道你们不卑鄙?”

    麦尔顿时为语塞,他本就不是能言善辩之人,又处处注重绅士风度。

    虽然心中恼怒四名同伴被偷袭杀死,但也对甄巧忌惮到了极点。

    甄巧这诡异的杀人手段让他毛骨悚然,这个女魔头的恐怖在他心中瞬间上升到了比格林斯公爵还可怕的地步。

    若他要是知道甄巧其实手无缚鸡之力,他一个突袭就能秒杀,不知道心中会作何感想。

    另外两名侯爵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甄巧,和麦尔聚集在一起,背靠着背,如临大敌般的盯着甄巧。

    甄巧无奈的耸耸肩,知道他们已经有了防备,良机已失,自己再去冒险,那就是真的去找死了。

    不过能够偷偷摸摸的干掉四个血族侯爵,这已经让她十分满足了。

    要知道以前出任务,别说侯爵了,就连伯爵也没有干掉过。

    她心中愈发对那个未来的队长满意,在别人都沉醉于公爵级别的大战时,连自己也看的目不转睛。

    只有吕洪亮还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通过耳麦指挥自己去偷袭这些血族。

    众人皆醉我独醒,没看其余异能小队的指挥者都看傻了吗?

    在这种程度的精彩战斗中还能够保持清醒的理智,吕洪亮这种坚毅的心性绝非常人可有。

    甄巧突然很期待,期待着这个年轻的队长最终能够走到哪一步。

    看着虽然狼狈,却越战越勇的苏哲,甄巧莫名的产生了一种熟悉感。

    她越看越迷茫,同为天之骄子,眼前这个战斗的年轻人,身形怎么和吕洪亮这么相似?

    不,不仅仅是身形,就连长相也有着七分相似。

    吕洪亮的资料她看过,是一个孤儿,难道这个年轻人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

    甄巧突然兴奋了起来,两个天骄般的青年,如果是同胞兄弟,他们的老爹老妈得有多强大的基因啊。

    轻声的在耳麦里呼叫:“小帅哥,你不来现场看看吗?”

    吕洪亮苦笑一声:“我这身手,还是算了吧。”

    “怎么了?难道你一大老爷们,小身板还不如我一个女人?”

    甄巧越来越喜欢逗这个脸皮薄的未来队长了。

    吕洪亮:“……”

    “来吧,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

    甄巧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

    “什么有趣的事?”

    吕洪亮有些好奇,甄巧这女人的好奇心并不重,能让她感到有趣的事情一定是真有趣。

    “你没发现那个年轻人和你很像吗?”

    甄巧轻笑一声:“不光是身材,就连长相也有七分相似,你说你们会不会是兄弟?”

    吕洪亮突然沉默了,只是呼吸逐渐变的有些粗重,在甄巧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才听到他的声音:“我去。”

    作为一个从小无父无母的孤儿,吕洪亮无时无刻的都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

    自己一不残疾,二不丑陋,三还是个男孩,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亲生父母要抛弃自己。

    他生性乐观,热爱生活,所以从小无论受到什么欺负都没有改变他的理想。

    他要做一名警察,在维持正义的同时,顺便能够找出自己的身世之谜。

    所以他努力,他奋斗,终于达成了自己的目标,成为了一名警察。

    可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更大的玩笑,第一次卧底行动,竟然卧到了异能组成员的身边。

    异能组的存在虽然颠覆了他的认知,但他能这么快答应加入异能组,这和他知道异能组的信息来源和权限不是一个警察能够相比的有关。

    加入异能组,就拥有着更大的可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他只想亲口问一声,为什么,你们生了我,却不要我?

    可是没想到,就在他找寻身世上毫无线索时,甄巧一个不经意的猜测,撩拨了他内心最紧张的那根弦。

    这一切来的如此突然,就如做梦似的。

    他已经通过监控放大,仔细看了苏哲的样貌,是很像,至少有七分相似。

    难怪他从苏哲换上男装开始,就感觉他的背影似曾相似。

    可是他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直到甄巧的提醒,他才猛然醒悟。

    看着熟悉,那是因为他的身影和自己太相似了,几乎是一模一样。

    嗯,也不完全一样,他好像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点。

    吕洪亮此刻的心情是复杂而激动的,既想现在就去问那个人是不是和自己有关系,又怕结果会令自己失望。

    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让他一直站到了甄巧身边,也没有回过神来。

    近距离的观察苏哲的战斗,让他心中的那抹熟悉感越来越强。

    隐隐的,似乎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他的心情变的更加复杂起来。

    他开始担心苏哲的安危,他开始害怕苏哲如果真是自己的兄弟,跟着他找到了自己的父母,自己又有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个自己渴望了二十五年的答案?

    他呆呆的看着苏哲的身影,就如看到自己当初在训练场上腾转挪移挥汗如雨的训练,太像了。

    没有人注意到,唐家某处屋顶上,黑衣青年百无聊寂的转来转去:“师父,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看打架。”

    剑狂是个一身面相普通的中年大叔,唯有一双半眯缝起来的眼睛闭阖之间闪烁着凌冽的锋芒。

    “我怎么看不到?”

    南天一听打架眼睛为之一亮。

    “用你的心去看。”

    剑狂说了一句很装逼的话,南天却真的静心去感悟。

    剑狂面色古怪的看了看这个徒弟一眼,也许这就是赤子之心吧,也太好忽悠了。

    傻小子,只有达到剑心通明那一步,你才能通过剑心,感应这么远的距离。

    剑狂摇了摇头,继续用剑心感应着苏哲和格林斯的战斗。

    可是随着战斗,剑狂的脸色变的愈发古怪起来。

    他看了看闭目凝思的南天一眼,心中全是骇然,怎么可能?

    刚才他明明感应到南天身上有一股剑心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但确实存在。

    可是,这完全不可能啊,修剑者,神形兼备,为初窥门径。

    剑出如霜,杀人不见血,为登堂入室。

    剑气如龙,杀人于无形,为入微之境。

    剑随心动,心随意斩,剑心初成,为御剑之境。

    心随意动,落雨摘花皆可为剑,剑心大成,为心剑之境。

    南天虽有赤子之心,资质惊人,但毕竟刚修剑几载,勉强踏足登堂入室之境。

    怎么可能会形成剑心?达到御剑之境?

    但那股剑心的气息依旧在弥漫,这是做不得假的。

    这让他紧皱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身后不远处一棵大树上,书生悠闲的躺在枝丫上,剑狂师徒却毫无所觉。

    在南天剑心有感时,书生惊咦一声,嘴里嘟囔着:

    “剑狂这家伙倒还真是好命,竟然找了个玲珑剑心的徒弟,这小家伙前途不可限量啊。”

    书生艳羡了一番,却很快把视线投向了远方,嘴里啧啧称奇:“这小家伙也不知道是谁家孩子,资质明明差的一塌糊涂,偏偏悟性强的可怕,特别是根基,似乎被摧毁重铸过,不过不但根基没有受损,反而被凝练的更扎实,特别是他的意志,简直是强的可怕,真是绝世的剑道奇才。”

    书生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却有种始终看不透苏哲的感觉。

    有些惋惜的说:“这小家伙若是这样修炼下去,终将会因为资质的限制再也无法寸进,若是能改修剑道,必然能够超越于我,甚至能够超越当初那个人。”

    想到这里,书生怦然心跳,那个来自武神宫的年轻强者,一剑击败自己,虽然自己苦苦追寻前往武神宫的途径,就是为了能够再见他一面,和他比剑。

    但事实上书生却根本没有任何把握能够胜过他,他只是想和他再度切磋一番,看自己能撑住他几招。

    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执念,也是他的心魔。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知道其实自己早就失去了必胜的信念。

    可此刻,苏哲的剑道天赋却让他灵机一动,老子既然打不过你,那老子就教出个徒弟去打败你。

    书生越想越兴奋,越想越觉得此法可行,抱着这种疯狂的念头,他越看苏哲越喜欢。

    哼,这可是我书生预定的徒弟,你们可以当他的磨刀石,但若谁敢伤害他,老子灭他满门。

    于是,某个幸运的家伙,就在不知不觉中,拥有了一个霸道还护短的师父。

    书生不屑的看了剑狂一眼,刚才还让他颇为艳羡的南天,已经被他瞬间甩到苏哲的身后八条街还远。